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救命拜师

    更新时间:2018-01-05 05:43:35本章字数:1646字

    吕将军来到钱穆青身前,慢慢举起玄铁虎掌,对准脑袋,便要击下。恰在此时,只听铮得一声,弓弦响处,一枝羽箭疾速射来,吕将军是一流高手,听得箭枝破风之声,知道是奔着自己头颈而来,急忙侧身,只因身负重伤,动作略显缓慢,躲闪不及,噗地一声,来箭正中脖颈,他闷哼一声,立时瘫倒在地,一命呜呼,高举在空中的玄铁虎掌顺势落下,恰好砸在钱穆青腰部。说来也巧,钱穆青此次被砸中的部位恰好就是其在山壁上被击中的部位,他顿感奇痛难忍,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射箭之人正是赫连隆山。最初,他见钱穆青被六人围困,心中甚是担忧,后见他连杀五人,又大感快意,钱穆青被逼得无还手之力,赫连隆山手心尽是汗,后又见他背中虎掌,跌落山壁,心跳加快,直欲从口中蹦出,待得他突袭成功,才略舒一口气,忽见吕将军挣扎又起,而钱穆青僵卧不动,大惊失色,心想:钱穆青必死无疑。又思:他若一死,我当向谁拜师学艺,报灭族之仇。当下便欲抽刀前去解救,而相距甚远,远水不解近渴,情急之下,才想起背上的弓箭,当下弯弓便射,救了钱穆青一命。也幸亏他箭术高超,一箭封喉,若是箭术不济,射他背部,则吕将军有宝甲护身,定伤他不得,不仅钱穆青必死无疑,恐怕他自己也在劫难逃。

    连日来,赫连隆山被人追杀,急急如丧家之犬,匆匆如漏网之鱼,见到钱穆青被人围困,与自己境况相似,便生怜悯之情,再者,他武功高强,赫连隆山早有仰慕之心,是以不自觉中就站在了钱穆青这一边,压根就没想过:拜在吕将军门下亦可以练就绝世武功。

    不知过了多久,钱穆青醒转过来,顿感腰部疼痛难忍,双腿更是毫无知觉,急聚丹田之气,片刻之间,腹下火热,当下息虑凝神,催动真气运转河车,既而五行颠倒而龙虎相交,渐感耳聪目明,精力充沛。

    钱穆青缓缓用手将身体支起,腰部立时疼痛又起,下肢依然毫无痛痒,他支撑不住,重又趴倒在地,略歇片刻,奋力将身体翻转,又是一阵剧痛,急点髀关、秩边、承筋、环跳、命门、腰俞等各处穴道,疼痛顿渐,但下肢依然不见好转。

    忽听脚步声响,一个胡族少年出现在面前,左衽编发,高鼻深目,左脸一道疤痕格外惹眼,想起适才吕将军中箭倒地情景,料定此人必是救命恩人,当下于地上拱手谢道:“小兄弟,多谢救命之恩!”

    赫连隆山喜道:“前辈,大哥,你,你醒了?”

    赫连隆山称对方为前辈,忽又觉得不甚合适,看他年龄,顶多大自己十岁,随即改称大哥,叫出口来,又觉得不够恭敬,毕竟自己还指望着人家传授武功,是以“大哥”二字出口,说其话来又变得吞吞吐吐。

    钱穆青却并不计较这些,点头道:“只是腰部疼痛,下肢没有知觉。”

    赫连隆山安慰道:“前辈不用焦虑,小弟这就带你去看医师。”说毕,将一副担架拖至跟前。

    原来,赫连隆山见钱穆青昏迷不醒,知道伤得厉害,若不救治,恐危及生命,便砍倒几颗小树,截取树干做支架,削下树皮拧成绳索捆绑结实,做成了一副担架,又找些软树枝垫在上面,然后把钱穆青抱在担架上,拖着担架正要走时,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周围环境一无所知,便问道:“前辈,芦沙镇上当有医师,但不知怎么走。”

    钱穆青向西一指,说道:“翻过前面山坡,西行十里便是芦沙镇。小兄弟不是这附近的?”钱穆青见赫连隆山背弓胯刀,像是个军士,又像个猎户,又见他不知附近道路,心中甚是疑惑。

    赫连隆山不敢隐瞒,便详细把自己的遭遇向钱穆青叙述了一遍,只是隐去了偷看其练功的细节。

    钱穆青甚是同情,连声惋惜,安慰道:“小兄弟,你宅心仁厚,躲过此劫,日后必能恢复祖业。”

    赫连隆山噗通一声跪倒在钱穆青面前,磕头不已,哭道:“前辈,你教我武功吧,我要为亲人报仇!”

    钱穆青忙叫他起身,赫连隆山执意不肯,定要其答应收自己为弟子。钱穆青叹道:“小兄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理应满足你的要求,但我现在身受重伤,能否痊愈尚是疑问,如何能收你为徒。”

    赫连隆山喜道:“师父,你不必担心,弟子就是赴汤蹈火也要医好你的伤。到时你可不能反悔,一定要教我武功!”说毕,即拾起树皮绳,挎在肩上,拖着担架向芦沙镇而去。

    钱穆青见赫连隆山血气方刚,为人善良而热情,对自己又这般恭敬,也就不再推辞,默认了这个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