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雨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7-12-28 10:27:16本章字数:3577字

    追雨的男人

    文/张北

    我干过很多事情,有最不要命的:比如:从没骑过摩托,第一次就去闯川藏;比如:从来最怕冷,却在零下30度穿个单衣翻雪山;比如不会游泳,就敢划起皮划艇下江南...

    我干过很多事情,有最有意义的,比如:曾经弹断三根琴弦,唱哭过一个男人。

    那是我干过最有意义的事情,没有之一。

    他叫做石头,一名国家级面点师。

    那时候我刚好处在待业期,就一边打零工一边体验生活,于是就有了这家蛋糕店的故事,也就认识了石头。

    石头开一间蛋糕店,他做的糕点外酥里嫩,咬一口能从嘴巴甜到心里,好吃到战栗。这些年,我遍尝全国糕点,我敢说,还没有人能超越石头,他的手艺自带三十二个赞,超出一切感官的认知,能唤起人心中最柔软的东西。

    每到雨天,蛋糕店的生意会变得格外好,美食,总能在凄冷的雨天唤起幸福的念想,人们三三两两撑着伞,穿过或大或小的雨,来到店里。各种颜色的伞在门口收拢又撑起,像一朵朵鲜艳无比的花儿,在雨天里绽放。

    这个时候,一个女人也会来到店里,她叫小鱼,是我见过最白的女子。店里最忙碌的时候,她会来帮忙,穿着暗色碎花点缀的裙子,忙碌奔走在店里的角角落落,像花丛中翩翩起舞的蝴蝶。

    她的出现总是和雨天有关,她是雨天里最靓丽的风景。

    不要多想,她是小店的老板娘,是石头的妻子。

    雨天,我们一般会忙到深夜,临近打烊时候,小鱼会拿出自酿的梅子酒,递给石头和我,笑着说:“尝尝这个,自酿的,能解乏。”

    梅子酒很好喝,不觉就喝了很多,舌头一大,话也就多了起来。

    我笑着问石头:“你咋能讨到这么漂亮的媳妇?”

    说话时忍不住臆想,脑补了无数种可能:比如死皮不要脸,比如生米煮熟饭。

    石头也不回答,就嘿嘿地笑着。

    反倒是小鱼,给我讲起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那年小鱼大学毕业,在一家外企上班。

    小鱼爱拼命,属于拼命把事情做到极致的类型。整整四年,小鱼把全部心血投入工作,没有休假,没有探亲,没有恋爱,连走起路都是一阵小跑。

    后来她当了设计主管,进了管理层,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昏倒在公司里。

    小鱼被送到医院,医生诊断是皮肤癌,晚期,癌细胞在皮肤底层,平时看不出来,一旦动起手术就等同于毁容,容貌对一个女孩子是多么重要啊,何况她还这么年轻漂亮,还没有恋爱呢...

    小鱼坚定地放弃,选择保守治疗。

    她辞掉工作,回到家中,四年积蓄就换回一堆药片儿,皮肤癌最忌讳的就是晒太阳,小鱼每天背对着阳光,躲在黑暗里。

    一次下雨天,小鱼开心无比,欢快地跑到院子里,贪婪呼吸着雨天的空气,她像一只欢快的鱼儿,在大雨滂沱中尽情地游来游去。

    一场畅快淋雨换回一场重度感冒,小鱼躺在病床上望着窗外,思考着自己的未来。

    是躲在黑暗里等死,还是把剩余的时间拿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那天小鱼做了个大胆的决定,给家里留了下一张便条,写着:不要来找我。带着遮阳帽和简单的行李,一个人去旅行,小鱼选择用剩余的生命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小鱼从广州出发,穿过大半个中国,到了昆明。

    那天小鱼花光了身上最后的钱,天空正下着大雨,小鱼无处可去,又发起了高烧,只好躲在一个角落里,虚弱得发不出一丝声音。

    会就这样死掉吧?小鱼想,也好,反正没什么值得留恋。

    会这样死去吧...

    一个人,当他感受不到一切美好,内心开始冰冷的时候,就会死掉吧。

    这时,旁边的门打开,一个人走出来,踩着温暖的灯光,笑着问我:“外面雨大,要不要进屋暖暖?我做了糕点,进来尝尝吧。”

    我闻到蛋糕散发出的香味,看到他温暖的笑容,一时间身子竟然不自觉就动了,在他的搀扶下走进店里,那天我尝到了最美味的东西,我大口大口地吃,眼泪翻滚着往下落,我全身都在颤抖,内心一个声音喊:“我要活下去啊!我要活下去啊!””

    故事讲到这里,小鱼眼眶湿润,再讲不下去。

    那天石头用一块蛋糕,换来了一个漂亮女人。

    想想真让人嫉妒。

    那天后,我决定要在店里一直干下去,幻想着有天能像石头一样,开一个温暖的店,遇见温暖的人

    但一个月后,石头却决定要搬走,在生意最好的时候搬走。

    我不能理解,石头也不说原因,只是嘿嘿地笑着。

    散伙饭,大家相约在店门不远的烧烤摊,那天喝了很多,一旁的流浪歌手唱着伤感的音乐,气氛沉闷,让人联想起石头和小鱼的故事。

    我猛喝一杯酒,说:“给你们唱首歌吧,当是临别赠礼。”

    我夺过了流浪歌手的吉他,扫了扫琴弦,唱起那首《阳光照进回忆里》:

    “太阳下我睁开眼,依然模糊一片;

    抬头仰望着雨天,彩虹没有出现;

    飞越拥抱过我的泥沼,我继续奔跑;

    忽然飘过往事的味道,又将我缠绕;

    但愿总有阳光照进回忆;

    青春像花永远开在心里;

    太拥挤的城市里理想丢在哪里;

    有流星划过黑夜不再恐惧;

    总有遗憾所以美丽;

    青春里下过的雨,如今留在哪里;

    ....

    遇见的越美好

    越感觉自己变老,

    ....

    遇见的越美好

    越感觉自己变老……”

    唱得太过动情,一曲终了,换回遍地掌声,小鱼靠在石头的肩膀,哭得梨花带雨。

    歌曲来自“逃跑计划”,那年刚出,人们都还没听过,连那个流浪歌手都坚信我唱的是原创,差点给偶膜拜。

    那以后再也没见过石头和小鱼,那时候不流行微信,只有QQ空间。

    我从没停止过关注,他们一有动态,我总在第一时间回复。

    四年里,石头带着小鱼,在梅雨季节的上海开店,在连年下雨的遵义开店,在巴山夜雨的成都开店...

    石头不会照相,每张照片都是千篇一律,温暖的店铺,小鱼站在门口,笑容灿烂无比。

    等照片渐渐多了,我似乎突然明白,这个沉默男人的良苦用心。

    他带着小鱼避开阳光,走遍多雨的城市,像一个遮天蔽日的拥抱,把小鱼紧紧包裹,不让她受伤;他开一间温馨的店铺,把爱烘培成最美的味道,挂在小鱼的嘴角,一直甜进心里。

    这个叫做石头的男人,用最沉默的方式,带着小鱼旅行,他步伐坚定,稳如磐石,却分明带着最温暖的温度,呵护小鱼脆弱的身心,春风化雨,细致入微。

    所以后来他们到了伦敦,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他们在爱丁堡举办婚礼,照片里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美得一塌糊涂,身后的石头西装笔挺,壁炉旁一排整齐的蛋糕闪着诱人的色彩,一看就知道是石头的手艺。

    爱情,就是揉进温馨,裱花时间,烘焙阳光,将生活装点成甜蜜的糕点,送到你的嘴边。

    余下的路,就让我化身甜蜜的味道,停留在你的嘴角,提醒你不要害怕,有我陪你走完;

    再后来许久没有他们的消息,兴许,石头换了微信没有添加?兴许,换了国外流行的Facebook?兴许...我忽然不敢再往下想。

    再后来过了很久,一天我收到一条短信:张北,我是石头,刚到榆林,出来聊会儿?

    我立刻马不停蹄赶去,一脚油门就是一路绿灯。

    再见石头,感觉明显苍老了很多,他的话依旧不多,只是嘿嘿地笑着。

    我们去酒吧喝酒,下雨天人少,酒吧冷冷清清,驻唱歌手唱着忧伤的音乐。

    石头拿起酒杯,说:小鱼,她走了。

    我一愣,不知怎么回答。

    石头喝了一口酒,说:“她走的时候很平静,说:当初在你门口,雨天里快要死掉,觉得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现在有了经历,那么多幸福堆在心里,却感觉害怕,就这么走了,真不甘心。

    石头,真不甘心呢,没能给你生个孩子,真不甘心...”

    石头擦擦眼睛,眼泪还是流到了嘴角。

    石头说:“如果给她的幸福多一些,那么即使她睡着了,去了另一个世界,也能回忆得久一些...

    能再多给一些就好了,

    再多给一些...”

    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涌出眼眶。

    石头说:“你唱得那首歌,她生前经常提起,我想再听一听,记下来,在梦里捎给她。”

    我仰头喝完一杯酒,走上台,夺过吉他,唱起那首《阳光照进回忆里》:

    “太阳下我睁开眼,依然模糊一片;

    抬头仰望着雨天,彩虹没有出现;

    飞越拥抱过我的泥沼,我继续奔跑;

    忽然飘过往事的味道,又将我缠绕;

    但愿总有阳光照进回忆;

    青春像花永远开在心里;

    太拥挤的城市里理想丢在哪里;

    有流星划过黑夜不再恐惧;

    总有遗憾所以美丽;

    青春里下过的雨,如今留在哪里;

    ....

    遇见的越美好

    越感觉自己变老,

    ....

    遇见的越美好

    越感觉自己变老……”

    太过用力,一曲终了,唱破了两个音,弹断三根弦。

    台上一阵混乱,台下的石头双手掩面,泣不成声。

    后来加了石头的微信。

    偶然翻看他的朋友圈,有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团烤焦的蛋糕,后面写着备注:

    满屋都是你的影子,眼泪掉落在面里,烘焙忘记时间,就做成这样,没有你在身边,再也做不出甜蜜。

    今年在苏州MIDI音乐节,见到了久违的“逃跑计划”,当台上响起《阳光照进回忆里》,天空刚好飘起了雨,周围阴暗,回忆的五线谱汇成大海,波浪袭来,恍惚间仿佛看到翻滚的浪花里,有一条小鱼在欢快地跳跃。

    小鱼,你也在听吗?

    天空下着雨,淋得内心一片潮湿,淋得眼睛湿润。朦胧中仿佛看到熟悉的场景,小鱼靠在石头的肩膀,哭得梨花带雨。

    我将现场音乐发给石头,邀请这位老朋友一起聆听。

    那晚石头发了状态,有些话这样写着:

    是否爱上一条鱼,内心会变得潮湿,要如何忍耐,才不会泪流不止,就让我流一公升眼泪,将你藏在泪眼,笑着看你游来游去。

    小鱼,你在听吗?

    你在那边还好吗?愿你走到哪里,都会有阳光照进。

    小鱼,今晚回来看看吧,我给你留了灯。

    小鱼,你在听吗?”

    我的眼泪涌出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