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人因寂寞而漂泊

    更新时间:2017-12-30 12:00:00本章字数:2637字

    莫小天在医院门口给贾琴买完早点回到病房里,房间里面一片寂静。他将豆浆和馒头放在床头,坐在一旁凝视着尚未睡醒的贾琴。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睡了过去,等到他醒来时,贾琴正眼泪汪汪地望着他。他恍惚地看着她依然苍白的脸以及毫无血色的嘴唇,然后转过头看了看床头的早餐。贾琴似乎已经在他睡觉的时候把早餐吃掉了。

    贾琴抽泣着对他说:“我知道我不能再做第三次人流了。”

    莫小天沉默不语,眼神也惶惶不安。

    “如果我们真的分手,我也不会怪你的。”贾琴继续对他说。

    莫小天仍然没说话,低着头,好像在使劲忍着眼泪。他爱她,在乎她,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而且,既然已经让贾琴的身体受到如此大的伤害,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丢下她不管。莫小天这么想着,眼泪就涌了出来。

    贾琴伸手帮莫小天抹去眼泪。

    “你为什么不问问给我发短信的那个男人是谁?”贾琴问道。

    “这已经不重要了。”莫小天说这句话的时候,无力地朝她笑了笑。

    “但我必须告诉你,那个人我爸爸实验室里的一个实习生。我很明确地告诉他我有男朋友了,但是他一直这样我也没办法。”贾琴说着,把一只冰凉的手搭在莫小天的手上。莫小天握着这只手,心中对她的愧疚更深了。

    “我是不可能跟一个家庭背景不清不楚的人在一起的。”贾琴带着不屑的表情对他说,“高中的时候曾经有一个男孩子追我,我甚至告诉他我不可能留在这个省份,我的目标是去国外的高级实验室工作,因此让他不要再对我痴心妄想。”

    “那时候的你应该很狂妄。”莫小天对贾琴当时能用那样的理由拒绝一个男生感到很惊讶。

    “我姐姐比我更加狂妄。”贾琴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微笑。

    “你还有个姐姐?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莫小天带着惊讶的神情望着她。

    “我的孪生姐姐。我很少联系她,因为她是个很糜烂的人,抽烟、泡吧、吃药。她有个男朋友,但是被她折磨得痛不欲生。”贾琴一脸无奈地对莫小天说。

    “如果我遇见这么个女人,一定会立即把她甩掉。”莫小天的嘴角也浮现出了一丝微笑。他凝视着贾琴,发现这个女孩子眼角上的鱼尾纹更多了。这些衰老的迹象让他感到心中一阵刺痛。

    从贾琴的面容上,莫小天再也无法找到第一次见到她的那种兴奋和仰慕之情。

    “你还要跟我分手吗?”贾琴无助地望着莫小天。

    莫小天轻轻地摇了摇头,把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对不起,亲爱的老婆。”

    一个月后,蓉城的五一广场上人潮涌动。

    广场中心立着一块精神矍铄的广告牌,上面写着“明星学院”四个蓝色的大字。广告牌旁边的舞台上,工作人员正紧张地调试设备。舞台旁边的玻璃屋里,坐着一排秦锋叫不出名字的人。听盼盼说,那些都是蓉城的名人,是这场比赛的评委。

    秦锋和同事盼盼、小胖站在舞台下方的第一排,等待郑飞粉墨登场。

    随着主持人登场,比赛正式开始,现场的观众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舞台右侧,几百号选手排成长蛇阵,他们的相貌和身材引来一群十二三岁小女孩的喝彩声。

    一个说:“你们看那个十八号,长得真像张学友。”

    另一个说:“我喜欢三十号,典型的韩国小帅哥。”

    秦锋嗤笑了一声,自己十二三岁的时候也没这么花痴。看着这些选手一个个连续登台,秦锋觉得这种场面像极了古装片里的青楼女子选花魁。玻璃屋内的评委那些尖酸刻薄的评论,仿佛选的不是人,选的是牲口。

    他不明白为什么郑飞会来参加这样的比赛。

    就在他沉浸在思考中的时候,一个女孩子忽然出现在他身旁。她穿着米黄色的连衣裙,头发上别着一只蓝色的小发夹,皮肤很白,模样很可爱。这个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家曾经的邻居,王立刚的女儿,王灵。

    “秦锋哥哥!她叫道,你也来参加比赛吗?” 

    “我,陪朋友。”秦锋随口答道,“你是来参加比赛的?”

    “我也是陪我同学来的。我爸爸把我弄到这边的学校读高中,他说是因为蓉城的教育资源比较好。”灵又笑了一下。

    秦锋友善地点头回应了一下。

    “是你女朋友吧。”盼盼看着这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不禁笑嘻嘻地问道。

    “未成年少女。”小胖又补充了一句。

    秦锋没有回应,他们不知道在他心里一直深藏着的那个人,那个曾经是他世界尽头保护神的小雪。

    自从小雪死后,他的世界就空了。

    他以为不会再有任何一个人能取代小雪在他心中的位置。

    除了小雪,他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中还应该剩下些什么,会让他如此碌碌无为地在世界上奔波卖命。

    这个世界如此的大,每天都有不少的新贵崛起,在这个充满欢笑的世界里,又有谁在意过逝者的悲恸呢?

    天气越来越热。广阳如此,蓉城也是如此。

    郑飞成功闯进明星学院的决赛,正式从单位辞职了。

    秦锋被主管叫到办公室,让他与郑飞进行工作交接。

    此时此刻,秦锋无法表述自己心里那种五味杂陈的感觉。浑浑噩噩在蓉城度过了这么长时间,却即将失去一位朝夕相处的朋友。

    他们来到香水河畔,坐在以前经常小聚的地方,端着一杯酒,言语中竟然有无尽的感慨。

    “长江后浪推前浪,好好工作。”郑飞拍拍秦锋的肩膀。

    秦锋点点头,眼里噙着泪。他望着郑飞,这位与他仿佛年纪的男孩那双眸子里的目光格外坚毅。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这段时间噩梦般的遭遇中,曾经那些离经叛道的棱角已被打磨干净,心中那份傲气和坚持已无迹可寻。

    “你在想什么?”郑飞向他举起酒杯。

    跟郑飞对饮一杯过后,秦锋感慨良深地说:“谢谢你把总监的位置让给我。”

    “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就像我,现在算是进入娱乐圈了,但是明天过后会怎样,我无从知晓。”郑飞淡淡地说。

    “以后你出专辑,我一定去下载付费的。”

    “得了吧,也许有一天,你会像忘记我姐姐一样忘了我。”郑飞已有些醉意,忽然感慨良深地对秦锋说,“也许我们所做的事情大相径庭,但我们的本质都是一样的,放弃原有的幸福,开始新的生活。”

    “你的姐姐,我忘不了。”秦锋也是一声叹息。

    “每个人的心都有一道门。门平时紧闭着,只为某些人以及某些美好的事物打开。心门紧闭的时候,人就需要一路与辛苦和寂寞为伍,在漂泊中寻找拨开云雾的彩衣。”郑飞继续说。

    秦锋点点头。作为男人,他觉得不应该有解不开的心结和过不去的魔障,只要坚持下去,生活就会充满希望。

    “如果你的世界另一头空了,你会怎么办?”秦锋又问郑飞。

    “用酒和肉把它填满。”郑飞告诉他。

    秦锋笑了。他觉得郑飞说的也有些道理。

    这天晚上他们聊了很多,秦锋喝得酩酊大醉。醉意中,他觉得小雪的影子离他越来越远。曾经因为这个女孩的逝去而伤怀,因此远走他乡,一步一步迈入黑暗的魔障。当了解到黑暗的定义,才发现内心的孤独和寂寞其实与她无关。

    “人因为寂寞而漂泊,因为漂泊而寂寞。”朦朦胧胧中,秦锋听见郑飞对他说这样的话。

    也许郑飞是对的,曾经的他年少无知,冲动而不知事理。经历过在蓉城的这些是是非非,他才一步一步走向成熟。

    小雪,真的离他越来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