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巡视山寨

    更新时间:2018-01-11 18:00:00本章字数:2063字

    张顺将此事办得风雨不透,有出去打猎,带回来的年轻胡人女孩,他都为黄羡留着,将她们专门安排在一个院落居住,派人精心调教,以备黄羡选用。

    最初,胡女听说要陪寨主过夜,多数拼死反抗。张顺便令人配置了一种药物,女人服用后情欲暴涨,任凭男人摆布。每将选好的胡女送至黄羡秘室之前,他便让胡女服用药物,久而久之,胡女便不再反抗,但内心对黄羡和张顺却恨之入骨。

    有了张顺的周密服侍,黄羡把山寨日常事务交与刘建、黄江等人处理,让众人每隔三日汇报一次寨中大事,自己平时便在秘室练采阴补阳之功。

    这阴阳秘练神功,本是道门邪术,于女人身体最是有损,陪黄羡练功之女,不消半月,多面色憔悴,疲倦乏力,生命活力逐日衰减;而黄羡却精力日渐旺盛,武功一日千里,进境神速。黄羡大喜,对张顺也倍加重视。

    这日早晨,睡梦中的黄羡被腹部的震动惊醒,这震动牵动命门、海底,继而有一股暖流从海底处源源流出,汇向丹田,腹部震动则逐渐减轻,而丹田愈发充盈。黄羡知是灵能发动,他忙起身盘坐入静。林道人武功秘籍记载很清楚,此时需盘坐调息,收药入炉。恍惚杳冥之中,腹部丹田开始出现节奏舒缓地缩涨,而全身的十万八千毛孔也逐渐随丹田而开合,一种酣畅淋漓地快感便弥漫全身,他开始进入一种更加空灵的境界。

    两个时辰后,黄羡收功下座,他用秘笈所载方法运转丹田真气,丹田可硬如铁,软似棉,热如汤,冷似冰。他确信自己已经达到阴阳秘练神功的第一重境界:丹田如意。方才功中境界与秘籍中所载完全相符,即丹田呼吸而全身亦随之呼吸,丹田真气驱使如意。

    从此,黄羡进入第二重境界的练习,即全身无处不丹田,功成则全身各处皆可硬如铁软似棉,冷如冰热似汤。黄羡大喜,坚持如法练功。

    时光荏苒,转眼间已到中秋节,除守寨寨丁外,山寨中男女老幼都集聚到寨后断头崖。崖前摆着香案,上面供着一个牌位,上书:“杀胡寨遇难亲人之灵位”几个大字,香案前跪着十个五花大绑的胡人,每人后面站着两个彪形大汉,一人持长枪控制胡人,一人手持钢刀准备行刑。

    胡人皆口塞棉絮,蓬头垢面。这天早上,按着汉族的习俗,让他们饱食了一顿,此时身体渐渐有了力气,对死亡的恐惧在绝望中转化为仇恨,个个怒目圆睁,口中发出野兽般嗷嗷的叫声,挣扎着欲扑向人群,却被旁边寨丁按伏在地。胆小的妇女儿童吓得纷纷后退。

    黄羡下令:“斩首!”,刽子手手起刀落,胡人头颅纷纷落地,人群一片欢呼,有人上前拾起人头摆上香案。

    黄羡进前上香,酹酒,然后率领男女老幼对着牌位行跪拜大礼。祭祖完毕,黄羡又将上次对黄江等人所说之话对众人讲了一遍。寨中老幼皆与胡人有仇,齐声道:“消灭四夷!消灭四夷!”黄羡随即宣布两位副寨主和四位头领,并令黄陵宣读新寨规,众人领受而散。

    新寨规执行后,处决了寨中一些犯奸作科的寨民和寨丁,山寨气象一新,来投者络绎不绝,不过十日,年轻寨丁便超千人,整个山寨生机蒸腾。

    黄羡大喜,令黄江依着黄家堡方法规矩,日日操练。铁栏山周围百里方圆,所有胡族部落人马钱粮信息,都被刘建探听清楚,报与黄羡。黄羡便时常派人前去偷袭,掠夺妇女财宝,周围胡人畏之如虎,闻风丧胆,杀胡寨声威大震。

    日月如梭,来到山寨不觉已经两月有余。这日清晨,用过早饭,黄羡兴致很好,便欲巡视山寨一番,命张顺将寨中看管钱粮器物之人找来。

    一会儿,张顺领来一个五十上下老者,姓梁名遇,此人生得慈眉善目,和蔼可亲。黄羡命梁遇引领着查看寨中钱粮等物。

    梁遇带领黄羡,来到一座院落,就在何魁住处后面。黄羡暗想:“何魁真是爱财如命,住所与钱粮仓库相连,既能随意取用,也可震慑盗贼。”院内有石房五间,皆连通在一起,高大而坚固。梁遇开门,黄羡进入库内,不禁惊喜过望,库内粮食堆积如山,整整占用了三间库房,约有几十万斤,足够寨内数年之用。另两间库房则摆满了金银珠宝,布匹器用等杂物。

    黄羡问道:“寨中如何有如此多粮食?”

    梁遇道:“一部分是从山下抢劫而来,一部分为寨民缴纳的租粮。”

    黄羡见一尊金佛像边放着一个箱子,里面满是黑色弹丸,便好奇问道:“这是何物?”

    梁遇道:“这是黑烟弹。用力往地上一摔,便能产生黑烟。”

    黄羡暗想:何魁所用不正是此物。便问道:“何处巧匠,能够制作如此精妙之物?”

    梁遇道:“说来好笑,制作黑烟弹之人却是几个道士。”

    黄羡笑道:“只听说道士烧炼仙丹,道士制造黑烟弹却是闻所未闻。”

    梁遇道:“想必是道士记错了配方,没能炼出仙丹,却炼出了黑烟弹。”

    黄羡问:“那道士现在何处?”

    梁遇道:“何魁赶走了道士,占领了道观,建了这杀胡寨,现今不知下落。”

    黄羡甚是惋惜,暗想:这黑烟弹在与胡人交战时定能派上用场,只可惜道士下落不明。

    锁好库门,又来到一更大院落。梁遇道:“黄寨主,这是胡女院,里面住着几十位胡族少女。”

    黄羡入内察看,真是好大一座院落,并排着十几间草房,门前各有一名女寨丁把守。众寨丁见黄羡进院,忙伏地请安。忽听院落最内侧房屋内传来女子叫骂声,黄羡便问何故。

    守门寨丁回道:“这是今早刚带上山的女子,非常蛮横,若不是绳索捆着,必定看不住她。”

    “赶快将本姑娘送回去。”屋内女孩厉声叫道“要不然,我爹大兵一到,踏平你的贼窝,叫你鸡犬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