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杨紫云复活

    更新时间:2018-01-04 00:47:21本章字数:3649字

    看着陆纤纤, 刘飞雪很艰难的说出:“刚才我和他分手了!刘飞雪语气极力装成平淡无波,不动声色的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泛酸的泪水。拧转身神情却有些失落带点黯然,目光茫然地看着自己用布帘做成的简易衣柜,表情蕴藏着一份悲伤。陆纤纤佯装没有听到劝慰:“你什么都不要再说,先去换了衣服之后再说。”

    在陆纤纤暖心的频频推促下,刘飞雪尽量让自己别去思考,忘记今天已经发生的一切。大脑却是不受控制,除了心疼还有大脑的每一根神经,感觉到都在痛得快要爆炸了。拖着有些麻木的身躯走进浴室, 把带湿的衣服脱了, 从头洗到脚洗了很久,吹干了头发走出来。然后有些颓然地坐在床上,握着手机盯着屏幕在发呆。

    看着呆了一样的刘飞雪,暗想她到底怎么了。陆纤纤最终还是忍不住:“你刚才说什么?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这么一个大帅哥竟然被你放跑了?”陆纤纤一脸的窝火的模样。盯着着刘飞雪的脸明显的觉得更苍白了,瞧着气氛不对劲,随即用手捂着嘴,连忙噤若寒蝉。

    刘飞雪一怔,收回了神漩中的思绪,深邃的目光再次看向眉头紧皱的陆纤纤。陆纤纤很想对她说声对不起,可是看着她那张失去光彩的脸,她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才那么半天的时间,她已经变成了另一个刘飞雪!

    陆纤纤暗自叫苦,很是觉得替她不值,但是又不用用什么道歉的语言和表情,她根本想不透她到底需要什么!

    转了下脑忙改口:“咱们飞雪长得这么漂亮,又有才华,还怕没男朋友嘛,将来去找一个高富帅,比冯俊杰帅,比他更有钱,更有型的金主!不是有古语云:“富翁失马,焉知非福?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边说边学古人摇头晃脑一番。说得振振有词的。样子扮得很可爱,要是平时刘飞雪一定笑喷了,但此刻却是心酸得要命……

    刘飞雪撇了陆纤纤一眼,瞧她一副难受又着急的样子,多少有点感动。鼻子酸酸的,但是不想她替自己难过。深吸一口气,勉强把嘴一弯微微上翘,扯出一个生硬的微笑,对着陆纤纤点点头算是认同。陆纤纤看到她那一抹清浅的笑,心情才稍好了些。粗心的她,表情又恢复到一惯风轻云淡的样子。刘飞雪却狠狠的咬了咬银牙,暗自安慰自己,人不是生下来就可以有一颗强大的心,去回应迎面而来的苦难,天那么大,总能包容自己的难过。自己必须去学习如何忽略它对自己生活的不良影响,或者说,去强迫自己不受影响地生活。从从容容的面对吧!

    陆纤纤终于明白,在今天以前,她们相处的时光,她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幸福的笑容!以前总觉得她的笑容很灿烂,现在才知道她很坚强!

    刘飞雪反过来对纤纤纤道:“守不住的恋人都不是真爱,你应该庆贺我脱离苦海。”刘飞雪一脸洒脱的笑着,似乎那些伤害从来不曾有过。

    陆纤纤不太相信的盯着刘飞雪看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问:"你真的能放下?"

    "放不下又能怎样?他现在是曾雨甜床上的人!"刘飞雪用呢喃的语调说。难过的深吸一口气,抬高头,不让心里泛酸的泪流下,咬了咬银牙,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内心泛滥成灾的情绪压下去,把自己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陆纤纤听完后,气的用力踢了她一脚面前的小塑料櫈子,把橙子踢得倒向一边,怒气冲天的,要去找冯俊杰和曾雨甜理论的模样,咬牙切齿地说:“这个陈世美带女人回来乱搞先出轨,还好意思说你?他明知你推销酒的,没脑的驴,他脑子浆糊做的,一级脑残。

    刘飞雪茫然的看着陆纤纤,脸上闪过一丝丝难过,闭起双眼,深吸一口气,不让泪水流下来,再睁开时,已经没有了那些心痛和愤怒。

    她悠悠地说:“过去了忘了吧,放过别人也放过自己,爱情勉强没幸福,放手也是成全。”

    "你要是想开了,这就最好不过了!我出钱,咱们待会儿去好好庆贺一番。”

    刘飞雪蠕动了下唇角,咧开嘴笑笑巧妙的回到:“立即出发,我要狠狠的涮你一顿。”然后哈哈的笑,其实笑得很听,她自己也明白笑声中带着苦味。

    陆纤纤拉刘飞雪坐好,安慰道,别愁云惨雾的了。我帮你打扮下,失恋的姑娘更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由分说的坚持很认真地把刘飞雪,从头到脚打扮了一番。盯着刘飞雪左看右看道:“真是个天生丽质的美人胚子。”刘飞雪氤氲的眼窝在忽闪的长睫毛下弯成了两道晶莹剔透的月牙儿,紧抿的唇角慢慢翘起了唇角。清浅一笑,两个浅浅的梨涡使人不由的想上去轻轻咬上两口,再加上一套剪裁得体,刚好合适的黑白相间的小洋装,显得优雅大方!“啧……啧啧!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三分相貌,七分打扮果然不假。打扮起来的飞雪果真的与众不同。”她在为自己的杰作发出惊叹,陆纤纤的唇角微微翘着一个好看的弧度,就连那深邃的眸子也在笑……

    陆纤纤你别再黄婆买瓜——自买自夸了,咱们现还不快点出发,耽搁了时间延迟了去饭堂,残羹冷炙阿姨可能都会倒了,咱们就得喝西北去,刘飞雪推促道,我快要饿晕了纤纤,求你快点--别让肠胃跟着受罪,那可是要跟一辈子的。

    柳氏集团的会议室里法国代表站起身,开心的说道:“我们总裁过一段时间就会来中国,亲自拜访,并且跟柳总裁签署后面一系列的文件。我身为代表,对柳氏财团的各方面实力,还是非常满意和放心的。”

    柳子毅一脸笑容,对法国代表说道:“我也是!我很荣幸,可以跟您合作,并且我也很有信心,我们一定会合作愉快的!我一定会在这里恭候大驾,非常欢迎”柳子毅微微含笑点头跟对方握手回答说道。”

    刚刚辞别会议室跟法国的一个集团洽谈生意,已经谈成了这笔生意的柳总裁,正在为自己可以从法国盛产的香水,每年可以赚百分之一的经济,有了这个主要经济,意味着柳氏团所掌控的范围又升一个台阶!

    柳子毅有精致完美的五官,尤其是狭长微挑的眼眸,更是说不出的邪魅优雅。

    “柳总裁……到开饭的时间了,助理等了很久,见他没有要去吃饭的意思,忍不住好心开口提醒说道。"

    “知道了。你们都出去吧。”柳子毅气势外放的时候,整个人如同帝王一样,其他人马上低下了头,不敢违抗命,都退了出去。

    柳子毅疲惫的靠在总裁沙发上,眼眸低垂,狭长微挑的眼眸里藏着别人看不懂的情绪。对着办公桌上摆放的照片道:“紫云,你知道吗?我终于拿到了法国香水中国代理的合同,可惜你等不到看我今天的战绩。”打拼的这三年我的表现一直很出众,将柳氏财团的市值提升了百分之二十,终于可以堵住了内忧外患,唬视柳总裁位置之人的悠悠之口。

    自从杨紫云走后,他瞬间明白,自己不能再是个不懂事的毛头小子,让别人摆布,必须强大起来,才不会也不能让自己被别人掌控。但是今日的一切成果,天国的紫云你看得到吗?在柳子毅的面前仿佛跳动着一个甜美的身影,看着他笑得很灿烂……那是他已逝的恋人,杨紫云在对着他动情的笑。

    相同的时间里,在驰名中外陆氏集团,办公楼坐落于南市最繁华地带。傍晚拥有欧陆风情的整栋办公楼里更显一片寂静。

    唯有瞩目全城最高的顶楼总裁办公室,在这即将阴暗的天气闪烁着耀眼灯光,似乎在向全城展示它的辉煌。

    陆氏特别典雅办公室的门被人轻轻推开,吴助理从门口向里看去,只见一个修长的身形背对着门的方向,挺拔地站在落地窗前,手里捧着一杯咖啡,闲散的动作里流露着迷人帅气,如果他的表情不那么冷漠,他一定是冬日里的一抹暖阳。陆少良看着狂风夹杂着暴雨,无情的敲击着窗台。他带着严肃的表情俯视着整个南市。

    “陆少!”吴助理轻声敲门,终点走向了他,表情颇为无奈地提醒道:“你要找的相片上女孩找到了,她是南大大四行政管理班即将毕业的刘飞雪。”慵懒的找张椅子靠着椅背,深邃的眸子纠结看向陆少良,一副接下来你想怎么办的表情瞅着陆少良,这陆少长得真妖孽,身为男人的吴助理不由得为之惊叹。

    “你又不是女人,别拿你那女人般花痴的眼神盯着我,又不是你的梦中情人。瞅得人心里直发毛,你郁吗?真无聊。找机会,我要她入柳氏在柳子毅身边工作,成为我们能撑控的人!”站在落地窗前的陆少良,终于开了口,磁性的声音透着冰冷,身上散发着嚣张气焰,王者的风范仿佛与生俱来。

    吴助理一听,思维在冻结,神情明显的呆住:“陆少——陆总裁……这恐怕很难,安排她入柳氏不难,但要在柳子毅身边工作就不是轻易的事,自从杨紫云死后,他身边再也没单独出现过女人。要呆在他身边工作,除非,除非……杨紫云复活!”

    "相片上的女孩,他就是复活的杨紫云了。我还没见过世间有如此相似的人,不信你拿她的照片和三年前杨紫云的照片对比一下,你就会相信世间真的有奇迹。"

    吴助理盯着这张迷惑众生的脸,嘴巴一张一合的在说杨紫云。暗自惊叹,他居然有超越世界男模的比例身材,而且富得不容小瞧的陆氏集团总裁。天啊!自己是男人都快受诱惑到快要迷失自己,这么帅气的男人,对女人的杀伤力肯定卓越不凡。如果是女人,不知会迷死多少男人。

    陆少良眸光微眯,米白色西装笔挺的他,俊逸非凡,气宇轩昂的容颜。但总会自然而然地透着一股寒意,让人不易接近,变得有几分冷酷。可以在三年内令自己在家族中站稳脚跟,让从不沾房地产的陆氏企业成为商界的首领,这样的传奇人物,实在让人心生敬仰。

    此刻,他微微扬起了头,仿佛在感受着浓烈的雨水洗涤,整个人渐渐变得有些清冷起来,连带着声音也透着冰凉:“别人或许做不到,她一定行!因为她是第二个杨紫云。”语气十分肯定。

    吴助理闻言先是一怔,随后释然的笑了,这陆少行事一向与众不同,但眼光独到,他想做的事在自己的记忆中从没有失败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