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谢谢他

    更新时间:2017-12-31 19:28:45本章字数:4058字

    第二章

    这时候,我听到自行车刹车的声音,我接着月光,看到了是我同学王瑞刚,他看着瘦弱,没想到打起架来跟不要命似的,把三个人吓跑了,他奔到我旁边,脸上都是伤,送我回家。

    王瑞阳是我后桌,我有点喜欢他,可我这样的人,有什么条件暗恋一个人呢?回家后幸亏我爸不在,我躲躲藏藏进了屋。

    第二天在学校,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我这才发现,已经开始有了传闻,说我晚上回家路上被小混混强了,说的有鼻子有眼,这事只有我和王瑞刚知道,他和我发誓说他没说!

    我同桌偷偷告诉我,是我姐说的,难怪大家都相信,那是我亲姐,她总不能编排我? 

    没想到坑我的竟然是我姐,回家我问她她死不承认,还说我是跟妈一样贱,年纪轻轻就熬不住了想男人,我俩厮打的时候我爸回来了,拿起扫把就打我。

    我姐和她说我被小混混上了,我爸露出既鄙夷又轻松的表情,看得我心惊。

    他好歹养了我这么多年,没想到,竟然是个禽兽!那天晚上,我爸进了我屋子,捂着我的嘴,不让我叫,不然就打我,我挣扎着踢掉了被子,他拿绳子要绑我的脚,我哭饶都没用,他压着我,要脱掉我裤子,眼睛红红的。

    我的嘴被毛巾堵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呜咽声,我心里想,我这辈子算是完了,我还有什么脸去想王瑞刚呢?

    没想到,竟然是我妈来救我了,她清醒了,进屋来拿着刀就要砍我爸,我爸跳下床,说真是反了天了,一把夺过我妈得菜刀,反手抽了几个嘴巴,我妈抱着我爸的腿,让我快跑,我在门口喊她,她大嚷让我走。

    我爸哪能让我走,甩开了我妈,就要往我这跑,我妈拿起菜刀,照着我爸后背就捅,连捅了几刀,地上都是血。

    我吓得瘫坐在地上,不知道要怎么办,我妈过去探了探我爸的鼻息,没气了。

    我姐偷偷躲在一边,大喊:“你们两个杀了我爸。救命呀!”说完光着脚就跑出了门,我妈回屋收拾东西,让我穿好衣服,说到这我赶紧跑。

    这可是犯法了,我爸是坏蛋,但法不容情,我不能让我妈有事。

    午夜的村子静悄悄的,我知道我的命运,在这一刻发生了巨大的转折,以后我要和我妈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不能上学,不能生活在阳光下,相依为命,我要保护我妈。

    我俩跑了很久,到了大路上,搭了一辆货车,我妈告诉我我们两个去北城, 我听说过我妈学历高,是被拐卖进我们村的,看来北城很可能是她生活过的地方。

    我妈还是一会儿疯一会儿清醒,她抱着我哭说她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亲人了,让我好好活,她像是预感到了什么,总是跟我唠叨。

    在去北城的路上,我们的包被偷了,身无分文,只能沿街乞讨,后来我妈说出去找钱,回来告诉我碰到一个好心人,给了她五百块钱,我开心极了,没想到还是好人多,可我妈不开心,眼睛哭的红红的。

    第三章

    坐火车到了北城,我本来以为,我妈会带着我去投奔亲戚,可她没有,带着我租了一个特别破的小屋子,屋顶漏水,街道脏兮兮的。

    我们两个都是不能见天日的,躲躲藏藏,几年间换了好几个地方,就怕被老家人找到,我爸被我妈杀死了,如果被逮到就是死刑。

    刚开始我年纪还小,没人雇用我这个童工,生活来源都是靠我妈,我妈当了站街女,当我看到我妈领着一个猥琐的男人回家,我跑着去外面哭了好久。但我不能怪我妈,生活所迫,她这个疯癫的女人,找不到像样的工作。

    我开始出去捡瓶子,一天能捡二百个,我拿着钱给我妈看,我妈嗷的嚎出来,说我的命不应该这么贱,我应该有好的生活。

    我不在乎好生活,只要和我妈在一起就行。可这个简单的愿望,也被扼杀了。

    那是在我十七岁那年,街道的胖阿姨带着警察过来,敲开我家门,说就是这家,我就看这家的女人不像好人,整天勾引男人,没想到是你们贴的那个杀人犯。

    五六个警察进来,一把就把我妈摁住了,带上了手铐,我哭着不让我妈走,我妈在我耳边说:“我回不来了,你千万别找我,不然家族里的人放不了你,还有你姐姐……算我白生她了,你以后自己好好过,好好活下去。”

    我妈死死的抓住我,不让我跟她走,这一去,我怕我妈再也回不来,蓄意杀人啊,我收拾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回去找我妈,没成想,我妈刚被警察抓走,我就被巷子里的郝哥惦记上了。

    郝哥不是好人,他给夜总会、舞厅拉皮条,介绍小姐进去干活,要么就是拉客人去消费,我妈有的客人就是他介绍的,郝哥说我长得美,干这行指定挣钱,我妈挠她,说我闺女以后是走正路的。

    我刚洗完澡穿好衣服,有人敲门,我心下一喜,难不成是我妈回来了?开门看见是郝哥,我还没吱声,他勒住了我的脖子,塞了一团布在我嘴里,绑了我的手脚,拿麻袋套住了我。

    不知过了多久,他带我到了一个乱糟糟的地方,被放出来的时候,光线太刺眼我受不住,眯眼看,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幽幽在看着我。

    仔细看了会儿说:“老郝有你的啊,这么正点的妞从哪弄来的?指定赚钱!”

    我听见郝哥嘿嘿笑:“这你就别管了,她没亲人,自己孤孤单单的,随便你怎么折腾,她不听话,你恐怕得好好调教一下,对了,这丫头可没成年,你再养两年,反正也不急。”

    女人似乎有点失望,嘟囔说还得吃我两年闲饭,场子里的姑娘可都是给我赚钱的。人家不同意,你硬塞给我不是犯法吗?

    郝哥说兰姐是老江湖了,自然有办法让她服服帖帖的,两个人又去了里面的房间,低声说话,像是在讨价还价,出来的时候,郝哥踢踢我:“丫头,我也是做善事,你妈不中用了我给你一个容身的地方,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肯定比你妈强。”

    第三章

    我听他淫笑着说我妈,我用尽了力气踹了他一下,险些把他踹倒,郝哥呸了一口:“贱货!”

    我的心乱乱的,我要去找我妈,我妈要活不成了,叫兰姐的女人拿开了我嘴里的布,我哭着喊:“求求你放了我,我要找我妈。”

    兰姐看了我一眼:“你妈的事情我都知道,听我劝,别去了,龙潭虎穴干什么去?你去也救不了她,自己过好了你妈也安心了。”无论我怎么求她都不听,最后把我关在一个小屋子里,连个窗户都没有,每天定时给我送饭,好在能上厕所能洗澡。

    第四章

    就这样我被关了两个月,等被放出来的时候我的精神都要崩溃了,兰姐看了我一眼:“怎么样?”

    我定定的望着她:“兰姐,我求你了,我要去找我妈,我答应你,等我回来,怎么样都行。”

    兰姐叹了一口气,说你有孝心我也拦不住你,你是我花了钱的,不过兰姐也不是坏人,如果你有更好的去处,不想回来,我也不拦着你,权当我做好事了。

    本来我都报了视死如归的心态,没想到兰姐会放我一码,真是难以置信,我简单收拾了一下,兰姐给了我一千块钱,说穷家富路,让我路上小心,我含泪走了。

    好几年没回村里了,我相信我带上墨镜,他们认不出我,我问了一个不熟的村里人,她问我是谁,我说我是李传芳的远房亲戚,对方说道:“上个月在监狱里自杀了,这个女人也够狠的,竟然杀死自己老公,这不,畏罪自杀了,没成功。”

    我的脑子轰的像要炸开了,我万万没想到,我妈竟然自杀,我还做梦,她精神有问题,肯定判不了死刑,我努力挣钱,她监狱里好好表现,我们早点团聚,可是,她竟然选择了自杀,幸好,她没死!

    我妈被关在看守所,我去看她,她的案子审查得一年才判,她让我快走,别被人发现了,不然村里的人饶不了我,我二大爷叫嚷着抓到我要把我卖到山沟里给傻子当媳妇。

    我自然知道后果,我妈杀了我爸,我是“野种”,我俩都是“叛徒”,我妈说她最多被关在精神病院,让我放心走。

    我不能时常来看我妈,我心里暗暗发誓,我要多挣钱,总有一天让我妈过上好日子!

    当晚我坐上了回北城的火车,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天大地大,却没有我的家,刚下了火车,就看见一个男人迎了过来:“回来啦,兰姐让我等你。”

    我顺从的跟着他去找兰姐,兰姐抽着烟:“你的心事也了了,愿不愿意留一句话的事儿。”

    我还能去哪呢,屋子里静静的,没人说话,所有人都在看着我,我咬咬牙:“兰姐,能多挣钱吗?”

    兰姐听我这话笑了,兰姐长的好看,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虽然眼角爬上了一些鱼尾纹,但是十分美丽,她说道:“这个自然,在我这的姑娘们,都是为了挣钱来的,这捞钱快,也不累,你放心,我亏待不了你,你兰姐也不干逼良为娼的事儿,一切得你自己自愿。”

    我点点头,说我是自愿的。

    兰姐又说,我年纪小,不能接客,先当当服务员,送送水果饮料,一个月给我三千块钱。三千块钱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就是天价,我忙点点头。

    我没地方住,兰姐让我住宿舍,其实就是一个房间里放几张上下铺,里面住的都是场子里的姑娘们,每个月交二百块钱就能住。

    宿舍里一共六个人,我和琳琳关系好,她比我大五六岁,短头发,身高有一米七,桃花眼很好看,平时也照顾我。但不是所有人都友好,婷婷就不喜欢我,她是场子里的一朵花,客人们都喜欢点她,她总是瞧不起别人,觉得谁都不如她。

    第五章

    有一次我送酒去包厢,正好客人点了她,她坐在客人的大腿上,一个男人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还亲她,她娇笑着搂着那个男人的脖子,两个人滚在一起,我要退出去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男人拉着我的手,说妹妹跟哥哥喝一个。

    婷婷不开心了,嘲笑说一个没胸没毛的小丫头有什么好的,虎哥喜欢点个胸大泼辣的,然后瞥了我一眼,然后快点滚出去。

    回来我和琳琳说,琳琳说是婷婷嫉妒我,因为我长的好看。

    我在夜总会待着觉得不安,兰姐告诫过我,多做事少说话,里面一堆人咱们惹不起,我每天束胸,故意用粉底把自己涂的黄黄的,省的引起注意,在这儿做事,被摸一把小手、调侃两句很正常,脸皮不厚没法干。

    我年纪小,踏实干活,经理比较照顾我,这个经理是负责服务员、服务生的经理,和兰姐看场子的不是一种。

    经理姓秦,我们叫她秦姐,我听说秦姐是大老板的女人,不是老婆,就是俗称的二奶,跟老板跟了十来年了,替他打理业务,家里的老婆也知道,像是和平共处。

    秦姐是个好人,她手下的服务员就是拿工资干活,不陪客人,陪客人的有陪酒女郎,从琳琳那我知道,我们这里分三种,一种是我这样的服务员,拿死工资,偶尔有点小费,不会吃大亏。第二种是陪酒女郎,大多数陪酒女郎纯陪酒,不出台,很多大学生兼职干这个,有色眯眯的客人,往女郎胸里塞钱,摸一把,趁机揩揩油,小费一晚上也很客观,据说多的时候能有好几千。第三种是出台的,琳琳和婷婷都是出台的,这种挣钱最快。

    一般都是跟客人去外面,在场子里容易出事,除非是惹不起的大人物才让在场子里的房间。出台的钱个人和场子四六分,各自占六,一般不能谎报,不然被查出来可是要受大罪的,我亲眼见过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