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王灵和秦锋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8-01-09 08:00:00本章字数:3631字

    秦锋从电视里看见郑飞正式进军三甲,顺利与蓉城电视台旗下的唱片公司签约了。

    他默默为郑飞祝福。

    这个周末,秦锋为自己买了一部新手机。

    他给灵和郑飞分别打了个电话,把这个传呼号码告诉他们。

    第二天,秦锋睡了很久。当正午的阳光从窗口拥进来,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尖厉地刺破了他的耳膜。

    是公司打来的。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飞一般地朝公司奔去。

    公司门口显得有些冷清,秦锋远远地就看见了灵。她站在盼盼旁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和一条红色的帆布裤。她把头发披开分散在脸颊两侧,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

    秦锋走上前去,疑惑地看着她。

    他以为她会笑,她却哭了。

    “还好今天我加班,小美女才找得到你。”他的同事盼盼笑起来的样子不怀好意。

    “照顾好她,我进去了。”盼盼一边说一边走进公司大门。

    “怎么了,看见我有必要兴奋得哭起来吗?”秦锋问。

    灵泪汪汪地看着他:“你能陪我去医院吗?”

    秦锋有点惊愕。

    “上医院做什么?”他问。

    “做手术。”

    “你怎么了?得了什么病?”

    灵犹豫了片刻,战战兢兢地对他说:“我怀孕了。”

    秦锋的心被刺痛了,他怀疑自己的耳朵。眼前的这个女孩,只有十七岁。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居然怀孕了!

    “我上个月跟一帮朋友去酒吧喝酒,喝醉以后被其中一个流氓强暴了,昨天才发现自己怀孕了。我想了很久,只有你能帮我,秦锋哥哥,求你了。”灵哀求地望着他。

    秦锋的头有点晕,不知是因为头天晚上跟小胖喝酒的酒劲儿没过,还是因为听到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他替灵把眼泪抹掉,轻柔地把她搂在怀里。

    “我陪你去医院。”秦锋说。

    医院里人多得要命,走廊里横着一排绿色的长椅,椅子上坐满了面色苍白的病人。他们的目光,落在这两个孩子的身上。灵望着这些病人,开始紧张起来。

    “他们是在嘲笑我吗?”灵问秦锋。

    “傻瓜,别想那么多,我帮你去挂号。”秦锋安顿灵坐在椅子上。

    灵抓住秦锋的衣角,不让他离开。

    “怎么了?”秦锋回过头。

    “我害怕。”灵轻声说,会疼的。

    “有我在,别害怕。”秦锋蹲下来,拉着她的双手。

    灵扑在秦锋的怀里哭了起来。

    “其实我不是为了要考大学才来到蓉城的。我爸爸跟妈妈分居了,爸爸在这边找了一个狐狸精,把我也带到这边来了。我恨他,更恨那个拆散我们这个家庭的女人。我想报复他,所以跟一帮社会上的男孩子出来喝酒,谁知道却被他们给……”

    灵的泪水浸湿了秦锋的衬衫。

    秦锋的眼睛里也涌出了眼泪。原来每个家庭都有一段难以启齿的故事。看见灵这个样子,更加深了他内心的愧疚。这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害死小雪的凶手也许是他自己。

    他不该痛恨他的母亲。

    “曾经有位朋友对我说,你有权利选择你的人生,可是你没有权利选择你的父母。你的父母辛苦地将你拉扯大,即使他们有错,可是爱你并没有错。为什么你不给你父亲选择爱的权利呢?”秦锋这样告诫灵。

    他拍了拍灵的头,安顿她坐好,自己去了挂号处。这时他开始嘲笑自己。有些道理能告诉别人,自己却无法接受。也许人总是这样,宽以利己,严以律人。

    挂号的时候,他一直觉得灵在看着他。

    他回过头,灵就站在她的身后。

    他让她觉得安全。

    他搂着她,一直走到妇科门口。

    一名护士走出来,带着灵朝里面走去。秦锋没有反应过来,跟着她们一起朝里面走。护士转过身用力地推了他一把,厉声说:“没看见这里是妇科吗,又不是你们这种小流氓玩女人的地方?!”

    秦锋站住了。他没有回应护士的责备,只是关切地看着灵。

    妇科大门关上的一刹那,灵回过头看着秦锋,眼睛里噙满了恐惧。这样的恐惧也投射到了秦锋心里,他的思绪再一次回到那年小雪离他而去的那个冬天。

    心里又是一片凄凉。

    他给郑飞打了个电话,絮絮叨叨聊了半天,尽是对小雪的怀念之情。回到医院时,灵已经坐在长椅上等着他了。

    他看着灵灰白的面庞,摸了摸她的头发。

    “你知道吗,在里面我深刻体会到妈妈生我的时候会很痛,这些都是作为父亲不曾经历的。为什么女人承受了这些,男人还要背信弃义,我没有理由不恨他。”灵的声音很弱,却带着浓浓的恨。

    秦锋没有再说什么,他认为灵心里的恨会因为时间而冲淡,就像他一样。

    他把灵带到他的家里,让她在床上躺着休息。

    灵睡着了。

    他给灵买了鸡汤,医生说堕胎以后吃这些对身体好。

    灵睡醒了,秦锋将一碗鸡汤端到她面前。

    “你喂我。”灵在他面前撒起娇来。

    秦锋坐下来,喂给她喝。

    灵喝了一口,闭上眼睛,微笑着说:“我想起妈妈给我做的鸡汤了。”

    “还疼吗?”秦锋问。

    “好些了。在手术室的时候,我哭了,医生一边给我做手术一边骂门口的小混蛋。他们以为我肚子里是你的孩子。”

    “让他们骂去吧。”

    “可是,这太伤你自尊了。”

    “我又不是你爸爸那样有身份的人,不需要自尊。”秦锋继续喂灵喝汤。

    “你应该换个好点的环境。”灵一边喝汤,一边注视秦锋居住的环境。

    “能有这样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我已经很满足了。”秦锋淡淡地说。

    灵望着秦锋,眸子里有些感动。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上帝让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爱上了他。

    第二天晚上云淡风轻,灵又一次来到秦锋居住的地方。

    她带着秦锋出门。

    月光洒在他们之间,凄迷而梦幻。

    灵带着他来到一扇门前,拿出钥匙打开门。在微弱的月光中,秦锋面前出现了一个装修得十分精美的客厅。他看了看灵,这个小女孩带着真诚的微笑,眸子里闪动着楚楚动人的光泽。

    “这是……你家?”秦锋诧异地看着她。

    “这是你家。”灵的声音很听上去很乖巧。

    “买的?”秦锋有点尴尬。

    “租的,我的零花钱。”灵继续说。

    尴尬。

    秦锋的心里还是尴尬,不知如何接受这份独特的礼物。他看着这个家底殷实的小女孩,心里竟找不到一丝感动。这究竟是代表感谢还是出于怜悯?

    此时他的心里翻江倒海。接受这份礼物,意味着他承认了自己的卑微;不接受,一定会伤害到这个小女孩脆弱的心。

    他站在门口,进退两难。

    他望着灵,灵也望着他。她忽然伸出手把他拉进房间里。秦锋的脸红了,灵却无声地笑着。月光从没有窗帘的落地窗透了进来,斜斜的映在他们脸上。

    灵打开灯,脱下鞋子跳到沙发上。秦锋却没有同她的喜悦。

    “感动吗?”灵问他。

    “你不该这么做。”秦锋由衷地说。

    “为什么?”

    “你还是个孩子。”

    “我是个孩子?我好像不是个孩子。你想想看,哪个孩子会没有父母的爱,哪个孩子会懂得什么叫男人的外遇,女人的堕胎?”

    听灵这么一说,秦锋的嘴唇忽然抽搐起来。他想要说什么却立即咽了回去。他感受到她充满泪光的眼睛,包含着挣扎和幼稚的激情。

    灵让他觉得邪恶。

    他甚至很清楚的感觉到这种邪恶在一点一点侵蚀他的灵魂。

    灵做了一个更让他意外的举动。

    她从包里掏出一包女士香烟,点燃一支,叼在嘴里,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怎么,你不高兴我这么做?”灵口中呼出的烟气迅速填满了整个空间。

    “没。”秦锋说了一句口是心非的话,“我只是很意外你会这样做。”

    在灵的面前,秦锋第一次感受到语言的无力。这一霎那,他吟味起一系列冗长的回忆。他想起那年暑假跟小雪一起在硅村的生活,那时候小雪的年龄跟现在的灵差不多,但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却格外单纯而快乐。可是灵,俨然就是一副被污浊得体无完肤的样子,虽然骨子里依然是那么地肤浅和幼稚。

    “房租多少钱?”想到这里,秦锋问她。

    “你别管了,我直接帮你缴了一年的房租。”

    “你为什么这么做?”

    “为了能随时找到你。”灵的眸子一瞬间明亮起来。

    “我不喜欢。”秦锋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男人,男人就应该自己承担一切,并不能要女人为自己买单,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

    “如果你不接受,你信不信我死在你面前?”

    秦锋愕然。

    难道生命在灵的眼中是这么无足重轻吗?她居然可以随意用生命来要挟一个原本应该与她毫无瓜葛的人。

    “你不能这样做。”秦锋有些激动,他担心灵真做出什么傻事来。

    “我就要这样做,因为我爱你!”灵的语气显得很坚决。

    秦锋听得出来,灵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他无奈地笑了笑。

    他认为连他自己都不懂得爱,灵怎么能懂呢?

    他看见眼泪从灵的眸子里一涌而出,心里顿时涌起对她的怜爱之意。

    “我见不到妈妈,爸爸整日里花天酒地。自从我认识你,我觉得你能照顾我,给我安全感。秦锋哥哥,我爱你,我真的爱你。”灵说着便扑倒在秦锋的怀里。

    秦锋不敢伸出手搂她的腰。

    他觉得很尴尬。

    他缓缓将灵从他的怀里拨开,捧着她的脸,轻柔地对她说:“等你长大一些,我们再谈这些好吗?”

    “为什么?”灵看上去十分委屈。

    “不过我答应你住在这里,让你想到我的时候就能找到我。我会保护你,你有任何心事也可以向我倾诉。”

    秦锋觉得自己必须接受灵的这份礼物。

    因为他会让她觉得安全。

    他是她世界尽头的保护神。

    他不能再伤害她,这个身心俱疲的小女孩。

    这一晚秦锋搬进了这个小房子里。他缓缓舒了一口气,这些突如其来的变化即让他觉得意外,也让他充满深深的忧虑。

    工作、父母、下落不明的姐姐还有灵。

    他发现自己的烦恼与日俱增。

    雨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

    秦锋站在客厅的窗口,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注视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雨,心情却意外地平静。小雪的模样,他已经记不起来。曾经的天真烂漫此时想起,就像在读一篇童话。

    “那真的是我曾经的生活?”秦锋自言自语。

    他忽然觉得很遗憾,自己竟然没留下一张小雪的照片和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