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秘密山洞

    更新时间:2017-12-27 11:00:41本章字数:3212字

    门口大榕树的气根细弱悬垂及地面,盘根错节扎根土壤,贪婪的吸收着山间的灵气,我的母亲总喜欢将绣架置于榕树的荫庇下,一边刺绣一边看我练剑。我从未见过母亲用过什么武功,但却对心法口诀倒背如流。母亲的绣品是远近闻名的,所绣之物更是栩栩如生,因此城里的达官贵人总是愿用重金来求的。而母亲却是个随性的人,总说每一物都有其有缘之人。那年我10岁,同母亲住在城外的玉华山。

    没有人知道母亲的来历,大家只知道她叫锦娘。不知道从谁那传出的,说母亲是绣圣的传人,还有人说母亲先前是京城里大官的妾室,遇了劫难才流落与此的。更有甚者,说母亲是从皇宫里出来的,被宫里的娘娘排挤,迫不得已躲入山中的。对于我这个没爹的孩子,大家更是众说纷纭,有的说是母亲被奸污生的我,有的说是哪家的私生子,有的说是母亲心善收养的遗孤……可能正因为母亲的完美,让大家觉得我是母亲的污点。

    这些闲言碎语是母亲带我去城里置办东西的时候听来的,在我看来母亲是不在意别人的说辞的,亦未曾想着辩解几句。如果不是那个紫衣男子的出现,我想我和母亲也就在这山水间了此残生了,或许结局就不会这样了。

    一开始我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因为自我有记忆以来家里总有一些慕名而来之人,其中也不乏一些觊觎母亲美貌的登徒浪子,而母亲不知用的什么法子,总能让这些人灰头土脸的离开。这个紫衣男子却不同,当母亲看到他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呆掉了,连着退了几步,打了个踉跄。

    “云儿,你去练剑吧,我这里有客人。”母亲强作镇定,把我遣走,将那紫衣男子引入屋内,关上房门。

    我一个人怏怏的来到玉龙溪,却见一个面如冠玉的男孩在溪边站着,我见那男孩和我差不多年岁,就上前打趣道:“这是哪家的小哥哥在这里罚站啊,呵呵……”边说边掩面笑了起来,那男孩却仍是一脸严肃,一字一句说道:“我是陪师父来寻人的,你别在这边胡闹。”我见他神情严肃更是来了兴致,指着前面的溪水说:“莫非你师父是龙王,来寻这玉龙溪主的?”“不是不是,你这小子怎么这般无礼啊,在下可没时间陪你嬉笑,师父不让我与这村里人言语的。”说着那男孩就拂袖走了。

    平日村里的孩子都不和我玩的,我便自小就喜欢来这溪边,与山水为乐,对这玉华山和玉龙溪也是极为熟悉的。听老人们说,这里曾是盘龙族的圣地,而盘龙族是一个神秘的族群,据说每个人都有神力。可是从来没有人见过盘龙族,对于我们这些孩童来说这和那玉龙溪主一样只是一个故事。

    “救命啊,救命啊!”我正练剑听见前面传来呼救声就连忙跑了过去,看到先前那个男孩掉到了水中,我连忙跳到水中,抓住那男孩,“你不要乱动了,要不咱俩都得去见那玉龙溪主了。”虽然我自小长在水边,但拖一个比我重的男孩还是很费力的,好不容易将他拖上岸。

    我喘着粗气问道:“你这呆瓜,怎么能掉到水里啊?”

    “我好像觉得有人捉住了我的脚,把我拽下去的”男孩一脸怀疑的说。

    “好吧,那就是你师父聊完天叫你下去了,却害我全身湿透了”

    “嘘,你听,好像有人”他用手捂住我的嘴。

    我刚转过头就看到有几个黑衣人从水面上腾空而起,各各手拿长剑,一副武林高手的样子向我们逼近。我这三脚猫功夫再加一个呆瓜是肯定打不过了。

    “快跑啊!”我想都没想拉上那呆瓜拔腿就跑,可谓是双腿难敌轻功啊,没跑了一阵我们就被逼到了山崖边,我刚想对几位高手跪地求饶呢,没想到那呆瓜居然拉着我跳下了山崖,还好我命大,山崖中间有个平台通向一个山洞。

    “你傻啊,啥也没问就跳崖啊”我说。

    “我先前从那边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这个平台了,再说那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还会听你说活吗?”他说。

    “好吧,谢谢你,千里眼。我每天来这怎么都没有发现还有这么个地方了。”我说。

    “不用!”他说。

    “不对啊,很明显那些人是冲着你来的,我只是个垫背的啊,我发现我今天自从遇到你就没有什么好事,你是我的灾星吧!”我说。

    他看了看我,不再言语,径直向山洞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追上去问道。

    “清风,你呢?”

    “孤云”

    “走吧,云弟,咱们去找找看怎么出去吧,一会天凉了,再加上咱们衣服都湿透了,会着凉的。”他说着加紧了步伐。

    “哼,谁是你云弟呀…”我嘟囔了几句,跟上了他的步伐。

    我们沿着山洞走了没多长时间,就被一个石门挡住了,很明显这是有人专门开凿的山洞,但是山洞里很黑很难看清石门的机关,我们俩开始分头找,突然周围变得通亮,原来是那呆瓜找到了火把。

    “这里应该是一个组织的聚集地,有很多火把和火信子”他说着递给我一个火把,用火信子点燃,又将墙上的火把引燃,整个山洞变得通亮。山洞的墙面上画着各种奇怪的图画和文字,有些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了,估计时代久远了,但奇怪的是那扇石门却给人一种熠熠生辉的感觉。石门两侧对称的画着两条神龙,还写着奇怪的文字。

    “呆瓜,你愣着干什么呀,赶快帮我推开这石门呀,难不成你想冻死在这里啊”估计是已经夜深了,我感觉身上的湿衣服愈发的刺骨了,我用尽所有内力,但石门纹丝不动,只能向他求助。

    他却丝毫没有要帮我的意思,只是用手仔细的摸着那石门。“你看,左面这条神龙的眼睛是空着的,右边这条神龙爪子处也有个空槽,像是一把剑的形状,我猜这应该就是打开石门的钥匙,我们不用白费力气了,还是找找别的出口吧。”

    我们找遍了整个山洞都一无所获,他点燃了更多的火把堆成火堆,转过身对我说:“我们把衣服晒干,在这里休息一晚,那些人找不到咱们就会走了,我们再想办法求救吧。”我刚才推石门耗费了很大的精力,也没多说什么就静静的坐在火堆边,望着火焰发呆。我想这山洞或许就是老人们说的盘龙族的圣地,这石门里一定藏着巨大的秘密。

    “云弟,你醒醒,天亮了,咱们出去看看吧。”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他身上睡着了,立刻弹了起来。

    “云弟,你怎么了?脸这么红,不会是着凉了吧?”

    “没事,没事,咱们出去吧。”我摸摸发烫的脸颊,向山洞口走去。

    我们沿着路走到掉下来的平台,他抬头向上看看,嘴里发出明亮的哨声,因为我们处在山谷之中,传出阵阵回声。

    “你既然有这么好的法子,昨天怎么不用啊,害我们在那黑山洞里挨饿受冻的。”我抱怨道。

    “昨天那些黑衣人见咱们跳下来,一定会再三确认咱俩的死活,我要是昨天这样求救,那一定会招来杀身之祸的。”他解释道。

    我看着山崖两侧布满了藤蔓,想着或许可以顺着藤蔓攀援而上,但是向下望去又是万丈深渊,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我正思考,这时一个男子从天而降,宛如老人们口中的仙人一般。

    “师父,你听到我的求救了?”

    “嗯”那男子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对爱徒嘘寒问暖,果然是呆瓜徒弟配木头师父呀。那男子转过身,警觉的看向我,我才发现他就是来找母亲的那个紫衣男子。他似乎也认出了我,没有多说什么,拽下一截藤蔓将我缠在他的身上,双手抓住藤蔓,双脚轻点崖壁,很快将我送了上去,用同样的方法把呆瓜徒弟也弄了上来。

    他把我送回家,一路上什么也没问。母亲见到我,激动的将我拥入怀中,亲吻我的额头,“太好了,吓死我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母亲的声音已经哽咽了。

    “他就是那个孩子吗”母亲望向清风,问他师父。

    “恩,是的”紫衣男子点点头。

    母亲走到清风面前,呆呆的看着他,眼泪顺着脸颊留了下来。“孩子,我可以抱抱你吗?”母亲说着将清风揽入怀中。清风有点不知所措,挣脱母亲,跑向自己师父那边。

    母亲对清风的师父说:“师兄,你回去跟王爷说,他要的东西我会亲自拿给他的。”

    “可是…。。好吧,那你好自为之吧。”那紫衣男子没有再多说什么,就带着清风离开了。母亲望着他们的背影,一直呆呆的站着。

    我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以至于不知从何问起,还没等我开口问,母亲就摸摸我的头对我说:“云儿,母亲要离开一段时间,你已经长大了,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去找我,我办完事就会回来的,知道了吗?”

    我机械的点点头,其实这两天发生这么多事情我都还没有弄清楚,现在母亲又说要离开,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我会把自己的内力传给你,你要继续按我教的心法口诀练习,这样你就可以保护自己了,但我希望你可以像其他普通的孩子一样幸福快乐的生活”母亲抱着我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