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府中密谈

    更新时间:2017-12-28 16:36:05本章字数:3215字

    京城繁华异常,金碧辉煌的皇宫院,棵棵柳树映在碧蓝的天上,枝子被日光晒成一条条金线,抬头仰望,如飞瀑流泻。满城春色宫墙柳。

    “师父,我们怎么才能进皇宫寻我母亲呢?”我看着戒备森严的宫门问。

    “你不是要找九王爷吗?九王爷在王府住着,再加上最近皇上病重,他为了避嫌,除了早朝很少入宫。”师父说。

    “可他们不都说九王爷要反吗?”我问。

    “小丫头,知道的还不少啊?咱们走吧,再在皇宫门口这样站着就被当成反贼抓起来了。”师父说着拉上马先走了。

    “师父,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去王府啊?”我牵着马追上去问。

    “不急,先找家店歇歇脚吧。”师父说。

    “哼,肯定是师父又馋酒了吧。”我嘟囔着说。

    到了客栈,师父又是一顿痛饮。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敲师父的房门,师父一开门把我惊着了。一身白衣长袍,头发梳成发髻,胡子都刮了,俨然一副仙家道长的打扮,眉目清秀、风姿翩然又似白面小生。

    “师父,你这是给我找师母呀?”我打趣道。

    “臭丫头,陪你去王府,师父也不能太给你丢人吧,人家把咱们当成乞丐赶出来怎么办?”师父笑着说。

    “你也知道你老人家平时邋遢的像个乞丐啊”我向师父扮了个鬼脸。

    “你不是急着走吗,傻丫头,哈哈!”师父笑着说。

    我们来到王府门前,两侧石狮子露出犀利的目光,让我不寒而栗。我还思慕着这也不比进皇宫简单多少吧,师父却直接扣响了王府大门。两个小差役打开门上下打量着我俩,我紧张的抓着师父的衣袖,师父倒是从容不迫的递上名帖,说道:“慕容狄求见九王爷。”其中一个小差拿着名帖跑入内室,过了一会跑回来,弯下腰毕恭毕敬的说:“两位贵客,王爷请二位入内堂喝茶。”

    王府内建筑布局规整、工艺精良、楼阁交错,充分体现了皇室辉煌富贵的风范和民间清致素雅的风韵。小差役带我们进入内堂,给我们奉上茶就退下了。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就听见外面的仆人报到:“王爷到!”

    王爷一身素装来到内堂,虽未穿官服,但神情肃穆,不言自威,吓得我都不敢抬头。

    “慕容兄此次前来所为何事呢?”王爷问。

    “王爷,锦娘可在?”师父直截了当的问,并未跟王爷寒暄。

    “锦娘?她已经多年未回王府了。”王爷神情淡定的说。

    “可是••••••”我刚想问就被师父打断了。

    “我这小徒弟肚子饿了,能不能让人带他去吃点东西?”师父说。

    王爷便叫仆人把我引入偏室,我虽不愿离开,但也不敢造次,便跟在那个仆人的后面。我们穿过王府的后花园,花园内古木参天,怪石林立,环山衔水,亭台楼榭,廊回路转。只见一个少年在园中练剑,剑势绵柔,并无杀伤力。少年芝兰玉树、气质沉静、身材颀长,一身白衣中透出几分俊朗。那少年也注意到了我,几个健步来到我面前。

    “我就看着像你,云弟,你怎么来这了?”那少年兴奋的紧紧抓着我的胳膊。

    “你是清风?你怎么长的这么高了?”我怀疑的看着那少年。

    “你愣在哪里干什么,王府重地不能乱走!”前面的仆人见我没跟上他,跑回来寻我,边跑边警告我。仆人过来看到我旁边的清风赶忙跪下来磕头:“奴才打扰到世子练剑了,请世子恕罪。”

    “这是我朋友,你退下吧!”清风命令道。

    “云弟,你怎么来王府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清风很激动。

    “清风,不,世子,我是来寻我母亲的。”我知道他是王爷的儿子,感觉有点不自在。

    “你还是叫我清风吧,我从小到大都没有什么朋友。我一直身子弱,父王就不让我离开王府,那次是唯一一次父王答应我和师父一起出去历练一下的。回来后又大病了一场,父王就再也不让我离开京城了,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清风拉着我的手说。

    “那你现在好些了吗?我刚才看你剑势绵柔。”我没有告诉他,其实我也就他这么一个朋友。

    “现在好多了,从玉华山回来以后,我就稀奇古怪的生了一场大病,锦娘便将这块玉献给父王,父王给我带上这玉我的病就很快好了。”清风把他腰间的玉拿给我看。

    “锦娘?娘?她现在在哪里?”我哪里在乎什么玉,只是抓着清风的胳膊问道。

    “锦娘就是你娘啊?她把玉献给父王后,主动要求留下来照顾我,现在是我屋里照顾我起居的嬷嬷。我说怎么觉着她眼熟呢,当时病糊涂了都没有认出来。”清风说。

    “那她现在还在王府吗?”我着急的问。

    “在啊,我带你去寻你娘吧。”清风拉着我的手向他的偏厅走去。

    “锦娘,你看谁来看你了?”清风对一个正在为他整理床铺的嬷嬷说道。那嬷嬷转过身了,果然是娘亲,可是她却苍老了很多。我和娘亲抱着哭了起来。

    “云儿,你怎么来王府了?这里很危险,你听娘的话,马上离开这里。风儿,你赶快带他离开王府,此地不宜久留。”娘亲警觉的看看四周,看四下无人对我俩说。

    “为什么啊,锦娘?我还想让云儿留在王府陪我呢!”清风上前抓住我的手。

    “云儿,母亲知道你最懂事了,离开王府、离开京城,回到玉华山,过普通人的生活。要是让他们知道你的身份,你就危险了。”母亲紧紧的抱着我说。

    “我的身份?母亲你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啊!”我一脸怀疑的看着她。

    “你不要问那么多了?赶快离开吧!”母亲已经哭成了泪人。

    我依依不舍的和母亲分别,清风将我带到花园,那个当初给我引路的仆人正在四处寻我,说是我师父要离开了,命他将我带去。清风将我交给那仆人,并警告他要是把这事告给王爷,就杀了他。那仆人连连点头应诺。我便跟着那仆人向前厅走去,清风又追上来问我:“我还可以见到你吗?”我说:“我现在住在同福客栈,你可以去那找我。”

    我和师父离开了王府,一路上各怀心事,没有多说什么。我想母亲既然说王府是个危险的地方,那她留着王府一定有什么苦衷,我一定要想办法把她救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师父在客栈楼下吃早餐,就看见清风进了客栈向店小二打问,我招呼他过来。他一跑过来就兴冲冲的跟我说:“云弟,你第一次来京城,我带你四处转转吧,可多好吃好玩的地方呢!”

    “那得我师父答应才行!”我嘟嘟嘴看看师父。

    清风这才意识到我师父坐在旁边,立马站起来,整整衣摆向师父行礼。

    “盘龙玉怎么在你身上?”师父看到清风腰间的那块玉,就伸手要拿。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玉,只是父王交代了,这是救命的东西,千万不能让旁人碰的。”清风下意识的向后躲了一下。

    师父恢复了镇定,对清风说:“哦,这是我故人的一块玉,多年未见难免有点激动,请世子见谅。”

    “那我可以带云弟在京城转转吗?”清风问。

    “当然可以啊,这丫头贪玩的很,我又没时间带她去玩,正好你带她去转转,置办几身女装,一个丫头老是穿男孩子的衣服怎么行?”师父对清风说。

    “女装?丫头?云弟是女孩子啊!”清风整个人吃惊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我觉得师父今天很奇怪,这一路上师父一再告诫我千万不要让别人发现我是女孩子,我先前说女装好看的时候,还被师父责骂了,今天为什么主动告诉清风我是女孩子呢?不过,既然师父同意让我去玩,我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清风抓着我的手就往外跑,又突然意识到什么把我的手放开。他嘴里嘟囔着:“我怎么这么笨啊,还一直把你当成男孩子。”清风带我逛了京城的大街小巷,吃了冰糖葫芦、驴打滚、芸豆卷儿、艾窝窝、银丝卷••••••去茶馆吃茶听戏、去湖边采花捉鱼••••••

    “云儿,这家成衣店听小厮们说是京城最好的了,咱们进去看看吧。”清风在一家成衣店的门口停下对我说。

    从小到大我都一直穿着男装,只是偶尔趁母亲出门的时候,偷偷穿她的衣服,但是母亲虽然绣的了天底下最美的花,自己却穿着素衣,根本没有这件店里衣服这般绚丽,有梅花纹纱袍、娟纱金丝绣花长裙、百褶如意月裙、紫绡翠纹群••••••我选了一件浅蓝色收腰托底罗裙, 双袖开满淡淡的水芙色茉莉,店家给我量了尺寸,让我去里屋换上。

    清风在外屋等着,看见我穿着女装从里屋走出来,整个人都呆住了,眼睛一直盯着我。

    “怎么样啊,呆瓜?是不是特别奇怪啊?要不是这个姐姐帮忙,我都不会穿。你别在那愣着了,快帮我看看呀!”我看着清风说。

    “美,特别美,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姑娘了!”清风特别真诚的说,把周围的人都逗笑了。

    “好啦,好啦,那就买这件好了。”我红着脸说。

    清风让店家又给我挑了几身衣服,一起付了银子。回客栈的路上,那呆瓜一直盯着我,一句话也不说。而我第一次穿女装,总觉得别扭,感觉周围人都在看我、笑话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