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怪病恐慌

    更新时间:2017-12-29 12:00:00本章字数:2710字

    沉默。

    莫小天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重。

    他们什么也没吃,离开餐厅回到出租屋里。

    他的四肢是麻木的,紧张得几乎无法动弹。他感觉自己就像被剥光了衣服游街示众一般,又似乎感觉连空气中飞舞的蚊虫都投来了嘲笑的目光。

    他木讷地站在那里,不断喘着粗气。

    “小天。”贾琴轻轻地叫了他一声,“你闹够了没有?”

    “那不过是我爸实验室的一个员工,我跟他清清白白的。”她极力辩解,“至于我和我爸,不过是想将你从蒙丽莎的实验室挖过来而已。”

    莫小天凝视着贾琴这张脸,原来贾琴不化妆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俗陋。他犹豫了片刻,冷漠而悲戚地对她说:“我们的日子该到头了。”

    他把她的手机和钥匙扔到她的桶里,低着头转身走到客厅里,有气无力地坐到沙发上。

    他的眼睛里,有泪光在浮动。贾琴在卧室里叫他的名字,他顾不上听,打开电视机,把声音放得很大。

    贾琴叹了一口气,从垃圾桶里捡起自己的手机,给贾天霸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然后,她赤着脚走到客厅里,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机。

    她注视着他。

    他的脸上是一片伤心欲绝的暗黑。他的身影,给人一种衰弱无力的感觉。

    “到头了?什么意思?”贾琴质问他。

    “那个给你暗送秋波的男人已经是你呼入的氧了,你居然还理直气壮地跟我说你们是清白的!”莫小天转过头瞪着她,扯着嗓门儿对她嚷道。

    在短暂地沉默以后,她也无法自制地冲着他嚷起来:“你以为你很有道理么?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我,你远程解锁我的手机,这样的举动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吗?”

    贾琴的理直气壮对于莫小天来说完全是火上浇油。他终于做出了一个疯狂的举动,站起来,伸出手来狠狠地打在贾琴的脸上。这一记耳光,似乎让他找到了男人的尊严。贾琴一把抓住了莫小天的胳膊,用指甲在他的手臂上划了几道伤痕。

    他的手臂迅速地渗出了血。

    他用力将贾琴推倒在地上,拿起扔在沙发上的衣服,提着自己的手机和包,打开门,迅速朝外面跑去。

    贾琴倒在地上,眸子里已是一片仇恨之色。

    世界已经全部沉到黑暗里,雨顷刻之间冲刷下来。马路边的灯光就像一层柔软的外壳,无论多么明亮炙热,也阻隔不了雨水对大地的冲刷。莫小天站在楼下的公交站台躲雨,被这雨水一浇,他瞬间清醒了许多。他伸出手去触摸雨水,冰冷的感觉立刻传递到了他的血液里。

    他坐在站台的长凳上,望着雨水发呆。

    手臂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疼,他长叹一声,靠在站牌上。不多时,竟然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当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黎明时分。

    抬头望去,前方不远处是一片贴着白色地砖的小广场。广场上没有人,只有几个路灯孤独地站在边上,灯光显得阴森恐怖。

    电话铃声响起,是吴雯打来的。

    “干嘛,天还没亮,你就骚扰我。”莫小天故意装作没睡醒的样子。

    “早上回来,我有事儿找你。”吴雯在电话里淡淡的说。

    莫小天一个人孤独的前行,一直走到长途车站,买了第一班车的车票,坐上了回广阳的大巴。

    窗外的雨,渐渐凝结成雪花,簌簌落下。

    这是2003年的第一场雪。

    在这个几乎不会下雪的城市里,莫小天并不喜欢那些洁白的冰片。

    回到广阳的家里,面对狭小的卧室,莫小天很怀念那栋让他自由翱翔的小阁楼。

    天亮以后,吴雯毫不留情地带着他的身份证去办理了过户,将小阁楼过户到自己名下。那栋房子,最终还是不再属于他了。

    中午时分,吴雯做好了饭,敲响了莫小天卧室的门。

    莫小天打开门,一言不发地来到餐桌前。

    “自从我每个月给你三百块钱生活费,就从没见你笑过。”吴雯瞪了他一眼。

    莫小天抬起头哀怨地看着吴雯,做出一副苦笑的表情。

    “快吃吧,我还赶着去机场。”吴雯为莫小天盛好了饭递到他的面前。

    “你要去哪里?”莫小天问。

    “去广州,在那边开店的事情正式启动了,所以我才赶着回来给你做顿饭吃。”吴雯怜爱地看着莫小天,你要有一个月吃不到老妈给你做的饭了。

    莫小天嘲讽地笑了笑:“以前把我赶到小阁楼住的时候,我不也经常吃不到你做的饭么?”

    “臭小子,翅膀硬了。”吴雯在莫小天的头上轻轻拍了两下。

    “我过几天就要回学校准备辩论赛,如果你真的心疼我,就应该给我多些零花钱。”莫小天不满地看着吴雯。

    “白日做梦!”吴雯瞪了莫小天一眼。

    母子俩吃过饭,收拾了一些行李,来到门边开始换鞋。就在这时,吴雯接到了莫跃进送别的电话。她匆匆应付了几句,在莫小天的陪伴下登上了前往蓉城的机场大巴。

    一路上,吴雯的话显得特别多。莫小天长这么大,吴雯从没像今天这样嘘寒问暖。他有些受不了吴雯的啰嗦,嚷嚷着让司机把车开得快一些,以便尽快送走这位惹人心烦的母亲。

    当飞机升上蓝天的时候,莫小天热泪盈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也许是对吴雯有些依依不舍。回广阳的路上,他买了一本《新闻周刊》打发无聊的时间。这本杂志的标题立即让他有一种心慌意乱的感觉。

    广州:怪病恐慌!

    他立即按照目录找到了杂志里的专题页面,刚阅读了一段,心情禁不住紧张起来。

    他立即给吴雯打去电话,但吴雯的手机已处于关机状态。

    “莫跃进!”急躁的莫小天立即给莫跃进打了个电话,毫不客气地在电话里疾呼父亲的名讳。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莫跃进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气愤。

    “你开个屁的书店,为什么不看看最新一期的《新闻周刊》?广州那边正在闹可以传染的肺炎,你还让我妈飞过去!”莫小天泪如泉涌,对着电话那头的父亲嚷嚷起来。电话里传来翻书的声音,然后是莫跃进的一声惊呼。

    父子俩都意识到,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只有双手合十,祈祷吴雯平安无事。

    两个多小时后,莫小天回到家里,正好收到吴雯发来的报平安短信。莫小天立即给吴雯回了一条信息,叮嘱她千万注意不要染上那种可怕的肺炎。

    疫情似乎越来越严重。

    回到学校以后,莫小天通过新闻了解到那种被称作“非典”的肺炎已经在全国蔓延,每天的因病死亡的数字直线上升,新闻频道也变成了“非典”频道。

    他的心情忐忑不安,吴雯每天都会定时发给他一条短信报平安。

    莫小天知道吴雯也一定不会按时回来了。

    学校宣布封校。

    蒙丽莎告诉他暂时不要去实验室工作了,同宿舍的同学们也暂时结束了校外的同居生活回到宿舍里。

    恐怖的阴影笼罩着整个城市,莫小天不仅食欲全无,而且总是失眠。

    “蒙丽莎的实验室,感觉怎么样?”周宣把脚泡在药水里跟莫小天聊天,他说这种方式也能预防“非典”。

    “还好。”莫小天完全没有心情回答周宣的问题。

    “我准备疫情结束以后就去帝都进修。”周宣继续说。

    “我也有类似的打算,不过我爸还是希望我去他的实验室。”贾瑟在一旁插话,“话说姐夫,你真不打算跟我同一个实验室了?”

    “别叫我姐夫,我跟你姐已经分手了。”莫小天不快地答道,“况且我对你爸的实验室一点兴趣都没有。”

    周宣紧接着一声叹息,对莫小天和贾瑟说:“现在咱们系上,没有一个人看贾琴顺眼。小天,大家都觉得你挺委屈的,像个奴才一样被她吆喝来吆喝去。你们能分开,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对于这些评价,莫小天感到很意外。

    他没有回应,找个借口走出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