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交换的条件

    更新时间:2017-12-31 19:30:07本章字数:3573字

    第六章

    我庆幸自己把脸涂黄了,这幅丑态,应该没人喜欢的,角落的阴影里站起了一个人,穿着白色休闲装,运动鞋,缓缓走了过来,我是倒了什么霉运,竟然又碰到了沈苇杭。

    他坐在拐角沙发上,手往沙发背一搭,看了我一眼,冷冷的只说了一个字:“喝。”满屋子的人都在看着我,我觉得丢人极了,但他的身份,我惹不起,就让他出出气,出气之后就能放我走了。

    眼前这杯酒是红酒,我心里轻松了一大块儿,总比混合的强,一口都喝了,有人吹口哨,还有人揶揄:“沈少说话就是好使,真乖。”可沈苇杭没打算放过我,他凑近一把掐住了我的下巴,手指在我脸上抿了一下,看着指尖的颜色,冷笑道:“真是不乖了。”我以为他要说什么,可是他没有,指指身边的位置,示意我坐过去。

    我就是来送水果的,没成想他不让我走,我带着要哭的脸坐了过去,他挨近了我,手环在我的腰间,表情看起来宠溺但是语气冷酷:“不会笑吗?别哭丧着脸,爷来这是求开心的,别让我收拾你。”

    我根本笑不出来啊,咧开嘴自己都觉得比哭还丑,沈苇杭过来生气了,他说看来你是故意的,故意因为我注意,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话音刚落就把我推倒在沙发上,转角沙发空间不小,只有我们两个坐,我的头发散落在沙发上,他压在我身上吻我,周围都是“哇哦”“噢”的声音,我羞愧极了,这是他第二次强吻我了,这次比上次要霸道的多,他强行敲开我的嘴,软软的唇碰在一起,我急的要哭了,后来泪滴在他脸上,他气恼的站起来:“爷亲你是看得起你,这里的女人都一个样,你清高什么?”他说的没错,虽然我现在不是他说的这样,可以后难保不是,我的嘴唇被他咬破了,我照了照后面的镜子,唇上还有红滚的血珠。

    有人问沈少晚上要不要把这个女人留下,他摆摆手,说不识抬举的人爷不要,随手楼主了一个妖艳的红裙姑娘。

    我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可这事不能和任何一个人说,兰姐知道也是不得了,我就当被蚊子叮了一口。

    小青凑过来问我有没有小费,我摇头说没有,小青看我挺狼狈的,安慰我说没事,别被四层的人吓到,他们比下面几层的客人强多了,最起码没有那么色眯眯的。

    我心想越是有钱的人越变态,我在下面服务的时候还没碰到强吻的呢,他们不就是仗着自己有钱有势欺负人吗?

    那晚琳琳见我情绪低落,爬到我上铺和我咬耳朵,我心里憋屈,就被她说了,琳琳闷闷的说,沈苇杭不是看上你了把。

    我摇摇头,怎么可能呢,我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算是看上,他所谓的看上,也就是他的床伴而已,呵呵,大种马。

    我提心吊胆过了几个月,发现再也没碰到沈苇杭,终于放心了,我怕他找我麻烦,我根本惹不起,他要是找我,我躲都躲不起。

    只是我更烦恼的事情来了,我马上就要二十岁了,这个年纪……早就成年了,我依旧做服务员,兰姐虽然不说,但是现在懂她的意思。

    夏天的时候兰姐暗示过我,说我现在在场子里,已经引起重视了,而且想挣更多的钱,要么陪酒要么出台,我就算安心做服务员也不可能了,兰姐能容忍我,客人可不行。

    兰姐虽然有目的,也算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救了我,不然我过着更加水深火热的日子,能过干净的日子,谁想在这里浸沉着?我知道我回不去了。

    我深深的记得,十月二十八日,兰姐和我说是个好日子,让我出来陪客人,我战战兢兢的过了三天,还好就是陪酒,没人太过分,虽然被揩了油,总比要拉着我出去强。

    衣服是琳琳带我买的,黑丝短裙高跟鞋,简直是站街女的标配,我脸没涂太黄,但是也用化妆降低了两分的颜值,看起来并不扎眼。

    可我的好运气并没有一直持续,第四天的时候,一楼的一个客人,醉醺醺的拉住我,说要带我出台,我看他啤酒肚,酒糟鼻,简直反胃,我挣扎着,兰姐过来解围,说小姑娘不懂事,亥时雏呢没意思,王老板找个更解风情的。

    王老板听到这句话眼睛都亮了,说没想到你们这还有这样的,怎么藏着掖着不拿出来,我出三万,今儿晚上跟我走了,说罢便拉着我往外走。

    兰姐没再管,用眼色示意我听话,三万块钱,价格不低了,这钱她算卖的值了,我不想去,这个男人色眯眯的看着人恶心,我真不敢想象后面……

    场子里早就见怪不怪了,冷漠额看着,我被拽到了门口,我一把甩开了他:“大哥,你放过我行吗?我陪你喝酒也行,你别带我走。”

    对方一听这话不乐意说,说一个biao子别不要脸,我带你走是看得起你,这么高的价格偷着乐吧。

    他拽着我要往车里走,迎面看到了沈苇杭,我头埋的低低的,生怕他看见过,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想,看来没注意,心里有些失落,我听到一声惨叫,一看王老板跌倒在地,鼻子流血了。

    是沈苇杭,他拉着我走:“耐不住寂寞了?好歹找个皮相好的,既然你这样,那不如找我,他给你多少钱我给你两倍。”根本不容我解释,把我塞到了车里。

    他开车带我回了郊外的一个别墅,看来是他的家,他抱着我上了二楼,让我先进去洗澡,我说让他放了我,他的眼神冷的像刀:“小姐,欲擒故纵的把戏不能老用,你老实点,我一会儿让你少受罪,别惹我。”

    我顺从的洗完澡,裹了浴巾出来,他长腿一迈进了浴室,出来竟然全身赤裸,我眼睛别过去,脸红红的,他坐到我身上:“别装成第一次的样子,看着我。”他的前戏很不耐烦,后来进来的时候,横冲直撞,根本不顾我的感受。

    只觉得浑身跟撕裂一般,难受的要命,他最后趴在我的身上,喘气道:“小妖精,我的背都要被你抓破了。”

    我感受他又有了变化,我推开他,他又攀了上来,竟然有些撒娇:“乖,我还想要。”我根本拒绝不了,又和他攀上了高峰。

    我觉得羞耻极了,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关系,可过程却有些快乐,很羞耻,我把脸埋在被里,他在我身上活动,一次又一次。

    到后来他累了,把背一掀,说他去另外的房间睡,不习惯和女人一起。看到了床单上的红点时,明显愣了一下:“来大姨妈了?有没有职业素养?”

    我听出他讽刺的意思,我摇摇头:“不是大姨妈。”听到这句他冷笑着,使劲按住了我的胳膊:“还在装,难道你想说你是第一次?”

    我真的是第一次,我在心里说,可我知道,他是不会信的,在他眼里,我和欢场其他女人没有不同。

    早上我是被沈苇杭吻醒的,这个男人欲望很强,我又被他折腾了一次,连下床的力气都没了,腿一打颤,差点跌倒。他说道:“演技不错,可以去当演员了。”

    我也没想和他解释,最好他以后别找我了,他穿上衣服人模狗样的,私下就是变态! 他让我给他做早餐,好在冰箱里有很多食物,简单煎了鸡蛋、烤了面包,每个人一杯牛奶。

    真是不敢想象,没有交集的两个人,能这么亲密接触,在一个桌子上友好吃饭,我觉得不舒服,撕裂的疼,心里把这个畜生骂了一万遍。

    我在宿舍躺了一天,晚上强撑着去上班,兰姐知道了我的事,拉着我到一边,问我:“跟了沈少了?”我虽然不想承认,还是点点头。

    兰姐很欣喜,显然比她预期的好多了,她和我说,昨天沈少英雄救美,把我带了出去,所有的人都等着看结果呢,以后我也算有人罩了。

    我说沈苇杭就是一时兴起,肯定就把我抛在脑后了,兰姐问我觉得怎么样,我说下面很疼,她具体问了问,皱眉说:“肯定撕裂了,你赶紧去医院看看,这个沈少也是,知道你第一次也不怜香惜玉。“

    自己的身体还得自己照顾,我没推辞,去了医院,开了药拿回来自己擦,其实这行的人也不容易,之前有个姑娘,客人下手重,去医院缝了两针,兰姐还算好心,给了一周的休息时间,以后之后照样出来接活。

    从今天之后,我就已经和以前告别了,什么自尊啊幻想啊,都不如钱实在,呵呵。

    沈苇杭真是大方,给了我一张卡,密码依旧是123456,这花花公子看来没少找姑娘。我看了看里面的数字要接近六位数了,舒了一口气,一大笔钱,存起来吧。

    我跟兰姐说,我不想出台,就想陪陪酒,没想到兰姐一下子就同意了,她说行,知道沈少和别人不一样,除了沈少,你不用陪别人了。

    我心虚的拿沈苇杭当了挡箭牌,自从上次,一个来月他一直没找我,原本观望的人,渐渐聊起来八卦,说我早被沈少忘了。

    这个圈子就是这么现实,也是捧高踩低,你牛气,人家就不敢惹你,不然也往死里欺负你,兰姐的场子还算好的,她压制着,姑娘们不敢造次,其他的,打架的闹事的,热闹极了。

    我和琳琳约好周四白天逛商场,得买买衣服了,我们跟夜猫子似的,昼伏夜出,白天都是补觉,我俩先去了服装批发市场,早市里面的衣服便宜很多,适合上班穿。

    衣服超级便宜,一身下来也就六七十块钱,我俩装成拿货的,琳琳经验老道,足以唬唬人,以成本价斩获了好多。

    琳琳说要去逛商场,打车先回去把衣服放到宿舍,然后奔着最近的商场去了,其实也就是看看,标价上动辄几千的衣服,我俩也买不起。

    可能因为打扮时尚的缘故,导购很热情,介绍来介绍去,琳琳去试了衣服,出来说不买,我们还没出门,导购嘟囔说:“说什么不好看,就是没钱,土包子。”

    我听这话不高兴了,谁规定了试了必须买?我回头讽刺道:“都出来卖了,还装什么清高?你一个月工资买得起几身衣服?”

    那个导购脾气也不好,叉着腰过来手指对着我:“你说谁呢,你说谁呢?”我推开琳琳的手,我说的就是你怎么着?她作势上来要打我,我才不怕这个,我一脚踩在她脚上,她诶呦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