• 第1章 你怎么认识我姐的

    更新时间:2017-12-23 22:31:45本章字数:4355字

    2004年的春天来得很早,但对于莫小天而言,春天的阳光并未让他感受到丝毫温暖。自从他离开那栋写字楼,一张脸上就一直阴云密布,可见闷闷不乐。

    作为中华大学闻名的尖子生,打着看中这栋写字楼里某些超前高科技储备的旗号,来这小小的基础物理实验室应聘职位本就是屈尊之举,岂料居然刚到初面这关就被刷了下来。也不知自己是不是无意中得罪了面试人员的爹妈,无缘无故地被恶意针对。

    也罢,莫小天摇了摇头,日后上了社会哪能没点磕磕绊绊。停下脚步闭着眼长舒了一口气,尽力把这一段不公平的郁闷经历抛诸脑后,但最终没能过得了自己那关,自嘲地苦笑了起来。

    唉,归根结底,还是自己没背景没人脉啊……

    不过,自己还只是一个大三的学生,未来的路很长,希望应该还是有的。

    “莫小天没通过面试?真的假的,你不是在骗我吧?”有旁观者在低语,传入耳中,宛如晴天霹雳,嘴角的自嘲弧度不禁微微延伸。

    “是真的,物理实验室招收的实习生门槛并不高,去应聘的所有人都被录用了,唯独咱们物理系第一天才莫小天……”

    “都被录用了?包括陆胜天那个连及格线都差点没过的家伙,连他也过了?”

    “是的,他也过了。陆胜天成绩确实烂的一塌糊涂,但架不住他是实验室主任的儿子啊,人家后台硬,要过个应聘考试还不是跟玩儿似的?另外,我听说,莫小天没通过应聘,是因为他的前女友在作祟……”

    “这事儿怎么跟他前女友又有关系的?什么情况,你赶紧说……”

    “你难道不知道么,莫小天以前跟贾琴在学校外面租房住,三天两头吵架。那实验室的老板贾天霸就是贾琴的父亲大人啊。”

    两个学生窃窃私语之间,不远处的莫小天面色一变再变,到了这时,已恍然大悟。

    确实,他从来没有见过贾琴的父亲,不过把之前跟贾琴相处的种种细节联系起来看的时候,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中了贾琴的局。

    搞了半天自己居然让自己的前女友整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三天前她还信誓旦旦对自己说面试没有任何问题呢?

    红颜祸水效应果真千古不变,莫小天无奈地耸了耸肩,迈步走向寝室楼。

    “怎么样,我们物理系第一大天才是不是轻轻松松就被录用了?”宿舍,一个子瘦高五官俊朗的室友正懒洋洋地躺在上铺玩手机,听到动静头也不回看都不看就问道。自己的室友有多大能耐,作为死党和室友,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人家愿意留在学校里实习是抬举那物理科研大楼,后者一定会如获至宝地将这位高材生收入囊中才对。

    嗯,这是肯定的。

    “没过,面试被刷下了。”莫小天摇了摇头。

    “你说什么!?”

    整张床猛烈一阵晃荡,周宣几乎是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不可置信地望着莫小天,一时间甚至忘记自己的手机还在运行电竞手游,眼看着自己的角色被人埋伏灭杀也无动于衷。

    “你在逗我?面试不过?”

    “专业英语口语考试没过关。”

    莫小天落寞,面无表情,却是看不出是悲是喜,他已无力再去回忆这件痛心事。

    “不可能!”周宣断然色变,“你的英语口语是强项,怎么会过不了。”他记得很清楚,有一年英语口语知识竞赛,自己这位死党闲着无聊难得参加了一次,一举折桂冠军,力压众高手尖子。

    莫小天躺上了床:“我的口语确实还凑合,但问题人家让我用口语翻译流行歌曲。这个,真做不到。”

    “让翻译啥歌这么难?连你都过不了?”

    周宣左思右想也猜不到哪首歌这么高深莫测。

    “神曲,忐忑。”莫小天闭上了眼睛,不再开口,再说下去恐怕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又要往上窜了。

    “……”

    一瞬间,周宣呆若木鸡,下巴都快掉地上了,嘴巴张到足够放下一整个鸭蛋的大小,直到好半晌后,才回过神的他终于暴跳如雷。

    “卧槽!这特么是考核吗?是面试吗?这他妈是想玩死你呢吧。真活见鬼了,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居然这么明目张胆地给实习生穿小鞋,这什么风气!这事儿咱不能忍,小天你等会儿,我这就给我老爸打电话,一定让他给你讨回公道!”

    紧接着,周宣就如热锅上蚂蚁一般上火了,义愤填膺,说干就干,掏出手机就要给自己那位在国家科学研究院颇有一席之地,同时还是本校董事会成员的父亲打电话。

    “哎,别……”

    莫小天突兀睁眼坐起,开口制止,“这种小事情,千万别去劳烦周叔叔了,他老人家位高权重,哪有时间管这档子事儿。我没记错的话,他不是上周才飞北京参加重要会议吗?”

    周宣的父亲,周天泓院士,那是一位即便放眼国际物理学术界,也是颇有名望的大人物,区区实习生被不公平对待的小事,不宜惊扰。

    周宣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机收了起来,但还是非常不平:“照理说不应该呀,你一个未毕业的实习生,他物理科研大楼凭什么要跟你过不去,那贾天霸真拉的下那个老脸吗?”

    “你想知道原因?”

    睡在另一张床上的贾瑟也伸出头来:“当然,这么大的新闻,我们谁不想知道原因!”

    “这事儿要说起来,还真跟他脱不了干系。”莫小天一回头,看了看躺在另一张床上的贾瑟。

    莫小天摊了摊手。

    “跟贾瑟有关?”周宣也望过去。

    贾瑟一愣。

    “准确地说,是跟你的姐姐有关。”莫小天对贾瑟说。

    “因为我姐?”贾瑟问到。

    “她让我去你爸的实验室面试的,还信誓旦旦跟我说面试没有任何问题。到头来,我竟然被你爸的实验室给玩了。”莫小天说。

    “原来是这样。”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贾瑟摇头晃脑地道:“我姐这也忒小肚鸡肠了,竟然如此惩治自己的前男友。”

    刚好来了电话,贾瑟一看屏幕,接起就愤然道:“喂,姐,我刚好有事跟你说。”

    贾瑟在电话质问贾琴,是不是她让父亲大人对莫小天的面试做了手脚,贾琴淡定地承认了。他是个中途转系过来的,一搬进这宿舍就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姐夫,因此对莫小天和贾琴的感情十分好奇。

    “小天,你究竟是怎么认识我姐的?”挂上电话,贾瑟问道。

    莫小天叹了一口气,这回忆扯起来可就长了。

    那应该是2002年的夏天,天空刚下了一阵暴雨,趁着雨后温度适宜,莫小天决定去学校的食堂好好吃一顿。天气越来越热,学校的食堂闷得让人难以呼吸。尽管如此,这里依然人声鼎沸,因为墙壁的电视上正在播放日韩世界杯的比赛盛况。

    莫小天跟周宣、王斌一起享受着食堂里廉价的大锅饭。说话间,生物系的好友何珠领着一个陌生的女孩走了过来,跟他们坐在一起。那个陌生的女孩坐在莫小天的正对面一语不发,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怜。通过何珠的介绍,莫小天才知道这个女孩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她贾琴。

    “好球!”周宣与王斌盯着电视机,与食堂里其他同学的欢呼声迎合着。

    借着正午的阳光,莫小天仔细观察对面这个叫做贾琴的女孩。她的头发不长,天不热却穿着一件红花花的短袖衬衣,看上去十分凉爽。她默默地只顾低头用餐,而且目不斜视,看上去很有涵养。莫小天觉得她看上去很美,然后很刻意地注视着她的眼睛。那双眸子十分空灵,瞳孔中散发出来的光线宛如铺洒在地面的月光议案,黯淡而柔和。莫小天觉得这样的眼睛传递给他的,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独特气质。

    电视里的播音员兴奋地宣布韩国队入围世界杯八强赛的同时,食堂里又是一片欢呼雀跃,周宣和王斌站在椅子上疯狂地扭动屁股。何珠被他们逗得大笑不止。莫小天也有些激动,但不是因为足球。

    他预感,自己一定会跟这个叫做贾琴的女孩走到一起。贾琴突然抬起头看了莫小天一眼,感觉有点庄重。

    这个注视的表情让莫小天一直兴奋到半夜。

    他又失眠了。

    “还没睡?”周宣问他。

    “当食堂的橱窗玻璃像小湖的碧波一般映出她美丽、端庄的身影时,我的心也跟着她银鱼一般的躯体晃动起来。”莫小天喃喃自语。

    “神经病。”周宣转了个身。

    “莫小天,你又看上哪位美女了?”王斌问道。

    “贾琴。”莫小天的回答中透着甜蜜。

    “你在感情上受的打击还不够吗?你没见过女人吗,见一个爱一个。”周宣冷笑一声。

    “情和爱有区别吗?”王斌问。

    “当然有。”周宣一本正经地说,“爱来自于腰部以上,爱情来自于腰部以下。当爱情被一些不自由的东西拴住以后,情没了,只有爱。”

    “精辟!”王斌差点为周宣鼓掌欢呼。

    莫小天没有回应,用被子蒙着头,慢慢地陷入梦境之中。

    天蒙蒙亮,莫小天第一次起得比周宣早。迎着朝阳温馨的光辉,他早早地就坐在了食堂大厅里。食堂里的人渐渐多起来,王斌和周宣也过来了,端着打好的早餐,坐在他对面。

    “你怎么不吃?”王斌看见莫小天面前空无一物。

    “等待戈多。”莫小天淡淡一笑。

    这时,贾琴和何珠走进了食堂,莫小天的眼睛里顿时放射出异样的光彩。他离开王斌和周宣,尾随着两个女孩来到食堂橱窗前,为他们打饭、付钱,然后在一张餐桌共进早餐。

    王斌和周宣愣了愣,无奈地笑起来。

    莫小天一边吃东西,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贾琴。她吃东西的样子看上去很可人,一顿廉价的早餐,在她的演绎下显得很上档次。莫小天被深深地迷住了。

    贾琴终于开口说话了,不过是交谈的对象是何珠。

    莫小天竖着耳朵倾听她们的谈话。他发现贾琴是一个很讲究细节的人,说话前一定要把口中的食物咽下去,口腔中不能有任何异物。这个细节充分证明,她是一个很尊重别人而且颇有教养的女孩。

    贾琴跟何珠聊天的时候,眼睛很明显地亮起来。这样的光亮很明显地转移到莫小天身上,似乎是希望他也参与到她们的交谈中来。然而,莫小天对于她们谈论的关于杜奔月因为偷盗同学财务被开除学籍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正在他闷得发慌的时候,贾琴忽然站起来,向他和何珠告辞。

    “我要去图书馆把借阅的杂志还了,然后准备上网查一些资料,下午还要关注一场世界杯的比赛。”贾琴向他们挥手道别,从容地走出食堂大门。

    莫小天的眼睛随着贾琴的步子缓缓移动着。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会喜欢上这种叫做足球的游戏。二十多个人在场上玩弄一个皮球,居然还会形成一场如此具有规模的世界级运动盛世。他觉得就算大家喜欢这种让他觉得很幼稚的游戏,世界杯也应该与中国人无关,谁让中国队第一次进世界杯就输得体无完肤呢?想到这里,他戏虐地一笑。当贾琴的背影在他的视野里逐渐消失不见,他才回过头,默默地啃着手中那个已有些发凉的馒头。

    “我觉得你是看上贾琴了。”何珠洋洋得意地笑起来,“你的眼睛出卖了你的心!”

    莫小天没有回应,羞涩地低下了头。他忽然觉得自己在何珠心目中的形象一定差到极点,谁让他见一个美女就会爱上一个呢?

    “莫小天,你不觉得你活得很累么?”何珠的表情忽然变得很严肃。

    莫小天叹了一口气。他也觉得自己活得很累,每每遇见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却没有勇气向她表白。他觉得男人应该以学业为重,可是却无法控制自己对情感的欲望。

    “莫小天,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何珠有些急躁。

    莫小天缓缓地将目光转移到何珠身上,有气无力地说,我觉得很累。

    “为什么你们这些男人从不在意自己身边的人,总是喜欢关注别人呢?”何珠问。

    “你是在说你自己?”莫小天问。

    “我说的是贾琴!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看上她了?”

    莫小天仍然不予回应。他不想从此以后在何珠心中留下一个花痴的形象。

    “我跟贾琴是一个宿舍的室友,难道你不想从我这里打听到一些有关于她的情况?”何珠的这句话对莫小天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莫小天的心开始躁动起来,浓烈的情欲无法自制地从骨子里向外蒸腾。他极力压制着这种情绪,一脸平静地对何珠说:“等到我想了解的时候,自然会来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