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设坛授艺

    更新时间:2018-01-07 10:00:00本章字数:2191字

    钱穆青躺在床上思绪纷飞,难以入睡。他后悔自己轻视吕将军,险些酿成杀身之祸,要不是这个小兄弟拔刀相救,自己早已命赴黄泉;赫连隆山心地善良,却遭际悲惨,恰如十年前的自己,他忍辱负重,一心为族人复仇,自己理应助他一臂之力,只不知他造化如何,自己有心收他为徒,不知祖师爷能否答应?想到此,钱穆青不禁想起自己初学天女散花剑法时的情形。

    演武院规矩森严,习武勇士分为四级:武勇校尉、昭武校尉、虎威校尉、骠骑校尉,从前往后,次第升高,要想升迁,修习更精妙武功,必须得从演武院每年一次的比武大会中胜出,只有半数能够升到更高一级,如此这般,经过层层遴选,到得最后,骠骑校尉,恰好五人。

    五人中只有三人有机会修炼最上乘武功,它们是:天女散花剑法、火龙伏魔拳、无极霹雳掌。

    此三种武功,威力无穷,坊间传说:天女散花剑法修成以后,相隔数丈,剑气可以杀人;火龙伏魔拳更是神奇,与敌交手之时,浑身似被烈焰笼罩,炽如火炭,而拳风尤其刚猛,数丈开外能裂碑碎石;但最厉害的当属无极霹雳掌,功成之后,运气挥掌,即可发出一道白光,快如闪电,无坚不摧。无论哪种武功,只要练成,在千军万马之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然而,演武院规矩森严,骠骑校尉自己不能选择想要修炼的武功,得由祖师爷来挑选徒弟。未经祖师爷首肯,骠骑校尉绝对不能偷学,否则依律处斩。

    多年前,有两位骠骑校尉,一人练天女散花剑法,一人练无极霹雳手。两人义气相投,结为异性兄弟,并暗中相互教授对方自己修炼的武功。后来,两人神奇失踪,死不见尸,活不见人。有人说,两人已被祖师爷清理门户,有人说,两人逃命天涯,躲在深山大川之中,隐姓埋名。

    据说这三门武功都是由大国师佛图澄亲自传授。大国师来自西域,奇功异技,不可胜数。传说他能呼风唤雨,凌空飞行,亦可隐显自如,预知未来。然而,大国师并不是祖师爷。祖师爷是不可听其声、不可见其人、不可思议的神灵。祖师爷选择徒弟的场所肃穆庄严,而选择徒弟的过程更是匪夷所思,令人终生难忘。

    五年前,自己以第一名的战绩晋升骠骑校尉,另外四位是:独眼龙蒲生、大胡子石宏、白面书生余德、大力鬼慕容星。择徒吉日为每年七月十五,即佛教徒的盂兰盆节,也称鬼节。

    这日清晨,我们五人被责令沐浴更衣,然后由一名军士引领,来到演武院演武场。

    演武场气势恢宏,东西长约百丈,南北宽约八十,场中耸立一座八角祭坛,祭坛西侧有数个绳床南北排列,有十几名军士,手持伞盖旌旗,于绳床后站立。细看祭坛,高约丈六,中心设一张祭桌,南向安置,案上安有祖师爷的牌位,共有五块,上面有字,弯弯曲曲,奇形怪状,据说是梵文,我一个字也不认得。大概每种武功都有祖师爷,他们各自要选出自己的徒弟。

    灵牌前是一个香炉,炉内烧着三柱香。令人诧异的是,香炉前居然摆着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莫非祖师爷要亲自在纸上写出自己徒弟的名字。自己心中暗暗嘀咕:只听别人说,祖师爷要自己选徒弟,想不到祖师爷的旨意需借助一枝毛笔传达。

    看着桌子上祖师爷们的牌位,感觉祖师爷好像就站在自己周围某个地方,只是我们看不见罢了。忽有奇想:若他们不是祖师爷,而是自己的敌人,敌在暗,己在明,自己岂不随时都有性命之忧。此念头一出,自己不仅寒毛倒竖,打了一个寒噤。

    祭坛周围幢幡林立,微风过处,烟气四散,幢幡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整个演武场空空荡荡,笼罩在一种莫名的神秘气氛之中。

    军士将我等五人领至祭坛北侧三丈开外站定,等待择徒典礼开始。约一炷香时间,主持仪式的石将军在数名亲随的簇拥下到来,坐在祭坛一侧的绳床上。

    少时,忽听有人高宣:“大和尚到。”遂见一辆牛车在众多和尚的簇拥下,缓缓驶入。

    石将军肃然起立,快步迎上前,将车辆引到祭坛西侧,掀开车帘儿,口中连连说着什么,我们听不清。与此同时,从车上下来一个和尚,看不出年龄大小,一身鲜亮的袈裟,身形魁梧,慈眉善目,一片祥和。石将军用手搀着和尚,引到正中绳床前坐下。

    不久,典礼开始了。石将军走上祭台,宣读皇帝圣旨。大意是请祖师爷传神功给骠骑校尉,勉励骠骑校尉勤练武功,晋升将军,为国建功立业。

    石将军宣读完圣旨,站在祭桌左侧,口中喊道:“请大和尚上香。”大和尚缓步登上高台,给五位祖师爷各上了一炷香,然后,站到祭桌右侧。接下来,最令人激动的时刻到了。石将军令我等五人到祭桌前给祖师爷行九叩大礼,然后跪在祭桌前,等待祖师爷旨意。

    恰在此时,原本清明的天空忽的暗了下来,天上乌云翻滚,身边冷风荡漾,气氛神秘而紧张。

    我的心突突直跳,不敢直视大和尚,就用眼的余光审视。大和尚高鼻深目,口阔腮圆,面色红润,气定神闲。不仅心中暗想:看他年龄最多四十上下,不知是否真有本事。

    刚想到此,忽觉心头一阵绞痛,五脏翻滚,几欲晕厥。我暗中大惊,心想:莫非祖师爷或者大和尚知道了我的心思,用神功惩罚了自己。遂凝定心神,不再胡思乱想,心痛顿止。

    忽听和尚说道:“请祖师爷降旨!”声音浑厚而洪亮。

    话音刚落,只见案上毛笔竟自直立起来,飘在空中,似有人拿着,在砚池里将笔掭了几下,便飘到纸的上空,倏地落下,迅速地写起来。

    祭桌就在我的面前,约有两步距离,笔的动作,我看得真真切切,若非亲眼目睹,自己绝不能相信。我们几人看得目瞪口呆。

    忽然,写好的一张纸飘然而下,落到自己的面前。我忙不迭地拿起观看,天女散花剑,五个字龙飞凤舞,真真切切,正是自己心仪的武功。我心里一阵狂喜,连忙看其他人。他们面前也各有一张纸飞下,上面写着他们各自可以修炼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