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占山为王

    更新时间:2018-01-10 07:20:22本章字数:2039字

    再说黄羡率众投奔铁栏山,早有寨丁报到何魁面前,何魁令二弟何广率领几十寨丁下山察看。何广下山,见黄羡等人衣衫不整,狼狈不堪,便十分傲慢,大声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山寨虽小,也有自己的规矩,凡来投靠的汉人,需每人奉上胡贼头颅一个,缴纳纹银十两,你等即遭胡贼劫掠,想也杀了不少胡人,头颅自可免去,纹银必须交齐,你等可曾备好银两?”

    黄羡闻言大怒,斥道:“我等被胡贼劫掠,走投无路才来投靠,你们却要勒索钱财,这分明是落井下石,你们也是汉人,良心何在!”

    何广冷笑道:“这是山寨的规矩,恕我无能为力。”说罢拨马回寨,黄羡气氛不过,待要动武,被刘建等人劝住。

    黄羡无奈,只好率众往回走,大家都垂头丧气,不知该投奔何方,只是信马由缰,漫无目的的向前走。

    夕阳西坠,天色开始变暗,忽听背后马蹄声急,弓弦响处,箭如飞蝗般射来,众人大惊,急忙拨挡躲避。只见后面杀来一哨人马,有二三百人,都用黑绦抹额,狐尾垂肩,一身胡人装束,脸上却罩着黑布。

    黄羡急命众人迎敌,双方厮杀在一起。这蒙面胡人并非他人,正是铁栏山杀胡寨何广所率领的寨丁。原来,何广见黄羡等人身上带伤,又疲惫不堪,便想杀人谋财,这已是铁栏山贯使的手段,杀胡寨已经蜕变为胡汉通吃的山匪。

    为掩饰身份,何广命人换上胡人衣服,并戴上面罩,待天色变暗,便从后面杀来。谁料黄羡等人满怀仇恨,身处绝境而以一当十,何广人数虽多,却占不到便宜,被杀伤大半。

    何广一见形势不妙,率领残兵呼哨而退。此时有人已经辨认出何广等人身份,大呼道:“他们是铁栏山人!”黄羡不听则已,一听之下,怒不可遏,率刘建等人穷追不舍。黄羡枣红马脚程极快,从后赶上,连杀数十人,抢到前面,拦住何广等人去路。

    何广无路可逃,挺长枪来刺黄羡,黄羡拨马闪过长枪,抡铁棍横扫,正中腰胁,何广被从马上打下,飞出丈余,跌在地上,呕血不止,眼见活不成了。众寨丁惊得魂飞魄散,不敢再战,纷纷下马,摘掉面罩,跪地求饶。

    黄羡骂道:“无耻小贼,不收留我们也罢,却来害我等性命。奸诈歹毒,留你等何用。”说罢便欲将他们杀死。

    却说这些寨丁中有一人姓张名宪,此人颇有心计,眼见性命不保,急中生智,磕头说道:“将军饶命,我等愿将功折罪!”

    黄羡怒道:“如何将功折罪?”

    张顺道:“我等愿帮将军夺取山寨,作为安身之地。”

    黄羡暗忖:何魁不仁,我何必有义,夺取山寨暂为安身之处,这般最好。便问:“如何夺取?”

    张顺回道:“将军令手下都换上我等衣服,乘着夜色,谎称得胜归来,我等在前应付,必能骗开寨门,而今山寨只有几百寨丁,且无防备,一战可胜。”

    刘建等人在旁极力赞成。黄羡便命人从死尸身上剥下胡服换上,让张顺等人在前领路,返回杀胡寨。

    杀胡山寨果然毫无戒备,黄羡率人轻而易举进入山寨,控制了寨门寨丁。擒贼先擒王,黄羡分一部分人去收拾大小寨丁,自己则让张顺带路,直奔何魁住所,杀掉守门寨丁,越过两道院门,破门入室。

    何魁正与一女子在床上缠绵,忽见生人闯入,先怒后惊,知道何广出了事,惶急之下,抓起身下女子,向黄羡掷来。那女子赤身裸体,一丝不挂,被抛飞在空中,失声惊叫。黄羡生平未曽打过女人,见女子向自己飞过来,不知所措,丢掉兵器,急用手去接,女人出于保护自己,本能的以手臂搂住对方脖颈,温软的酥胸结结实实地压在黄羡脸上。黄羡窘急,忙将女子放在地上。女子花容失色,躲在屋角瑟瑟发抖,黄羡脱衣裹在女人身上,叫属下引到外面。

    电光石火之间,何魁已抽刀在手,与刘建等人厮杀在一起。何魁手中钢刀舞动如风,众人一时擒他不住。他身形肥硕,赤身露体,在屋内闪展腾挪与人格斗,情形十分滑稽。

    黄羡喝退众人,待要亲自斗他,忽见何魁乘机纵身跳上床榻,于枕下掏出一物向地下摔去,只听啪的一声爆响,地上便腾起一阵黑烟,室内顿时伸手不见五指。

    黄羡暗叫不好,急命众人加强戒备,同时向床铺位置射出三只飞镖。只听一声惨叫,接着便是何魁摔倒在床的声音。瞬间烟散,众人细看,何魁倒毙床头,背上插着三只飞镖,身下露出一个方形的秘道入口,木质封盖及被褥被掀翻在一侧。

    原来何魁早为自己准备了后路,适才本想从秘道逃生,却被黄羡飞镖射中,丢了性命。

    再说山寨中众寨丁正在赌博嬉戏,被黄羡手下制住,驱赶到山寨聚义厅前空阔场地。黄羡命人把何魁尸首拖到外面,又将寨中男女老幼召集在一起,历数何魁罪状,然后将其头颅砍下示众,又处死了何魁亲信十几人,对众人说道:“何魁身为汉人,同胞落难,不仅不救,还落井下石,谋财害命,罪恶行径,十死不赦。何魁罪行与你等无关,概不追究。今后我们当以杀灭胡贼为己任,戮力同心,同舟共济。若有不同志趣,想离开山寨者,悉听尊便。”

    何魁待众人并无恩惠,人们上山时多被迫缴纳足数银两,在山上耕种,还得缴纳很重的地租,大家都敢怒不敢言,今见换了寨主,也算出了自己一口恶气,无不拍手称快。于是齐声附和道:“杀灭胡贼,戮力同心,同舟共济。”

    黄羡遣归寨中百姓,命张顺为众人准备饭食,并安排住所。酒足饭饱后,已是半夜,黄羡命亲信黄江、黄陵率众轮班守寨巡查,其余各到后寨歇息,自己则在何魁卧室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