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火烧黄家堡

    更新时间:2018-01-03 11:00:00本章字数:3019字

    这日酉时,刚打退胡人的一次进攻,黄泰命黄羡率领一千庄丁守城,务必坚守至明日晚间方可撤退。其余族人只准携带细软财帛,全部到自家后花园集聚。

    黄泰令人搬掉西北角一堆干柴,露出一个秘道入口。秘道颇为宽敞,即便是马匹车辆也可通行。

    原来,黄泰家就在西北角,紧挨城墙,早在多年前,黄泰便命人秘密挖掘一条通往堡外的秘道,以便胡人围城时可以安全撤离,即便是转移路线,也早已令亲信探查明白。这秘道除了黄泰父子,其余族人多不知晓。

    黄家堡人见有秘道可安全逃离,无不欢欣鼓舞,对黄堡主的远见卓识也是钦佩不已。

    黄泰命能够作战的庄丁断后,并对黄渊嘱道:“族人撤离后,留几个人看护秘道,再回去协助大哥守城。”然后令亲信在前面引路,自己与夫人同乘一车,若静有孕在身,不便骑马,与母亲一车,紧随在后,典横、秀娘、若兰则乘马跟护,依次进入秘道。众族人鱼贯相随。

    黄家堡西侧,紧依一条大河,岸高林密,秘道出口便在河道内侧,封在洞口的砖石已被庄丁提前移除,掩映在草莽之中。黄家堡人出了秘道,沿着河道内侧向北行,到达黄河岸边,再沿黄河南岸,向双石镇进发。

    黄家堡西侧紧挨大河,地势窄狭,是胡人兵力部署最为薄弱的地带,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黄家堡人就在脚下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走了。

    一夜相安无事。第二天清晨,赫连隆强率兵出营,距城一箭开外,扎住阵脚,令人将一封书信射到城内,要主帅城楼议和。

    黄渊向黄羡道:“大哥,胡兵攻城多日,忽然提出议和,恐怕有诈!”

    黄羡沉吟良久,说道:“管他有诈无诈,你在城楼与他答话,我躲在旗后窥察,如若有诈,我便一箭射去,即便射不死他,也挫挫胡人的威风。”

    计策已定,二人登上城楼。黄羡持弓藏在旗后,黄渊大声对赫连隆强道:“将军请先退兵,我方定将奉上千两黄金,并加牛羊各千头。”

    赫连隆强道:“黄家堡如有诚意,可先将黄金牛羊送出,我方必定退兵。”

    忽然,城楼下不远处,胡人攻城丢下的两具尸体翻动,从底下露出一个胡人,强弓扯得溜圆,对准黄渊便射。

    黄渊大惊,急忙躲避,一箭刚过,二箭三箭又呼啸而至,实在是距离太近,黄渊不及再作反应,嗤嗤两箭,正中胸口,大叫一声摔倒在地。原来赫连隆强见黄家堡久攻不下,便设下一计:事先乘着夜色,偷掘一条地道直通城楼近处,洞口以死尸隐藏,使赫连龙树持弓伏在里面,再假借议和,诱骗黄羡露面,当黄羡露面时便射死他。

    连珠箭是赫连部落的家传绝技,赫连隆山曾用此绝技伤过黄羡。为使偷袭万无一失,赫连隆树在箭头上涂了剧毒。黄羡见二弟中箭,顾不得偷袭,急赶来查看伤势。

    黄渊面色苍白,嘴唇青紫,随着急促的呼吸,一股股鲜血从口中呛出。

    黄羡大惊,知是箭上有毒,急忙将其胸前衣衫撕开,只见伤口周围黑紫,已然肿胀了起来。

    黄羡知道必须尽快吸出体内毒血,否则二弟性命不保,正待要给二弟拔除箭枝,却被黄渊摇头阻止。

    黄渊知道自己性命不保,箭枝深入体内,已然伤及心脏,一股寒意慢慢周遍全身,仿佛置身冰窖之中。生死离别之际,人最难舍的是亲人。意识到自己即将死去,黄渊惦念起家人来,若兰、父亲、母亲、妹妹、大哥、大嫂相继浮现在眼前,但形象却逐渐模糊,难以看清,昏聩之中,忽见一群胡兵手持弯刀向他们杀来,黄渊心急如焚,挺立大叫:大哥,快杀胡贼……。

    黄羡见二弟忽然站起,惊叫道:“二弟!”急忙把他抱住,只见黄渊圆睁双眼,手指前方,已然没有了鼻息。

    黄羡轻轻为二弟合上双眼,紧紧将他抱在胸口。黄渊个子高瘦,疏眉朗目,长得极像父亲。黄羡仔细端详着黄渊,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他看着再熟悉不过的弟弟,突然产生一种错觉:死,不可能!不可能!他一定是睡着了。想着,想着,竟情不自禁地大声叫起来:二弟、二弟。双手不停摇动着黄渊的身体。一连数声,声音凄凉而尖厉。

    众庄丁见状,无不伤心落泪,有人想念起守城阵亡的弟兄,不禁痛哭失声,整个黄家堡陷入悲痛之中。

    一个老年庄丁走上前,“啪啪”给了黄羡两个耳光,叫道:“大公子,二公子已经死了,你要振作起来,胡贼就在城下,就要杀上来了。”

    黄羡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霎时清醒过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想起从前,二弟和自己一同玩耍,一同习武,一同读书,自己性子急,偶尔发生争执,倒是二弟经常让着自己,可现在,转眼之间已是阴阳两隔,不禁泪如雨下。转念又想,若是自己不轻信胡人的议和,或是自己亲自与赫连隆强对话,二弟也不会死,一时又内疚地自责起来。

    正在此时,城下传来喊杀声,胡人又发动了进攻。黄羡将黄渊放下,腾地站起,心中无尽的悲伤化为复仇的怒火,大声命令众人迎敌。

    黄羡咬牙切齿,一连扯断两张强弓,连续射杀几十人。众庄丁也是奋勇杀敌。胡人扔下几百具尸体,又败退回去。

    黄羡乘间把二弟尸体运回,埋葬在其书房外的荆树下,焚香暗祝:二弟你放心去吧,大哥不能让你白死,我定要赫连兄弟为你陪葬。

    黄羡命人于各家搜寻油脂、蜡烛、烧酒等易燃之物,分置于城门口及街头巷尾,空旷场地,上面覆以干柴,又令人于各家房上,多藏硫磺焰硝引火之物,并制作了几百只火箭留待后用。

    黄羡打算将敌军诱入城堡,烧死他们。眼看天色黑将下来,黄羡留下三百精壮勇士,令其余庄丁从秘道撤离,于西河岸边树林内候命。他严令庄丁,出城袭击,骚扰敌军,只准败不准胜,迷惑敌人,诱敌追击,假装城门失守,令其攻入城堡,再施火攻之计。

    一切安排妥当,黄羡令人打开城门,身先士卒,跃马当先,杀向敌营。

    却说赫连隆强兄弟连日攻城不克,心中烦闷,正在蓬帐里饮酒,互听帐外喊杀声,兵士来报:“黄家堡劫营!”急忙披挂上马,赶到外面迎敌。

    黄羡见赫连隆强兄弟杀来,心中暗暗叫好,命令手下边战边退,依计行事。

    黄羡让敌军追至城门,却不轻易让其攻进城内,极力营造一种假象,黄家堡不甘心城门失守,要殊死抵抗。两边就在城门下厮杀起来,城门狭窄,易守难攻,敌人一时攻不进来。

    赫连隆强见状大喜,以为多日来连攻不下的黄家堡就要到手,急命人吹起集结号角,将围困各处的兵力调来,猛攻南门。坚持了有半个时辰,黄羡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令人在城门处放起火来。大火熊熊,敌军一时无法靠近。

    黄羡乘机率众返回花园,由秘道撤离。临进秘道时,恐赫连隆强发现秘道,又组织庄丁把洞开封严。

    回到树林,近千庄丁正严阵待命,黄羡将其分成四队,亲率一队人马前去劫营,断其接应,其余三队则控制各处城门,伺机放火,封住出口,烧死胡兵。

    城门之火怎能挡住数千精兵,不一会儿,数百胡兵已经冲进黄家堡。

    赫连隆强大喜过望,丝毫没有起疑心,督促军马杀入城堡。正前进间,有军士飞报:“不见敌人踪影。”

    赫连隆强将信将疑,拍马到队伍前面查看:黄家堡屋顶多被拆掉,街角柴木乱堆,地下砖石散落,一派凌乱不堪景象。

    赫连隆强纵马几个街巷,都是空无一人,暗叫不好。又有人禀报:街上酒气浓重。想到街角的柴堆,浓烈的酒气,赫连隆强倒吸一口凉气,如若黄羡用火攻,我军必将葬身于此,急命退兵。

    赫连隆强话音未落,就见城外射来无数火箭,密如飞蝗,射在屋顶、街巷,腾起熊熊烈焰,随即一股浓烈的硝磺气味便在大街小巷弥漫开来。

    赫连隆强连连叫苦,率军急忙撤退。众胡兵乱作一团,自相践踏,死者无数。

    此时黄羡已经令人控制了城门,就地放起火来。赫连营帐留守军士远见火起,待欲前来接应,却被黄羡迎头拦住,一阵冲杀,死亡殆尽。也是赫连兄弟劫数难逃,半夜时分,狂风大作,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霎时间,黄家堡烧成一片火海。

    赫连部落将士数千人,在火海中挣命,顺着风势,惨叫声声闻十余里。黄羡令人纵马巡城,遇有跳城逃生者,即乱箭射死。可怜赫连兄弟,一心想为三弟报仇,却大意中计,几千军士无一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