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关于平行时空的讨论

    更新时间:2017-12-28 16:00:00本章字数:3776字

    弥散的月光在美丽的午夜让万物都沉寂下来的时刻,莫小天躺在床上开启QQ,开始肆无忌惮地跟辛欣通过视频聊起来。

    视频里的辛欣穿着一件米黄色的棉衣,里面是一件紫色毛衣,脖子上那条水蓝色的丝巾更彰显出她独特的美丽。莫小天直直地望着她,那双美丽的星空大眼,那修长的双臂以及轻轻摩挲着脸的秀发,一切依然如故。 

    “你好,小天哥。”当辛欣的声音传出来,莫小天的内心如同一片阳光投入阴霾。

    “你还没睡?”他问道。

    “没呢,我看了你的论文,你真的很有见地。”辛欣回应道,“不过,我有一点不同的见解。”

    “愿闻其详。”

    “如果我们相处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平行时空,就算你那个时空在你那个时代已经可以实现时间旅行,你也只能在你的时空内旅行,怎么能够到我的时空里来呢?”

    几句简短的话语,几乎颠覆了莫小天之前所有的认知。

    他白天还在跟蒙丽莎讨论平行时空旅行的可能性,如今辛欣的回复犹如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他立即回复道:“难道平行线真的没有相交的可能么?如果我在两个平行时空间架出一道虫洞呢?”

    不多时,辛欣的回复又来了:“在我的那种假设条件下,你确定我的时空和你的时空之间,就没有隔着别的时空了么?比如说,虫洞在我们这个时空已经成为现实,可是你要从虫洞传送过来,首先要经历分子层面的转化,将自己变成电磁幽灵。而且因为是平行世界,你看见我就如同在海洋馆隔着一层玻璃看鱼一样,我完全无法感知你的存在。”

    “那么我们之间现在是如何沟通的呢?”莫小天继续问。

    “声波、电磁辐射都是可以转化为亚原子粒子传输的,除非咱们能架构在这种粒子的量子场中进行粒子传输。”辛欣回复道。

    辛欣跟他聊的内容让他倍感振奋,但他心里还是有些深深的失落。真如辛欣所言的话,未来的社会就算能成功进行时间旅行,也只能是隔着一层玻璃看那个时空里的人和事。他无法改变,亦无法参与其中。

    辛欣的理论跟蒙丽莎的截然不同。

    蒙丽莎将时空描述为主观时空和客观时空,她认为人无法参与并影响主观时空的历史进程。但是辛欣则说,人根本无法参与到其他时空的历史进程。

    “如果我在我自己的时空里实现了时间旅行,是否有可能改变我的过去?”莫小天将辛欣和蒙丽莎的理论结合起来,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那样的话,你也许会进入到另一个平行时空里。而你之前参与的时空,依然会按部就班地进行,不会有任何改变。”辛欣回复道。

    “这不是很矛盾么?你说人不能进入平行时空,现在又说会进入到另一个平行时空。”莫小天的思绪已经完全紊乱了。

    “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一旦你参与了历史进程且修改了过去或未来,那么你会进入一条自己创造的平行时空,并且再也回不到原来的时空里。”

    “客观不可悖?”

    “对,就是这个意思。”

    聊到这里,莫小天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真正意图是想撩这位可爱的妹子。他竟然拿起手机,兴致勃发地给蒙丽莎打了一个电话。

    “教授,我有一些新的想法,想跟你交流一下。”电话里,莫小天特别的兴奋。

    莫小天在实验室等了一天,蒙丽莎今天并未来实验室。或许,是昨晚电话里聊的太过兴奋,她一夜没睡吧。

    中午时分,莫小天信步在古文化街,择了一处宁谧的咖啡馆,盯着澄净的湖蓝色天空发呆。

    天空以外,真的有平行世界么?莫小天仰望天空,忽然觉得自己最近探讨的话题就像在编撰一部童话,就像大多数人小时候仰望星空,会问“我到底是谁”,长大后经历人生挫折,会问“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一样。

    关于时间旅行的问题越想得深,总会觉得现实的生活反而变得有些不真实,觉得自己想要脱离目前的世界,去接触另一个时空的另一个自己。

    很多时候,他总会觉得自己最近探讨的也不是科学,而是品味自我的哲学体验。

    正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辛欣忽然从他的身边掠过。

    “辛欣!”莫小天唤了她一声。

    辛欣回过头的时候,阳光在她的四周泛起了阵阵涟漪,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入画一般。莫小天已经陶醉了。

    辛欣微笑着,那笑容自然而温暖。

    “你也喜欢来这家咖啡馆?”辛欣在他面前坐下。

    “我是第一次来这家,但感觉不错。”

    “咖啡馆是个格物致知的好地方,因为这里能将人的多样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你知道蒙丽莎教授今天为什么没来么?”

    “她好像是生病了。”

    莫小天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去蒙丽莎家里探望她一下。

    “我是他的二奶,但却是我在养活他。”当莫小天再次来到蒙丽莎家里,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一脸憔悴的时候,蒙丽莎终于忍不住向她讲述自己的故事。她的话刚说出口,莫小天就感到震惊。他联想到《蒙娜丽莎》那副画上神秘的微笑,似乎对那种不同凡响的神秘有了一点点领会。

    从蒙丽莎的讲述中,莫小天才知道这个女人最开始是一位思想十分传统的学霸。

    “我谈过恋爱,结过婚,还生了一个儿子。”蒙丽莎继续着她的讲述。

    “我是在大学毕业典礼的第二天结婚的。婚姻在女人心中是幸福的,甚至是神圣的。不过男人不这么看,大家都觉得那句话很正确,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男人需要什么?生理欲望的满足和爱情的感觉。这很正常,也符合自然规律。所以作为男人,在外面找女人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彭祖他老人家九十八岁还讲究修身养性,他是中国男人的楷模。不过现在很多男人上了五十就吃不消了,找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口袋里还必须配备一盒肾宝,她好我也好。”蒙丽莎讲述的时候,表情和动作都极为夸张。

    听到这里,莫小天想笑,当他看见蒙丽莎的表情时,又有想哭的欲望。他猜想这个女人一定受到了很沉重的打击才会有如此尖锐的观点。

    果不其然,蒙丽莎告诉他,自己的男人婚后也在外面找女人,而且找的是个外国女人。外来的和尚都会念经,更何况是外国女人呢?这个男人后来干脆在外国定居,一不做而不休。蒙丽莎在中国被迫离婚,开始了一个女人孤苦伶仃的生活。

    对比起来,莫小天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的婚姻会以这样的局面收场,爱的时候爱的刻骨铭心,分的时候分得毅然决然。

    这一刻,他对自己的父母充满了敬意。虽然他现在不太喜欢他们跟自己针锋相对,然而他们能携手走完一生,也许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他捧着一杯咖啡,继续聆听蒙丽莎的讲述。

    “当年的我并不胖,不是我在吹嘘,当年同学们都说我有沉鱼落雁之貌,有回眸一笑百媚生之美。我曾经开玩笑地对他们说,如果我从事皮肉交易的话,男人们一定争相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说到这里,蒙丽莎的嘴角流露出一丝自豪的微笑。不过这笑容在一瞬间消失了,莫小天从她的表情中读到的是刺骨的悲哀。

    “离婚以后,你是怎么生活的?”莫小天关切地望着她。

    “离婚以后,我开始学习怎么做一个女强人。我剪去一头长发,穿上职业装,那套职业装是当地很有名气的小裁缝给我做的。”蒙娜丽莎躺在床上,喝了一口咖啡,悠悠地为自己点燃一支烟。

    听见她这样描述,莫小天不禁笑了。穿上职业装,留个小平头的蒙丽莎看起来一定像个男人婆,说得抽像一点,就是花木兰。花木兰如果知道她和蒙丽莎有这种渊源的话,睡着了都会被吓醒。

    莫小天一直为蒙丽莎的名字感到纠结,这个名字和蒙娜丽莎如此相似,蒙娜莉莎又是达芬奇笔下有名的胖女人!难道蒙丽莎的父母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跟名人扯上一点关系才给她起了这个名字么?想到这里,莫小天暗自觉得自己的思维过于跳跃,不过关系多了路好走这句话他认为很在里,因为挣口饭吃在哪个时代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蒙丽莎告诉他,自己离婚后从事的第一份工作竟然是在贾天霸的实验室里做助手,这样的经历让莫小天感到震惊。她和贾天霸之间竟然有这样的渊源,难怪贾琴那么在意他去蒙丽莎的实验室工作这件事情。

    自从进入贾天霸的实验室,也许是过劳肥的原因,那时的蒙丽莎身上的膘和生活压力成正比地增长起来,再也没有迷人的风采了。唯一让她值得骄傲的就是她的胸部,那是女人用来标榜自己身材的符号。

    莫小天又笑了,他看着蒙丽莎叙述故事时眉飞色舞的神情,又看看她自诩很丰满的胸部,脸禁不住红了。

    “莫小天你要记住,女人的胸部好比是荆州,上面布满了权术之类的东西。”

    莫小天无法理解蒙丽莎这句话的意义,茫然的看着面前这个脸色苍白的老女人。

    “那么你给我记住,你是一个男人,做男人一定要学会用上半身思考。你还要够大胆,够勇敢,更要懂得放弃。做男人要自重。你要让你的女人知道你不能没有她,但是没有她你会一样生活得很好。你要会分析你的女人每时每刻的心里状态,你要能够辨别她对你说的话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你要虚怀若谷,你要海纳百川,你要告诉她,她离开你一定会后悔。如果她确定要离开你,那么你大度一点,帮她收拾东西,送她走,并且告诉她:我很失望。这样,你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震惊!

    莫小天依旧只能用这个词语来形容此刻自己的感受。他完全没有想到原来男人和女人之间有这么纯粹的一套感情哲学。但是,蒙丽莎现在告诉他的这些爱情观,跟他固有的观念显得格格不入。

    “你知道吗,莫小天。我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从一个实验助手向研究员的跳跃。贾天霸还亲自带我去法国考察,跟法国总部的董事长握过手。”蒙丽莎自豪地对他说。

    莫小天完全不相信蒙丽莎的这句话。他觉得既然贾天霸那么喜欢这位助手,就应该毫无顾忌地将他留在自己身边,为什么会任由蒙丽莎自立门户呢?

    “你不相信?”蒙丽莎似乎看出了莫小天的心思。

    “没有。”莫小天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蒙丽莎凄凉地笑了笑:“我知道你会问,为什么我在贾天霸的实验室里那么功成名就,还会出来自立门户。”

    她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是因为一个男人,他是个没用的东西。”莫小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想起蒙丽莎床下那双男士拖鞋,也是就是那个男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