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全面调查

    更新时间:2018-01-05 16:32:33本章字数:3044字

    第二天我加大了审讯力度,既然林大人把责任都推给我,那我就当这个主审,只有尽快为春琴洗脱嫌疑才能保证她的安全。

    “王家的人都到齐了吗?”

    “回慕容大人都到齐了!”

    “让他们分别到里厅接受审讯,其他人在外厅里候着。”

    我和林大人、衙门的师爷,还有几个差役在里厅对相关人员进行审讯,林大人把主审的位置让给了我。

    “小民名叫王彦天,是这个家的老大,也是管家,负责替老太爷处理府中事务和生意。”

    “案发那天你都做了什么,你见过死者吗?”

    “回大人的话,昨天是老太爷的寿辰,我一直在忙着招呼宾客了。只是在早上的时候,老太爷把我叫到屋里询问寿宴准备的情况,之后我就一直在外院忙着,再没去过老太爷那屋,大家都应该看到了。”

    “那据你所知,王老太爷可有和什么人结怨?”

    “这个应该没有吧,我们老太爷可是老百姓口中的王大善人,经常捐钱捐物的,这个林大人应该很清楚的。只是可能有些人为了钱财,想要谋害我们老太爷。”

    “那你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府里有什么人吗?”

    “回大人的话,我们老太爷总共娶了八房夫人。大夫人早些年已经去世了,家里的女眷由二夫人管理,也就是我和三弟的娘亲。三夫人信佛,平时吃斋念佛,很少管家里的事情,三夫人为老太爷生了一儿一女,儿子排行老二,家里的租户农田由他管,女儿嫁到外地也很少回来。四夫人以前是京城里的名角,我们老太爷平时也最爱听戏,她平时里就是陪老爷听听戏,她有一个儿子,排行老四,是个秀才,正在准备进京赶考了。五弟是老太爷从外面接回来的,他的生母已经过世了,老太爷为了给他们个名分,就把五夫人这个名头给他生母空着。近两年老太爷又接连娶了六夫人、七夫人、八夫人,都未填子嗣。”

    “那王老太爷生前可留有遗嘱?”

    “据我所知应该没有,我们老太爷是个事必躬亲的人,大小事宜都要一一过问。先前三弟提出要分家,被老太爷大骂了一顿,此后再没人敢提。”

    “恩,你先下去吧!”

    王家大老爷退下后,老二跟着进来了。

    “小民是王彦地,家中排行老二。平日里与租户们一起种地,很少回庄上住。这次是老爷子过寿宴特别赶回来的,没想到竟然成了最后一面。”王彦地擦擦眼泪接着说,“我和我母亲一般都很少管家里的事,老太爷也很少到我们这边。我最后见他是今天上午,向他请安祝寿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后来我和我娘子就去母亲那里陪母亲了。”

    老二的穿着打扮完全不像府上的二爷,虽然看的出来是为了寿宴刻意装束过得,但衣服已经洗的有些泛白了,身上也没有什么饰物。他进来和出去的时候,正好与老大和老三碰上,但并未与他们有任何眼神交流,如同陌路人一般。

    “小民王彦宣,是家中老三。平时里就帮着大哥处理家里的买卖,最不受老爷子待见了,所以各位大人,你们也不用怀疑我,老爷子死了我什么好处也落不下,估计他那遗嘱里,也没我什么事,不把我扫地出门就不错了。”

    “遗嘱?你见过王老天爷的遗嘱?”

    “那个……我瞎说的,我这人就是爱乱说,我是觉得老爷子那么精明的人,肯定把什么都算计好了,应该把死了的事也安排了吧,我只是瞎猜的啊,大人们可别当回事啊!”

    “好吧。那你说说,老太爷死的那天你都在做什么?你最后一次见老太爷是什么时候?”

    “我就陪着大哥一起招呼宾客了,这个大哥可以替我作证的。我最后一次见老大爷的时候昨天上午去给他祝寿请安的时候,我去的早,他当时还在那个婊子……八夫人那了。”

    四爷是一个文弱书生样,说话也是之乎者也的,让人不太能听得懂,他说他还没来得及给老太爷祝寿,就听见下人来报老太爷的死讯了。他一日都在书房读书,书童可以作证,并未见过老太爷。

    五爷是个纨绔子弟,进来的时候还一身的酒味,说是昨天还在花满楼里喝酒了,听了老太爷的死讯才赶回来的,也并未见过老太爷。

    林大人派人去请了几位太太过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成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贪。”

    门口大榕树的气根细弱悬垂及地面,盘根错节扎根土壤,贪婪的吸收着山间的灵气,我的母亲总喜欢将绣架置于榕树的荫庇下,一边刺绣一边看我练剑。我从未见过母亲用过什么武功,但却对心法口诀倒背如流。母亲的绣品是远近闻名的,所绣之物更是栩栩如生,因此城里的达官贵人总是愿用重金来求的。而母亲却是个随性的人,总说每一物都有其有缘之人。那年我10岁,同母亲住在城外的玉华山。

    没有人知道母亲的来历,大家只知道她叫锦娘。不知道从谁那传出的,说母亲是绣圣的传人,还有人说母亲先前是京城里大官的妾室,遇了劫难才流落与此的。更有甚者,说母亲是从皇宫里出来的,被宫里的娘娘排挤,迫不得已躲入山中的。对于我这个没爹的孩子,大家更是众说纷纭,有的说是母亲被奸污生的我,有的说是哪家的私生子,有的说是母亲心善收养的遗孤……可能正因为母亲的完美,让大家觉得我是母亲的污点。

    这些闲言碎语是母亲带我去城里置办东西的时候听来的,在我看来母亲是不在意别人的说辞的,亦未曾想着辩解几句。如果不是那个紫衣男子的出现,我想我和母亲也就在这山水间了此残生了,或许结局就不会这样了。

    一开始我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因为自我有记忆以来家里总有一些慕名而来之人,其中也不乏一些觊觎母亲美貌的登徒浪子,而母亲不知用的什么法子,总能让这些人灰头土脸的离开。这个紫衣男子却不同,当母亲看到他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呆掉了,连着退了几步,打了个踉跄。

    “云儿,你去练剑吧,我这里有客人。”母亲强作镇定,把我遣走,将那紫衣男子引入屋内,关上房门。

    我一个人怏怏的来到玉龙溪,却见一个面如冠玉的男孩在溪边站着,我见那男孩和我差不多年岁,就上前打趣道:“这是哪家的小哥哥在这里罚站啊,呵呵……”边说边掩面笑了起来,那男孩却仍是一脸严肃,一字一句说道:“我是陪师父来寻人的,你别在这边胡闹。”我见他神情严肃更是来了兴致,指着前面的溪水说:“莫非你师父是龙王,来寻这玉龙溪主的?”“不是不是,你这小子怎么这般无礼啊,在下可没时间陪你嬉笑,师父不让我与这村里人言语的。”说着那男孩就拂袖走了。

    平日村里的孩子都不和我玩的,我便自小就喜欢来这溪边,与山水为乐,对这玉华山和玉龙溪也是极为熟悉的。听老人们说,这里曾是盘龙族的圣地,而盘龙族是一个神秘的族群,据说每个人都有神力。可是从来没有人见过盘龙族,对于我们这些孩童来说这和那玉龙溪主一样只是一个故事。

    “救命啊,救命啊!”我正练剑听见前面传来呼救声就连忙跑了过去,看到先前那个男孩掉到了水中,我连忙跳到水中,抓住那男孩,“你不要乱动了,要不咱俩都得去见那玉龙溪主了。”虽然我自小长在水边,但拖一个比我重的男孩还是很费力的,好不容易将他拖上岸。

    我喘着粗气问道:“你这呆瓜,怎么能掉到水里啊?”

    “我好像觉得有人捉住了我的脚,把我拽下去的”男孩一脸怀疑的说。

    “好吧,那就是你师父聊完天叫你下去了,却害我全身湿透了”

    “嘘,你听,好像有人”他用手捂住我的嘴。

    我刚转过头就看到有几个黑衣人从水面上腾空而起,各各手拿长剑,一副武林高手的样子向我们逼近。我这三脚猫功夫再加一个呆瓜是肯定打不过了。

    “快跑啊!”我想都没想拉上那呆瓜拔腿就跑,可谓是双腿难敌轻功啊,没跑了一阵我们就被逼到了山崖边,我刚想对几位高手跪地求饶呢,没想到那呆瓜居然拉着我跳下了山崖,还好我命大,山崖中间有个平台通向一个山洞。

    “你傻啊,啥也没问就跳崖啊”我说。

    “我先前从那边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这个平台了,再说那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还会听你说活吗?”他说。

    “好吧,谢谢你,千里眼。我每天来这怎么都没有发现还有这么个地方了。”我说。

    “不用!”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