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灰暗的以前

    更新时间:2017-12-31 19:27:28本章字数:1599字

    前段时间在网上我看到一个新闻,三个富二代玩死了一个姑娘,一个圈子有一个圈子的行规,你干这行的,指不定遇到什么恶心事儿,看着网上一味的谴责富二代,我又回想起了好多事儿……

    出来奉承男人,客人来了招招手,就得上去伺候,什么屈辱啊、自尊啊,啥玩意儿也不如钱来的实在。各种花样啥的,你不干?进了这行就别装纯,你不干,场子里的人收拾死你,都是签了契的,没啥选择。

    有些人,本来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遭罪,比如我。

    我妈有精神病,时好时坏,我我爸吃喝漂赌正事不干,1992年的一场大雨后,我妈疯跑出去三天没回家,三个月后被我我爸发现她怀孕了。

    听我奶奶说,我妈差点被我爸抽死,现扒下来的大树枝子,我妈被他绑在树上,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抽。

    我爸被戴了绿帽,丢不起那人,不敢让别人知道孩子不是他的,我命大被生了下来,我上面有一个姐姐,我爸盼着生儿子都盼疯了,可是却生出一个野种女儿。

    90后的孩子,童年都是生活在蜜罐似的,可我不是,我六岁开始,已经会做饭了,蹬着小板凳,烧大灶。饭菜咸了淡了,我爸上来就是拳打脚踢,我不知道我不是亲生的,就琢磨一定是我干的不好,我爸才不稀罕我。

    小时候我身上总是带着各种伤,村里的干部过来调解。门槛都要踏破了,说虎毒还不食子呢,你自己亲闺女,怎么下的去手?

    我爸就乐呵呵的说自己喝多了没忍住,我们那的人的观念就是老子大过天,别说被我爸抽一顿,就算是卸个胳膊,关起门也是自己家的事儿,别人管不着。

    有一回我烧火没注意,灶坑里的火出来,点着了柴火,我跑出去叫人,我姐去上学了,家里只有我和我妈,我拉着我妈往外跑,火不大,各家拿水就给浇灭了,就是墙熏黑了,我哭了一下午,就怕晚上回来我爸揍我。

    那天晚上,他像疯了似的,刚喝了酒,照着我脑袋就踢,说就应该生下来掐死我,我是贱种。那时候我小,不懂他的意思,就是觉得不是好话。

    我姐和我爸一样,总是欺负我,她比我大四岁,家里穷,我妈清醒的时候下地干活,做做裁缝,我妈针线活儿特别好,虽然她有病,但是村里人都不嫌弃她,有时候她半年都不犯病,我家的生活就能宽绰一点,有钱吃根奶油雪糕。

    我妈长的好看,在村里是一个大美人,我随我妈,村里有很多老光棍,我走过去,他们老瞅我,看我的心慌。有一回我回家,我爸破天荒的没出去赌,村口的老李头和我爸在谈,我听不清他们说了啥,像是在讨价还价。

    然后我爸拉我过去,说让老李头陪我玩一会儿,我和老李头去了厢房,我说我要写作业,老李头在我旁边,我刚拿出铅笔盒,他就摸我大腿,抱着我说有点冷,我说李大伯我给你倒点热水吧,他说不喝水,我就看看你,说完之后把手放在我大腿上,像是在踅摸啥。

    这时候我听到外面我妈吵嚷,小木门晃晃悠悠被踢开了,我妈冲进来就抱住了我,然后让老李头快点滚,我看到我妈清醒了非常开心,她清醒了能和我玩,对我特别好。

    老李头走了,我爸拿着皮带抽我妈,说她破坏好事,到手的钱飞了,一脚踹在我肚子上,作势要过来打我,我妈抱着他的腿,大嚷大叫,我姐听声音过来了,揪着我头发,把我往外拉,嘴里骂着我是贱货。

    我反击说我不是贱货,我是贱货,你是我姐你也是!我姐的眼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她听了我的话,用那种看傻逼的眼光看我,往我脸上吐了一口痰:“你不贱?妈犯贱和野男人苟合生下了你,知道爸为啥不喜欢你吗?你是野种,野种懂吗?”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竟然不是爸的孩子,也明白了我爸为啥总打我。

    从那之后我更沉默了,在学校我姐让她同学欺负我,在回家路上截着我,我很害怕,每天回家都战战兢兢。

    初二那年,我做值日回家晚了,路上漆黑一片,几个小混混从胡同口出来,手里拿着大棍子,流里流气的说和我玩玩儿,我想往回跑,他们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像拎鸡崽一样拎起来我,另一个黄头发的要扒我的衣服,校服上衣被脱掉了,里面是件卫衣,我求他们别碰我,他们笑的更开心了。

    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三个人把我拖到大树下面,两个人按着我的手和脚,另一个扒我衣服,我哭叫没用,心想今天算是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