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小天,你妈没了

    更新时间:2017-12-29 16:00:00本章字数:2912字

    外面的空气跟宿舍里一样窒息。

    莫小天心情原本烦闷,又听到室友们的议论,更加觉得透不过气来。

    “小天,我们说的那些话你不要在意。”周宣忽然跟了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家也都是担心你而已。

    莫小天无奈地耸了耸肩。

    “走吧,跟我去参加抗击非典的签名活动。”周宣对他说。

    话音刚落,贾琴忽然出现在莫小天的面前。

    她穿着睡衣,拎着一只水桶,另一只手还抓着一张澡堂的小票。

    莫小天完全不想跟她说话。他装作视而不见的样子,拉着周宣朝另一个方向走掉了。

    “冤孽啊!”周宣意味深长地慨叹道。

    “莫小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一个声音传来。

    莫小天抬头一看,是袭文。

    “注意安全。”周宣发觉袭文的神色严肃,在莫小天的耳边叮嘱了一句。

    很长一段时间,袭文都没怎么搭理过莫小天,他以为曾经很重视他的老师变心了。今天袭文终于跟他说话了,他感到很兴奋,然而袭文的表情又让他觉得紧张。

    刚走进办公室,袭文就端庄地坐到了位置上。

    “怎么了?”莫小天小心翼翼地问。

    “我想很正式地跟你谈一谈。”袭文示意莫小天坐下来。

    莫小天此刻觉得周宣的预感完全正确,他感到自己的心跳明显加速了。

    “你跟贾琴究竟是怎么回事?”袭文的语气很重,仿佛莫小天犯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错误。

    莫小天低下头不敢正视袭文,他沉默了片刻,终于支支吾吾地说:“本来是恋爱关系吧,现在已经分开了。”

    “听说你们还在校外租房子同居?”袭文说话的时候,莫小天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他一眼,立即被老教授严厉的眼光射杀了。

    只听见袭文干咳了一声,又继续问道:“她的父亲都找到我这里来了。”

    “他不过是想让我去他的实验室吧。”莫小天完全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

    袭文点了点头,接着说:“你去哪个实验室,我不想过问。这段时间很多老师跟我谈论你,说你在公众场合跟她勾肩搭背、动作亲密,这极大地影响了你这个大学生的形象。党支部本来想找你谈话,我跟他们说,我先跟你谈一谈,希望你稍微注意一下公众形象。”

    “谈恋爱的人很多,为什么党支部只针对我?”莫小天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看着袭文。

    “因为贾琴要入党。”袭文说。

    “但是我并没有干涉她入党。”

    “每一个党员或者入党积极分子都必须保持一个良好的公众形象,你们的那些亲密动作既是在破坏校园的学习氛围,也是一种缺乏政治素质的表现。”袭文语重心长地对他说。

    莫小天完全没想到学校的党支部会把谈恋爱跟政治素质挂钩,他很反感老师们把爱情政治化。尽管如此,他仍能体会袭文绕过党支部跟他谈话的良苦用心。他在袭文面前保证类似的事情不在发生,并承诺自己一定会加紧专业练习。

    世界已经全部沉到黑暗里,校园里的灯光像一层柔软的外壳,阻隔不了雨水对大地的冲刷。

    莫小天站在宿舍的阳台上,伸出一只手去触摸雨水,冰冷的感觉立刻传递到了他的血液里。他低下头,看到了楼下那快贴着白色地砖的小广场。广场上没有人,只有几个路灯孤独地站在边上,灯光显得阴森恐怖。

    一辆宝蓝色的马自达驶进了这个广场。莫小天站在楼上,很清楚的认出这是吴艾的车。

    车停稳以后,莫跃进、二叔莫文格以及表哥吴艾都从车里走了出来。这种几乎全家人出动的场面,除了他读大学那一年外,很多年都没出现过了。

    他被这阵势吓得腿软,立即跑过去迎接他们。

    “怎么了?”莫小天看见他们的表情像失了魂一般,他的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妈,没了。”莫跃进艰难地对莫小天说出这句话。

    “不可能,我今天还接到了妈妈的短信。”莫小天全身一颤,眼泪已在一瞬间涌了出来。

    “那些短信,是我发的。因为怕你跑出学校,怕你染上病。”吴艾的神色第一次变得不那么平静。莫小天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世界末日。

    他瑟缩着走到莫跃进面前,颤抖的嘴唇一个字一个字地对着莫跃进质问道:“是你让她到广州去的,也是你不看杂志上的新闻。你把我妈还给我,把我妈还给我!”

    “小天,你爸爸也很难过,你别怪他了。”莫文格在一旁连忙拉住他。

    莫小天闭上眼睛,头一沉,晕倒在了地上。

    一连几天,天天下雨。等到阳光终于出来,却显得格外黯淡。

    灵堂上摆满了白菊和果品,吴雯的遗像悬挂在墙上,带着坚强地微笑。遗像的前方,摆着一个黑色的骨灰盒。

    莫小天跪在灵前,泪流满面。

    人都到齐了。有莫跃进莫文格两兄弟、吴国琼吴艾父子,夏求实和夏莉莎这对父女也几经周折从帝都赶了过来。

    空气中弥漫着香烛的味道,每个人都神色肃穆哀伤。

    莫小天缓缓站起来,跟莫跃进一起向在场的所有人鞠躬致谢。

    “我的妈妈走了。”莫小天面对所有人说,眼睛里驻满苦涩,“在她临走之前,为我做了最后一顿午餐。直到今天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天中午有鱼香肉丝、麻婆豆腐和凉拌耳片,都是我最爱吃的食物。去往机场的路上,她对我千叮万嘱,我竟然嫌她烦,那却是我和妈妈的最后一次对话。没想到她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我甚至没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

    莫小天哽咽着,顿了顿,继续说:“她是我最敬畏的人,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女强人,可惜我还没学会她教给我的任何为人处事的方法。今天在这里,我要谢谢你们一起来参加我妈妈的葬礼,她伟大的一生也是我未来的榜样和前进的方向。可是你们告诉我,离开了妈妈的我该怎么办?我还是个孩子,需要被爱,需要被关怀。我还想听我的妈妈对我说话,叫我的名字,我还想吃她为我做的饭。我爱她,我想念她!”

    莫小天已经泣不成声了。

    莫跃进把莫小天搂入怀中,喟然长叹。

    就在负责治丧工作的吴国琼准备宣布追思会结束时,忽然从门口走进来一对父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们吸引过去。

    父子俩手臂上都带着青纱,表情肃穆。他们旁若无人地径直走到吴雯的遗像前,深深地鞠躬。

    秦光明和秦锋!

    莫跃进懵了,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懵了,大家不知所以的看着这不请自到的父子。

    “你到底还是走在我的前头去了。”秦光明唉声叹气地说,“想当年你用尽心思算计我,只为了给你和你的男人争口气。现在你走了,为什么我还会感到如此悲痛呢?”

    秦锋搀扶着秦光明来到莫跃进跟前,他看见了吴艾,吴艾也深深地注视着他。

    “跃进。”秦光明握住了莫跃进的手,对他说,“大家都是一脉相承的亲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通知哥哥一声?”

    莫跃进凝视着秦光明,他从这位老哥的眼睛里再也看不见当年的犀利和傲气。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由衷地对秦光明微微点了点头,说:“光明,以前的事情,对不住了。”

    秦光明感慨地说:“如今已经有人先我一步离开了,我就是想恨也恨不起来了。回想以前的那些恩恩怨怨,都是我这个哥哥没有做好,我也不希望咱们之间的那些陈年旧事对孩子们造成影响。”

    听到秦光明的这番话,莫跃进感到很欣慰。他把莫小天推到秦锋面前说:“就让两个孩子也认认亲吧。”

    莫小天泪眼迷蒙地注视着秦锋。

    秦锋也是他的表哥。

    他的爷爷是跟秦锋的奶奶是亲兄妹,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过这位远房表哥。

    他叫秦锋,他那张脸虽不至于英俊到无人可比,却容易叫人过目不忘。那温润如玉的面庞被细碎凌乱的发丝半掩着,纤细修长的身躯在那件贴身的T恤下清晰可见胸肌的轮廓。

    他们多年未见,几乎都不太认得出对方了。

    在秦光明和莫跃进的陪伴下,他们一起跪在吴雯的灵前,磕了三个头。

    秦光明和莫跃进感慨地对视着,千言万语也道不尽心中的那些感慨。

    “莫小天,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他们站起来的时候,秦锋向他伸出了一只手,“我是万事通卖场的销售总监,秦锋。”

    “我是蒙丽莎物理实验室的研究员莫小天。”

    两只手紧紧握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