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草原绝恋

    更新时间:2018-01-06 10:26:11本章字数:3271字

    钱穆青躺在担架上,看着前面这个身材高大,体型略显清瘦的少年,不由得想起了令人心酸的往事:“我的家乡在贺兰山下,那里牧草青青,牛羊遍地。自己从小是个孤儿,被善良的钱大叔收养,他无儿无女,将自己视为亲生,我们一老一少相依为命,日子过得虽然清贫,但很快乐。时光荏苒,光阴似箭,转眼自己就长到十八岁,有一天,自己到曲楞河边牧羊,躺在软软的青草上,仰望苍鹰在碧蓝的天空翱翔,心中充满了万丈豪情:我也想成为一只雄鹰,能够在无垠的草原上飞翔。忽然,邻居家的伙伴跑来告诉我:你家里出事了。我骑马匆匆赶回,发现钱大叔已经去世,手里还拿着为我缝制的皮裘。他是在为我缝制衣服的时候走的,真是一位充满慈爱的老人!钱大叔是我唯一的亲人,他的去世令我悲痛不已,在族人的帮助下,我埋葬了他。尔后的一段日子,我总是走不出失去亲人的阴影,整日郁郁寡欢。八月十五到了,一年一度的篝火聚会就要开始,邻居家的伙伴邀我一同前去散心。这是部落专为年青人举行的盛会。青年男女围绕着篝火尽情唱歌跳舞,相互交流,留意着自己中意的伴侣,合适的便订下终身,日后结成美满的夫妻。圆月已经升起,清光四射,美丽的草原一片朦胧,曲楞河畔,熊熊篝火早已燃起,青年男女们聚集在篝火旁载歌载舞,尽情欢笑,累了的便坐在周围,一边喝着奶茶,一边欣赏着众人曼妙的舞姿。我从小无父无母,性情内敛,不喜张扬,又加上钱大叔刚去世,心情不佳,便坐在一个角落,默默看着跳舞的人群。一个美丽的姑娘渐渐引起了我的注意,她长裙曳地,秀发披肩,肤白如玉,美目流波,一颦一笑都令人着迷。我深深地被她吸引住了。或许是感受到了我炽热的眼光,篝火映照下,姑娘踩着月光径直来到我的面前,目光盈盈,伸出洁白的手臂,邀我一同跳舞。我不知所措,懵懵懂懂中随着姑娘跳起来,渐渐地我兴奋了,尽情的跳啊,唱啊,平生第一次感受到和异性相知的美妙。那一晚,我度过了一生中最为快乐的时光。姑娘告诉我她叫格桑,就住在草原的另一侧。夜深了,众人相继散去,我把格桑送回家,就在她家帐篷外,我深情地热吻了她。格桑用手搂着我的脖颈,柔软的躯体在我怀中轻颤,两颗滚烫的心紧紧地融合在了一起,圆月西斜,明媚的月光照亮了我们甜美的爱情。那晚以后,我们便经常在一起约会,草原上的秋菊,蓝天上的雄鹰,曲楞河中的游鱼,山坡上啃食青草的牛羊都曾聆听过我们地老天荒的誓言,分享过我们甜言蜜语的缠绵。

    钱大叔说,世上美好的事物都会遭到魔鬼的嫉妒。这话竟也应验在我和格桑的身上。一次偶然的机会,部落头人遇见了格桑,迷上了她的美丽,不顾格桑和我已有婚约的事实,强行送去聘礼。我气氛不过,去找头人论理,被毒打一顿,关在牢狱里。头人张贴告示,说近年草原大旱,突伽女神附体萨满,传下旨意,要我部落献上人祭,否则就让草原寸草不生,并宣布将我作为人牲,献给天神。格桑痛不欲生,为了救我性命,答应头人,只要放了我,便嫁给他。在我将要被砍下人头祭祀天神时,部落萨满,突然口吐白沫,眼珠上翻,叽里咕噜念了一阵谁也听不懂的咒语后,宣布:突伽女神不满意部落献上的人祭,要求另行选择。就这样,我保住了性命,但过了半个多月才被释放出来。当我得知格桑为了救我,已经嫁给头人的消息后,悲痛欲绝。我不甘心自己的幸福就这样被毁掉,决定去救格桑。头人住所也如汉人一般,建有深宅大院,我从一些在头人宅院里做事的族人那里探听到了格桑的一些情况,知道她嫁进去后,始终不肯与头人同房,被关在宅后的一所房子里,有专人看守。一个漆黑的夜晚,我手持利刃,偷偷爬进宅院,摸到后面,杀死了门前的两个侍卫,闯进了房屋。格桑正在屋内落泪,见我进来,惊喜交集,扑进我怀里嘤嘤啜泣。我们不敢耽搁,急忙翻墙逃跑。谁知我不小心踩碎了墙上的一片瓦,响声惊动了院内的护卫,他们见有人翻墙,急忙放箭,我和格桑都中了箭,强忍着疼痛,骑上外面准备好的马匹,纵马飞奔,格桑坐在我的怀里,鲜血从她的胸口不停流出,我心里非常着急,却不敢停留。头人的护卫没来得及追赶,我们逃进了贺兰山,躲在一处山洞里。格桑的伤口在胸前,伤得很厉害,我要带她去找医师,她执意不肯,说道:‘来不及了。’我抱着她虚弱的身体,伤心地流下了眼泪。格桑躺在我的怀里,深情地望着我,断断续续地说道‘钱哥,我的身子是干净的,头人没有占了我的便宜,我仍然是属于你的。能够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今生我们做不成夫妻,来生我一定嫁给你。’我痛哭失声,大声说:‘我要你今生就要嫁给我,我们要过一辈子!我们还要生几个孩子,一块儿骑马牧羊,一家人快快乐乐的过日子。’说到后来,泪水从我脸颊不断滑落,我已是泣不成声。格桑在我怀里不停地颤抖,喃喃道:‘钱哥,抱紧我,好冷,好冷……’声音越来越弱。我紧紧抱着她,轻轻呼唤她的名字,但她还是走了。我无法相信她已离我而去,大声呼喊:‘格桑!格桑!格桑!’喊声在洞穴里回荡,一群蝙蝠受到惊吓,振翅飞出。我声嘶力竭,但我的格桑再也听不到了。我抱着爱人冰冰的身子,呆呆地坐到天亮。格桑躺在我的怀里,很是安详,长眉入鬓,肤白如雪,依然那么美丽。直到午时,我才恋恋不舍地把她埋葬。我久久地坐在她的坟前不忍离去。天神赐给我一个天下最好的女人,让我感受到爱的销魂,人世间的快乐,可转眼间又残忍地将她从我身边夺走,又让我体会到刻骨的仇恨和地狱般的痛苦。我蓦地站起,决心去找头人复仇,可迅速又改变了主意。一阵钻心的痛楚使我意识到我受伤也不轻。适才,巨大的悲伤麻木了伤口的疼痛,我知道,头人实力强大,有众多卫兵,现在去找他,就等于去送死。我决定先把身体的伤养好,再练就一身武功,后回来结果老贼的性命。我想穿过贺兰山的森林,再到中原拜师学艺。可在穿越森林时,由于流血过多,昏死在一条溪水边。幸亏一位猎人及时发现了我,把我从野狼的嘴边救了下来。在他的精心照料下,我的伤口很快痊愈。我给猎人大叔磕了几个响头,就踏上了去中原的路。刚到中原,便被石虎的军队抓去当兵,由于我作战勇敢,屡立军功,很快便被擢升为校尉,后来又被选送到演武院,真是因祸得福。在这里,我见识了天下最厉害的武功,那些精奇的招数和其强大的威力令我深深着迷,我日夜不停地研习武功,就是在梦里也不停地在舞刀弄枪,一方面是因为报仇心切,另一方面,这样可以减轻我对格桑的思念。演武院石将军对我很是重视,还委任我为编修校尉,负责组织画匠绘图撰文,记录各种神功秘技,编成《武学真经》。这更加有利于我修习各种神功绝技,我武功进境一日千里。后来皇帝派吕将军代替石将军掌管演武院。吕将军妒贤嫉能,为人阴险奸诈,无故免去我的编修之职,不许我在过问武学真经之事。莫非他对《武学真经》,怀有觊觎之心,意欲侵吞?我没有时间思考这些问题,仍然利用一切间隙研习武功。三年后,我武功大成,在演武院内的大比中,挫败了独眼龙蒲生,取得了头名的佳绩,本来可以晋升为将军,到军中任职,谁料天有不测风云,皇帝石虎驾崩,天下大乱,朝廷无暇顾及演武院的事。我便乘机请假,返回曲楞河畔,夜探头人府邸,将头人及其五个儿子尽数杀死,报了我的夺妻大仇。当我回到邺城时,演武院已是风雨飘摇:吕将军忙于朝廷事务,无暇管顾,演武院成了群龙无首之地。我对赵家江山已不再抱有希望,决定离开演武院,但我实在太痴迷武功,不忍心凝聚了自己数年心血的宝典《武学真经》落入他人之手,便潜入编修阁,盗走了《武学真经》。谁知事情不久败露,吕将军穷追不舍,定要追回经书,派人四处探寻我的踪迹。我辗转逃到这深山荒野,最终还是被他发现。如今吕将军已死,自己也落得下身瘫痪。”想到这,钱穆青不禁一声叹息。

    念及吕将军,忽然想起自己曾用长剑刺他前胸,竟然伤不到他,知他必有宝甲护身,忙叫赫连隆山停下。

    赫连隆山已是汗流浃背,回头问道:“师父有何吩咐?”

    钱穆青道:“吕将军身上有一件护身宝甲,还有他手上的玄铁虎掌你回去将它取来。”

    赫连隆山应声而去,不久便把两件物事拿来给他,然后拖着担架继续前行。

    钱穆青甚是高兴,觉得眼前这个少年,不仅救了自己的性命,而且遭遇也与自己有些相像,充满了坎坷和不幸,人又这般聪明伶俐,对他的喜爱不觉又增加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