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为什么会担心她

    更新时间:2018-01-08 03:45:49本章字数:3383字

    “哪里来的臭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坏我的好事!”标哥一脸不耐之色说着,招呼两个帮手一起上。

    那男人满脸不屑的神态轻松,一双修长的腿,一腿一个将两个帮手踢到地上爬不起来了。标哥见他武力惊人,想往外跑,结果被男人一把抓住。

    “刚才你是用那一只手碰的她?”男人一双凤眼邪魅嚣张,语气冷冽,混身散发出寒冷。

    “我……我没碰她!真的没有碰她。”标哥感觉到冷意吓得,说话都结巴了,身子如筛糠一样抖个不停,可怜巴巴的盯着帅哥。

    “不说实话?”男人俊美的脸上呈现出一丝丝的狠意:“应该是右手吧?那就就废了它!”说完,男人迅速地将标哥一只手臂往后掰听得“啊”的一声,标哥这只手臂就这样被掰断了。

    痛的标哥立刻跪地求饶,另外两人想帮手的,还没出手,也弄不清来人是怎样出脚的,已齐齐让人左右各一脚踢倒跪在地,三人痛得哭爹叫娘的。

    男人连瞅也不瞅跪地的三人,当他们是空气。径直走到刘飞雪面前,刘飞雪这时才看清楚他的长相。

    这男人长得很帅,脸如上好的白玉雕刻而成,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上剑眉轻挑,一双凤眼嚣张邪魅。

    他站着不动们时候,无害的像一个画中广告的模特,帅气惊人。可暴动时,却又如帝王般,气势迫人。他随意一瞥,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光彩让人目眩神迷。

    刘飞雪实在不能相信,原来男人也可以长得这么好看,好看的让刘飞雪自惭形秽,更让她不敢相信的是,这男人竟然如此厉害,轻轻松松就将这三人放倒在一边,如鬼哭神嚎般求饶个不停。

    帅气的男子抬手轻易而举的把标哥按倒在地上,干净利落地扭起他的胳膊,恰到好处的照着标哥后腰骨要害处狠踹一脚。呜……呜呜,鬼哭神豪声音之凄厉简直比杀猪现场还凄惨。帅气男子扔亳不留情的踩着标哥心胸,对着他清浅笑了笑,“你可不要乱动啊!再动,我的脚最讨厌别人乱动,真不能担保你的一条腿还能不能留在身上走回家。

    “这……这位爷呵,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咱俩有事好商量,你要是看中这这妞,俺不要了,送给你好不好?”标哥忍着痛脸上故作镇定讨好的说道,但是整个人如筛般抖个不停,说话的声音明显七魂少了六魄早就出卖了他。

    “你也不要太担心,我是书呆子出身的人,我最讨厌的就是出手出脚,动手的粗人,还有就是欺负弱女子的男人,真的没事干大家一起坐下来喝喝酒聊聊天多好,对男欢女爱的事,最看不惯别人强行迫人就范的,这样的取乐方式多牵强。你说是不是标哥?”标哥脸色由青转成泛苍白,心中认定今天是撞邪了,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标哥颤抖着有带些哭腔的开口问道,眼中却闪着鬼异……

    “操你妈!”标哥眼神一凛,用他没残的那只手,从他的怀中摸出一把刀向帅哥胸口亳不留情刺去,他想偷袭!

    帅哥轻轻一侧身,从容地躲过了直刺过来的刀子,快速的抬脚,狠、准、快的令人目不暇接直接踢飞了标哥手上的刀子。那连贯的动作和电视里成龙的武打片中才能看到的一样。令刘飞雪看的目瞪囗呆!忘了自己还在危险中。

    耳中听到标哥惨叫一声,帅哥用手腕弯转,卡嚓一声响,标哥的左脚骨应该是被踢折了。

    “唉,你说你干啥要乱动刀子了?我最讨暗中拿刀子偷袭人的人,没半点光明磊落的行为,你他妈的是不是嫌命长了,挑战我的极限,活得不耐烦了吧!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在我面前学偷袭我,活该你变成铁拐李。"

    标哥堆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微笑:“这位爷,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下次……下次,不,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标哥可能是太害怕了,害怕到词不达意,话儿都不晓得如何说好。

    “收起你那令人恶心的可怜样,我最讨厌男人扮可怜,不伦不类的没一点儿男人的骨气。”帅哥冷冷的看了眼这个满脸肥肉的标哥。

    标哥的眼神儿哀怨至极,可怜巴巴的瞅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帅哥。“我也是鬼使神差的,今天喝糊涂了,保证,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干这事儿。”

    说着,说着,他愈发的觉得不知是害怕还是委屈了起来,连带着音量也变成了十分难听的哽哽咽咽的哭音。明显的想着如何才能求饶如愿……

    刚才那么嚣张,现在倒变得鬼泣神嚎的,看着就心烦,还不快点滚,剩下的一条腿看来你也是不想要了吗?来人厌恶的利声喝道。

    标哥那里惊悸未定,听到这声音如获解脱,连滚带爬的拖着受伤的脚,瞬间消失在视线当中……

    她抬头看向救自己的男人,心里暗吃一惊,双眼撞上一双黝黑深邃的眸子。

    四目相交,刘飞雪的内心莫名其妙地跳动了一下。格蹬……整个人被好看宽宽的额头,不高不矮的鼻子,浓密的眉毛,深邃有神的双眸,如精雕的轮廓,性感的如同妖孽的双唇,刘飞雪给扰乱得失了神。

    “该死!”这女人的双目明显在盯着发花痴,忍不住低咒一声。略带怒火的目光瞪向刘飞雪,这一秒,他忽然想甩手离开。

    “抱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请问怎样称呼你?”刘飞雪脸瞬间变得通红,侧着脑袋,怔愣地看向面前帅气的男人。

    我叫:“陆少良”,对方好听又有点诱人的嗓音响起。

    “你没事吧?谢谢你救了我。”

    刘飞雪挣扎着被绑的双手和双脚,想要挣脱束缚的绳子。 

    “我看看,有没有扎伤。”陆少良边说边走近了她。

    陆少良也被她悦耳动听的声音怔住,替她解了手上被束缚的绳子,手与手之间相碰传来她的温度,忽然间他烦躁的心开始平静下来。

    这种奇妙的感觉让他疑惑,不觉地挑眉,低眸打量着近在眼前的刘飞雪。暗自思符,这个女人赤裸裸的目光……在勾引他吗?

    不过他感到自己很享受般,这是从来没有的感觉。因为她的手不但皮肤光滑似乎很温暖。两当事人忘我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刘飞雪愕然一片,觉得陆少良真是利害,这么短的时间就将凶神恶杀的标哥给收拾得恢溜溜的走了。

    她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一双好看的眼珠子由于慌乱没有聚焦点的乱瞟,好半天才挤出了“谢谢”两个字。

    “今天你除了受了惊吓也累得够呛的了,应该饿了吧?我带你去找点吃的填填胃,也顺便压压惊”陆少良好听的声音,虽然有些低沉,但声音里透着一股温润。

    刘飞雪心头微微一颤,内心里有些激动,这平常无奇的一句话倒是暖了她的心窝。

    这个好看的帅哥,不但有脸上颜值和身手不错,竟然很细心会关心人。关键时刻不仅救了自己,还细心会关心人,刘飞雪的心底的暖意肆意的蔓延开来,随后仰起头,付之甜甜感激的一笑。

    那一抹发自心底的笑,犹如向日葵的美灿烂无比,让陆少良看得有些出神。

    这个女人不但五官长得极像极了――杨紫云,笑起来更像,而且十分动人好看。

    第一次遇见她是失魂落泊的走在街中,老皱着个眉头,脸上忧郁得如同快要下雨的天气。刚才撞入来是绝望让人生怜心痛的感觉,现在却是初放的太阳一样,那么的明媚动人。让人内心产生丝丝涟漪。

    只是一个短促的走神,很快陆少良便恢复冷淡的神情。那一抹明媚表情只是在心里短暂的停留,如疾风骤雨般,对陆少良来说,是少有的怪事……身边不乏各种各样的女人,却从未上心头,今天到底怎么了?真是奇哉怪也!

    他提醒自己,不要深陷入感情的旋窝中,自己只是需要一个女替身帮她,绝不能让自己陷入情感的枷锁中。目无表情的走过去为刘飞雪解脱了被束的绳子。不知是久让绳子束麻了,还是一时性急,想抬步拉远距离,刘飞雪一个站立不稳,跄踉得差一点儿居然要摔倒。陆少良本能的伸手去扶——恰到好处的把她给扶牢。

    陆少良感觉自己的胸膛正被某人的脸不小心蹭碰撞,最后整张脸都不由自主的埋进了他的胸膛,这样亲密的位置,这样贴切的感受,让他的内心不受控制地升起了一团热流,而后心脏处发出砰砰不停的声音。

    他竟然感到自己被怀里的女人挑逗,而且还不反感!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陆少良浓眉紧蹙,想要推开刘飞雪,又觉得不妥,担心她脚麻站不牢固再次摔跤的同时,也担心她有沒有被标哥打伤到衣服盖住的地方,而自己看不见的伤,她有没有受伤呢?

    因此陆少良只能隐忍住心头的那股暗火,快步将刘飞雪扶往他的宝马车走去,发现她并没有其它地方受伤的迹象,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

    感到很奇怪,他竟然会担心她?到底为什么?

    刘飞雪忐忑不安的缩在副驾驶位上,眼角的余光三番两次地撇向左侧,那个一脸平静的男人。

    车内的气氛静谧的可怕,她很想说点什么来打破它,可惜就自己那少得可怜的智商,到现在也没想出什么很好的言辞来缓解目前的尴尬。

    咬着下唇纠结了半天,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很是尴尬,只能不好意思的低垂着头……

    陆少良站在车边,默默地观察着刘飞雪,发现她静坐着的样子如同安静的瓷娃娃,有种很轻易就会碰碎的感觉,特别是那白皙的肌肤,让人止不住想要去捏一下,却又不忍心去磁触的感觉。

    同时也发现了她的衣服破了,里面的内衣若隐若现的露出来。这种场面他没见过,脸刹那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