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月下奇人

    更新时间:2018-01-04 08:17:26本章字数:2515字

    赫连隆山只顾往西奔逃,不知翻过了几座大山,趟过几条溪流,直到筋疲力尽,方才停了下来。

    环首四顾,只见前面矗立三座山峰,中间一座突兀高起,直插云霄,四周便似刀削般光滑平直,两边山峰却矮了许多,整个形状便似一把三尖两刃刀,审视脚下,软草茸茸,绿茵平展,是块一亩见方草地。草地左边有块巨石,高可丈余,似是从山上滚落下来,而右边则是灌木丛生的沟谷,谷底溪水潺潺,缓缓而下。四周古木参天,荫蔽天日,此时太阳尚未落山,山谷里已是一片阴暗。

    赫连隆山爬上巨石察看,心中大喜:巨石有一丈见方,上面平坦干燥,中间略凹,正可歇息一夜。他从身上摸出干牛肉,饱餐了一顿,又下到谷底,喝了个痛快,然后折了些树枝,爬上巨石躺下,把树枝盖在身上。

    石上视野开阔,整个山景尽入眼底,却看不到石下景物,赫连隆山放下心来,暗想:若是追兵赶来,站在下面,定然看不到石上有人。两日一夜,未曾睡个安稳觉,赫连隆山疲困之极,甫一合眼,便沉入梦乡。

    睡梦中,赫连隆山和三个哥哥一起外出打猎,在草地上驰骋追逐,好不快活;回到家,妻子端上羊肉,斟上烈酒,自己连干两碗,醉意朦胧中欣赏妻子的美丽:长眉入鬓,秋水盈盈,肌肤如雪,白里透红,身材丰满而匀称。不觉心中春意昂然,站起身来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忽然妻子秀眉微蹙,泪水潸潸而下,继而面目扭曲变形,最后成了男人模样,急忙将其推开,细看之下,竟是呼延其格,他手持弯刀,正向自己脖颈砍来,赫连隆山急忙躲避,挣扎而醒,却是南柯一梦。

    回想亲人相继去世,现在竟剩得自己孤身一人在这世上漂泊,不禁泪下如雨;又想到自己的仇人,浑身血液沸涌澎湃,在心中早将他们碎尸万段;忽又想起自己现在孤身一人,找仇人雪恨便似以卵击石,心情又万分沮丧。

    仰视夜空,弯月如钩,斜挂山头,清光似水银般倾泻下来,山谷中叶落虫鸣,悉入耳底,整个山谷更显得格外静谧。

    赫连隆山未曾在野外露天过夜,此时躺在石上,仰望月空,被这朦朦胧胧,如梦如幻的美景所折服,心情渐趋平和,一时睡不着,便欣赏起月亮来。

    儿时听母亲讲故事,知道月上有个嫦娥仙子,是古时候大英雄后羿的妻子。那时候天上有十个太阳。炎炎烈日,烧焦了庄稼,烤死了草木,老百姓生活难以为继。丈夫后羿挺身而出,登上昆仑山顶,运足神力,拉开神弓,一气射下九个多余的太阳,天下万物又可以繁衍生息,老百姓也过上了幸福的日子。后羿射日有功,天上的玉帝赐给他一粒不死药,服下此药,便能即刻升天成仙。然而,他舍不得抛下心爱的妻子,就把不死药交给嫦娥保管,继续和妻子过人间恩爱的平凡生活。后羿射日的功绩传遍天下,慕名前来投师学艺的志士络绎不绝。弟子之中,有一叫逄蒙者,奸诈刁钻、心术不正。当他听说师母嫦娥藏有一颗不死药后,便想窃为己有。有一天,师父要带徒弟外出打猎,逄蒙装病留在了家中。众人走后,逄蒙逼迫师母交出不死药,嫦娥知道自己不是蓬蒙的对手,急中生智,拿出不死药一口吞了下去。嫦娥吞下药,便飘离地面,向天上飞去。但她牵挂着丈夫,便飞落到离人间最近的月亮上成了仙。

    赫连隆山憎恨逄蒙。他拆散了人家恩爱夫妻,害得后羿和嫦娥人仙永隔,每日受相思之苦。弯月皎洁,中间确有一块阴影,恍恍惚惚,宛似一个美女在月中徘徊。凝视中,那阴影忽的动了一下,脱离了月亮,顺着山壁飘忽而下。

    赫连隆山大惊,急用手揉了揉双眼,凝神再看,确乎无疑,那分明是个人影。弯月如钩,就挂在山侧,赫连隆山是错把人影和月中阴影混在了一起。他心中暗想:山壁光滑如削,几无借力之处,此人攀岩而下,轻巧洒脱,宛似壁虎游墙,若无绝顶武功,定难做到。俄顷之间,那人落到地面,消失在树影中。

    荒山野岭,半夜三更,绝世高手何以从绝壁悬崖而下,莫非其家就安在这险峰之上,赫连隆山百思不得其解。忽有脚步声响起,静夜中听得格外真切,由远而近,正是从人影下山的方位而来,赫连隆山不禁登时紧张起来,忙用树枝遮住浑身上下,伏在石上不敢动弹。

    月光下,一人快步走来,行至石前草地中间,便盘膝而坐,寂然不动,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方才缓缓站起,从背后抽出长剑,便在月下舞动起来。

    赫连隆山略懂剑法,便借着月光仔细欣赏。初时那人动作并不甚快,身形步法还能分辨清楚,只见他剑随身动,身随剑走,劈刺点挑,闪展腾挪,宛如水银泻地,珠滚玉盘,当真是身剑合一,酣畅淋漓;到得后来,长剑越舞越快,便似疾风骤雨,整个身体都笼罩在剑光之下,身形步法全然看不清楚,只见一团白光在草地上忽东忽西,忽前忽后,滚来滚去。

    忽然间,那人纵身跃起,如惊鸿掠空,盘旋而上,手中长剑疾舞,头顶剑光四射,待得上升势尽,旋即俯冲而下,长剑又连挽几个剑花,即将着地之时,忽又缩腹拧身,将身体翻转过来,双脚稳稳落地,不动分毫;与此同时,头顶落叶缤纷,簌簌而下。

    赫连隆山看得过瘾,直欲大声喝彩,怕被对方警觉,忙将自己嘴巴捂住。那人俯身拨了拨地上的树叶,似乎在估量落叶的多少,继而插剑入鞘,放在地上,又盘膝而坐,没了动静。

    赫连隆山从未见过如此上乘武功,不禁为他深深折服:常人便是跃起一尺,也是不易,他纵身半空,足有两丈有余,脚上力气不知大过常人几倍。赫连隆山不知这世上还有轻身功夫,便以常理推测,跳得越高,腿上力气自然也越大。回忆适才景象,那人长剑并未触及树叶,满地树叶何以而落,这等神功真是匪夷所思。不禁暗想:若能学得如此神功,何愁大仇不报。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那人才缓缓站起,伸了个懒腰,又左右舒展了几下胳膊和腿脚,便纵身跃起,身体在空中横转,以背向地,挺然而下,落地时却了无声息。

    赫连隆山心中大是惊奇,不解这是什么奇门武功。只见那人越跳越高,着地部位也在不断变换,一会儿腰着地,一会儿肩着地,一会儿胸着地,一会儿膝着地,但无论着地部位怎么变换,落地时总是毫无声响。如此练了约半个时辰,那人背起长剑,消失在来时的树林中。

    赫连隆山目不转睛,瞅着山壁,果然又见人影从原处攀爬而上。天渐渐亮了起来,赫连隆山跳下巨石,近前察看,那人练功之处结实平滑,寸草不生,周围落满了树叶。

    赫连隆山心中暗想:原来这块平地是那人开辟出来练功用的,昨天傍晚,光线幽暗,也未曾注意到。赫连隆山推测,地上应该分布着许多浅坑,那人跳起后从空中落下,必然会砸出来许多痕迹。但他前后找寻,却没有发现任何坑洼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