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飞雪决绝

    更新时间:2018-01-06 12:00:00本章字数:3543字

    “儿子……”温宁看见秦锋,有些激动。

    “请你不要打搅我的朋友!”秦锋冷冷地说。

    “秦锋,你不该用这种态度回应你的妈妈。”小雪说。

    “他不是我妈,我不过是暂时寄居而已。”

    “秦锋,难道你忘了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了?做父母的纵然千错万错,他们对我们也是恩大于过的。”小雪对于秦锋的态度表现出极大的不满。

    温宁惭愧地低下了头,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儿子会喜欢跟这个乡下丫头交往。这个女孩子虽然命运悲苦,家事坎坷,却那么明事理。

    “儿子,我们回家吧,你爸爸病了。”温宁焦急地说。

    “如果你再逼我,我就离家出走!”秦锋瞪了温宁一眼。

    “秦锋!你告诉我,你给我买的礼物,你给我妈治病的那些钱究竟是不是你母亲给你的零用钱?!你知道我很讨厌跟不老实的人做朋友,不过这次我原谅你。”小雪的音量振动了秦锋的耳膜,“如果你再执迷不悟的话,我会从你的生活中永远地消失!”

    秦锋的怒火到达了极点。这么多年他做的这些都是为了小雪。他瞒着她,因为他想维持他们之间这种美好的关系。现在温宁将这层本不该捅破的纸捅破了,他的心也跟着破碎了。他瞪着温宁,听不进任何人的劝告,站在那里对温宁大声而张狂的嘶喊起来:“要我对你好一点,你不配!”

    说完,在酒吧所有客人的注目下,他飞奔着跑出了酒吧。

    温宁傻站在那里,不发一言。

    她望着小雪。

    这个女孩子的眼睛里是格外复杂的情感。温柔和善良、同情和无奈、苦楚和幸福、沉默和悲哀,一切都在这双稚嫩的眸子里显露无遗。

    小雪的目光停留在秦锋跑去的方向,缓缓转过身子,朝酒吧门口走去。

    “小雪……”温宁叫了一声。

    小雪没有搭理温宁,也没有回头。她走得很轻很慢,仿佛是在等待着秦锋能再回过头来,回到她身边。

    温宁走上前去,想要拉着她,却被她甩开了。

    “阿姨,你先回去照顾叔叔吧,我会把秦锋找回来,交到你手上。”小雪轻声说。

    冰冷的雨挥洒在她的面前,犹如一道墙壁将她和秦锋之间阻隔开来。这一刻,她觉得秦锋离她那么遥远,那么生疏。原来亲情可以变得如此淡漠,充满不可一世的仇恨。

    温宁目睹着小雪朝着秦锋跑去的方向挪动着步子,心里忽然升起了内疚和伤感。她不禁开始心疼这个柔弱的女孩子。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时光可以倒流,她一定不会出面阻止秦锋有这么一个朋友。

    冬天的风越刮越咧,像刀子一般割在秦锋的脸上。秦锋的身体麻木了,心也麻木了。这个家对于他来说,已没有了任何意义。他恨他的父亲,也恨他的母亲。残暴的秦光明,伪善的温宁,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他越来越觉得窒息。他甚至开始痛恨学校,那些表面上为人师表的老师,心里其实应该跟他的母亲一样邪恶。

    雨毫不留情地洗刷着广阳城,越来越大,越来越密,乌黑的天幕让人找不着北。

    秦锋走得很慢,一边走一边思忖着。他出生在这个如冰窖般冷酷的家庭,没有人懂得爱,没有人具备同情心。秦光明一次次挑战他肌肤的承受能力,温宁一次次攻破他心里梦幻般的防线。谁能理解谁,谁会同情谁呢?前方的路似乎越走越远,雨淋湿了他的头发和衣裳,心似乎也积满了雨水,沉甸甸地扯着胸口。

    “还有什么值得留恋呢?”他问自己。

    没有。

    他决定再次离家出走。

    回家。收拾行李。离开这个令他厌倦了的地方。

    家里没有人,温宁应该在医院里照顾秦光明。秦锋点燃一支烟,迅速地吸掉,然后打开灯,从床底下搬出一个行李箱,将常用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装箱,连条内裤都没落下。他又来到秦光明和温宁的房间,拿走了他们放在抽屉里的三千块钱,然后惬意地笑了一下。

    他其实很紧张。未来会怎样,他无法预知。不过他已经决定离开,无论生死。

    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了。

    秦锋被吓了一跳,心不由得更加紧张。

    他拿起听筒,手有点颤抖。

    当电话那头的声音传来时,秦锋近乎崩溃地叫喊起来。他连电话都没来得及挂上,拖着行李箱,飞奔出去。

    刺骨的风,冰人的雨。

    一团团白气从他口中呼出,汗水和雨水混在一起,浸湿全身。

    雨越下越大,越下越冰。顷刻之间,满世界的冰雨凝固了,一片一片地飘扬起来。

    雪!下雪了!

    秦锋把行李箱抬起来,跑得更起劲了。他回想起暑假时小雪对着牧村的老井许下的愿望,没想到居然变成了现实。他紧张地狂奔着,兴奋地呼喊着。脸被冻得发紫,又热得泛红。

    医院。

    这里冷冷清清,比下雪还冷清。

    病房里的情形向他无情地宣告,一切都结束了。

    雪白的病房里,雪白的病床上,一张粗糙的白布从脚到胸口严实地覆盖着小雪僵硬的身体。她的头侧向窗外,双眼直直地定格在漫天的飞雪。她的神情,好像在笑,又好像没笑。

    秦锋扑上去抱住小雪的身体,感受着她身上的余温。

    “你醒过来,你醒过来,你看窗外的雪,我们的愿望实现了!”秦锋哭喊着。

    “秦锋,姐姐死了,她死之前也不断说着跟你一样的话。”郑飞跪在地上,痛不欲生。

    “她是怎么死的?”

    她出去找你,就在离酒吧不远的地方发生了车祸。

    “司机呢?”

    “被交警带走了。”

    “老子要宰了他!!“秦锋挥起拳头狠狠地砸在地板上,鲜血浸进了地板的夹缝中。

    天渐渐亮了。

    窗外的雪花还在漫天飞舞,秦锋和郑飞站在太平间门口,目光呆滞,神情恍惚。空地四周的秃树上积满了一层厚厚的雪。稀落停放在空地上的汽车,也被雪铺上了一层银装。

    一把黑伞出现在秦锋的头顶。

    秦锋回过头,是郑飞。

    他们站在那里,凝望着漫天飞雪。雪花不停地飞舞着,旋转着,如同一位婀娜的天使,舞动着,微笑着。这天使深情地注视着秦锋,秦锋也深情地注视着她:

    她穿着洁白的连衣裙,有一双洁白的羽翅,身材苗条,面容清秀,细长的柳叶眉从印堂斜斜展开。她长发飘逸、目光柔和,再也不像小雪那般似笑非笑,而是莞尔一笑,挥挥手,随风而去。

    “我看见了,那就是小雪!”秦锋惊呼起来。

    郑飞睁大眼睛,顺着秦锋的目光看过去,天空中除了飞雪,什么也没有。

    “秦锋,你眼睛花了吧。”

    “不,我真的看见了。小雪变成天使,飞走了。”

    “秦锋,你清醒一点吧。世界上没有天使,更没有天堂。姐姐已经死了,我们刚刚才把她送进太平间的。”

    “我相信小雪还活着,阿飞。她是天使,是牧村那个传说中的牧女。不然为什么我们对着老井许下的愿望能够实现呢?这就是童话,童话里的男男女女都是不会死的。所以小雪她还活着,只是以另外一种形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秦锋,别那么自欺欺人好吗?”

    “阿飞,你看这天空里,每一片雪花都是小雪的影子,铭刻着她烂漫的微笑。那些向上飘扬的是她的精神和灵气,向下降落的是她对我们的祝福和眷恋。我相信,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无论是绽放的花朵还是吐翠柳树上都会有小雪生命的活力。我的小雪,她一定是永恒的,也一定会永恒!”

    秦锋跪在湿润的土地上,俯下身子,痛哭起来。

    雪渐渐小了,最后终于化成了雨,雨也慢慢地停了。秦锋沉重地闭上眼睛,只觉得全身松软无力,头也有些昏沉。他忽然觉得心里一片空虚,眼前一片迷茫。

    雨雪过后的天空透蓝清亮,一片纯净。西边的天空挂着一轮滚圆的红日,微弱的红光停泊在广阳城中,给湿淋淋的城市撒上些许温暖的情调。

    牧村。

    青石块铺成的乡间小道,镶嵌着一排排油绿的青苔。两边搭着严实大棚的农田里显现出一片朦胧的绿意。在傍晚微凉的阳光中,牧河的水像婴儿的皮肤,光滑柔顺。传说中的老井,宁静地兀立在枯草中。稀薄散落的农庄,显得孤独而又生机勃勃。

    一切依然如故。

    秦锋站在这里,仰头望着柔美的太阳,似乎有一种无形的抚爱将他引入梦幻王国之中。这里充满了寂静的神秘,让他觉得熟悉而又陌生。

    “秦锋。”一个声音呼唤着他。

    秦锋回过头,是郑飞。他剪了一头短发,看起来比原来要胖一些。左耳那个耳环也被一个小巧的耳钉所取代。

    “你的机票。”郑飞将一张飞机票递给他。

    秦锋轻叹一声,接过票。

    我想去看看你姐姐。

    秦锋跟着郑飞来到村西,小雪的坟就在这里。风吹在他的脸上,他却没有丝毫感觉。

    “小雪,我来看看你,你一定要开开心心地,我也会开开心心地。阿飞是你的弟弟,也是我的弟弟,我会加倍呵护和关心他的。”

    秦锋的语气很温和,面容很平静。

    “你妈知道小雪的事情吗?”秦锋问郑飞。

    郑飞摇了摇头。

    “别告诉她。”秦锋说。

    夜色降临的时候,秦锋在郑飞的陪伴下登上了前往蓉城机场的空调大巴。坐在车上,看着窗外急驰而过的景致,广阳在他的视线里变得模糊起来。他希望不再回来,永远不再回来。

    “你为什么会选择去香城?有朋友吗?”郑飞问他。

    秦锋摇摇头,说:“我把中国地图摊在桌子上,用飞镖这么一扔,就扔在香城上。一个人出去闯荡,总比待在那个无可救药的家里强。”

    “希望你能过得很好。”郑飞说。

    车停了下来。办理完所有的手续,秦锋与郑飞挥手道别,走向了登机通道。

    “我没坐过飞机,我想在上面看蓝天的感觉一定会很美吧。”这是郑飞对秦锋说的最后一句话。

    秦锋也没有坐过飞机。既然身上的钱足够多,他想尝一尝鲜。两个月前刚领的身份证第一次派上用场也是让他觉得很惬意的事情。当飞机升上天空,一片纯净得没有灰尘的空间展现在他眼前,他的脑海里不禁回闪起《西游记》里南天门的场景。这真是一片梦幻般的世界,小雪应该就在这样的世界里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