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寿宴风波

    更新时间:2018-01-03 16:30:41本章字数:3035字

    天才蒙蒙亮大家就开始布置演出的舞台了,我看着大家忙乱的身影完全插不上手,这时小斑鸠跑过来跟我说:“漂亮哥哥,燕儿姐姐说如果你要寻她,就来告诉你她在后台化妆呢,你去那就能寻到她了。”

    我按照小斑鸠指的方向去到后台,燕儿和大家都在忙着试衣化妆,见我过来,燕儿招手让我过去。“慕容哥哥,我今天是第一个上台的,一大早就过来换上行头了,也顾不上照顾你了,你去后厨找王大娘就可以了。”

    “燕儿,你这是又把我当外人了吧,倒是我能帮你们做些什么呢?我一起来就看见大家在忙乎,也帮不上什么忙。”

    “呵呵,你怎么和我哥哥一样,也是个闲不住的人啊!你今天什么也不用干,就好好在下面看我们的表演就可以了。”燕儿笑的把妆都晕开了,“慕容哥哥,你还是出去吧,要不我一会都不会演了。”燕儿边说边推我出去。

    啪,一个重重的耳光打下来,又听见春琴嚷道:“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不穿死人的衣服,你又拿出来给我找晦气是不是?”

    “春琴姐,可是今天王老爷指定让你唱这出戏啊,你当时也是答应的呀……”春琴的跟班小樱桃唯唯诺诺的说。

    “你们就不能再缝一套戏服啊?反正我是不会穿,你们想办法吧,哼!”春琴把衣服和饰物摔在地上,推开围观的众人,离开后台了。只留小樱桃一个人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这可怎么办啊?”

    “是啊,这春琴越红脾气越大了!”

    “可不是吗?当初要不是师母好心收留她这个孤儿,她早就不知道在哪饿死了,现在到嫌弃师母穿过的衣服了,真是个没良心的妮子!”

    “问题是这马上就要演出了,去哪给她找一模一样的戏服啊?这不是为难人吗!”

    “算了,大家都快别抱怨了,谁让人家是这里的头牌了。我记得有一件类似的戏服,我抓紧时间给她改改吧。你们去告诉团长,让他把春琴的表演换到最后,或许还来得及。”

    众人停止了七嘴八舌的讨论,又开始各忙各的了。我前一天还在认为这是一个多么和谐的大家庭,看来又只是我自己太天真了,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矛盾和纷争。特别是几个男人打趣春琴是头牌时,露出猥琐的笑容。

    “慕容哥哥,让你看笑话了!自从母亲去世以后,春琴姐姐就变成了这样,可能是母亲的死对她的打击太大了。”燕儿向我解释道。

    我走出后台,在王家闲逛了起来。可能是离京城近的缘故,整个庄园也是方方正正的,构造也中规中矩。

    “大哥,你说老头子不会真把账房钥匙给了那个婊子了吧?”

    “三弟,你可别瞎说,让外人听了去。别张口闭口婊子的,人家现在可是老爷子的八夫人了。”

    “你说说,这老爷子都六十岁的人了,还整天去这烟花之地,娶回来的不是戏子就是妓女的,他这身子骨也能吃得消啊,呵呵……”

    “三弟,就你话多,你这嘴早晚都得惹事,唉……”

    “大哥,你也真能沉得住气啊!老头子每天把你当管家使着,啥好处也不给你。无非是嫌你没给他填个孙子,你再娶个就是了。你看看四弟啥也不会做,就天天捧得几本破书在那装模作样,考个什么破秀才,到时候还不得靠老头子花钱买个官当,可老头子却把他当成宝,说是靠他光耀门楣了,我看还不是四夫人吹的枕边风,一个戏子的儿子,还能光宗耀祖不成?”

    “三弟,你就少说两句吧。还不是因为你老在别人面前说五弟的生母是个风尘女子,让他觉得不如人,开始放纵自己,现在整体留恋于风月场所,这老爷子大寿还找不到人呢!”

    “我说的也是事实呀……你看人家三太太整天吃斋念佛的,教出来的儿子就是本分,二哥和二嫂每天和那些农户呆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咱家的租户了,哈哈!”

    两个男子从我身边走过,我躲在了假山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我再回到舞台边的时候,舞台已经搭好了,大家已经开始忙乱起来了。

    “大家都赶快的,马上就要开始了!”

    “小斑鸠,你别在这里挡道,你今天不是还要扮小童了,怎么还不上转了,你这小毛孩!”

    “春琴呢?还没找到吗?赶快接着找,这眼看着马上就要开始了!赶快找!”上官鹤已经开始显得不耐烦了,急促地命令大家。

    “燕儿,你好了没?先别管春琴了,你赶快上!四夫人都来了!”宾客们已经开始上座了,大多是些夫人小姐的,坐在中间的是王老太爷的四夫人。据说这四夫人本身就是京城里的名角,被王老太爷相中,重金娶回来的,不论府上大小事,这四夫人都喜欢请戏团来府上助兴。 我的席位是燕儿专门让王家的佣人安排的,在四夫人的左后侧,也算的上是主宾席。

    燕儿一上台,身着一套状元服,女扮男装显出几分英气。今天唱的是一出《女驸马》,一上来就唱到:

    春花带露满园香,

    乳燕双双绕画梁。

    好景偏逢人烦恼,

    几回思母又望郎。

    春风送暖到襄阳, 

    西窗独坐倍凄凉。

    亲生母早年逝世仙乡去,

    撇下了素珍女无限愁怅。

    继母娘宠亲生恨我兄妹,

    老爹爹听信谗言变了心肠。

    我兄长被逼走把舅父投靠,

    上京都已三载也无有音信回乡。

    心烦欲把琴弦理,

    又不知李郎我那知音人现在何方,现在何方?

    绣起鸳鸯难成对,

    何日里能与他比翼飞翔?

    燕儿的表演情真意切,唱腔婉转动听,引的台下打赏不断。特别是唱到下面这段时,台下的夫人小姐都不由落泪了。

    为救李郎离家园,

    谁料皇榜中状元,

    中状元,着红袍,

    帽插宫花好啊好新鲜!

    我也曾赴过琼林宴,

    我也曾打马御街前,

    人人夸我潘安貌,

    原来纱帽罩啊罩婵娟!

    我考状元不为把名显,

    我考状元不为作高官,

    为了多情李公子,

    夫妻恩爱花好月儿圆!

    手提羊毫喜洋洋,

    修本告假回故乡,

    监牢救出李公子,

    我送他一个状元郎!

    想我从小女扮男装,不能用女子身份示人,连个衣裙都穿不得,岂不是和那戏中的女驸马同病相怜。

    团里的其他人也个个技艺精湛,特别是上官鹤的武生让大家赞不绝口,可是演出都过半了,王老太爷都迟迟没有露面,四夫人有点坐不住了,多次让贴身丫头去催。过了一会,丫头跑了过来,在四夫人旁边耳语,四夫人听了顿时脸色铁青,转身带着几个贴身丫头离开了。从我身边过得时候,我隐约听到说老太爷遇害了,出于好奇心,我就悄悄跟在他们身后。

    “你这不知好歹的婊子,老太爷赏识你,让你来府上唱戏,你居然将其谋害,看我不扒了你这个小蹄子的皮!”说话的是王老太爷的三儿子,他说着就要上手,被旁边的老大拦住了。春琴手里握着剪刀,一个人蹲着角落里瑟瑟发抖,王老太爷躺在地上,嘴唇发黑,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

    “大家听我说,今天庄上来了这么多的宾客,都是非贵即富的人,咱们不能怠慢了,二弟和四弟你们先去安抚宾客,就说老太爷偶感风寒,身体不适,让大家先离开吧!择日我等必将登门致歉。三弟,你马上去找林大人过来,跟他说尽量低调处理,把凶手抓了就可以了。”大老爷吩咐大家。

    我赶快跑回去找到上官鹤,告诉他事情的经过,他让大家立刻停止演出,集合起来去找王家庄人评理。正赶上林大人要带春琴离开,上官鹤挡在前面说:“你们这是欺负我们老百姓,这案子查都不查就抓人,还有没有道理了。”

    “哪里来的刁民?这案子已经很明显了,是春琴见财起意,意图谋害王家老太爷,人证物证聚在,还容你们这些刁民抵赖。你要是不让开,我就让人把你抓起来,回府衙大刑伺候。”林大人仰着脖子说,见上官鹤没有要让开的意思,就吩咐差役将他抓起来。戏团的其他人见状上前保护上官鹤,双方对峙不下。

    我突然想起来当初离开王府的时候,清风给了我一个王府的腰牌,说是在外面如果遇到官府的人为难,就亮出腰牌说自己是王府的人。

    “林大人,这腰牌你可认得?”我把腰牌拿到林大人眼前。

    “原来是王爷府的人啊,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我表姑以前还是王府里的嬷嬷呢!请问大人此次前来有何指示。”林大人赶忙向我行礼。

    “王爷认为此案有蹊跷,命尔等彻查此案!”被林大人这么一个大礼,我也有点害怕,强装镇定的说。

    “王爷?哦……请问大人如何称呼?”

    “在下复姓慕容。”

    “小的谨遵大人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