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凶案谜团

    更新时间:2018-01-04 16:46:45本章字数:3009字

    “你叫仵作仔细查看死者,找出死者的死因,我先前看过死者,他嘴唇发黑,很有可能是中毒而亡,而非被剪刀刺杀致死的。还有你把所有与此案有关的人都聚在一起,不能让罪犯伺机逃脱了,仔细查问每个人在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查查王老太爷在死前都去过什么地方?”林大人对我说的话一一应诺,我怕他看出我的破绽,也学着戏文里的大官那样审案。

    “慕容大人,那你看这春琴有重大嫌疑应该怎么处理了?总不能把她放了吧?先别说王家人愿不愿意了,就是也不能服众呀!还有这帮刁民阻拦官差办案,也得抓回去问罪吧!”林大人表现的一脸无可奈何。

    “林大人,你看这样行不行?这个案子还没查,不论是抓还是放都不合适,那要不先把这嫌疑人关到柴房里,你派几个差役把她看押起来。至于这些人,他们也是看自己的同伴受难,救人心切,才无意顶撞了大人您,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他们吧!”

    “可是万一这帮人……”林大人还是不肯罢休。

    “林大人,我为他们作保,你看可行吗?”我生气地说。

    “慕容大人你言重了,小的谨遵大人吩咐!”

    “报告大人,仵作已查验完毕。”差役过来报告。

    “把仵作叫过来吧。”林大人命令道。

    “报告大人,经小的刚才仔细查验。王老太爷是中毒致死,胸口处的伤口较浅并未伤及要害。但是这个毒……恕小的才疏学浅,并未查出是何种毒物,只是觉得很奇怪。”

    “什么地方奇怪?”我抢着问。

    “就是老太爷身上的血管都明显突出,可中毒并无此症状,也有可能是王老太爷先前患有什么疾病,被毒物激发出来了。”仵作回答。

    “你先下去吧,将尸体先带回衙门。”林大人命令道。

    “林大人,那既然仵作说春琴刺伤王老太爷并非致命伤,是不是可以把她先放了呢?”我对林大人说。

    “慕容大人,你看现在事情还没有个定论,这毒是谁下的也还不知道了,也有可能是春琴先下的毒,然后再故意刺伤王老太爷。再说现在要是现在就放了人,王家人也肯定不愿意的,到时候下官会很难做的,你说呢?慕容大人!”林大人一脸无奈的和我说。

    “那能不能善待春琴姑娘,毕竟现在她已经不是唯一的嫌疑人了,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下毒杀害王老太爷,特别是他身边的人。”我故意看向王家人,他们各怀鬼胎。我认为春琴如果有心要毒杀王老太爷,又何必拿剪刀去刺伤他呢?下毒本来就是为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她还让众人目睹她拿剪刀刺杀王老太爷,这一切都太不合情理。但出于林大人的角度,总要找一个嫌疑人才好跟苦主交待,特别是像我家这样的大户,他更是得罪不起的,也就是说如果找不到真凶,春琴也很有可能成为替罪羊。

    “林大人,在下认为应该先让你的差役封锁整个山庄,不容许任何人离开。这里的每个人都和春琴有一样的嫌疑。”

    “你们没听见慕容大人的命令吗?赶快执行!”林大人对旁边的差役说。

    “林大人,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听听春琴讲一讲事情的经过。”我接着说。

    “可是这不合规矩吧,提审人应该回衙门的。”

    “林大人,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吧。山庄这么大,这次宾客的数量又这么多,衙门来来回回不是耽误功夫么,万一让真凶逃脱了,我想林大 人你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吧!”

    “慕容大人说的有道理,那就让王家人给腾出个院子专门办案。李虎你再去把那春琴带来。”林大人吩咐贴身的差役。

    我向上官鹤使了个眼色让他跟着,我担心他们会对春琴乱用私刑,屈打成招。

    “大人,春琴带到了!”过了一会,那个叫李虎的差役回报。

    “恩,带人犯春琴上来!”

    “各位大人,小女真的是被冤枉了,那王老太爷准备向我施暴,我就顺手拿起桌上的剪刀向他刺去,我真的没有想要杀他,我真的没有杀他,求各位大人明查!”春琴一进来就瘫坐在地上,哭着向林大人磕头。

    “人犯姓谁名谁?把犯案经过据实讲来。”

    “大人,小女是今天要为王老太爷祝寿的戏团,演出前与团里人发生口角,就独自跑到后花园散心。这时王家的一个仆人过来和我说,王老太爷很欣赏我的唱腔,想让我去前厅为大家独唱一段。我开始时并不想去,但是那个仆人说如果我不去,他们就告我们戏团违约,让我们赔钱。我相信了那个仆人的话,就和他一起到了一处居所,我看屋里没有旁人就开始起疑,坚持要离开。开始那个仆人却将屋门反锁离开,过了一会我就听见有人从里屋出来,看到我就向我扑来,疯狂的撕扯我的衣服,想要对我施暴,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我只是拼命的反抗,正好发现桌子上有把剪刀,就用力向他的身体刺去,没想到他就死了。大人,我真不是故意要杀他的,请大人明察啊!”

    “那王老太爷什么也没有对你说吗?”我问春琴。

    “我看到他时,他就像疯了一样向我扑来,嘴里说着一些淫秽的词语,他说如果我把他伺候好,就让我做他的九夫人。其他什么也没有说。”春琴回答。

    “大人我看春琴的衣服多处被撕坏,还有身上也有擦伤,我认为她所言非虚。”我转而对林大人说。

    “春琴,当王老太爷说要让你做他夫人的时候,你是不是心动了,向他提出了更多的要求,然而他不愿意满足你,你就下毒将他杀死了,是不是?”林大人大声问道。

    “大人,我真的没有下毒,真的没有!”春琴拼命的磕头。

    “林大人,你这是什么逻辑啊?如果春琴是贪财之人,她应该等王老太爷娶了她之后,再谋害他呀,现在杀了他,别说一点好处都得不上,还要被当成凶手。”林大人听了我的话不再言语,只是让差役把春琴带回了柴房。上官鹤也派了两个人去暗中保护春琴。

    “各位大人辛苦了,现在天色已晚,小民为几位大人备了薄酒和上房,请各位大人先歇息一晚。”王家庄的大老爷说。

    “好好好,大家也都累坏了。这山庄都封了,凶手也跑不了,咱们就都先歇了吧!”我刚想说什么被林大人打断了。

    林大人把最好的房间让给我,席间还一直询问我与王爷的关系,我只能说自己是王爷的贴身侍卫,奉王爷密令在此地巡查。林大人认为我是王爷身边的红人,对我更是言听计从。

    我回到房间,就听见有人在敲门,进来的是燕儿。

    “慕容哥哥,没想到你原来是当官的啊!”

    “不是的,这牌子是我一个朋友送我的,我也是救人心切,胡乱说的。你可不敢让别人知道,要不我们就很难帮春琴伸冤了。”

    “恩恩,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多亏你,春琴姐才能有机会沉冤得雪。我代表大家感谢你。”

    “燕儿,从你们答应让我留在戏团那一刻开始,我就是戏团的人了,再说见死不救,也非侠者所为。”

    “那慕容哥哥就是我见过最帅的大侠!”

    “还大侠了,就我这两下,大虾还差不多!”

    “哈哈!燕儿最爱吃大虾了!”燕儿红着脸跑了。

    我刚想把事情的经过捋一捋,就又有人敲门,来的是一个少妇模样的人,一进门就脱掉外衣,身上只着一件薄衫,皮肤白皙,丰满的胸脯若隐若现。

    “慕容大人,你可要为奴家做主啊!”娇滴滴的声音让人骨头发酥。

    “敢问姑娘是何人?”我这妇人顶多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

    “我是那冤死的老太爷的八夫人,我们刚刚成婚三个月,他就忍下奴家不管了,这可让奴家怎么活啊?”她边说边往我身上靠,用胸脯在我身上蹭,假意用手绢擦泪,“林大人说您是京城里的大官,这案子得听您的,您可得为奴家做主啊!你可别看那戏子生的漂亮,又演的一出好戏就以为她是冤枉的,大人你可不能被那贱人给蒙蔽了呀!”

    “请夫人放心,在下一定秉公处理,定不会徇私的,时候不早了,还请夫人早日回去安歇吧。”我走到房门前示意她离开。

    她又故意将手中的手绢扔到地上,弯腰去捡,丰满的身材一览无遗,又好像站不稳似的,向我身上靠,我赶紧把房门打开。她气鼓鼓地瞪了我一眼,又转而一笑,还向我抛了个眉眼,一扭一扭的走了。我摸摸头上的汗,我估计要不是我也是女人,早就把持不住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去林大人那里了,要是林大人中了这美人计,案子就不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