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身世之谜

    更新时间:2018-01-01 19:09:08本章字数:3678字

    回到客栈已经快天黑了,师父第一眼看到我,也被惊到了,嘴里一直说着:“真像!真像······”

    “师父,像什么啊?”我问。

    师父没有理我,只是对清风说:“我这小徒弟叨扰了世子一天,请世子赶快回王府吧!”

    “那云儿,我还可以来找你吗?”清风问。

    我刚想回答,师父抢先答道:“世子不用再过来了,我们师徒二人明天就要离开京城,回玉华山了。”

    “明天就走啊,不再多呆些时日了吗?”清风失望的问道。

    “时辰不早了,还是请世子先回吧!”清风怏怏地离开了。

    “师父,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啊?为什么又着急的要走呢?还有你刚才说我像谁呢?”我一脸疑惑的问道。

    师父让我坐下,自己去把房门关上,然后坐下来对我说:“丫头,你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我连连点头。

    “丫头,你先听我给你讲个故事。盘龙族是一个被神灵眷顾的族群,族民们守护着一个巨大的宝藏。盘龙族有两件宝物,一个是盘龙剑,另一个是盘龙玉绣。盘龙剑是一把上古神剑,见血封喉;而盘龙玉绣又分为绣布和盘龙玉两部分,只有将盘龙玉放在盘龙绣布的空缺部分,才能显现出整个藏宝图。盘龙玉本身又是一块良玉,可以让佩戴之人百病不侵、内力大增。而盘龙族是一个族规森严的族群,每一个盘龙族的人出生后都要将血滴在盘龙玉绣上,而盘龙玉会将血吸收成为玉的一部分。盘龙族为保持血统,不容许与外族人联姻。一直以来盘龙玉绣都由盘龙族圣女保管,谁迎娶圣女就将佩戴盘龙剑。”师父顿了顿,喝了口酒继续讲。

    “世人都想要得到这几件宝物,特别是皇家的人,得盘龙玉绣者得天下!当年四皇子和九皇子争夺皇位时,先皇允诺谁得到这盘龙玉绣就将皇位传给谁。这二人就纷纷乔装来到玉华山,假装受伤被盘龙族圣女慕容兰和她的婢女锦娘所救。九皇子误将锦娘当成了盘龙族圣女,与其相恋。而这四皇子也用尽手段,让慕容兰放弃族里的婚约,与其私奔。回到京城,四皇子借着手中的盘龙玉绣顺利继承皇位,但却被慕容兰发现,他娶她只是为了盘龙玉绣,慕容兰就带着盘龙玉绣和自己刚出生的女儿离开了皇宫,回到了玉华山。”师父把壶中的酒一饮而尽,继续讲道。

    “慕容兰回到玉华山,将自己的女儿寄养在一个普通的农户家里,自己去了盘龙族的圣地,接受了盘龙族长老的审判。她向大家隐瞒了事情经过,只是说自己被他人所骗违背族规,愿意接受惩罚。长老们表示,既然盘龙玉绣仍在,只要她答应与大祭司完婚,就可以免除一切惩罚。”师父一壶接着一壶的喝,说到这里眼睛泛起了泪花,“慕容兰向长老提出给她十日的考虑时间,但十日后我们去找她,见到的却是她的尸体,盘龙玉绣也不见了踪影,只是有人说看到锦娘与她起了争执,锦娘为了替九王爷夺取盘龙玉绣而将其杀死的!”

    “不,不可能!我娘亲不可能是凶手,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我近乎发狂的哭着喊道。

    师父双手抓住我的肩膀说:“傻孩子,锦娘不是你的母亲,她是杀死你母亲的凶手,是你的仇人!”

    “不,你说谎,我从小就和娘亲一起生活,不可能,不可能,你骗人!”我哭喊着想要挣脱他的手。

    师父盯着我,突然把我揽入怀中紧紧地抱住我,嘴里如呓语一般念叨着:“兰儿,兰儿,你不是说过会嫁过我的。为什么你要逃?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努力挣脱他向房门跑去,可是他又将我一把抓住扔到床上,疯狂的亲吻我,用力撕扯我的衣服,衣服被撕成碎片,我拼命的反抗也挣脱不了他的身体,任凭我怎么哭喊他都无动于衷。可是当他看到我的肚兜时,突然停下了,整个人呆住了,我乘着这个空隙逃回了自己的房间,他自己一个人坐着地上嘴里嘟囔着:“原来在这里,难怪我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找见,你居然把它藏在了这里,我怎么没想到啊!”

    我回到房间,将房门锁好,换上原先的男装,收拾好自己的包袱就骑马连夜跑到了王府门前,将马拴在一边,自己蹲在草丛里,观察王府的动静。 

    这是我第一次感到这么无助,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自己尊敬的师父、深爱的母亲的形象都变得扭曲,到底真相是什么,我到底该相信谁,我的善良变成了我的弱小。以前在练功的时候,总是想着我又不喜欢打打杀杀,能偷懒就偷懒。当刚才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时,如果我是一个侠女,我就可以保护自己,我就不会只是在那里乞求对方的怜悯。我只有足够强大才能保护自己,保护我爱的人。

    天已经蒙蒙亮了,农户家的鸡开始打鸣了,就看见王爷乘着车撵和几个贴身侍卫离开了王府。我见王爷的车架驶远了,就飞奔到王府门前使劲扣门。开门的小厮正好是那天引我去偏厅的那个,他似乎也还识得我,我还没等他问就抢着说:“清风在吗,你就告他孤云有要紧的事找他!”他见过清风怎么待我,也就不敢怠慢,连忙跑去向清风报告。

    过了一会,清风就来门前找我,他头发散乱,身上很随便的披着一件袍子,估计刚才还在睡觉,一听我来了,衣服都没顾着穿就跑了出来。

    “云儿,你怎么来了?这天还没亮了?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别哭、别哭!你先进来外面凉”清风想要拉住我,我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清风转而对旁边的小厮说道,“快去,去准备客房、准备早膳!”小厮连忙应诺。

    “我要见锦娘,锦娘在哪?”看见清风的那一刻,我所有情绪都爆发了,哭喊着向他嚷道。

    “你别急,你先随我去我那个屋,我让下人们把锦娘叫来,可好?”清风开始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恩!”我点点头。

    清风松了口气,把我带到他的里屋,给我摆了满桌子的吃食,我只是简单了吃了一些。清风看锦娘过来了,就喝退了仆人,自己也出去将屋门掩上,留我们母女两人在里屋。

    “云儿,你怎么又到王府了,我不是告你了吗,有多远走多远!”母亲抓着我的手说。

    “娘,你到底是谁?而我又是谁?为什么你说别人知道我的身份就会有麻烦?到底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好不好?”我将母亲的手抓的更紧了。

    “这个……孩子你不需要知道,我只希望你能向其他的孩子一样过简单的生活,像别的女孩子那样相夫教子,过幸福的日子。”母亲眼含泪光对我说。

    我挣脱了她的手,向她嚷道:“那你为什么让我从小就一直让我女扮男装,为什么不让我和外人接触?普通女孩子?我连怎么做一个女孩子都不会!”

    “我有我的苦衷的。”眼泪顺着母亲的脸颊留下。

    “你有苦衷?还是你根本就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你是杀死我母亲的凶手!”我的声音近乎咆哮。

    锦娘连着退了几步,跌倒在地,带着哭腔说:“这是谁告诉你的?你怎么……”

    我没有等锦娘说完,就回答道:“我师父告我的。”

    “你师父?什么师父?谁是你师父?”母亲问。

    “慕容狄!”我说。

    母亲的脸变得惨白,整个身体哆嗦起来。如同呓语一般说道:“这一天终于来了,终于来了,他们还是找到我们了,我整整躲了十五年了。”

    其实师父说的话我是根本不相信的,我这次来也只是想听母亲亲自向我澄清,可是母亲的表现让我更加失望了,当母亲听到“慕容狄”三个字的时候整个人就已经崩溃了。

    “这么多年来,这件事就像一个巨大的石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也为此放弃了自己的一切,放弃了我的人生。当年我和小姐一起离开玉华山,她当她的贵妃,我做我的侧福晋,我有了小世子,她也有了身孕,本来一切都很幸福。可就是因为她一直受皇上专宠,皇后哪里还容得下她。就算她武功天下第一,可是心却像白纸一样单纯,别人一个小小的计谋就能让她放弃一切,让她以为皇上的专宠只是因为一张藏宝图。”锦娘顿了顿接着说,“她离开皇宫一段时间后,飞鸽传信于我,让我到玉华山找她,我便骑上王爷的汗血宝马,飞奔了整整五天五夜来到玉华山,按约定的方式找到她,她提出让我替她保管盘龙玉绣,并将你托付给我,让我用生命起誓来保护你。”

    “那慕容兰到底是怎么死的?”我问。

    “小姐把你托付给我,把我带到了咱们先前住的那个房子那里。小姐说她用自己的血给这个房子做了结界,没有人能找到这里,让我保证在你能够保护自己之前,不能离开这里。我当时以为小姐只是离开一段时间,没想到没多久就听到她被害的消息。”锦娘突然很激动地说:“一定是大祭司,他得不到小姐就把小姐害死了!”

    “那你为什么听到慕容狄这么害怕呢?”我问。

    “四处寻找慕容兰的皇上,听说她被人害死了,悲痛欲绝,认为是盘龙族逼死的她,就派出军队将盘龙族整个族群剿灭,整个盘龙族也就此覆灭,成为一个传说。”锦娘说。

    “这和慕容狄有什么关系?”我继续问。

    “慕容狄就是盘龙族的大祭司,如果不是当年四皇子的出现,他顺利迎娶圣女慕容兰,就会成为盘龙族的族长。最后,不但失去了美人,连整个族群都没了,他一定会想办法报复的!他一定会想办法找到盘龙玉绣,获得盘龙族传说中的宝藏,复辟盘龙族!他肯定知道东西在我手里,他一定会想办法找到我的!”锦娘越说越激动。

    “云儿,我不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不想让上一辈的恩怨情仇影响到你,这也是你母亲慕容兰的心愿。你何必把自己有限的人生浪费在这没完没了的恩怨情仇呢?当初皇上为了替慕容兰报仇,剿灭了神族,自己也受到了诅咒,得了一种怪病,无法医治。你觉得这样的人生有意义吗?答应我,离开这里,走的越远越好,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上一代的事情就让我们上一代人去解决,好吗?”锦娘重新恢复了平静,近乎哀求的对我说。

    “不管真相到底怎样,我知道是你将我养大的,这份恩情我一定会报答的,我要离开了,请你照顾好自己。”我平静的回答。转身离开屋子,留锦娘一个人在屋里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