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更新时间:2017-12-25 10:41:31本章字数:2618字

    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暑假来临了,整个世界看起来十分浮躁。一辆宝蓝色的马自达驶入了中华大学物理系的停车坪。

    从车上下来一个挺拔的男子,莫小天隔着老远就看见了这个熟悉的人。

    那人正是他的表哥,吴艾。

    “走吧,我送你回家。”吴艾打开车门。

    他把行李放到吴艾的后备箱中,对吴艾说:“再等等。”

    不一会儿,贾琴也拎着一个小包跟了上来。她朝吴艾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哥,这是我女朋友,贾琴,他跟我一起回家看看。”莫小天清楚的记得,当时他是如何邀请贾琴上了吴艾的车,跟她一起在后排坐下。

    当然,他也记得当时吴艾看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一丝奇怪的笑意。

    当车缓缓驶上车道,吴艾试探地问莫小天:“你要带她见父母吗?”

    莫小天耸肩笑了笑,又摇摇头,说:“我还没跟他们说,不知道如何解释。”

    “表哥,我只是想去广阳看看,长这么大还没到别的城市去过。”贾琴笑道。

    吴艾通过后视镜迅速看了贾琴一眼,没有说话。这时车已经驶上了高速公路,两旁绿绿广阔的田野一路铺过去,在艳阳之下显得十分壮观。吴艾沉默地开着车,莫小天觉得吴艾似乎有话要说,却一直隐忍着。

    “广阳的特产很多,有味精、香油、拉面,你喜欢什么,可以给你父母带点回去。”吴艾忽然开口说话了,听这感觉,应该是在跟贾琴对话。

    “我?”贾琴皱了皱眉头,“我没下过厨房,对这些都不甚了解。一会儿打电话问问我爸妈。”

    吴艾笑了笑,透过后视镜看了看一脸傻笑的莫小天,意味深长地说:“有些事情是不需要问父母的。”

    吴艾把车开得飞快,不多时已经进入了广阳的郊区。莫小天放眼望去,不远处的广阳市中心已经林立了许多高楼,虽然比不上蓉城的大气,曾经那幢被广阳人引以为豪的通天大厦却已湮没在楼群之中。

    “广阳的楼真多。”贾琴说。

    吴艾不出声地一笑,说道:“房地产这十几年飞速发展,房价也开始上涨了,也不知道过两年会变成什么样子。”

    “总不至于买不起房吧。”莫小天说。

    “未必。”贾琴答道。

    吴艾又通过后视镜看了看贾琴,慢慢地开始踩刹车,车在收费站停了下来。吴艾一边给钱,一边给贾琴介绍:“广阳以前是一个小县城,因为出了一个美术家才被省委重视,划成了一个独立的城市。”

    “一个人就能改变一座城市的命运?”贾琴有些惊讶。

    “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吴艾继续说,“关键看这个人的力量如何运用,如果本末倒置,那么最终也将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吴艾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注意莫小天的表情。

    莫小天只是傻傻地看着贾琴,似乎没留意吴艾的这番论述。

    吴艾叹息了一声。

    “哥,我带贾琴回来的事情,麻烦你先不要跟我爸妈说。贾琴就在这边陪我几天,然后我就送她回家。“莫小天说。

    ”遵命。”吴艾淡淡一笑。

    莫小天带贾琴的回忆,跟着吴艾步入了小阁楼。

    这栋小阁楼是很多年前,吴艾的父亲吴国琼送给莫小天的母亲吴雯的。

    吴艾高三那年,莫小天跟着他一起搬入了这栋小阁楼里。那时候,莫小天读小学五年级,他跟着表哥在这里住了整整一年,后来吴艾考入帝都,这座小阁楼才被吴艾的父亲转赠给莫小天的母亲。

    中学六年,他和他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夏莉莎在这里生活。一直到这年暑假,他带贾琴再次回到了这里。

    贾琴惊呆了。

    她万没想到莫小天家里有这样一幢精美的小别墅。

    “你不是跟我说,你不是有钱的公子哥吗?”贾琴问。

    “这幢房子,是我妈费了很大力气,用了很大的心思才保住的。”莫小天的言语中,充斥着对吴雯的敬意。

    贾琴把包扔在地上,地板上顿时扬起了一片灰尘。

    “这房子多久没人住过了,你爸妈怎么不来打扫呢?”贾琴又问。

    “我妈不在广阳,她去广州已经一个月了,准备把总店搬到广州去。至于我爸,他从不到这所房子来,因为他一直反对我妈把这个房子给我。”莫小天叹息了一声。

    贾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你表哥为什么不进来坐坐,把我们送到小区门口就走了?”贾琴又问,“他是不是对你跟我在一起有意见?我在车上听他说的那些话,感觉怪怪的。”

    对于贾琴的这个问题,莫小天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咬紧嘴唇,皱了皱眉头,望了她一眼。他自己也不知道吴艾为什么今天会那么奇怪。也许,是因为曾经在这个房子里发生了太多故事,也许是因为他不喜欢贾琴这个女孩子。

    “你怎么不说话?”贾琴望着莫小天。

    莫小天叹出了悠长的一口气:“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表哥从来不会反对我的决定。这个房子是他爸爸送给我妈妈的,这里也有他太多的回忆,我想他是不想面对自己的过去吧。”

    “或许理解一件事情需要一个过程,就像我和你,开始也只是两个陌生人而已。”贾琴微笑着说。

    “一起打扫吧!”贾琴显得很兴奋。

    莫小天脱去上衣,赤裸着上身,端来一盆水,递给贾琴一条擦灰的毛巾,自己则拿起扫帚,开始对整个小阁楼进行大扫除。贾琴至始至终不敢正视莫小天,她的脸上一片臊红。莫小天则时不时地看她一眼,那双黑溜溜的眼睛里,绽放着快乐的光芒。

    当两个人坐回到沙发上时,整个房子都显得干净整洁。贾琴望着莫小天尚未成熟的身体,脸上一片绯红。她拿着一条干净的毛巾,为他擦拭身上的汗水。莫小天虽然已经成年,却是第一次被女孩子亲密的触碰,只觉得一股电流在全身荡漾。渐渐地,他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猛地抓住了贾琴的手。

    莫小天深吸一口气,兴奋且激动地说:“贾琴,我爱你。”

    贾琴呻吟着,手已不自觉地开始抚摸莫小天的身体。

    莫小天将贾琴压在沙发上,开始亲吻她的耳朵和脖子。

    她的头发又很多缕在骚扰着他,让他更加兴奋。他的唇舌如冒着火焰的橡皮,让她感到柔软而爽滑。

    十多分钟以后,贾琴原本紧绷的身体渐渐松弛下来,把头偏向一边。莫小天也深吸一口气。

    贾琴把脸紧紧贴在莫小天裸露着而滚烫的胸口上,对他说:“小天,你的身体好烫,你的心跳得好快。”

    莫小天情不自禁地说:“我想要你。”

    “小天,你不是说过……”

    “贾琴,我绝不会超越底线!”

    贾琴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她闭上眼睛,任由莫小天缓慢地褪去了她的外衣外裤,一丝不挂地呈现在他眼前。

    这是莫小天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身体,浑身禁不住颤栗起来。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如同滔滔江水一样在疯狂地奔涌。他开始轻轻地问她,两片薄唇在她的身体上游走。

    贾琴轻轻地呻吟着,脸上露出了幸福和满足的表情。他们渐渐的,便超越了相互承诺的底线。

    一阵激情过后,慢慢地,空气沉寂了下来。

    莫小天和贾琴躺在开着空调的卧室大床上相互对视,眼睛里驻满了甜美。

    床头边放着一盏灯,光线柔和。

    “小天,我爱你,你一定不能抛弃我。”贾琴吟味着过去,把脸贴在莫小天尚未退温的胸口上,”从今天开始你一定要好好爱我,对我好,疼惜我,不许背叛我。”

    莫小天把贾琴紧紧搂在怀里,对她说:”我爱你,一生一世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