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曲意逢迎

    更新时间:2018-01-11 14:38:17本章字数:2006字

    这天接近中午,张顺来见黄羡,说道:“黄寨主,近日后山湖荷花盛开,属下在临池阁准备了一席酒菜,请寨主去饮酒赏花,请务必赏脸。”

    此时,黄羡对张顺戒心大减,加之近来心绪不佳,也想到外面散散心,便欣然应允。

    这后山湖,寨中居民习惯叫它湖,其实就是个池塘,本是山寨的饮用水源地,寨中居民有好事者便在水中栽了莲藕,一到夏时,后山湖荷叶田田,凝翠欲滴,荷花照水,莲蕊飘香,湖光山色相应成趣,前寨主贪恋后山湖美景,命人在湖边修了一个莲花阁,可以饮酒赏花,也可阁中过夜。

    山中荷花开得晚,八月时节才次第开放,只见湖中层层荷叶之中,千杆荷箭亭亭玉立,或挺出水面,或隐于叶底,更有盛开的荷花,千娇百媚,微风起处,荷香阵阵,沁人心脾。

    黄羡欣赏荷塘景色心情愉悦,更兼张顺殷勤备至,斟酒布菜,遂多饮了几杯,不觉渐醉。

    张顺见火候渐到佳处,便吩咐道:“请燕娘跳舞助兴!”

    只见阁外进来一女,就于席前轻舞。黄羡酒意浓浓,未觉有异,反倒更觉畅意,边赏燕娘跳舞,边又多饮了两杯。

    这燕娘本是胡人舞姬,被杀胡寨掠来,为何魁相中,留在其院中听用,平时侍其寝枕,宴时跳舞助兴,黄羡等人杀入何魁卧室时被其用来做挡箭牌,抓起抛向黄羡的裸体女子就是燕娘,何魁死后,张顺便将其藏于家中,为讨黄羡欢心,此次特安排其跳舞助兴,并嘱其见机行事,以美貌魅惑黄羡。

    燕娘肤白胜雪,眉长接鬓,修长的睫毛下一双眼睛清澈明亮,比起汉族女人更有另一番魅力。

    正是夏时,燕娘穿着极少,衣衫薄如羽翼,妖娆体态若隐若现,更兼胡人舞技,多摇曳风骚之姿,眉眼诱人之态,黄羡看得耳热心跳,意乱神迷。

    张顺便寻个借口,退出水阁,并顺势将阁门掩上。那燕娘领会得张顺心意,便故意跌了一跤,伏在黄羡脚下,并暗自将衣衫纽结解开。黄羡不知有假,便俯身来搀,燕娘乘势翻身,用臂搅住他的双手,身上衣衫悄然滑落,整个玉体便呈现在黄羡身前。阁中一侧置有一床,帘幕床褥皆备,原是张顺差人提前安排。

    黄羡此时已不能自持,双手将燕娘轻轻抱起放于床上,双目贪婪地扫视她的身体。中原汉人多称鲜卑人为白虏,皆因其肤白,远胜于它族。燕娘便是鲜卑人,肤白胜雪,更有凹凸有致的躯体,黄羡无法抗拒此刻燕娘裸体给自己带来的诱惑,他亟不可待地宽衣解带,将燕娘揽入怀中,尽情享受着这具温热绵软的躯体带来的美妙感觉。

    燕娘对黄羡别有一番情愫,虽然她痛恨杀胡寨凌辱胡族女人,以屠杀胡人为荣的行径,但当获悉张顺命其诱惑新寨主时,内心反而有点兴奋和期许,想当初,自己被何魁当作武器丢向黄羡,他将自己轻轻接住放下,还让人照顾自己,从那时起,她对黄羡就产生了莫名的好感。此时,她偎在黄羡怀里,产生一种幻觉,似乎目前同自己共享鱼水之欢的男人正是自己的意中人。

    恩爱情深,春宵恨短,云雨已毕,两人已是大汗淋漓,但躯体的疲劳并未降低精神的愉悦。黄羡将燕娘拥在胸前,探问她的身世。

    燕娘便按事先张顺叮嘱的话语答复,说自己本是汉人,幼时父母双亡,被游牧胡人收养,在胡人部落学得一身舞技,几年前被杀胡寨掠来,在寨中做些杂役。

    黄羡并不怀疑,安慰燕娘,好好在寨中生活,有自己在,绝不会有人再欺辱于她。

    黄羡整好衣衫,目送燕娘起身离去。他扶窗望着湖中景色,酒意渐退,回想方才与燕娘床枕之欢,知是张顺刻意安排,便略有不快,又想起前些日早上,张顺连日带人到山上为自己弄来山珍野味滋补身体,又不得不佩服其用心之良苦。

    黄羡一方面很满意张顺所作所为给自己带来的愉悦,一方面又感觉自己中了别人的算计而烦恼。转念又想:张顺纵使别有用心,不过是讨自己欢心,以巩固自己在山寨中的地位,有何害处。念头一转,黄羡不仅不觉得张顺危险,反倒觉得此人有许多用处。

    此时,黄羡心中有了一个想法:林道人武功秘籍中有阴阳秘练之术,练功之人借年轻女子采阴补阳,功力短时间即可增长数倍,寨中不乏年轻貌美的胡人少女,正可用来练功,此事若是为寨中人所知,必生异议,张顺处事机灵乖巧,若由其经办,必无差错。

    思虑再三,黄羡已成竹在胸。他嫉恶如仇,自从认定父母死于胡人之手,心中对胡人之恨便与日俱增,加上他认为妻子已不在人世,和别的女人行房也就不会产生歉疚之感。作恶为善,往往仅取决于一念之间,此时,黄羡为武功大成,决定就以这些胡人少女为练功对象,而由此产生的道德善恶问题,由于对胡人的恨而被排除在素日思虑范围之外。

    少时,张顺回到阁中,黄羡冷笑一声:“张顺,你使得好计谋!”

    张顺闻言大惊,噗通跪倒谢罪道:“属下为解寨主忧愁,私自做主将燕娘带来席前助兴,若有冒犯之处,请寨主责罚。”

    黄羡示意张顺坐下,笑道:“此女舞姿曼妙,言辞可人,很合我意,就将其留在我身边吧!”

    张顺出了一身冷汗,听了黄羡方才之话才放下心来,知道大计已遂,暗暗称庆。黄羡又令张顺附耳过来,将挑选妙龄少女的任务交待给他。

    张顺不知寨主用意,还以为黄羡色欲极强,需要许多少女方能满足,感觉自己已成寨主心腹,不觉大喜过望,因这山寨之中,不乏年轻胡女,物色不难,遂满口应承,即刻着手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