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我是他的二奶

    更新时间:2017-12-28 18:00:00本章字数:3066字

    “那个时候贾天霸的实验室里来了一个实习生,他叫施若男。他可以算是一位思想深邃、学识渊博、多才多艺的男人。许多朋友都评价他是个才子。但是,施若男竟然对物理知识一无所知。”

    “为什么一个物理实验室的实习生对物理知识一无所知?”莫小天很好奇,他忽然想到自己那么好的学识,竟然也会因为贾琴从中作梗,落榜贾天霸实验室的实习录取名单,不禁冷冷一笑。

    原来贾天霸的实验室要的不是学术钻研能力,而是别的东西吧。

    伴随着莫小天你的思考,蒙丽莎爽朗的笑了,她对莫小天说:“一个企业看中的是你可以为他带来多少效益,而评价施若男是才子那些朋友,无非震慑于他强大的家庭背景。贾天霸录用他仅实验室实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是帝都一个黑市军火商的儿子。”蒙丽莎淡淡地说。

    莫小天虽然认为蒙丽莎的论调有些偏激,也不得不承认现实的确是这样的。自从他进入大学,也没发觉中学时代学的那些庞杂的知识给他现在就业带来多大帮助。一个黑市军火商的儿子,竟然能因为关系进入物理实验室,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猫腻。

    莫小天叹了口气,继续聆听蒙丽莎的讲述。从她的口中,他了解到施若男是一个又黑又瘦,个头不高的男人。贾天霸虽然让他在实验室工作,但也只是做一些打杂的工作,每个月只给他两千元的工资。他碍于父亲的关系,对贾天霸虽然心存抱怨却又不敢言明,于是经常躲在公司的厕所里抽闷烟。

    蒙丽莎是施若男的领导。

    一个男人被女人领导,中国历史上多次出现。比如说吕后、武曌、慈禧。说真的,做女人不容易,做中国女人更不容易。中国女人和外国女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中国女人始终是时代的附属品,再强大的女人也需要男人,而且离不开。无论是源于情感、经济还是性需求。蒙丽莎说她也需要男人,需要施若男。在多次带领施若男外出跑业务的时候,她爱上了这个男人。原因就在于施若男对她的关心、照顾和呵护。她的心灵其实很脆弱,当然无法承受一个男人的糖衣炮弹的攻击。

    他在想女人是不是都这样,当一个男人对她一往情深的时候,她就很容易忘记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教诲,爱男人不爱江山。

    “你会爱上施若男,我想想来想去都好比是《西游记》里面的猪八戒娶了个俏媳妇,这是为什么?”莫小天问道。

    “中国男人的一大特点就是再穷不能穷了性欲。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大优良传统。如果没有这个传统,咱们13亿人口从哪里来?你让女人跟女人生孩子去!有钱男人就金屋藏娇,没钱男人也会穷讲究。”蒙丽莎突然这样说,莫小天不禁开怀大笑起来。

    蒙丽莎紧接着告诉莫小天,施若男带给她久违了的浪漫,这使得她迅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那是一个七夕节的夜晚,他和女朋友在一起,居然一边办事一边给她发短信,告诉她,他爱她。她的欲望被激发出来了,竟然感动不已。就这样,她成了施若男的二奶。

    “所以,你才说你是他的二奶?你真是个可怜的老少妇。”莫小天有些惋惜,半开玩笑地对她说。

    “我不能算是妇女,而是一个女人。”蒙丽莎说,“女人和妇女不一样,妇女需要为自己立贞节牌坊。现在的中国,女人绝对多于妇女,这其实是历史的进步,也是社会的一大幸事。本来人类之初就讲究性解放,连儿子和妈都可以通婚。后来社会就越来越退步,多看异性一眼都是淫荡。现在终于返朴归真了。”

    莫小天笑了。他知道蒙丽莎这话中有话,她是在嘲讽现实。

    蒙丽莎继续向莫小天讲述她与施若男的爱情。她说她也怀疑过施若男对她的爱。莫小天觉得这很正常,既然你生命中的第一个重要的男人无法爱你,你难免就会怀疑是否还会有男人爱你,况且施若男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爱上这样一个男人,如同一个富家小姐爱上一个穷书生。这个穷书生不是梁山伯,而是陈世美。

    听到莫小天这么说,蒙丽莎不禁赞叹他的思想有进步。莫小天仍旧是淡然的笑着,他明白自己的思维形态在蒙丽莎的熏陶下正潜移默化的发生改变。他不明白为什么要把男人的第二个女人称为“奶”,蒙丽莎告诉他,男人是很富有占有欲的,占有金钱、占有女人,甚至占有其他男人的金钱和女人。女人在他们的眼中就是胸部,所以女人被称为“奶”。

    莫小天觉得蒙丽莎这样的描述很滑稽,忍不住笑出声来。

    从蒙丽莎的描述中,莫小天了解到施若男不但是一个龌鹾的男人,还是一个运气差到极点的男人。

    因为一次项目报告将小数点写错,造成了一次重大的失误,施若男被贾天霸狠狠责罚,扣除了三个月的工资。

    “他造成了多大的损失?”莫小天问。

    “四五百万吧。”蒙丽莎想了想,说。

    “居然才让他赔六千多块钱,这里面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蒙丽莎淡淡一下:“这里面的秘密多着呢。为了安慰他,我特地在蓉城买了个新房给他住,安慰他。他却为此而自卑,自卑到极点。男人最不容忍女人比他强,因为女人始终是男人身体下面的被征服者。”

    “啊,你竟然这么大度!”莫小天有些诧异。

    “我还给他拿了些钱,让他学他父亲一样私下去做些生意。他并不是做生意的材料,不到半年就赔得分文不剩。结果,他没脸见我,一个人躲得远远的玩失踪。”蒙丽莎继续说。

    “我是在一家招待所找到施若男的。他见到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我上床。他仿佛是一头被禁欲很久的野兽,一边蠕动一边放声大哭,他哭起来像个孩子。”蒙丽莎似乎想到了施若男笑起来的样子,脸上情不自禁浮现出一丝微笑。

    “男人这样做,无非是需要女人的爱抚和安慰。”蒙丽莎的这句话让莫小天无地自容。他觉察着自己当初会再接受贾琴,是否也是因为生理上的空虚和寂寞需要这个女孩子的爱抚和安慰呢?这时他很想感谢蒙丽莎,她让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思想上极为龌龊的一面。

    “我用自己的身体来给她爱抚和安慰。施若男的自卑更强了,连他的那玩意都自卑地低垂着。”蒙丽莎说着说着又豪爽地大笑起来。

    她对莫小天说她从来没有计算过在这个男人身上花了多少钱,只知道自己存折上的数字越来越少,后来因为她和施若男的事情被贾天霸发现,贾天霸竟然将她扫地出门,不得已之下,蒙丽莎才自立门户。莫小天觉得这真是一个畸形的现象,做为一名名正言顺的二奶,谁会像她这样。然而听到蒙丽莎接下来的描述,莫小天则更觉得震惊。

    “那段时间,回想起来就像噩梦一样。”蒙丽莎继续说。

    因为钱越来越少,蒙丽莎把自己买的房子租出去,搬到郊区这个像窑洞一样的破房子里居住。她开始以为人生如同滚雪球,会越滚越大,那时候她的雪球却越来越小。男人不喜欢女人有钱,当然也不喜欢女人没钱。施若男就不喜欢蒙丽莎没有钱。因为他没有钱去泡酒吧以及玩地下六合彩。

    他和他的二奶终于吵架了,并且给了她一耳光,对她吼道,你不过是我生活的工具,你是我的驿站!施若男忘记了自己是一个离开了这个女人就不能活的男人,一个自私刻薄的蓉城男人。他终于被蒙丽莎扫地出门。

    我当时对施若男说:“你走吧,我不需要你还钱。我就是一个这么心软的人。结果昨天晚上他又来找我要钱,被我骂了几句,然后他打伤了我的腰。”

    蒙丽莎讲完故事之后,把头偏向了窗外。一缕淡淡的阳光照射下来,铺在她的身上,莫小天觉得这一刻她像极了达芬奇笔下的那个女人,这个女人并不丑陋,她的骨子里透出来的只有悲哀。

    “你后悔吗?”莫小天问,尽管他觉得这个问题很俗。

    蒙丽莎居然向他摇头。她淡淡的说:“她喜欢徐志摩的一句话,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求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莫小天很感谢很感谢蒙丽莎讲给他这个故事,让他更理性地认识了爱情。他想起了这段时间自己看过的一本书里有一段海粟老人的名言:“人生是短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不过要记住,第一要体现人生创造价值,出生到世间谈何容易,那么一声要做些对大家都好处的事情;第二要体现一种乐观价值,人生也要享受生的欢乐,要尽量开心,不要愁眉苦脸过一生。”

    他觉得这段话很在理。

    他安慰蒙丽莎,然后开始跟她探讨时空旅行的一些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