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我们和好吧

    更新时间:2017-12-27 11:00:00本章字数:2824字

    自从收到贾琴的信,他就没有跟她联系了。

    可是,手机屏幕上跃动着贾琴名字的时候,他仍然毫不犹豫地接通了电话。

    当电话中传来贾琴的声音时,他立即将辛欣的美貌抛诸脑后,心里再度燃烧起对爱的渴望。

    “我想你了。”这是贾琴的第一句话。

    莫小天的眼眶立即有些湿润,问道:“你在哪里?”

    “听说你去蒙丽莎的实验室实习了?”贾琴说。

    “是的”他此时说出这番话,绝没有任何想要错怪贾琴的意思。每一个脱口而出字符,都在刻画对那个女孩深深的思念。

    说不清什么原因,莫小天总觉得贾琴打来这通电话是另有所图。但是,他竟然既没有想要追究在古文化街看见贾琴跟那个男孩在一起的这件事情,也全然不再回忆面试事件对自己造成的伤害。

    他相信自己内心的直觉,还是爱她的。

    即便贾琴真有什么目的,他也认命了。

    “我们和好吧。”莫小天主动说出了这句话。

    这天夜里下雨了。

    雨很大,伴着滚滚的雷声。

    昏黄的灯光凝固在床头,莫小天再一次跟贾琴激情相拥。莫小天的眼睛发红,在夜色中看上去像一只饿狼。他狂热地亲吻贾琴的身体,连一根毛发都不愿意放过。就在他准备褪去贾琴底裤的一刹那,她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双臂。

    “带套吧。”贾琴轻声说。

    这句看似简单的话却让莫小天的激情顿时褪掉了一半。他目睹贾琴从放在床头柜的挎包中拿出一枚安全套,熟练地撕开,为他戴上。一切似乎就像被导演事先安排好似的,这让他的心情有些失落。

    贾琴主动脱掉了底裤,莫小天像例行公事一样迅速地完成了整个游戏,游戏的情绪却跟以往截然不同。

    莫小天将装满液体的套子扔进身边的垃圾桶,转过身的时候,贾琴已经背对着他盖上了凉被。以往每次完事以后,贾琴总是会在他身上来回亲吻,现在他们仿佛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爱情就是这样走向没落的吗?这种思考让莫小天陷入模糊与迷乱,他本以为上次分手以后他对贾琴那种痛彻心扉的思念能换来真正意义上的旧情复燃。事实上,他们的二度牵手也许仅仅是为了性。

    也许,爱与性本身是没有任何关联的,他们应该能够完全被分开对待。

    想到这里,莫小天感到自己非常寒冷、虚弱而且可怜。他那么地需要一个温热的身体取暖,以及一个可以相互安慰、互诉衷肠的女人。

    他望着贾琴的背,听着窗外的雨声,只好从背后抱着她,轻吻一下,随之陷入了无边的沉默。

    一觉醒来,他发现他们背对着背,而且离得很远。这种距离似乎也印证了他们在爱情上的距离。

    莫小天的心情更加失落了。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他抚摸着她的背,希望向她传达爱意,找回失落的激情。贾琴似乎被他弄醒了,冷冷地说了一句:“别碰我。”

    莫小天再次平躺下去,心里感到愤懑。

    “老公。”贾琴忽然温柔地叫了他一声。

    莫小天有些兴奋,再度抱紧了他。

    “今天你还要去蒙丽莎的实验室实习吗?”贾琴问道。

    “不去,我每周三和周五才去。”莫小天说。

    “你下次去的时候,能带我去看看吗?”贾琴又问。

    “这个,不是很方便吧。”莫小天说。他觉得贾琴的父亲既然跟蒙丽莎都是蓉城数一数二的实验室,一定存在着某些层面上的竞争关系。如果她被自己轻易地带进蒙丽莎的实验室,一定会惹来非议。

    况且,这件事情一旦造成不好的影响,传到袭文教授耳朵里,他将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为什么?”贾琴转了个身子,望着他,眉头紧锁,说话的语气也跟刚才叫他的时候大不一样。

    莫小天有些不安,他开始怀疑贾琴是不是想破坏他得之不易的实习工作,或者是想盗窃蒙丽莎的项目文件才故意给他打的电话的。

    他第一感受到贾琴的心机很重。

    “首先因为我是去工作,你跟我一起去的话我还要顾及到你,会对工作有影响;其次是因为我可能顾不上你,你一个人在现场也会很无聊。”莫小天随便找了个理由,耐着性子地向贾琴解释。

    “你以为我真的很想去么?”贾琴的脸涨得通红,莫小天觉得贾琴的心机已经暴露无遗。

    “下次团队如果有聚会,我可以带你一起去外面参加聚会。”莫小天接着说。

    话音刚落,贾琴就赤身裸体从床上跳下来,对着莫小天怒气冲冲地嚷道:“你一点也不在乎我!”

    莫小天感到彻底失望了。他完全体会到现在他和贾琴之间已经不是那种很纯粹的爱情,他在贾琴心目中的角色已经由被玩弄的玩具变成了被利用的工具。他很懊恼,却不想跟贾琴撕破脸。

    “我要是不在乎你,怎么会在第一时间接了你的电话求你跟我和好?”莫小天有些激动,但他尽量将自己的语气保持得平和一些。

    刚刚跟贾琴和好,他不想再把事情闹大。

    “你这算是在跟我翻旧账吗?”贾琴嘲笑了一声,接着说,“只有小气的男人才会这样做。”

    莫小天无力辩解,他觉得两个人吵架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永远说不完的道理。如果条件允许,他一定会向人民代表大会提交一份议案,希望国家颁布一部《吵架法》,来界定一些民间争执中的是非问题。

    “莫小天,你要记住你欠我的,这辈子你都还不清。”贾琴的眼泪流了出来。

    这句话确实让莫小天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驳的理由。无论如何,贾琴为他做过人流,当时那情形也会将另他终身难忘。作为男人,他必须承担很大的责任。但是面对这样一个越来越现实,而且开始耍心机的女人,莫小天又觉得自己很委屈。他始终没想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为什么两个人共同犯下的错误,必须让男人买单呢?

    “我发誓,如果我不爱你的话,我不得好死。”莫小天坚定地说。

    “好吧,但是你必须向我道歉。”贾琴眼泪还没干,又开始无厘头的让莫小天道歉。

    “对不起。”莫小天走上前去,搂住了她已有些赘肉的腰。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莫小天拿起手机一看,是宿舍新来的转校生发来的。

    这个转校生名叫贾瑟,是贾琴同父异母的弟弟。

    “你跟我姐恋爱的事情被我爸知道了,我爸为此特地调查了你一番。当他知道你去了蒙丽莎的实验室而没有进她的实验室,把我姐骂了一顿。”贾瑟的短信映入莫小天的眼帘。

    “小天,贾教授主动找我爸了解你的情况,他似乎很想让你进他的实验室实习。”紧接着,周宣也通过短信向莫小天描述了大致的情况。

    莫小天坐在窗前,望着窗外那轮明月,又看了看在床上熟睡着的贾琴,五味杂陈地笑了。原来,贾琴这次回来委曲求全地跟他和好如初,是想拉他进入她父亲的实验室。

    “我和她和好了,她现在就躺在我旁边,好像是睡着了。”莫小天分别给贾瑟和周宣回复了短信。

    “我为什么总觉得她这次回来找你的目的不单纯?你既然已经找到实习了,就果断跟她断了吧。”周宣回复过来的文字充满了无奈。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我跟她谈恋爱就是为了去她老爸的实验室似的。”莫小天言辞中有些抱怨。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总之你跟她的感情不会有好结果的,最终受伤的会是你自己。”

    “宣,谢谢你,我会注意的。”莫小天回复这条短信的时候,心里竟然有些忐忑。曾几何时,他断定贾琴一定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他可以给她爱、给她浪漫、给她体贴、给她关怀。那时候,她才是他的一切。

    如今,这种感觉竟然荡然无存。

    他忽然想起他的表哥吴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我相信有一天你会明白,爱情不是浪漫的,是现实的。你或许可以给一个女人完整的浪漫,但是你无法忽略琐碎的现实。你或许可以为你们设计悠闲的人生,但你始终无法忽视身边纷繁的人群。女人是物质的,更是现实的,你懂吗?”

    就在此时,莫小天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一片紊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