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我看我们还是分手吧

    更新时间:2017-12-29 08:00:00本章字数:3648字

    莫小天将头天晚上跟辛欣所聊之事全部整理为自己的想法了见解,向蒙丽莎分享。

    听完莫小天的描述,蒙丽莎笑着说:“你的想法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无论是我那天的观点,还是你现在提出来的这个观点,都存在一个致命的缺陷,这也是我至今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缺陷?”莫小天眉头紧锁。

    “简单点说,当事物或者人进行时空旅行从A到B后,B总量变成X+1,但是由于B是历史,根据质能守恒定律,这个质量总和不会变化,一直都是X+1,所以A点并不会变成X-1,而是保持在总量为X。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吧。”蒙丽莎道。

    莫小天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指,当时空旅行这一事件发生期间这一段时空的质能总量被改变了,违背了质能守恒定律。”

    “对,所有的时空穿越理论都会出现这个歧义。所以要么就是时空穿越是错误的,要么就是质能守恒不正确。”

    质量守恒定律不正确?莫小天觉得蒙丽莎的这个推断很大胆,要知道这个理论是拉瓦锡做了大量的实验佐证出的理论,也是现在为止物理学界推崇的公论。

    他望着蒙丽莎,心想也许这个女人的特质就是敢于挑战权威。他想了想,又说:“也许参加时间旅行的,不是各物质质量的简单相加,而是指真正参与了时间旅行的那一部分质量,可能我们在进行时间旅行的时候,有一部分质量没有参与反应。”

    “那是什么?灵魂参与了旅行,肉体还在?”蒙娜丽莎笑了笑,“我们研究的是科学,又并不是穿越剧。你这个论点,太玄乎了。”

    “那还能有什么可以解释的途径呢?”莫小天心里已疑窦丛生。

    “也许,一个人从现在的时间点A去到过去的一个时间点B,那么他在现在这个时间就变成了不存在的,不是死亡,而是整个质量凭空消失,而过去的时间点又会凭空多出相等的质量。”

    “这样一来,时间线不就紊乱了吗?”

    “的确是紊乱了,但为什么时间不能做出自我调整,让混乱的两个节点间的秩序重新回归正常呢?”

    “时间能自我调节和修复?”莫小天曾自以为自己的思想就已足够天马行空和前卫了,没想到蒙丽莎抛出的这些设想,若是被验证成功,都可以成为物理界的一枚深水炸弹。他此时不得不由衷地感慨,贾天霸失去了他和蒙丽莎这样的人才,估计应该悔恨不已吧。

    “如果我们不对质量守恒定律产生怀疑,时间对质量能进行自我修复,这或许是唯一能不用质疑质量守恒定律的合理解释了。”蒙丽莎继续说。

    莫小天忽然来了兴致。

    蒙丽莎这些独特的观点刺激了他的探索欲望,他顺着蒙丽莎的思路开始进行分析:“如果一个人参与时间旅行,从A点进入B点,那么他就像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成了B点的入侵者。为了不让这哥们碰倒后面所有的骨牌,B点时空一定会对他的所有行为加以干扰。”

    蒙丽莎想了想,又否认了莫小天的想法:“并不是所有行为都会改变历史的发展,一些不足以影响到其他的独立个体的行为都会被时空默认。但是如果你一旦打算做出影响重大的举动,B点一定会对你加以干扰,最终使你无法达到目的,甚至会杀死你。你在B点时空的死亡并不会影响历史,因为你本身就不属于B点。有影响的只是A点的时空,你无法再自行回到A点或者其他任何时间点。但你的质量仍然被保留在B时空,使B时空的总质量变成了X+1,这个总量将会一直保持到A时空事件发生,直到你离开A点的那一刻,A时空的总量才会恢复为X。”

    莫小天此时已对蒙丽莎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一套推测居然在没有否定质量守恒定律的基础上,很合理地解释了时空旅行中的质量变化规律。

    莫小天觉得蒙丽莎的推测很有可能是正确的,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联系辛欣进行一场时间旅行的探讨,好好验证下这套逻辑。但是,细想一下,这样也许会面临着极大的风险,因为倘若蒙丽莎的推断是成立的,那么从B到A的这一段时间将无法恢复,直到时空逐渐适应这个改变。

    但是,他又在思考这个问题,时间有没有可能选择另外一种方法来进行修复,在之后的A时间里,由于某个意外让你没有完成这次时间旅行,这样历史再次被局限性的改变,A和B的时空都将恢复正常。而时空为了避免后续时间线上将要发生的歧义,A时空也许会在这次的意外中直接将准备穿越者杀死,这样一来,后续的时间线上仍然不会有这个穿越者的存在,B点也同样没有,时空的运行完全恢复正常。。。

    想到这里,他不禁浑身打了个哆嗦。毕竟时空旅行,就表示旅行者必须要完成一个封闭类时曲线,否则穿越者将进入到无限的随机状况中,甚至可能会不再被时空接受而从这个宇宙中消失。

    “感觉风险还是蛮大的。”莫小天想到这里,对蒙丽莎说。

    “风险当然很大,”蒙丽莎微笑着,似乎对莫小天的心绪有所洞察,“时间旅行并不是建造一台旅行设备那么简单,你需要一个奇点作为穿越时间的根本,比如黑洞。宇宙从诞生开始熵值不断在增加,从有序到无序,从规律到随机。因果的变化有了无数种可能,所以即使这里同样有无限个宇宙,依然不会有一个和我们完全一样的平行世界,只要有一点点差别,那么这个理论就会崩溃。”

    莫小天点点头,他的心里,此时已充满了对时间旅行的无限幻想。毕竟历史已经被创造,无法改变,而未来还没有发生,未来将会如何全部取决于他现在的行为。

    莫小天原本打算回到家的时候能尽快跟辛欣上QQ沟通。没想到一进屋,发现贾琴回来了。她洗完澡出来,穿着一件纯棉的吊带睡裙,抖动着湿淋淋的、漂亮的头发走到莫小天面前问:“你怎么今天也去实习了?”

    “没有。”莫小天说,“我已经正式签给了蒙丽莎的工作室。”

    贾琴一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莫小天注视着贾琴走到梳妆台前轻轻地抚摸嘴唇、眉毛,然后拿起唇彩慢慢地涂着。他在等待贾琴流下不舍的眼泪,但她却很平静地说:“一会我请你吃一顿晚饭吧,就当作是为亲爱的你庆祝有了人生第一份正式的工作。”

    对于贾琴的这个提议,莫小天没有表达任何意见。

    他有一种很明显的感觉。在去蒙丽莎的实验室还是贾天霸的实验室这件事情上,他和贾琴是有明显冲突的。而这冲突的背后,早已不仅仅是工作本身,而恰恰是因为贾天霸已经感觉到他莫小天如今的价值能够为他们贾家赚到更多的前。

    “你的新老板给你布置了什么课题?”在餐厅里刚坐下来,贾琴立即问道。

    “这是商业机密。”莫小天不傻,任何事情都可以顺着贾琴的要求做,唯独这件事情不行。

    贾琴冷冷一笑,这笑容让莫小天捕捉到了其中蕴含的各种心机。他觉得贾琴还是太肤浅,一个人真正的城府应该表现得不显山露水,甚至让别人看不出她的目的是什么。想到这里,他又看了贾琴一眼,他发现贾琴的眼角有一些细小的皱纹。这个比他大了整整一周岁的女孩,已让他没有了任何感觉。

    “你怎么像个孩子一样地盯着我?”贾琴笑起来的时候,莫小天又看见了她的鱼尾纹。

    “我喜欢这样看着你。”莫小天又一次言不由衷。

    “你的眼神,真幼稚。”贾琴在他的鼻子上掐了一下。

    他忍不住问她:“贾琴,既然你觉得我幼稚,你究竟喜欢我哪一点呢?”

    “小天,我说过开始我并不爱你,只是被你狂热的追求和你的鲜花打动了。因为你对我好,所以我觉得跟你在一起很值得。”贾琴的嘴角浮起一丝佯装着幸福的微笑。

    这微笑,在莫小天的眼中虚伪且做作。

    听着她这番话,他内心的忧虑更深了,于是冷冷地对贾琴说:“我看,我们还是分手吧。”

    “莫小天,你是王八蛋。”贾琴听到莫小天这句话,已经按捺不住地流下了眼泪,“我为你做过人流,你现在对我说甩就要甩了吗?”

    莫小天陷入了无边的沉默。

    “你真要我要事情挑明么?”莫小天冷冷地说。

    “你说啊!”贾琴不依不饶地瞪着他。

    莫小天冷笑一声,从贾琴的包里掏出她的手机,然后熟练地输入密码解锁。几行陌生电话号码发来的短信立即出现在贾琴的手机屏幕上:

    ——这段时间你一定要注意身体,我希望你能来见我,不要回避我对你的情感。我能给你幸福和快乐。

    ——我愿意陪着你,春季陪你听风的歌,夏季陪你看雨的舞,秋季陪你领略落叶的缠绵,冬季与你同享瑞雪的爱恋。我是多么地爱你。

    ——既然有缘相识,为何不能与你牵手;既然让你感动,为何不能长相厮守。我希望为你采撷最美的阳光,我希望成为让你呼入的痒。

    ……

    贾琴愣住了。

    “你偷窥我的密码,还偷看我的手机?”良久,贾琴才缓缓说道。那目光呆滞,冰冷得如到了世界尽头似的。

    莫小天冷笑着,笑声里满是透彻心扉的痛:“上次在古文化街,我就看到你和一个陌生男子亲密前行,于是我远程破解了你的手机密码。真的,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你的手机里居然有陌生的手机号码给她发来求爱的短信。”

    “另外,你和你父亲之间那些交流和勾当,还有想让我去他实验室的计划,真以为我不知道么?”莫小天厉声质问,贾琴慌张得已失了分寸。

    外面已是黑夜,莫小天的心情却变得比这夜还黑。

    空气中吹来一丝清凉的风,却无法冲淡已经在他心中燃起的火焰。他握着手机的双手有些颤抖,那气恼的眼色中又透露出深入骨髓的自卑。

    崩溃。眩晕。他本来希望自己足够隐忍,但今天的爆发,都是贾琴逼他的。

    这时,刺耳的电话铃声忽然想起。

    莫小天盯着贾琴手机那闪烁的屏幕,正是发来短信的这个手机号码。

    贾琴想要起身夺过手机,被莫小天用力掀翻在床上。

    他终于愤怒了。

    他接通了这个电话,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积聚了全身的力量,对着电话那头的男人呵斥道:“你去死吧!你这个王八蛋!”

    说完这句话,他关掉了贾琴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