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武学真经

    更新时间:2018-01-04 17:13:18本章字数:3074字

    赫连隆山暗暗琢磨如何拜师学艺:在其练功时出来拜师,感觉太过唐突,容易造成误会,白天爬上绝壁拜师,自己是没有这个能耐,只能守在山峰之下,耐心等待,那人既然住在山上,定然下山采办饮食用品,不怕他不下山。

    主意拿定,吃了些干牛肉后,便向那中间最高峰走去。榛莽中一条小路若隐若现,穿过一片山林,直通山脚下。山前怪石嶙峋,散卧在荆棘丛中,几无落脚之地,赫连隆山只好站在路侧等。审视周围环境,发现脚下路径并未断绝,而是翻过两个山峰之间的空隙,延伸到另一侧去了。

    正值盛夏,天上日头渐渐放下火来,不到一个时辰,赫连隆山已是汗流浃背,见远处一巨松下有块青石板,光滑洁净,便过去坐下。青石板正对绝壁,就是一只飞鸟掠过,也能看得清楚。

    从辰时到午时山上绝无动静。赫连隆山口渴难耐,只得返回巨石,下到谷底溪边喝了个痛快,又洗了把脸,仍沿原路返回,才进树林,便听有人喊道:“钱穆青,快下来受死。男子汉大丈夫,做事敢作敢当,为何做了缩头乌龟,躲在山上不敢见人!”声音苍劲洪亮,真真切切,仿佛就在耳边,正是从绝壁前传来。

    赫连隆山心中暗想:“原来山上之人叫钱穆青,喊话者恶语相向,定与他有仇,听其弦外之音,钱穆青好似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赫连隆山尚是少年,好奇心大,也不虑及自身安危,快步而前想探个究竟。

    透过树林,隐约望见绝壁之前站着六个人,都是穿裤褶,背长剑,面向山峰,看不到面目。赫连隆山不敢靠前,便躲在一颗大松树后窥望。

    等候良久,山上毫无动静,一虬须赤面老者侧脸向身旁青年问道:“钱穆青确是在这绝峰之上?”

    那青年道:“前些日,弟子在芦沙镇遇到他,便暗中尾随,亲眼见其攀上此峰。”

    虬须老者略一沉吟,又大声将方才之话喊了两遍,其余众人亦齐声喊道:“钱穆青快下来受死!”这些人武功高强,内力雄浑,齐声大喊,声音着实不小,音波撞到山壁反射回来,在山谷中回荡,林鸟受到惊吓,纷纷振翅高飞。

    “哈哈……”大笑声中,一人出现在山顶,只见他纵身一跃,身体飞降而下。

    赫连隆山大惊:如此跳下,岂不粉身碎骨。正当其惊疑之时,忽见那人伸足在崖壁上连点两下,下降势头随即大减,就这样,每当降落加快之时,便如法炮制,节奏甚是分明,眼看即要落地,他双脚奋力在山崖上蹬了一下,身体即向前横飞而出,又在空中连折两个跟头,稳稳落在四五丈外一块卧牛石上。

    钱穆青并非汉人,从侧面看,高鼻深目,一身胡服装扮,赫连隆山心中一阵惊喜,更坚定了他拜师学艺的信心。

    虬须老者冷笑道:“数月不见,钱校尉轻功大有进境。佩服!”

    钱穆青并不接话,拱手道:“吕将军,钱某这厢有礼了。”

    吕将军责道:“钱校尉,本将军待你不薄,为何背叛朝廷,盗取经书,远遁来此!”

    钱穆青道:“现今天下大乱,赵家江山不保,演武院分崩离析,江湖歹人虎视眈眈,都想据为己有,《武学真经》倾注了我十几年心血,经书由我保存,亦在情理之中。”

    吕将军怒道:“皇帝命我主持演武院,网罗天下能人异士,将其武技编汇成《武学真经》,以为强兵之资,你身为编修校尉,趁皇帝驾崩,本将军忙于外务之时,携书远逃,行同盗贼,卑劣之极,现今虽是天下大乱,但我职责所在,便是赴汤蹈火,也要将经书追回。你若返还,我可宽恕于你,如若不然,休怪老夫无情。”吕将军言语最初并不激烈,但到后来,语速加快,瞠目拧眉,咄咄逼人。

    钱穆青亦被激怒,冷笑道:“将军对经书觊觎已久,早想据为己有,瞒得了众人,如何瞒得了我。”

    “就算老夫想要,又如何!”见自己图谋被对方戳穿,老者恼羞成怒,狠狠说道:“凭你能挡得住吗?”老者见钱穆青毫无交书打算,决计动武。

    钱穆青也不示弱,冷冷说道:好,钱某就领教吕将军的大力伏魔手。”

    吕将军不屑道:“杀你还用不着我亲自动手。”对弟子使了个眼色,五人便亮出长剑,一跃而前,围定钱穆青,齐声道:“请了!”话音未落,又同声大喝:“嘘!”与此同时,五剑齐攻,分刺中都、曲泉、五里、章门、期门五处要穴,剑光缭绕,钱穆青整个足厥阴肝经便都笼罩在五人剑气之下。

    高手过招,剑气亦可伤人,钱穆青不敢怠慢,忙运气抵御,同时挥剑急舞,将五把长剑一一荡开。这五剑虽是分攻不同部位,却快慢有致,下急而上缓,钱穆青接过这一招,便觉肝火上升,心神烦乱;五人毫不给其喘息之机,第一招甫发,第二招又至,攻击足少阴肾经,分刺俞府、神封、幽门、商曲、四满、气穴五大穴位,口中大喊:“呼!”,上快而下慢,钱穆青急纵身跃起,落到两丈开外一巨石上,仍感脊背发凉,一股莫名所以的惊惧掠过脑海,不禁纵声大笑,口中赞道:“五行连环剑阵威力果然惊人。”

    钱穆青身为演武院编修校尉,各家武学绝技,都由他组织画匠,绘图撰文,熟知五行连环剑阵的特点机要;这套剑阵是昆仑山五行道院的看家绝技,剑法招数全从五行生克而来,五人结阵,相续出招,绵密连环,浑然一体,威力无穷;适才第一招,五剑攻击肝经要穴,下快上满,钱穆青体内真气自行抵御,自然由下而上,恰好顺着肝经运行路径依次增强,五人同声大喝“嘘”,“嘘”音提肝气,两下相激,肝旺生火,是以他心神烦乱;第二招攻击肾经,却是逆着肾经路径,呼音助脾,脾土克肾水,两下相抑,肾弱生恐,第二招后,钱穆青心感惊惧,便是敌方剑招所致,若是不知其中奥妙,强自缠斗下去,必致心神大乱,纵是武功再强,也必葬身五行剑阵之下。

    五人见其识破剑阵,暗自心惊,却并不答话,“嘶”的一声,五剑斜挑,左三右二,来攻他双肩,正是肺经路线。

    钱穆青知道破解这五行剑阵,最要紧之处就是截断五人如潮水般的攻击势头,当下长剑斜挥,荡开左侧疾速攻来的剑招,欺身而近,来点他胸前檀中穴。那人大惊,回剑削他手腕,却被他反手扣住脉门,登时动弹不得,钱穆青猛力牵引,将被擒敌手的身体当做盾牌,来挡其余四人长剑,这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发生,其余四人见钱穆青只攻一人,背部门户大开,大喜过望,急挺剑来刺,眼看就要将长剑插入他的要害,忽见同伴被制,身体横在敌手之前,忙撤剑收招,已然来不及了,嗤嗤连声,被擒青年胸前被刺了两剑,失声惨叫。钱穆青顺势飞起一脚,将其踢向右侧一个矮个敌手,矮个青年见同伴向自己飞来,不忍其撞在石头上,忙伸臂抱住,钱穆青跟身而进,一剑将两人刺穿。

    五人武功与钱穆青相差甚远,开始占据上风,多半凭着剑阵威力,如今死了两人,剩余三人早已心胆俱裂,招架不住,纷纷倒毙在钱穆青剑下。

    适才双方恶斗之时,吕将军端坐石上养精蓄锐,他深知五行连环剑阵困不住钱穆青,钱穆青盗走《武学真经》,必然已经熟知书上武功,知道剑阵破解之术,他只望众弟子能够多支撑一会儿,消耗钱穆青内力,待自己出手时,便可以一击制胜,不成想钱穆青片刻之间便破掉剑阵,几个弟子也枉丢了性命,心中是又怒又惊。

    原来,演武院的职责不仅要辑录天下武功绝技,还担负着为国家培养杀敌勇将的任务,掌管演武院的将军由皇帝亲自指派,进入演武院研习武功的武勇校尉,则是军中层层选拔出来的精英,将来也必是军队中的中流砥柱。这几个武勇校尉是跟随吕将军多年的亲信,由于在其监控下研习武功,便亲切的称其为师父,相互间有着很深的感情,不想顷刻间便命丧黄泉,他当然心疼,钱穆青片刻之间杀敌制胜,武功之高又不得不令他惊服。但吕将军毕竟是将军出身,曾随石虎南征北战,经历过许多惨烈的战阵,深知心浮气躁是临阵对敌的大忌,当下运功调息,片刻之间,便恢复平静。

    吕将军于石上缓缓站起,从背后革囊中取出玄铁虎掌套在右手之上,虎掌半伸,左手护胸,脚下三七丁字步,立了个后发制人的门户。此时钱穆青也已迎上,右手长剑挽个剑花,胸前摆个一柱擎天势,进可攻退可守。

    双方都忌惮对手三分,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各自双眼如鹰,紧盯住对方,心中暗思制敌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