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命悬一线

    更新时间:2018-01-05 05:41:10本章字数:2629字

    却说这玄铁虎掌非同一般,乃是用玄铁打制,坚硬无比,专门克制剑、刀等兵刃。中原原无玄铁,打造虎掌所用玄铁来自燕国。赵国建武三年,辽东燕国有求于赵,派人送上厚礼,其中包括玄铁三千斤。后来,吕将军在征战中建功,石虎赏其玄铁五十斤,命他执掌演武院。演武院中高手如云,其中有一西域高僧,擅长大力伏魔手,一时之间,演武院中,无人能敌,吕将军羡慕不已,便拜其为师,并特意不将此武功辑录入书。西域高僧将大力伏魔手悉数传授,并用玄铁为弟子打造了这独门兵器。玄铁虎掌重达一十五斤,长约一尺,便如手套一般,可以套在手上,护住手掌和前臂,虎掌中空,横铸一根铁骨,用来抓握,前端四指曲张,呈半月形排列,指间细缝,恰可容得下剑、刀等兵器插入,临阵对敌时,如若敌方兵刃不慎滑入虎指之间,便可轻易折断。

    钱穆青在演武院多年年,受吕将军辖制,平日里对他恭敬有加,从未切磋过武功,只知他苦练大力伏魔手,有独门兵器,擅夺人刀剑,但《武学真经》中毫无记载,关于这门武功之步法招数,毫不知晓,是以不敢轻易出招,心中暗忖:玄铁虎掌乃是沉重兵器,不可与之硬碰,但得长剑不被他夺了去就好,自己以静制动,施展轻功与之周旋,待其疲惫,使出杀招,要他性命。主意拿定,息虑凝神,看定吕将军,却并不攻击。

    《武学真经》编纂事宜,由吕将军全权负责,他知书中载有轻功和重功两种绝技,轻功可使身体轻如鸿毛,一跃数丈,动作快捷无比,重功则令身体重如千钧,力大无穷,这两种功夫都是由云游僧人传授,只因这两种武功必须要以扎实的禅定功夫为基础,是以演武院中虽有众多武勇校尉研习,有成就者实是凤毛麟角;适才见钱穆青由绝壁纵身跃下,知其轻功已是炉火纯青,又见其连杀自己五大弟子,剑术也是出神入化,只是不知其重功是否高明,一时竟找不出他有何弱点。转念又想:自己轻功断不能与之匹敌,所使兵刃又粗大笨重,僵持越久,内力消耗越大,越是处于下风,最好是速战速决,先以玄铁虎掌断掉其手中长剑,然后贴身肉搏,施展大力伏魔手的威力,取他性命。

    当下大喝一声,箭步跃上,一招泰山压顶,玄铁虎掌劈头盖脸打将下来。钱穆青不敢硬碰,向后跃开闪避,谁知吕将军并不收招,玄铁虎掌直击在地上,然后双脚发力,身体一纵,飞踢钱穆青膝盖。玄铁虎掌是沉重兵器,凌空打下,一击不中,若是强自收招,必然耗损体力,这般打在地上,轻易将玄铁虎掌上的力道泄去,再借力使力,踢击敌手下盘,端的是奥妙绝伦。

    钱穆青见吕将军以虎掌撑地,身体横空,飞脚踢来,便以长剑削他脚腕,不料这双脚飞踢乃是虚招,吕将军断喝一声,缩腹收脚,带动身体硬生生直立起来,一招直捣黄龙,玄铁虎掌直击前胸。这招又快又狠,钱穆青不敢用剑格挡,急侧身躲避,玄铁虎掌来势劲疾,檫胸而过,将其胸前衣衫刮出四道指痕,当真是凶险万分。

    钱穆青吓出一身冷汗,当下不敢大意,息虑凝神,全力迎敌。吕将军前招甫尽,后招继生,似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掌风指影,穿梭回环,不离钱穆青要害。

    赫连隆山见钱穆青整个身体被笼罩在掌风之下,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长剑威力全然施展不出,不禁手心汗出,焦急万分,却是毫无办法。

    吕将军场上占尽上风,却是始终伤不到对手。钱穆青轻功登峰造极,身体更是柔若无骨。吕将军每每即将击中钱穆青,却被他身形一扭,以常人无法想象的姿态躲过铁掌,化险为夷。吕将军渐渐开始焦躁起来,手中铁掌便不似先前凌厉,钱穆青瞅准空当,跳出圈外,围着吕将军游走。

    吕将军挥掌来攻,钱穆青便施展轻功,飘忽而走;当其凝立不动,钱穆青便挺剑来攻,吕将军奋力还击,他又倏然逃离。就这样,一个攻左一个闪右,一个击前一个躲后,两人山前追来逐去,似是猫捉老鼠,但前后相差尺许,吕将军始终伤不到钱穆青。

    吕将军轻功远逊对手,不到半刻功夫,早已气喘吁吁。钱穆青见有机可乘,便由守转攻。长剑克敌,诀窍在于剑走偏锋,避实击虚,当敌手旧招用尽,新招未出之时,攻其不备,出奇制胜。吕将军适才一通猛攻,体力大减,出招威力便大打折扣,再加上钱穆青轻功了得,快如闪电,吕将军顿时陷入被动,一时左支右绌,狼狈不堪。

    激斗中,钱穆青一招仙人指路,直刺心窝,吕将军挥动铁掌震开长剑,左手运掌如风,猛推对手前胸,钱穆青以攻代守,抬左脚踢击对手左肘,同时借势腾起,飞起右脚,拧身猛踹对手小腹,这几招便如疾风骤雨,只在电光石火之间,吕将军兵器沉重,再加上方才体力耗费过大,虎掌震开长剑后不能迅速回防,左手躲过对手踢击,已然来不及格挡敌手右脚,只听彭的一声,人被踢得凌空跌出,钱穆青跟身而进,不待对手落地,长剑直刺前胸,吕将军人在空中,失去重心,无法闪避,只听嗤的一声,长剑着体,却刺而不入,钱穆青顿时大惊。

    原来,吕将军征战多年,随身穿有护体软甲,刀枪不入。就在钱穆青一愣之时,吕将军已然落地,挥动玄铁虎掌将长剑夹住,嘎嘣儿一声,长剑断为两截。

    吕将军立时精神大振,乌龙摆尾,力劈华山……出手尽是威猛杀招,势如排山倒海,将钱穆青逼得连连后退。

    钱穆青手无长物,已是完全处于下风,心中暗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当下虚晃一招,跳出圈外,发力飞奔。

    吕将军哪肯轻易让其逃走,在后面紧追不舍。论轻功,钱穆青远胜过吕将军,他若是向山外逃,吕将军便毫无办法,但他偏偏选择要逃回绝峰,给吕将军留下了机会。

    钱穆青纵身跳起,如壁虎游墙,转眼已经爬到三丈多高,吕将军追到山下,见其就要逃走,急中生智,奋力将手上玄铁虎掌向钱穆青掷去,山壁不比平地,左右移动艰难,钱穆青听到有重物从下砸来,待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彭的一声,玄铁虎掌正中后背,钱穆青喉中一咸,喷出一口鲜血,直摔到山壁下。

    吕将军捡起虎掌,重新套在右手上,来到钱穆青面前。适才见他口吐鲜血,从高处跌下,如今俯卧地上一动不动,知其必受重伤,便放下心来,举起虎掌,待欲将其头颅敲碎,结果他的性命。

    却说钱穆青受伤落下,心中暗叫不好,急忙施展平日里练就的轻功绝技,落地时泄去急速下坠的力道,索性趴在地上装死,眼见吕将军举起玄铁虎掌就要打下,便奋力跃起,双掌齐出,猛击他前胸。这一下太过突然,吕将军毫无防备,只得运气硬接,只听彭的一声,吕将军便似断线风筝,跌出三丈开外,口中鲜血狂喷。

    钱穆青双掌击出,再无半点力气,趴卧在地,动弹不得。

    那吕将军真也了得,硬接钱穆青一掌,虽是重伤,却并不致命,他挣扎而起,想要结果钱穆青性命。

    钱穆青瞥见吕将军摇摇晃晃,慢慢向自己走来,心中大惊,待要起身应战,手脚却如何也不听使唤,暗叫:我命休矣!只好眼睁睁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