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赤裸裸的背叛

    更新时间:2018-01-03 02:07:04本章字数:3083字

    看着想放下锁匙转身欲走的刘飞雪,冯俊杰心有不甘的加大分贝力度吼道:“刘飞雪你给我站住,我还有话未说完,你等我说完再走。”

    刘飞雪疑惑的拧转身,目光恰巧看到床上娇美容颜的曾雨甜,一脸得意之色,半眯着双眼,用嘲笑和胜利的目光交织着盯在她身上,这种赤裸的目光让刘飞雪感觉自己的脊背一凉,如箭一样嗖嗖往心里直刺。那挑拨的眼神没半点尴尬,此时的她脸色潮红,双眸轻扬,薄唇浅勾,滑出一道斐然的春色,似乎,在看着这一场的好戏……

    突然被闯入来,在门口木桩一样呆站的刘飞雪搅了好事,她脸上充满喜悦没有半点怒气,因这是她企盼很久的结果,终于如愿以偿了吧。娇艳如花的脸对冯俊杰撒娇着叫道:“亲爱的!”,好看的桃花眼却撞见冯俊杰射过来一道,冷冽如箭般的目光撇了她一眼,脸上的气场冷得让她悔了刚才的开口,情不自禁地吞下了巳到红唇一边的话儿,闭了上了微张的嘴。

    刘飞雪突然间觉得那娇笑如一灿烂的玫瑰,是多么的狰狞丑陋不堪,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毫无顾忌,旁若无人的爬起来大大方方穿衣服。深吸一口气,压下內心排山倒海的情感,佯装平静,目无表情的道:“曾雨甜穿什么穿,你不用穿了,打搅了你们的美事儿……我很抱歉!跟本不想再听等冯俊杰说任何话儿,你们可以继续!就当我没有来过好了。

    刘飞雪內心里其实看着那娇艳曾雨甜在冯俊杰的床上,故意伸出雪白细长的大腿,刘飞雪说不清自己內心的滋味,不愧是南大中文系文秘班公认的校花,谁不认识啊!——曾雨甜,一个长得人如其名的娇娇女子,一直追求着冯俊杰的爱慕者,看到她那姣好的脸庞,让身为女子的刘飞雪女也妒忌几分容颜。

    冯俊杰看着刘飞雪再次转身就要走出门外,急忙猛喝一声:“飞雪站住,我还有话要说。”语气里有强硬霸道和挽留。然后用没得商量的语气,对床上的女子淡淡道:“你先出去回避一下。”

    曾雨甜快速的爬起来,麻利的穿上了床边一条粉红色的窄身仿古短祺袍,凹凸有至的身材很丰满,婷婷玉立的身材比刘飞雪还高出三公分,好看的脚趾儿穿上了一双和裙子同样颜色的高跟鞋,拿起床头柜上的粉色小提包。拧转水蛇腰肢朝冯俊杰抛了一个媚态百生的眼神儿:“亲爱的,我去办点事情,回来再找你哦!”说完,便扭拧着好看的屁股,蹬蹬蹬走出了出租屋,路过刘飞雪时,还不忘留下一个挑战胜利了的眼神,路过刘飞雪时阴声细气的说:“怎么?不服气吗?不服气就好好回家照照镜子看看,你有哪一点比得过我?傻子才会选你不选我!”随即粉影一晃就消失在刘飞雪眼前……

    冯俊杰面无表情地将包裹在身下的毛巾被解开,佯装一脸平静的捡起地上凌乱的衣服,快速的穿好。

    不可否认,冯俊杰的长得真帅气,唇红齿白高鼻梁,脸部轮廓有型,浓黑滴水的发丝,饱满的额头,飞扬的长眉,凌冽的眉梢微微上挑,双目炯炯有神。一米八几的个子,由于经常运动,体育场上的健将,身线自然流畅结实,还有八块强健的腹肌。刘飞雪刚想转回身去,回避看他。

    “飞雪,你用得着还是这样冷漠对我,就不能热情点吗!”冯俊杰清冷的声音响起,还带了一丝丝鄙视语调:“我长这么大个仔还没见过像你这么能装的女人,真当我是浆糊做的脑袋,你既然做婊子还要立牌坊吗?”

    刘飞雪怔愣了好一会儿,没听得明白话中的含义。冷冷的说道:“我很想知道,你与她是逢场作戏,还是情投意合?”刘飞雪看向他一双俊眼,以往那里灿若星辰的双眸,今日好似蒙了一层尘埃,黯然失色。

    冯俊杰没有回答,只是淡淡问了一句:“让你扮清高,装纯洁,真的看错了你,亏我还一直那么的信任你,以为你有多纯情。哈哈……你今天所见,你后悔了吗!等一回会,打开你的手机看看,检讨你自己的行为,再问下你自己有没有指责我的权利”。

    “你在说什么?”刘飞雪迷惑不解的抬头认真看向他双眼,努力的寻觅着。却什么也没看出,略加思索有点伤感道“我应该感谢你,让我及早看清了你”。

    “你是不是舍不得离开我?”冯俊杰欺身埃近刘飞雪,温热的气息让刘飞雪有些不知所措。

    “我……”刘飞雪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回答。“如果你同我上床,我可以考虑不分手!”请你和我保持距离,我不是你的曾雨甜,别拿对付她的那一套对待我。刘飞雪轻叹一声冷笑,觉得自己还真的傻得可以,别人都做得那么明白了,难道非要自己说的再难听一些才肯罢休么?你这样的男人,我今天才算看清,还想同床,未免也太小看自己了。

    “不行!”刘飞雪推开了他,斩钉截铁说,再也不可能。请你自重拿开你的脏手,别沾污了我的衣服!

    “刘飞雪,我和你大一的时候就在一起,这三年多来,你不但从来不和我亲热,就连手指想碰都不能碰你一下,普通情侣之间的亲密接触在我这里竟成了奢望!你说我在你心目中算什么?问下你自己,我们还算是正常的热恋中的男女朋友吗?”

    “你自己问问你的内心难道有在乎过我吗?”刘飞雪些愧疚,有那么一点的犹豫着,纠结着自己的内心,相处几年的感情,多少有点不舍!纠结着,心酸难受令语气顿时弱了几分。

    “没有哪个男人可以不在乎,刘飞雪,因为我爱你,所以我能够忍受,一直忍受到与你结婚时再碰你。”你真的以为我的脑袋进水了吗?冯俊杰含着怒气说。

    “那你为什么不继续坚持?”

    “坚持?你说有必要吗?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一直以为,你努力,上进,是一个有追求和理想的人。”冯俊杰咬了咬牙,他嗤笑一声,满脸不屑与鄙夷接着道:“因为现在我发现,我的坚持就是一个蠢驴,一个疯子,一个笑话!”说着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猛按几下,你现在看看你的手机?

    刘飞雪拿出自己的手机,轻轻的点了一下触屏,一看脸刹那间变了色,尴尬地看到上面的自己,正在被一个阔佬男人半拥着在酒吧调戏,那不堪入目的画面,她如电视里演的三陪小姐妓女一样。

    刘飞雪脑里一闪,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刘飞雪的父亲不知何时起有病后,生意失也一蹶不振,母亲为照顾他也无心工作。母亲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学会了麻将,经常输得没有米下锅,还乐此不疲。家里经济变得异常紧张,刘飞雪只能向学校申请助学贷款,而生活费则要靠自己下课后做兼职赚取。

    她经常去做推销,或代销产品,有一天,她在酒吧里推销啤酒,被一个喝醉酒的男人误会成坐台出来卖色相的,所以就有了上面一幕,当时她记得后来她推开了那男人。朝着那男人下面狠狠踢了一脚,然后趁机就跑了,以至于后面再也不敢轻易再去那间酒吧推销啤酒。

    没想到竟然有人将这拍成了照片,刘飞雪几乎能肯定,这些照片是曾雨甜找人偷拍的。因她不止一次在她在的面前表示过,他一定要在她的手里抢到冯俊杰,明摆着觊觎冯俊杰三年多了,有这一举动一足为奇。

    “这……这只是一个误会,真的……只是误会,你听我解释!”刘飞雪有些紧张,说话急得有些巴结。冯俊杰笑了,笑的冷酷而无情:“刘飞雪,你说这些照片要是放到学校教室的电脑里,你说会发生什么事?”

    刘飞雪瞪大眼睛看着冯俊杰,仿佛不认识他一般,这个相恋了快四年的人,除了没有亲密的接触,她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伴侣,真不敢相信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如果放在学校教室里公布,她那里还敢在这个学校呆着,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怎么看待她?何况刘飞雪还有几个月就拿到文凭毕业证了,要是现在被曝光,别说文凭毕业证拿不到,任何一间招聘公司可能也不会也不愿意再聘用她,谁愿意招一个小姐回去呵。

    “冯俊杰,这个画面不是你所想的一样,你要相信我!”

    刘飞雪近乎哀求的说。但是内心的倔强让她只说了一遍便住口。情在不爱你的人面前,永远是尘埃都不如。纵使跪破膝盖去乞求又能改变什么?一个在自己面前出轨的男人心已远,情也已逝!何必苦苦再苛求!

    “相信你?要我相信你,当然可以,除非,你现在能献身给我!证明你对我的真心。”说着冯俊杰不由分说的用力一拉,把前面的刘飞雪拉入了怀中,不由分说的想要用手拉开她腰际的拉链,脱掉她身上的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