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神秘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7-12-29 16:00:16本章字数:1899字

    暗夜如墨,西城酒店总统套房。

    躺在床上的熟睡的女人清丽的面颊涌上两片红潮,那红润从她颊边一直蔓延到她的眼角眉梢。

    “嗯……”

    轻声呢喃语带不满,她烦躁翻了一个身,内心仿佛有别样的火苗在灼烧。

    浑身都是酒气的男人邪肆一笑,迷离的星眸灿若星辰。没有任何怜惜之意,骨节分明的大手撕碎她的衣裙欺身而上。

    没有经历过人事的她,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

    “滚开……你是谁……救命啊……”夏易欣思绪迷离涣散,语调不稳呼吸急促,下意识激烈挣扎着,鹅蛋秀脸泪水肆意。

    她不安的内心敏锐觉察到了危险,脑海中蔓延了无边无际的绝望。

    床上的求饶和挣扎,换不回男人的良知和理性。只让他迷离眼眸之中的怒火越烧越旺。

    “你为什么要嫁给他?嗯?”

    身上的男人身姿微微僵硬,不清醒的大脑混沌一片。却始终浮现那场梦幻一般的婚礼。

    刺激得他再度开始了更加残暴的动作。

    剧烈的疼痛让夏易欣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脑海里滑过苏沫颜温柔的脸颊,她只觉内心仿佛被钝刀凌迟一般。

    “放开我!你个混蛋!放开我!你在说什么?”夏易欣努力睁大了眼睛,她要杀了这个男人,一定要杀了他!

    模糊的视线却看不清楚眼前欺辱自己的男人到底是谁。

    她的思绪始终是涣散的,想要挣扎的身躯亦是沉重无比,宛如灌铅一般沉重。

    一直记挂着的苏沫颜,似乎露出了非常失望的神色,最终模糊不见了。

    “不!!沫颜哥哥!!”

    看着身下的女人绝望的挣扎,慕俞泽露出冷冽又残忍的笑容。

    大手毫不犹豫扼上她纤细白皙的颈脖:“顾若然,你后悔了吗?嗯?”

    他话语之中的狠戾,没有丝毫的控制和收敛。

    察觉到女人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慕俞泽倏然松手,紧紧搂着夏易欣。

    “若然,不要离开我,不要……”

    破碎嘶哑的声线,不复最初的霸道残忍,带着一丝孩子气的惶恐。

    头晕脑胀的夏易欣终于在药力的控制之下,彻底昏睡了过去。

    ……

    夏易欣睁开双眼,茫然看着色彩温柔的吊顶,只觉得头疼欲裂。

    她昨天晚上,似乎做了一个非常旖旎的梦境。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订婚,还做了那样的梦,实在是……

    刚刚准备从床上起来,夏易欣察觉到异常。俏丽的小脸瞬间惨白如纸。

    昨天晚上的一切,似乎不是梦境,那个神秘的男人剥夺了她最珍贵的一切!

    到底……是谁?!

    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夏易欣抬头看去却是一脸茫然。

    夏以然风情万种走了进来,就看见蜷缩在床上的女人。娇俏的小脸儿慌乱一片。

    “喜欢昨天晚上姐姐送你的大礼吗?”夏以然笑了一下,眼眸之中一抹快意。嘴角更是扬起一抹恶毒的笑容,转瞬即逝。

    夏易欣拽紧了被角,目眦欲裂满脸愤懑地瞪着夏以然,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

    “夏以然你昨天给我的那杯酒……”夏易欣呼吸急促气愤不已,她的酒量虽然不佳,却也不至于一杯就醉倒。

    昨天的酒竟然是被自己的姐姐……下了药!

    “呵呵。”夏以然勾唇冷笑,扬了扬手里面的U盘。

    现在的她,一无所有。从高高在上身份尊贵的大小姐,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众叛亲离的她,怎么会不恨这个妹妹?

    “昨晚上的你,可真是狂浪啊,你说我那个准妹夫看了,还会和你结婚吗?”

    夏易欣扯着被子起来,想要将U盘抢下来。看不见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不满意她的反应,夏以然一把掐着她的下巴,将她推倒回床上。

    五年,曾经姐妹友爱的情谊,不知道何时已被淡然取代。

    “夏易欣,你毁了我的一生。”夏以然眸光冷冽,情绪激动。

    “你把U盘给我,我主动退出,让你继承公司。”夏易欣急切道,语气也再也平静不下来,她不能失去苏沫颜,“求求你,我和你解释过了,之前的事情真的不是我指使的。”

    求求你这三个字触到了夏以然,指甲欣长的手指突然掐上夏以然纤细白皙的颈脖,呼吸不顺畅的女人痛苦地蹙眉。

    “夏易欣,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如果不是你的自私……这五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知道吗?”

    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苦笑,夏易欣无从解释,五年前那场伤害,夏以然的确介怀,并且一直都误以为就是她做的。

    “真的不是我做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伤害你。”夏以然不知道解释了多少次,内心自然也是有所愧疚,当年的事情一直没有查出个水落石出,对她来说也是很大的打击。

    “不是你做的?我和黎哥哥出门,我只告诉过你。然后我们就出了车祸,我死了,受益的人就是你,不是吗?可你没有想到吧?你同样也爱着的黎哥哥,为了我死了,你害死了他!”

    夏以然眼角有泪花闪烁,却还是很快被她自己憋了回去,所有的仇恨和愤怒都还没有发泄完全,怎么可能轻易认输?

    她失去了一生挚爱,夏易欣竟然还想结婚?

    没有再给夏易欣挣扎的机会,夏以然嚣张扬长而去。

    蜷缩在床上咳嗽不已的女人,身上的衣服只能堪堪遮住最重要的部位。

    一直隐忍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她恨极了自己也恨透了夏以然。

    不行,她一定要先去找苏沫颜,揭穿夏易欣的阴谋,她真的不能失去他。

    狠狠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夏易欣快速穿戴整齐,急急忙忙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