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神秘的客人

    更新时间:2017-12-31 19:28:53本章字数:3666字

    第四章

    年初的时候,一个刚来的姑娘,想自己多挣钱,谎报了出台费,结果被兰姐查出来了,让几个内保的男人打的抱头求饶,床上歇了一个星期才接客,把大家吓够呛,从那次开始,我发现兰姐没有我想的那么善良,她也有残酷的一面。

    也算是杀鸡儆猴了,发生那件事后没有姑娘敢假报,会所里一共有五层,一层二层都是大众开放的,三层开始,主要接待有身份的客人,而四层的人,听说更是惹不起,非富即贵,动动手指头北城都得晃一晃的主儿。

    像我们这种服务生主要是在一二层服务,偶尔忙不过来了去一下三层,四层的客人,要么就是找放得开的姑娘,要么就喜欢找学生妹。

    兰姐这方面对我还不错,她不让我去四层,说万一看上我,她拦都拦不住,那些都是大爷,想让你死你就活不好。

    虽然难伺候,可挣的钱也多,娜娜是A大的学生,她说家里穷,父亲瘫痪了所以自己出来兼职,也是一个苦姑娘,她每天打两份工,维持着父亲的医药费。去过四楼一次,下来的时候衣服都被扯破了,哭的停不下来,一个姑娘还损她,说装什么清高,刚才人家摸你的时候怎么不躲?现在装了。

    娜娜手里抓着一大把钱,粗略看看能有五千,出手真是豪气,她说里面的都是祖宗,虽然没把她怎么样,可玩的花样真是瞠目结舌,我再问她就不和我说了,想必很让人难堪。

    后来还是琳琳偷偷告诉我的,娜娜去包厢的时候她也在,有个客人喜欢琳琳,刚好点了她。娜娜不出台,有个年轻的男人看上了她,说让她过来陪酒,娜娜不敢不过去,跪着过去了,(客人要求跪过去)。

    然后那个男人一把抓住了娜娜的手,塞了酒杯给她,里面白酒、红酒、啤酒都掺杂在一起,娜娜一口喝了,男人把钱放在他腿上,让娜娜自己拿。

    娜娜喝红了脸,去抓钱的时候碰到了男人敏感部位,一下子手收了回来,包厢里的人哈哈大笑,男人又把一张卡放进娜娜的上衣里,还顺势捏了一把,说真舒服,爷今天开心,多给你点钱。

    不仅仅是这样,还把蛋糕水果放在腿上让娜娜吃,具体不说了,反正娜娜委屈的够呛,这对场子里的人也许不算是什么,娜娜没经历过这些,羞得要钻进地缝里去了。

    琳琳和我说,你说娜娜也是,既然出来了就不要给自己立牌坊了,想赚钱早点接客,比陪酒强多了,想不开。

    我反驳她说,娜娜自强自立,不出卖自己,无可厚非,每个人有自己的追求。

    我这话一说,琳琳的脸刷的一下就绿了,她一把推开了我:“好啊,你就是瞧不起我是不是?你从心里就瞧不起我,我不过是个出台的,和你们不一样,你们多冰清玉洁啊?”

    第六章

    我根本不是这个意思,琳琳也不听我解释,冷笑道:“王广美你以为兰姐会一直让你当服务员,别美了,你就是待宰的猪羊,等你肥了的时候,卖个好价钱,最后还得和我一样出台!”

    琳琳是我场子里最好的朋友,因为几句话翻脸不值当的,我拉她说,说我不是故意的,她也解开了戒备的神情说,广美你别怪我,我知道自己不干净,正是这样,我心虚,听不得我好朋友这么说,我喝多了,你别在意。

    说完就去卫生间吐了,她没吐出什么来,就是干嚎,听我的我心慌,宿舍里除了我俩就梅子在,梅子年纪小,就二十左右,仗着自己年轻一朵花,总想争婷婷的位置,对我没啥敌意,毕竟没竞争关系。

    琳琳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梅子递上去一张纸巾,说是不是冯少啊,那可是一个能玩的主儿,表情暧昧不清。琳琳的眼闪了闪,回击说你也不是没跟冯少走过,自从有了你,冯少可好久不点我了。

    关于这点琳琳和我吐槽过,梅子总是抢其他姐妹的生意,她仗着嘴甜玩得开,客人都喜欢她,姐妹们表面一团和气,背后谁不说她几句?

    琳琳脾气爆,梅子不敢和她正面冲突,两个人打过一次架,琳琳敢下手,把她挠的脸都花了,还是兰姐出面调停,两个人都罚了事情才过去。

    晚上下班后,我怎么也睡不着,想起了琳琳的气话,兰姐真的是把我当猪养吗?我年纪小,她不好动我,等我到年纪了,就随随便便用钱“卖”了我?我想装傻,可是我也知道,在这里干活的姑娘,能有多干净?不是我骄傲,我长相真的好看,是属于那种很妖艳的类型,大眼睛,高鼻梁,巴掌脸,个子窜得快,现在有一米六七了,过一两年,兰姐真的会放过我吗?

    我想离开,但不知道去哪,我连身份证都没带出来,兰姐给我办了一张假身份证,用的白广美的名字,我要和那个小山村彻底断了联系……

    我初中都没毕业,一没身份、二没学历,三没一技之长,离开了这我能去哪?我还得挣钱管我妈。

    或许这就是命,每个人有自己的命格,我注定要在这个泥沼里挣扎,我又想起了王瑞刚,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我们都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他干净眼光,我黑暗肮脏。

    第五章

    日子还得继续,我每天小心翼翼的当着服务员,月底拿着几千块钱,我妈因为精神障碍杀人,被送去了精神病院,我偷偷去看过几次,把钱悄悄塞给了她,我不知道精神病院能不能花钱,但不论正常人还是病人,有钱省的憋屈。

    那天我刚要下班,琳琳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去接她,把她手机定位发我了,我知道她去出台了,不知道遇到什么事,我火急火燎的过去的时候,她在和一个男人纠缠,见我去了说:“广美就是他!自己爽完了不给钱,你帮我拉着他。“

    真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对方一脸无奈,说没钱,那还得了?琳琳也不容易,总不能被人坑吧。

    我拽着黑衣服的男人,琳琳说肚子疼先去厕所了,我拽着不放,对方也不挣扎,说谈合作大家都找姑娘他带琳琳出来了,可是什么也没干,出门就让琳琳走,琳琳不依不饶,非让他给钱。

    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看着也像是个富家子弟,年纪二十四五左右,一米八几的身高,挺人模狗样的,怎么钱都不给。

    既然他没想溜我撒开了手,叉腰说:“我不管你是什么理由,你带我朋友出来了,就得给钱!要不然别走。“

    对方微微眯眼,拽着我的手说:“果然是出来卖的,眼里全是钱。“我的火腾一下上来了:”是啊,正是因为有你们这些买的,我们才能卖不是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比谁高贵?“

    他像是被我激怒了,讽刺的笑道:“好,我给,不过我得收点东西回来。“说罢一把把我拽到他怀里,唇覆了上来,我脑子蒙蒙的,没想到他会来这一出,我使劲挣扎,可是他力气太大了,我挣脱不了,他趁着功夫趁虚而入,卷进我得唇一片翻弄。过了好久我听到琳琳的声音:”你们在干嘛!“

    男人这才放开了我,擦擦嘴:“竟然你要收piao资,我也不能吃亏。“说罢甩出来一张卡:”拿着吧,够你们出来十次了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被人强吻了?还是一个根本不认识的男人,我上前一步,想扇他一个巴掌,手还没落下去,他抓住了我的胳膊,往后推了一下,我差点跌一个趔趄:“本少爷今天心情好,不和你们计较。“

    那男人开车走了,琳琳走过来,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问我没事吧,我摇摇头,附近正好有自动取款机,把那张卡放进去,输密码的时候面面相觑,我想了想,输入了“123456“,没想到竟然对了。

    “……“

    这个男人,看来没少出来招乐子,这卡都是早就准备好的了,看到上面数字的时候,我俩惊呆了,竟然有两万块钱,要知道出一次台有的姑娘连两千都拿不到,这些真不少了,没想到出手这么阔绰。

    琳琳的眼里闪耀着光芒,说广美你看见了吗?这是一个浑身发着金光的财神爷,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拿下。

    我以为这就是一个小插曲,没想到第二天兰姐突然把我和琳琳叫过去,问发生的情况,琳琳简单说了一下,兰姐直接把玻璃杯摔碎了,大喊说:“你们不想活了?阎罗王都敢惹?“

    我不明就里,兰姐一说才明白,原来昨天那个黑衣服的男人叫沈苇杭,具体身份没说,反正势力很大,是四层的客人,不是我们能惹的。

    兰姐很少动这么大的气,敲着桌子,眼神狠狠地盯着我来,恨不得千刀万剐一样:“还有你琳琳,出台就出台,没睡你要什么钱?净惹事,再说你招人帮忙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或者找豹子那种打手撑腰?白广美就是一个小服务员,她能顶什么,你安得什么心?”

    琳琳被兰姐骂的抬不起头,小声说:“我就是觉得丢人,不敢叫你们。”兰姐的眼睛在她的身上转了几转,笑了笑,没说话。

    我俩没敢把我被他亲了的事情说出来,看兰姐的反应,我敢打赌,她知道这个事儿,能直接把我送到他的床上去。

    事情就算翻篇了,兰姐千叮咛万嘱咐,下次如果碰到他得绕着走。我朝琳琳吐吐舌头,看吧,你还想拿下呢,兰姐直接不让碰。

    琳琳经过这事也被吓着了,说再多的金银也不如命金贵,算了这种爷她还是不惹了,踏踏实实挣小钱吧。

    平时我主要负责一层,小青找我说,她拉肚子拉了半天,让我替替她,我犹豫了,小青是管四层的,送东西的服务员,那里面的人可不好惹,小青是高材生,学美术的开销大,所以来着打工。兰姐看她学历高长得一般,去四层应该安全,挣得也多,算是照顾她。

    像场子里,是允许互相替一会儿的,谁有事走不开帮帮忙,没准还有个小费拿呢,只是那是四层,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了沈苇杭,千万别碰到。好羞耻啊O__O “…

    四层的405点的水果拼盘,我端上去,我从没来过四楼,和下面的喧闹不同,走廊里竟然觉得有一种静谧的感觉,等我敲开门,发现里面开着音乐,也是乱的不行。

    屋子里大概有七八个人,四个男客人,还有几个是陪酒的姑娘,搂抱在一起,我进去放下水果,点头要走,这时候角落里传来一个声音:“来了就不要走,过来喝一杯。”我感觉声音似乎有些眼熟,还没来得及多想,听见一个人笑说沈笑也难得开金口了?一个黄巴巴的姑娘没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