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午餐、叙旧和人流

    更新时间:2017-12-30 10:00:00本章字数:2750字

    当强烈的日光从窗户玻璃射进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正午。

    莫小天穿梭在广阳的大街上鳞次栉比的大厦之中,他的周围,飘动着服装店的音乐声、杂货店跳楼大减价的叫卖声。喧嚣的都市和繁杂的人群中,莫小天感到自己的生命在这个硕大的空间里显得特别卑下和微不足道。

    他对照手机上的短信,找到了秦锋的家。

    这是个看上去很简陋的房子。秦锋正坐在沙发上,神经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一个跟秦锋一般年纪的男孩子坐在沙发上跟他讨论着市场营销方面的话题。

    “秦锋。”莫小天唯唯诺诺地叫了一声。

    秦锋抬头一看是莫小天,脸上漾开了笑容。他看了看手表,对莫小天说:“你是个非常守时的人。”

    莫小天站在那里,像是面临一场考试般地紧张。沙发上的男孩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站起来,走出了秦锋的办公室。

    “那是郑飞,我的从小到大最好的兄弟。”秦锋一边向莫小天介绍,一边示意莫小天坐下。

    “你回趟广阳,他居然也跟你寸步不离?”莫小天坐到沙发上,脸色绯红。他看着秦锋穿衬衣打领带的成熟装束,感到非常惭愧。

    “你脸红什么,不过是多年未见,我邀请你共进午餐而已。”秦锋平淡而又庄重地对他说。

    “我只是很意外,你为什么会想到请我共进午餐?”莫小天心里一窒,专注地看着他。

    “兄弟之间叙叙旧而已,难道非要有什么动机和目的么?”秦锋大笑起来。

    “还好。”莫小天有些尴尬的回应道。

    秦锋看了看手表,对他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到楼下的餐厅聊吧。”

    由于全国都正在闹非典,餐厅弥散着熏醋和消毒药水的味道。

    虽然如此,餐厅里依然人声沸腾、欢歌笑语,似乎所有的人完全不在乎“流感”这件小事。莫小天扫视了一下周围的食客,这个世界看上去无限美好,每个人都有许多愉快的事情在向同伴们倾诉。

    秦锋点了几个家常小菜,在上菜前的这段时间,他抽着一支烟,向莫小天讲述刚到蓉城时遇见的那些苦难。

    “你的这些经历如果告诉我的表哥,一定会是很好的素材。”莫小天聚精会神地听秦锋讲述历史,忽然意味深长地感叹道。

    “你说的是吴艾表哥吗?”秦锋心里一颤,讲述历史的那种兴奋瞬间消失了。

    “是的。”莫小天答道。

    “你有没有听他提起过一个叫方菲的女孩子?”秦锋期待地盯着莫小天,希望从他的口中打听到一些吴艾不曾诉说的消息。

    “没有。”莫小天木讷地对秦锋摇了摇头。他早就忘记了自己曾亲眼目睹过吴艾跟方菲之间的那段故事,只是觉得方菲这个名字听上去十分耳熟。

    秦锋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你急于打听的这个女孩子是你的女朋友么?”莫小天问道。

    “没什么,只是一个普通朋友。”秦锋若无其事地说。

    月上柳梢,苍穹寂寂。

    秦锋与郑飞在香水河边的小吃摊前相对而坐,四目相对,举杯对饮,慢慢品味人生的喜忧。酒在身体中慢慢渗透,不多时已觉得几丝热意。秦锋向郑飞描述起刚到蓉城那段时间经历的种种磨难,感慨良深。

    “在人生的旅途中,最糟糕的境遇往往不是贫困,也不是厄运,而是精神和心境处于一种无知无觉的疲惫状态。你能走到现在,很不容易,我想你一定会成功的。”郑飞举杯为他祝福。

    “什么是成功呢?我是一个没有梦想的人。”秦锋无奈地笑着。

    “梦想有时候离我们很远,有时候离我们很近。就像我,曾经梦想做一名歌手,因为我热爱音乐,也会作曲,却只能在这电商公司里做一份普通的工作。”郑飞点了一支烟,升腾起来的烟雾,就像他自己一样过着漫长而寂寞的生活。

    城市的灯光疏疏落落,苍茫的夜空像墨一样的黑。秦锋注视着郑飞,他发现郑飞的眼睛里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神采。

    傲气。

    正式这股傲气把秦锋深深震撼了。

    “下个月,我要去参加蓉城电视台举办的一个比赛。我希望能够晋级,跟唱片公司签约,正式做一名歌手。”他对秦锋说。

    “也许到那个时候,我们的联系也会越来越少。”秦锋叹了一口气。

    转眼又到了回校的日子。

    在被学校隔离观察了一个星期以后,莫小天终于回到同学当中,聆听袭文的专业课,同时准备学校的辩论赛。

    一切都没变,只有他的心境变了。

    他常常发呆,看着同学们为课程和辩论赛各种忙碌,脑海里却总有一些与母亲相处的零碎片段闪现。某一瞬间,一种看不清未来的惶然感觉又会猛烈地敲击他的心头。当他偶尔朝袭文望过去的时候,他发现袭文也焦虑地望着他,也许是担心他这种状态很影响学习吧。

    忽然,他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拿出手机,终于看见了贾琴的短信。

    “你还好吗?是不是真的决定跟我分手?”手机屏幕上出现这样两行文字。

    莫小天怅然地望着窗外,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抉择。因为吴雯突然病故,他根本没有时间思考感情上的问题。贾琴手机中那些陌生男人的短信,已经盘根错节地勒住了他的呼吸,他的爱情已经极度缺氧。

    “我很长时间没来月经,可能又怀孕了。”贾琴又发来一条短信。

    莫小天冷笑一声,鬼知道她跟别的男人有没有发生关系。也许,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根本不是自己的。

    他本想回短信质问她,又觉得自己没必要表现得那么尖刻。沉思片刻,他简单地回了几个字:“我没钱陪你做手术。”

    他把一只手伸到脑后去枕着,阳光照着他丝绸一般光滑的面颊。他默默地看着同学表演小品作业,一边想着吴雯,一边想着贾琴肚子里的孩子。

    他很疑惑莫跃进为什么会坚持吴雯对他的经济制裁毫不动摇,要不然他也不会卖掉夏莉莎送给他的珐琅瓶子给贾琴做人流。这次他再也找不到可以拿来卖的物件,而且他也不想为那个说不清父亲是谁的孩子埋单。

    “我知道你没钱,但你至少应该尽到一个男人的责任,陪我去医院。”贾琴的短信又来了。

    “你为什么不叫上给你给发短信的男人陪你呢?”莫小天终于忍不住发了一条比较尖酸的短信质问她。

    “我跟他什么关系也没有。况且孩子是你的,为什么找他?”贾琴回短信的速度很快。

    莫小天默默低下头,在安静的课堂上,心中竟是一片嘈杂。他闭上眼睛,希望努力恢复平静,但无端的思绪依然如同枷锁一般缠绕着他。在自己最悲恸的时刻,贾琴竟然连一句嘘寒问暖都没有,她唯一关注的就是她自己。

    自私。莫小天想到这样一个词语来形容贾琴。但是作为男人,他的确应该担负起对那个孩子的责任。

    当“非典”疫情终于得到控制,学校也暂时解除了封校的禁令。吃过午饭,莫小天陪伴贾琴来到妇科医院。在进行完一系列检查之后,医生将莫小天拉到一边,问道:“你们这些孩子为什么连安全措施都不做,一年的时间做了两次手术。”

    莫小天有些尴尬,甚至不敢凝视医生的眼睛。

    “这是你女朋友的检查报告,你先看看吧。”医生把检查报告递到莫小天面前。

    莫小天看完报告,感到很意外,抬起头茫然地望着医生。

    “你是个男人,一定要懂得保护女人。这个女孩子如果再做第三次人流的话,将终生无法生育。你知道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将会是多么重大的打击吗?”医生的话有些重,把莫小天的脑袋都敲晕了。

    莫小天侧过头看着被推进手术室的贾琴,他看见贾琴惶恐和不安的神情。一股强烈的冰凉气息透过他的毛孔向血液中渗透着,在沉闷地空气中,他忽然全身颤抖起来。脑袋里针刺一样的疼痛刺激着他的泪腺。这时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眼泪很不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