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孤独难耐去私会

    更新时间:2017-12-26 22:41:23本章字数:4188字

    夏莉莎走后,莫小天独自在广阳河边徘徊。

    灯光笼罩在他的周围,灯光以外,是一片不尽的黑色。

    河风吹拂着他的面庞,河水拍打着河堤,发出阵阵声响。他长叹一声,泪水再一次顺着脸颊流下来。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内心的孤独感也日益沉重。

    无论是在莫跃进身边,还是独自待在小阁楼里,他唯有把所有的孤独发泄在手机上。

    手机的另一端,是贾琴。

    贾琴在家人的介绍下,被安排在贾天霸在阜城的实验室实习。

    寂寞难耐的莫小天忽然萌发了想去看望贾琴的冲动。他向莫跃进谎称学校要组织一次科研交流会,骗了五百块钱,登上了前往阜城的列车。

    火车到站的时候,还是早上六点。为了给贾琴一个惊喜,莫小天没有告诉她自己的行踪。虽然一夜没有合眼,他依旧精神抖擞。

    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楼群、街道、行人甚至周围的空气都给人一种无法穿透的陌生感。一辆蓝色的公共汽车缓缓行驶过来,他登上车,往售票箱里投了零钱,然后一直走到最后的位置上坐下。

    每次坐公交,他总喜欢坐在这个位置上,这样让他觉得有安全感。随着车的前行,莫小天看着路边那些低矮破旧的楼房发呆。他以为阜城会和广阳一样,整洁干净,没想到却是这般的破旧不堪。

    终点站是阜城的中心广场。

    莫小天下了车,注视着面前这个比百花坛不知小了多少倍的中心广场,总觉得像是到了农村里一般。广场旁有一条小路,这条路并不宽,沥青路面像一条安静的蛇蜿蜒伸向很远的地方。

    路口的一幢建筑物上,还很明亮的灯箱上写着“通川宾馆”四个大字。莫小天默默地朝那边走去。

    通川宾馆的背后就是阜城科技大厦,贾天霸的实验室就在科技大厦里面里面。

    莫小天选择在通川宾馆住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宾馆下面有一家他很喜欢的花店,花店的名字叫“小天花坊”。

    他花了五十元订下一间房,然后来到这个花店门口,一直等到花店开门。他选了两支很漂亮的天堂鸟,准备送给贾琴。

    他知道天堂鸟是贾琴最喜欢的花。

    拿着这两支天堂鸟,莫小天一路找到了阜城科技大厦。他来到大厦门口的公话超市,给贾琴打了个电话。

    “你好,是贾琴小姐吗?我是莫小天的中学同学,他让我带一份礼物给你,我现在就在你们实验室楼下,麻烦你下来取一下好吗?”莫小天在电话里这样说。他想给贾琴制造一个天大的惊喜。

    不多时,贾琴下来了。当风尘仆仆的莫小天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愣住了,眼睛顿时便湿润了。她冲上前去,激动地抱住他,在他的脖子上吻了一下,说话的声音还有些颤抖。

    “小傻瓜,你为什么骗我?”她的脸上挂着又惊又喜的笑容。

    “早告诉你的话,太没意思了。”莫小天傻笑着,把天堂鸟送给她。

    “七个多小时的火车,你居然也能坐过来,一定没睡好吧。”贾琴接过花,充满爱意地注视着他浮肿的眼睛。

    “我在通川宾馆定了房间,准备在这边待几天。”莫小天捧着她的脸蛋,深深地吻了一下。

    贾琴给实验室的老师打了个电话请假,陪伴莫小天来到了宾馆房间里。

    一进房间,他们就迫不及待地脱光衣服热切地相拥在一起。

    激情燃烧以后,莫小天感觉有些疲倦了。他闭上眼,搂着贾琴,感受着她在自己身体上轻轻抚摸,内心有两个自我在挣扎着。他首先感到罪恶,因为他第一次在莫跃进面前撒谎,骗了他的钱。

    当性的快感占据了爱情的领域,他不明白自己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他觉得自己真的应该好好想想,自己追求爱情究竟是为了性还是为了爱。他深知自己对性的渴望已冲破了对爱的需求,又给自己找一些恰当的理由自我安慰。

    他太享受跟贾琴在一起,特别是在床上玩这种成人游戏带来的快感。就算他觉得爱情就像一种慢性的毒药,但即使中毒,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当晚霞的余辉扫在他们横在床上的裸体时,莫小天感到整个世界都变得梦幻起来。他慢慢睁开眼,看着贾琴雪白的身体问道:“你身上的一切都属于我,是吗?”

    贾琴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他们起身出门,来到大街上。茫茫人海中,他们幸福地牵着手。一连几天时间,这种幸福的感觉都洋溢在这个可以旁若无人的二人世界中,直到莫小天身上的钱越来越少。在共进午餐的时候,莫小天告诉贾琴自己的钱快花光了,渴望得到贾琴的安慰。

    贾琴先是一愣,半天没说什么。莫小天发现贾琴在一瞬间猛烈地对自己生出几分厌恶。他感到羞愧万分,也为贾琴神情上的变化感到心酸。

    贾琴凝视了莫小天很久,说道:“既然出这么远的门,为什么不多带点钱呢?你给你爸妈打个电话,让他们给你寄点钱过来。”

    “不行。”莫小天认真地对她说,“这次我骗我爸说袭教授给我安排了能挣到钱的演讲机会,现在没挣到钱还又向他们要,我的谎话不就穿帮了么?”

    莫小天蓦然间感到自己的软弱和失败,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勇气和力量。

    “天啊,那怎么办?”贾琴的声音让莫小天低下了头。

    他想了想,对贾琴说:“我想找一家餐馆或者公司做兼职打工,做一些发传单洗碗之类的工作,这样既可以留下来陪你,又能赚到钱。”

    说到这里,他洋洋得意地笑起来。

    “不行!”贾琴的态度让莫小天十分吃惊。她一本正经地对莫小天说,“我爸爸是个知名的学者,我妈妈还是阜城人民医院的护士长,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在阜城到处都是他们的关系和朋友。如果你做这些下等工作被他们的朋友看见,有一天我们的关系公开以后,你跟我的父母甚至他们的朋友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他们提起你打工这件事情,岂不是把我父母的脸都丢光了。”

    莫小天缄默了。

    他万没想到贾琴会说出这些他认为很奇怪的道理来。

    这一刻,他觉得贾琴变得很陌生。

    他望着她,忽然看见她的眼睛里有一种异样的光彩一闪而过,仿佛溅起的水花回落到湖面一般。他清楚的知道,那是一种轻蔑鄙视的眼神。

    他被这种眼神刺痛了。

    他不想跟她争论,因为他心目中的完美爱情是不应该有争执和不愉快的。

    黄昏清澈,天空中没有杂云。莫小天抬头看了看渐渐西沉而变得鲜红的太阳,想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继续留在阜城,留在贾琴身边。

    电话铃响了,他不想去接。

    打电话的人似乎更有耐心,他拿起电话以后,听到了吴雯的声音。

    “你向你爸要钱了?”吴雯问道。

    “我到外面参加科研会,所以向我爸要了五百块钱。”莫小天回答。

    “听说你有演讲,在哪里演讲?”吴雯又问。

    “要走好几个地方。”莫小天支支吾吾地说。

    放下电话以后,他怀着愧疚和委屈的心态坐在床沿,陷入了沉默。

    贾琴洗完澡出来,穿着一件纯棉的吊带睡裙,抖动着湿淋淋的、漂亮的头发走到莫小天面前问:“刚才是谁来的电话?”

    “我妈。”莫小天说,“我想我明天还是回广阳吧。”

    贾琴一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莫小天注视着贾琴走到梳妆台前轻轻地抚摸嘴唇、眉毛,然后拿起唇彩慢慢地涂着。他在等待贾琴流下不舍的眼泪,但她却很平静地说:“一会我请你吃一顿晚饭吧,就当作是为亲爱的你饯行。”

    对于贾琴的这个提议,莫小天没有表达任何意见。这是贾琴第一次愿意为他们的感情买单,他不清楚这算是进步还是倒退。

    他转头望着窗外,已接近山间的太阳互让变得强烈起来,阳光像利刃一般刺痛了他的眼睛,扯着他的心隐隐作痛。这一刻他清醒地意识到,原来爱情只有在没有经济困扰的时候,才可以变得纯真、幸福和充实。

    现在,他们恰恰是因为“钱”产生了分歧。

    贾琴那转瞬即逝的鄙夷的眼神,让莫小天顿时觉得矮人一截,也让他在以后跟贾琴相处的日子里,多了一份自卑的心态。

    他们来到一家餐厅里坐定,莫小天有些心神不宁。

    他想起夏莉莎说贾琴不适合他,因此对这段感情的未来开始担忧起来。

    他不知道贾琴对他的爱到了什么程度,只知道自己在爱情的世界里越陷越深。他望着窗外,陌生的街道和建筑让他顿时感到孤独。

    “吃饭的时候你老看着窗外做什么?”贾琴的嘴嘟得很高,“难道我还不足以吸引你?”

    “我是在思考,这次回广阳以后,什么时间还能再过来看你。”莫小天第一次没有对贾琴说出心里的真实想法。

    “那也不能东张西望。你这样跟我在一起,我会觉得你不在乎我。”贾琴说。

    莫小天尴尬地笑了笑,低着头,拿起筷子,只顾着吃饭。

    “小天!”贾琴皱起了眉头。

    莫小天抬起头,无辜的望着她。他不知道自己哪个地方又做错了。

    “拜托你吃饭的时候,握筷子不要握在那么下面,这样看起来很土。”我妈说,“筷子握得高的人,以后才会有出息。”

    贾琴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十分严肃。

    莫小天纵然心里开始对贾琴产生了一些不满的情绪,也只能隐忍着按照她的方式把筷子握高了一些。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一次性能指出他这么多缺点,而且让他越来越觉得自卑。

    他看着贾琴,再也笑不起来了。

    我被她彻底征服了吗?莫小天这样问自己。

    他又看了贾琴一眼,他发现贾琴的眼角有一些细小的皱纹。这个比他大了整整一周岁的女孩,此刻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发生了一些变化。

    “你怎么像个孩子一样地盯着我?”贾琴笑了,莫小天又看见了她的鱼尾纹。

    “我喜欢这样看着你。”莫小天又一次言不由衷。

    “你的眼神,真幼稚。”贾琴在他的鼻子上掐了一下。

    回到宾馆,贾琴十分主动地帮莫小天收拾东西,仿佛是在自己家里似的。看着她诱人的背和撅着的屁股,莫小天方才那些不满的情愫一瞬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冲上去从背后抱住她,浑身上下都涌起了一股歇斯底里的激情。

    他们再次在床上缠绵起来。

    莫小天享受着性带给他的无尽欢乐,但最开始那些新鲜和好奇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

    把贾琴压在自己身体下面时,他的内心却充满了更深的惶惑。他越来越不明白,为什么爱必须和性联系得如此紧密,一次又一次和贾琴翻云覆雨,真的就代表爱得很深吗?

    他低下头,看着躺在自己身体下面享受着尖叫着的贾琴,忽然觉得自己根本无法看透这个女孩的心。一个能轻易献出了自己贞操的女孩,是否还会如此轻易地把自己交给第二个甚至第三个男人呢?

    想到这里,他的心开始颤抖。

    他只想简单地认为,他需要爱,需要一个可以让他搂着的异性,并且他从情感上深爱着这个让自己从男孩变成男人的女子。

    纵欲过后,莫小天把贾琴搂在怀里,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贾琴甜蜜地微笑着,从床头柜的提包中取出一张自己的照片送给莫小天。照片的背面写着“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莫小天接过照片,放在自己的钱包里,然后问她:“贾琴,你喜欢我哪一点呢?”

    “小天,其实最开始我并不爱你,只是被你狂热的追求和你的鲜花打动了。因为你对我好,所以我觉得跟你在一起很值得。我想,如果我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你,也许会爱上你。现在,我很爱你。”贾琴的嘴角浮起一丝幸福的微笑。

    莫小天恍然大悟。原来贾琴爱上的不是他这个人,只是被他引诱了,迷恋上了他的肉体,以及男女之间这种疯狂的成人游戏。他忽然觉得害怕,如果有一天另一个男人向她展示自己的身体时,她是否会背离他们曾有过的爱情盟约,投入一个崭新的怀抱?

    他内心的忧虑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