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我骂了我妈

    更新时间:2018-01-04 12:00:00本章字数:3828字

    病房的门虚掩着。秦锋慢慢地伸出手,将门推开。

    昏黄黯淡的阳光低低地从病房的玻璃窗投射进来。阳光的尽头,坐着一位跟温宁年龄差不多的女人。她就是郑妈,小雪的母亲。郑妈的皮肤很黑,跟郑飞一样。她人很瘦,形容枯槁。她的眼睛跟小雪一样,不过却并不透明,而是积着一潭苦水。她坐在病房的玻璃窗边,不时用拳头捶着肩膀。

    秦锋和小雪站在门口,忽然听见郑妈一声悠长的叹息声。没有人可以形容出这叹息声中包含了多少酸楚和悲凉。秦锋也仿佛被郑妈的叹息声所打动,情不自禁地跟随着叹了一口气。尽管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可在寂静的病房依然显得清晰刺耳。郑妈回过头,看见这两个孩子,立即笑了起来,露出两排焦黄的牙齿。

    “妈,秦锋又来看望你了。”小雪走过去坐在郑妈身边。

    郑妈微笑着示意秦锋坐下来,淡淡的阳光映在她瘦削苍白的脸上,好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橘黄色,显得黯淡而低沉。

    “您知道自己的病了?”秦锋问她。

    “软骨病。”郑妈仍旧微笑着。秦锋却觉得这样的微笑不过是她对心中落寞的掩饰。

    “阿姨,你怎么知道的?”秦锋有些诧异。

    “我早就知道了,而且我知道这病是治不好的,但是两个孩子老是瞒着我。”郑妈继续说。

    小雪了脸色陡然变了一下,眼泪顿时包在眼睛里。她努力克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嘴唇也开始颤抖起来。

    秦锋从口袋里摸出几张钱,塞到郑妈手中。

    “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小雪望着秦锋。

    “爸妈给的零花钱,我专门攒下来给你妈妈治病的。”说这话的时候,秦锋不敢看小雪的眼睛。这些钱,实际上是他跟着一群小混混收保护费攒下来的。他深知这些钱来路不正,为了帮助小雪,他别无选择。

    第二天,秦锋与小雪相约去乡下,看看郑妈居住的地方。郑妈住在广阳城南郊的牧村。村里有一条河,河水清凉,村里人都叫它牧河。在广阳整整生活了十六年,秦锋头一次来到广阳的农村,也是第一次见识了真正的迷人的田园风情:一碧万顷的良田,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稀疏座落的农户,幽幽升起的炊烟。阳光恩泽这里的每一个元素,整个空间都金灿灿的,让人欣喜。

    秦锋躺在牧河边,小雪坐在他身边,给他讲述关于牧河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牧村是一片大草原,牛羊成群,风和日丽。农夫们靠着牧牛牧羊谋生,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有一天,村里来了一群野狼,破坏了这里原本宁静和谐的生活。一位叫大河的壮士决心为村民除害,于是率领了几十名身强力壮的勇士与野狼决战。野狼最终被消灭了,大河也在这场战斗中被野狼杀害了。村民们为大河修建了一座庙宇,日日烧香供奉。他的妻子牧女住在这座庙里,日日为他祈祷。牧女每天夜里都会因为思念丈夫放声痛哭,眼泪落在地上却并没有消失,日积月累就形成了这条河流。牧女跪在河边,化作一道石桥,永远陪伴着河流。人们为了纪念他们伟大的爱情,将村落改名为牧村,这条河也命名叫做牧河。

    讲完故事,小雪也躺到河边的草坪中,静静地望着天空。

    “后来呢?”秦锋意犹未尽。

    “没有后来了。”小雪说。

    秦锋闭上眼睛,回味着这个故事。他认为中国的爱情故事永远都是这样,无论是嫦娥后羿还是梁山伯祝英台,凡是被奉为经典的故事,永远都是以悲剧收场。

    “想什么呢?”小雪望着他。

    秦锋没有说话,他睁开眼看着小雪。这个女孩子在阳光下显得愈加清秀动人。他被她的目光吸引着,身体感受到一阵别样的温暖,渐渐地有了一丝疲惫之意。他侧靠在小雪身上,沉沉地睡着了。在习习的河风中,他睡得十分深熟。他梦见皎洁的月光下落了满地的雪花,迷离的浓雾下,小雪化作一道轻烟,升腾在无边无际的天空中。秦锋想要抓住她,可是用尽力气,既伸不出手,也说不出话来。就在他想要拼命叫喊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

    他的面前是一张秀气的脸,小雪的脸。

    小雪凝望着他惊魂未定的神色,温柔地笑着说:“怎么了,做噩梦了?”

    秦锋喘着气,轻轻点点头。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头枕在小雪的腿上,柔软而舒适。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没有失落与痛苦,也没有担忧与孤独,他的心中只有温暖和幸福。阳光恰到好处地铺洒在小雪的脸上,如同隔着一道细密轻薄的纱,显得更加娟秀。

    “你在想什么呢?”小雪莞尔一笑。

    “我……可以吻你吗?”秦锋看着小雪,心跳骤然加速。

    小雪忽然从地上跳跃起来,爽朗地笑着向远处一边跑一边说:“我不会让你吻我的。”

    “你真可爱,我喜欢你!”秦锋也从地上爬起来,朝着小雪的方向奔跑过去。

    两个孩子在草丛中追逐着,如同两只美丽的蝴蝶轻盈飞舞着,银铃般的笑声在旷野中回荡着,久久没有散尽。

    他们在一口老井边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趴在井沿上。他们很久没有这样快乐过。

    小雪把头探进井口,兴奋地对着下面喊道:“喂~老井,我的名字叫郑雪,请您实现我的愿望吧!”

    回音从深渊中回旋上来,她虔诚地双手合十于胸前,默默许愿。

    “真有意思。”秦锋说。

    “我妈说,牧河边的老井底下住着神仙,每年只要告诉他一个愿望,只要你积善行德,这个愿望就会实现。”

    “你许的什么愿望?”

    我对老井说:“希望今年冬天可以看见下雪。”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广阳下雪。”

    “我出生的那一年就下了一场大雪,因此我和弟弟的名字才叫做“飞雪”。一个叫郑飞,一个叫郑雪。”

    秦锋将信将疑地看着她,却不由自主地也对着老井喊起来。

    “老神仙!”秦锋的声音十分嘹亮,“今年冬天我要和小雪一起看雪,我们要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共同享受美丽的雪景!”

    说完话,秦锋转过身,握住了小雪的手,十分认真地对她说:“小雪,我喜欢你,我想吻你。”

    秦锋的声音缓和而轻柔,小雪的身子微微一颤。她紧紧咬住嘴唇,大颗大颗的泪珠滴落下来,落在他们牵着的手上。

    “怎么了?”秦锋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我们还小,不懂得爱。”小雪说。

    话音刚落,秦锋已将小雪紧紧抱在怀里,嘴唇贴在她的脸上。小雪没有挣扎,靠着他的肩头,安全而温暖。

    这时,雨已纷纷而至。

    “秦锋!”郑飞叫了一声。

    秦锋从冗长的回忆中回到现实,转过头,郑飞已经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我刚才怎么睡着了?“郑飞喃喃道。

    “你喝多了。”秦锋道。

    “我这酒量看样子是越来越差了。”郑飞叹息了一声,“我刚才梦见我姐姐了,又梦见了广阳的那场雪。”

    “你知道吗,为了小雪,我曾经骂我妈是婊子。”秦锋叹了一口气。

    无论他对小雪如何难以割舍,但对于骂自己的亲生母亲是婊子这件事情,他至今追悔莫及。那应该是高中入学的那一天。

    中午放学的时候,他的母亲温宁在学校门口来回踱步,随时关注着从里面出来的每一个人。

    终于,在密集的人群中,她看见了秦锋。

    秦锋当然也看见了她,他没有理会她,独自朝前走着。

    “儿子,跟妈妈一块走。”温宁说着就要去拉秦锋。

    秦锋瞪了她一眼:“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谁也别碍着谁。”

    “你怎么这样跟我说话。”温宁耐着性子对他说。

    “我一直不喜欢你,这你是知道的。再加上我本来没考上这里,你拖关系硬把我塞到你面前,你想监视我吗?”秦锋说的每一个字似乎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温宁想要辩解,话还没说出口,秦锋却冷冷地嗤笑起来。

    “你是否知道别人在背后怎么议论我,说我是委培生,关系户。他们说我仗着一个当教务主任的妈,可以在学校里肆无忌惮。”秦锋倒吸了一口气,”我想,这一件件的事情累积起来,我只能越来越恨你。”

    温宁再也忍不住,伸出手给了秦锋一个耳光。

    秦锋捂着脸,痛苦地摇着头,似乎恨不得把自己的头都给摇下来。他没有流泪,眼睛里充斥着不满与控诉。他对着温宁大声地吼起来:”温宁,你是个婊子!”

    说完,秦锋甩开腿向远处跑去。

    婊子。温宁不明白儿子为什么为用这样的词语形容自己。难道自己的做法在他心目中跟妓女一样下贱吗?她失魂落魄地看着秦锋远去的背影,忽然一种莫名的辛酸从心底涌了起来。她是真正想为了自己的儿子好,可儿子却并不领情。她不让儿子跟小雪来往,却受到儿子强烈的排斥。她无力再阻止,看着儿子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最终名落孙山。为了让儿子能读上一所好学校,她卖了车给儿子交的建校费。千难万难,却换来婊子这样的评价。

    有风吹过,却吹不散浓烈的阳光。温宁朝着秦锋刚才奔跑的方向缓缓前进,泪一点一点地往下流,似乎永远无法流尽。

    回到家的时候,她没有看见秦锋。秦光明摆好碗筷等着她一起吃饭。

    “秦锋呢?”她问,声音低沉。

    “自己吃了饭,躲到卧室里去了。”秦光明无可奈何地说,”世界上哪有像我这么狼狈的爸爸,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了。”

    秦光明一边说一边盛上饭吃着。

    温宁慢慢地低下头,走到秦锋卧室门口。她的目光中有深深的悲楚之色。她敲了敲门,声音沙哑而虚弱:”秦锋,开门,你听妈妈跟你说……”

    “你再多说一句话,我立即打110!”秦锋嚷了起来。

    温宁又哭了。

    秦光明如何还吃得下饭,他想起当年吴雯送给他的四个字:内忧外患。

    他咀嚼着饭菜,仿佛自己咀嚼地已不再是食物,而是满腔的悲愤。他摔下碗筷,大声地说:”你耍性子也给我适可而止,养你供你不是让你来顶撞父母的!”

    秦锋打开门,满脸涨得通红。他脱去上衣,赤裸上身站在秦光明面前。他的背上是一道道印子,那是自小秦光明打他的时候留下的伤痕。他对着秦光明嚷嚷起来:”不要以为你得了高血压我就不能气你,你看看你给我留下的历史,有脾气你再打,狠狠地打,我秦锋要是掉了一滴眼泪,我就不是人!”

    “你吃饱了撑的!”秦光明被气得又是一阵剧烈的头疼。他强撑着怒视着秦锋,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温宁急忙扶住秦光明,给他找药。

    敲门声。

    温宁打开门,门口站着王凤玥和王灵。

    “怎么了,大中午的就听见你家里吵吵嚷嚷的。”王凤玥说。

    一看见有人关心,温宁再也止不住的大声哭起来。在秦锋眼里,温宁不过是在做戏。他实在看不下去,推开温宁和王凤玥,冲出门去。

    秦锋没有想到王灵会追上来。他们一同站在广阳河边,凝视着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