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安身立命

    更新时间:2018-01-10 16:00:00本章字数:2275字

    方才与何魁打斗时,并无意观察室内布置,现在闲适下来,仔细审视,不仅暗自吃惊。

    室内装饰华美,瓷器古玩,珍宝字画,无不精良。尤其是那张楠木材质卧榻,雕镂精巧,纹饰秀美,四周张设帷帐,鲜丽射眼,新换的被褥,散发着清香。床榻高广,可卧四人,内摆一木质凭几和两个斑丝隐囊。

    黄羡躺在床上辗侧难眠,心中暗想,何魁不知劫掠了多少财富,单是这室内摆设,便价值连城。又想起刚才接抱女子情景,不禁血气翻涌,浑身燥热起来。虽然用饭时已经净手,细细体味,手指仍感腻滑,仿佛还留存有女子气息。一想到女人便不由地怀念起妻子若静,平时她就依偎在身侧,而此时却生死未卜,不知身在何处。又想到这次失散,有可能是生死别离,黄羡泪水潸潸而下,心情一时变得万般沮丧,再思索这灾难之源头,转而忿恨劫掠成性的野蛮胡族。胡思乱想之中,渐渐沉入梦乡。

    次日清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黄羡惊醒,黄江入内禀道:“少爷,寨门外来了一伙人,声称打猎归来,叫赶紧开门。是否放他们进寨?”

    黄羡觉得奇怪,这一大早,还未曾有人出寨,怎么就有人打猎回来?这其中定有蹊跷,忙命人去把张顺找来询问。

    张顺禀道:“黄寨主不知,十年前何魁举家南迁,遭遇胡贼劫掠,父母妻子都被杀死,只有他和何广及十几手下逃得性命。何魁占山为王,招兵买马,专门与胡人为敌,为报杀妻之恨,他命令手下在袭击胡人时,见到有姿色的胡族少女就抢劫到杀胡寨,相貌出众的就留着自己享用,其余的则关在后寨的一个院落里,专门有寨丁看守,山寨中若有人立了功,何魁便特许其随意挑选胡族少女相伴过夜,以此作为奖赏。后来,山寨中便时常派出人手,专门劫掠漂亮的胡族少女,称为打猎。近年来,附近的胡人都已加强了防范,很难在近处打猎,何魁便派人到百里外去抢,外面的人必是前两日派到宛城打猎的山寨寨丁。”

    黄羡暗想:“何魁真是好色之徒,昨日撞到自己身上的女子身材丰满圆润,原来是胡族少女。这多年来,不知有多少少女被何魁糟蹋。”忽又想起前日荒村中被糟蹋杀害的华族少女,心中怒火顿起,又觉得这些胡族少女罪有应得。

    黄江见主人沉默不语,便问道:“那我们要不要放他们进寨?”

    黄羡对张顺道:“将我们山寨的规矩告诉他们,去留都随他们的意。”

    张顺便将山寨变主,新寨主黄羡的主张向外面的寨丁详细叙述一遍。众人已经习惯山寨生活,都愿意继续为山寨效力。张顺便放他们进寨不提。

    刚入主山寨未久,黄羡更担心自己不能控制住局面,山寨管理也多循旧制,以防出现变乱。因赚开杀胡寨及诛杀何魁有功,黄羡赏了张顺许多财物。但他深知张顺是反复无常、卖主求荣的小人,不能委以重任,并不想安排他很高的职位,只让他协助黄江管理寨中事务。这张顺却并非甘心屈人之下,便暗动脑筋,曲意讨欢山寨新主,意欲搏得重用。他知黄家东迁遭劫,父母妻子不知下落,单身率领族人来到杀胡寨,思虑再三,心中便有了主意。

    张顺熟悉山寨规制,表现得勤勤恳恳,将一应事务处理的干净利索,逐渐得到黄江信任,手中权力渐大,许多事情可以自行处理。

    寨中秩序恢复,黄羡精神放松下来,连日来奔波操劳的疲倦开始显现,全身筋骨似乎松散开来,总是无精打采,遂索性将寨中事务全由黄江等人料理,自己则整日大睡。

    众人知道黄寨主连日来遭遇变故极多,非常疲倦,也不去拿些日常琐事去打扰他,任他睡去。

    这天清晨,黄羡一觉醒来,感觉精神大振,似是远行人丢掉了背在身上的一个大包袱,浑身轻松,遂来到院中,将所练武功尽数演习一通,直到浑身大汗淋漓,方才罢休。近身服侍的婢女送来早饭,黄羡胃口大开,顿觉饭菜鲜美异常,忙问此是何物做成,如此可口。婢女回说早餐是庖厨送来的,黄羡又命人去问庖厨,厨子说是张顺每日清晨率人从后山弄来的山珍野味。

    黄羡兴致极好,命人去传张顺。不多时,张顺来到黄羡居所,身上多处有泥污之痕。黄羡问何事如此狼狈。张顺诚惶诚恐地禀道:“属下知寨主连日劳乏,遂特意带人到后山采摘些新鲜的蘑菇和木耳,并猎来本山特有的黑羚羊,为您滋补身体,忙活半日,尚未来得及更衣,请寨主宽恕!”黄羡甚是感动,起身称谢。从此,张顺在黄羡心中的形象大有改变。

    黄羡精力恢复,不敢耽搁,寻人绘出父母妻子弟妹影像,派出寨中精壮之人,便于其失踪左近继续探问。

    连续十余日,毫无亲人讯息。黄羡忧悲烦恼,暗想亲人恐怕凶多吉少。刘建见寨主闷闷不乐,恐怕心事过重,影响身体健康,便解劝到:“令高堂虽无信息,毕竟尚未发现不在人间的证据,听说胡人打劫之时,除掠取财物外,还将俘虏之人带回部落充作苦役,但愿令大人不至于流落到胡人部落之中。”

    刘建话一出口便立即懊悔起来,自知失言,这番话不仅不能安慰寨主,恐怕会引起他更大的担心。

    果不其然,黄羡听完刘建之言,内心一紧,继而精神一振,立即打听附近有哪些胡人部落。

    刘建不得已,招来张顺等几个熟悉周围环境的人问询,得知铁栏山方圆二百里有大小十几个胡人部落。铁栏山仅有数百人,而最小的胡人部落也有两三千人,敌我力量过于悬殊,黄羡不敢贸然发动战争,便向众头领问计。

    刘建、黄江、黄陵、张顺等人商议一番,均认为立足山寨未稳,人心未服,不宜下山树敌。

    黄羡脸色阴沉,郁郁不乐。张顺熟知寨主烦恼,便说道:“到胡人部落打探消息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众人忙问如何行动。张顺道:“山寨中多有被掠来的胡人,可善待他们,留下其家人为人质,差其到胡人部落探听信息,胡人必不敢背叛,定按时返回汇报胡人部落情况。”

    黄羡大喜,委派张顺速速办理此事。又是月余,派出的胡人返回,都说没有黄羡家人消息。

    黄羡嚎啕大哭,认定亲人已然遇难,便在后山为父母妻子及弟妹等人营造空墓,以备四时祭祀。

    黄羡心情不快,张顺看在心中,便苦思让黄寨主开心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