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遇难

    更新时间:2018-01-07 00:26:14本章字数:3154字

    人生漫漫,缘分的渡口依旧熙熙攘攘

    一些回眸,要用一生去守候,

    一些擦肩,是一抹永恒忧伤。

    生活,依着时光的流逝边走边遗忘,

    此刻的刘飞雪却只剩下悲凉和凄冷!

    陆纤纤看着一脸委屈难过的刘飞雪,婉惜的说道:“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让人欺负,没有罪魁祸首曾雨甜的无耻,你难道不知道‘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就算再聪明和智慧渊博,也不如小人会钻空子!早在千年之前就给了我们这样的警示,会提醒你远离和不要与这样的人在一起,能让女人用美色诱惑得的男人,也不值得留恋,权当送给抢了别人男朋友的小贱三好了,会让你见识不浅!”

    听完陆纤纤的一番话,刘飞雪低垂着双眸好一会儿,这才抬起头微笑,“纤纤谢谢您提醒,这些我都会记住的。纤纤你不仅聪明,而且懂事。懂得权衡利弊,懂得审时度势,这一点我永远不如你。”

    和纤纤在十字路口告别后, 刘飞雪内心踌躇着:“不知道那个人今晚那个坏人会不会来!”一边忐忑不安的想着,一边内心祈祷无比的往东方酒吧走去。暗想,应该不会来吧……

    为了家人,也为了自己的温饱问题可以解决,刘飞雪迫不得己走过了红灯区,来到了酒吧的门口,外面是五光十色的彩灯在闪烁,酒吧正门口顶上是金光灿灿的黄色大字写着酒吧的名字。刘飞雪低头走入去时,坐在吧台的几个坐台妹在天南地北的聊笑话。刘飞雪走进酒吧奢靡昏暗的光色下,置身其中仿佛要把她的魂魄吸进去。要不是为了生活,自已才不消来这破地方。

    “你们还别说,现在的人读书和不读书确实是不一样!”一个画着浓妆,打扮得很时尚的丰满姑娘笑着对旁边几个说,刘飞雪见她微显稚嫩的脸,估摸着这姑娘也就刚成年。

    “你说的还不都是废话,有真学历和能耐的人,谁愿意来这鬼地方”。女的有点嗤之以鼻地应道,脸上有着无耐和漠然之色。阿青读多两年书说话就是不一样,怎么不一样?另外几个女人笑嘻嘻的忍不住伸手摸了那小姑娘的粉嘟嘟小脸儿把,还不忘赞了一句:"手感真好,太可爱了。"

    “你难道又在想你那经常来的客人,那个文学博士?最苗条的女子道:“就是那瘦高个带眼镜的,对不对?”另一女子娇滴滴地声音,嗯!是的,每次我陪他,他都会吟一首诗歌送给我,每一次的诗还都不一样,昨天吟完以后,便问我,‘夏风夏露愁煞人

    风停水静月寂寞,

    夕阳坠入爱河,

    枫林着了火,

    岁月没有界限,

    时间作了刻度,

    寸草能结秋果。

    撒在未来的路上,

    金风玉露同眠,

    伊人夏水静候,

    我用夏的诗句,

    与你相会在春梦的渡口。

    期待下一次能否与你重遇?

    “你这客人好有文彩呀!现代的诗人。”一位坐台女一脸羡慕的说:“情如一夜的烟花该是什么样的体验?”有个语速快的应道:“短,却灿烂无比!”好有诗意,可惜就是穷了点儿,算很有文彩了。

    “文彩个屁呀!又不是印毛爷爷的红太阳,我只爱红太阳”那小姑娘也笑了:“几句九屁不通的诗,不能作饭吃,又不能当美酒饮的,讲这如同助眠歌,还不如说个故事给我听好!”

    “噗!”刘飞雪听到这里,忍不住噗嗤一笑,这姑娘实在是直率得太可爱,说得真现实,感情她眼里金钱至尚。

    那几个吧台的坐台女看了一眼她,又继续地兴高彩烈的聊了起来。

    “那不怎么读书的呢?不读书的又有啥不同?”我就是小学都没有毕业,见识少,知识又少才问的,女子灿灿的笑着问。

    “从头到尾光看和听的份,除了陪吃陪喝劝酒,那敢对那文诌诌的什么诗词,我那小学二年的水平,心里除了自个的名字,那里还有字呢?肯定是对不上一个字儿,就像个闷葫芦呗!”旁边的几个人闻言都笑弯了腰。

    打扮得明艳抢眼的女子:“女的有钱想要去包养个小白脸也好,男的有钱想要去嫖娼也行我都不介意,现在这个世界,各玩各的人多了,谁也不用约束谁。”她们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十分高兴,刘飞雪在一旁听得很不是滋味,都是风华正好的女孩子,却要从事这行业……

    “哈哈……终于等到你了,小贱女!今天看你还能往那里跑,真是怨家路窄。”听到这声音,刘飞雪吓得要促销的啤酒都不想要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扭头就走:“你做梦!!”

    “想跑?门都没有!”那个肥头大耳,长得像猪头一样的标哥,带了两个帮手,一前一后恰好将路两旁堵住。满眸黑沉望着她,强大的气场步步逼近,几乎将她整个都笼罩在他们的视线里。

    “小贱女,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就不知道标哥我是这道上混的!总以为我好欺负……言罢走近刘飞雪。男人的气息似有若无地喷在耳侧,刘飞雪耳背的肌肤一阵热度上升,止不住地一个激灵。內心十分恐惧,暗悔早知道会面临这样的情况,遇上这昏神,她情愿执易拉罐渡日去。

    刘飞雪立即堆满笑计好着说:“标哥果然威武帅气,小妹先前不懂事,做错了。求标哥你大人有大谅的不和我计划,就原谅我好了,别把小妹我当一回事!”刘飞雪讪讪,声音因害怕越发小了,“我也是因为没办法的标哥,只是挣碗饭吃不是存心和你作对的。”

    你现在知道错了吗?上次踢我的时候你没想过有今天吧。要我放过你可以,那得看看你今脸上的天有没有把我待候得开心了。说罢还伸出手朝着朝刘飞雪的脸上摸过去。眼看标哥的手快要触到脸上的时候,刘飞雪情急之下急忙弯腰躲闪,暗自感到不妙,不管三七二十一竭尽全力地就往门外冲去,想着朝门外面跑。

    “妞儿你还想跑,你上次踢了我逃跑的时候,就沒想到会有今天吧?”他的目光忽然变得阴翳,一只手伸出拦腰抱住了刘飞雪,另一只手死死地掐住了刘飞雪的脖子。

    刘飞雪被标哥掐得喘不过气来,却又无法挣脱他讨厌的手,只好费力地乞求道,“标哥,求求你,请你饶了我,做做好人放开我……”瞬间窒息的感觉,让刘飞雪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她没办法呼救,没办法挣扎,只能闭上眼睛承受着。

    难受得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或许,会死吧……或许再也看不见双亲了!

    因为她能感受到,标哥用的力度重得几乎真的是想要她死。

    忽然,标哥的手一松,空气瞬间进入胸腔,刘飞雪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从现在开始,我要一点一点地让你知道,伤害我,敢和我作对你需要付出怎么样的代价!没侍候好我,你就别想好过!”

    刘飞雪重重地喘着粗气,低着头,心中如吃着黄连,嘴角的苦涩蔓延开来。

    天理何在?心底有点绝望和不舍的感觉,脑里却闪过父母慈爱的目光,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找二餐也得受人欺负吧。

    她不明白,自己奉公守法,低调做人,可是为什么这种事情会落在她的身上。她不过就是默默地为了生活勤劳的过着兼职帮补生活,从来不敢有过任何的奢求,甚至连想象都不敢,怎么会这么倒霉!这么苦命,命运为什么这么不公平?被标哥俘虏的刘飞雪,刻意的向标哥求饶。趁着标哥不注意的时候,她伺机低头狠狠的咬了标哥搂着她的手。

    痛得标哥立即如鬼泣神嚎般,几乎要嚎啕大哭起来。呼天抢地的喝道帮我捉住她,快……别让她跑了……

    刘飞雪原本以为咬了他之后,可以乘机拼命竭尽全力逃跑,她没料到标哥带有二个凶神恶杀的手下,不到一分钟,但是却被标哥那两个凶神恶杀的手下给拦了下来,被标哥的西个手下如老鹰捉小鸡一样给绑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喊叫,嘴上多了一条布,标哥指挥两个随从拖走,刘飞雪只觉眼一黑,就让一条破布覆盖了双眼,什么都看不见了。

    过了好一会儿,刘飞雪也不知被带到了什么地方,眼上的覆布被人用力扯了下来。瞄了一眼感觉在套房里。暗叹不妙--

    标哥把他那满脸泛着油的脸凑近了刘飞雪,涶涎欲滴一副嬉皮赖脸色迷迷的样子。看得刘飞雪感到恶心死了……,都是动弹不得!那目光几乎要吞噬了刘飞雪的骨头。嘴唇贴到刘飞雪嫩白的肌肤上,舌头正准备舔她。而刘飞雪的双手,双脚被绑的很结实。就在刘飞雪感到惧怕和绝望时,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只有等待不幸的开始……

    正处在危急关头,突然间,套房的大门被人狠狠的一脚踹开了。

    刘飞雪睁开双眼,一个身材倾长笔挺的男人站在大门口,外面的阳光照在他身上,让他看起来如天神一般高大,阳光太耀眼,她看不清他的长相,只觉得那男人如天上而降到地下的如来佛一样,脚踏五光十色的云彩从天空中降下,就落在她面前,很明显是来拯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