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遭擒上山

    更新时间:2018-01-12 06:38:50本章字数:3064字

    黄羡踏入屋内,女孩见进来一人,双眼桀骜不逊地上下打量着他,眼中无半点惧怕。

    “放肆!”跟进来的守门寨丁怒喝道:“不知好歹的野丫头,不认得我们黄寨主吗?再放肆,要了你的命。”她向前踏了一步,指着姑娘的鼻子骂道。

    也该着这女寨丁倒霉,这姑娘有意要激怒对方,只见她杏眼圆睁:“哪里来的丑八怪,敢这般对本姑娘说话。”随即张嘴向寨丁脸上啐去。

    那寨丁猝不及防,被啐了满脸口水,顿时怒不可遏,顺手将佩刀抽出,便欲砍向姑娘。

    黄渊大手一摆,将寨丁制止,向女孩问道:“你这么凶,不怕死吗?”

    女孩并不理会黄羡的话语,骂道:“你们这群狗贼,对付胡人没有能耐,专门搞窝里斗,欺负自家父老乡亲,本小姐最痛恨你们这类软骨头!“

    黄羡心中咯噔一下,这次恐怕是抓错了人,便问道:“你不是胡人?”

    女孩仰脸哂道:“你见过胡人有本姑娘这样水灵的吗!”

    黄羡不禁失笑:天下竟有这般不知矜持的女孩!又想起女孩刚才骂自己的话,凛然说道:“我黄某人最恨胡人,杀尽胡人乃我平生之志,姑娘不必担心,你即是汉人,我黄某人绝不让人欺负你,你先在本寨暂住几日,容我将寨内之事处理妥当,便派人送你回家。”言毕,吩咐梁遇给女孩松绑。

    女孩一边抚摸肿胀的手臂,一边狐疑地看着黄羡,似乎不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原先桀骜不驯的神态消失净尽。

    刚才黄羡站在门口,屋内光线昏暗,看不清女孩模样,此时相距咫尺,细看女孩,约十八九岁年纪,冰肌如雪,白里透红,眼睫毛修长浓密,配上桀骜不驯盛气凌人的神态,愈显娇艳。黄羡不觉心动,感觉女孩眼角眉稍有妻子若静的一点神韵,自然产生出一种亲近的感觉,便问道:“敢问姑娘芳名?家住哪里?”

    女孩答道:“赵婉明,宛城白河赤龙堡堡主赵天亿是我爹。远近的胡人对我爹都忌惮三分。我在打猎时被你们山的寨丁袭击,中了他们的圈套。你得好好教训你这帮手下人,还叫杀胡寨,敌我不分!”言语间尽管流露出傲慢的神态,但完全不像刚才那般桀骜不驯。

    黄羡听到说赵天亿是她爹,心里咯噔一下,触动了一件心头事,他正要以铁栏山寨为依托,联络天下抗胡力量,形成联盟,恢复中原,赵天亿名声显赫,山寨寨民和寨丁多有耳闻,自己正想结交于他,其女儿刚巧被寨丁误掠进山,正好借此机会结识老前辈。黄羡点头应许,吩咐人将赵婉明安排在自己院落附近,挑选女寨丁精心照顾。

    黄羡正要出院,忽见一屋内,跑出两个小男孩,约七八岁,见到生人,也不惧怕,在院内追逐嬉笑。

    黄羡心中诧异,忙问道:“这院内怎的还有孩子?”

    梁遇道:“院内胡族女人经常陪伴寨内男人过夜,本来是令她们服了不孕汤,但并不是每次都有效,这样的孩子在院内还有五六个,也不知他们的父亲是谁。”

    黄羡顿生怜悯之情,暗想:“胡人固是可恨,但这孩子毕竟是我们汉族的后代,不该荒废了他们。”便有意教他们武功,将来给自己做个帮手。

    巡完山寨,黄羡将黄江、黄陵、刘建、张顺等人召集到聚义厅,商议山寨发展大计。近日来,黄羡武功提高很快,对付胡人的信心也大大增长,他意气风发地说道:“而今我们有了落脚之地,可以放手好好干一番大事业,你等有何良策,尽管说出,大家商议。”

    黄江道:“目前,山寨能够上马征战者不足三百人,且多有伤在身,应先休养生息,固本培元,待恢复元气,再招兵买马,扩充力量,找胡人报仇。”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张顺道:“现今天下大乱,胡汉冲突连绵不断。杀胡寨树敌太多,山下胡族部落都虎视眈眈,随时有可能杀上山来,我们应该加强防范。前些日下大雨,有两处寨墙被大水冲塌,应该尽快修好,以防万一。”黄羡点头,即命张顺负责修墙事宜。

    刘建道:“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山寨应该多派人手,去胡族部落,打探消息,即便将来发生战争,也可占得先机。”黄羡便命刘建负责侦查胡族动静和天下朝野信息。

    众人发言完毕,黄羡说道:“我等与胡族有不共戴天之仇,消灭四夷,恢复中原当为我辈毕生奋斗之目标,驱除四夷不能仅靠我们区区山寨几百人,当联络天下义士,戮力同心,同仇敌忾,志雪国仇家恨,彼此患难与共,方能建不世之功,成就心中梦想。”

    众人多与胡人有血海深仇,听黄羡之言,都情绪激昂,齐声高呼:“消灭四夷,志雪国仇家恨。”

    黄羡命刘建、黄江为副寨主,刘建负责扩充寨丁及探听天下大事,黄江负责山寨日常管理,黄陵负责制定和执行寨规,张顺负责寨中生活事宜,梁遇负责寨中钱粮供应,徐光负责兵器打造、被服供应。众人称谢领命。

    黄江、黄陵、徐光皆是跟随黄羡多年的黄家堡庄丁头目,都被委以重任。张顺近前一步,躬身道:“寨主,按往日旧规,再过几天便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为寨中祭祖日,祭奠被胡贼杀害的先人,是否按期举行?”黄羡询问原委。张顺道:“山寨中人与胡贼不共戴天,他们的亲人多半死在胡贼手上。每年中秋佳节,山上都举行祭祖活动,在后山断头崖上,将事先掳掠来的十名胡人砍下人头,供奉在遇难祖先牌位前,焚香叩拜,以慰藉亡灵。前些日,祭祀用的胡人,也已凑齐。”

    黄羡沉思片刻,说道:“照常祭祖。”

    张顺又道:“黄寨主,寨中有功寨丁,是否仍按旧规奖赏。”黄羡知道张顺言外之意,他是问有功者是否能挑选胡女过夜,暗想:山寨虽有千人,但男多女少,娶有妻室者仅为少数,对女人难免饥渴思慕,胡人糟蹋我汉族女人无数,也该让他们的女人受些报应,这也是天道好还,理所应当。想到这,黄羡心中有了主意,便道:“按往日规矩办。”

    再说赵婉明,已然没有了当初被绑到山上来时的愤怒、急躁和不安,与黄羡短暂的言语交流使她认为,这个威武英俊的男人和自己父亲一样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刚才自己故意撒泼耍横,本就想惹怒对方以求速死,以免被山上这些肮脏的男人欺负,一进胡女院她就明白了这里是个什么处所,黄寨主的宽宏大度以及嫉恶如仇的性格消除了她对山寨的敌意,她现在所担忧的是自己的父亲赵天亿,把自己当作掌上明珠的父亲知道自己失踪后必定忧心如焚,老人家可是有伤在身啊,在带兵救援附近一个被胡人部落攻击的坞堡时为暗箭所伤,至今仍未痊愈,医师特意叮嘱自己,千万不可令爹爹生气,否则后果难以预料。这可如何是好!

    正在婉明胡思乱想之际,女寨丁进来禀道:“黄寨主来看你了!”

    赵婉明忙称有请,一会儿,黄羡挑帘走了进来,方才慷慨激昂的情绪仍未平复,声音略带高亢:“怎么样,赵姑娘,住得还习惯吗?”

    赵婉明笑道:“多谢黄寨主照顾,和我们坞堡相比,您们这儿可真称得上是富丽堂皇了。若是我爹来看到,必定眼馋的不得了!”清澈闪亮的双眸似有一股难以抗拒的魔力,黄羡便觉心头一动,她言语口气温婉而可亲,全无刚接触时的盛气凌人,于是情绪更加高涨,便询问起赤龙堡的事。

    原来宛城的汉人与胡人之间的关系和自己家乡情况一样,两下也是水火难容,赵婉明在家排行老大,有两个年幼的弟弟,见爹爹处理内外事务辛劳,便主动帮着老爹管理坞堡内的事,也协助父亲对抗胡人的袭扰。

    赵婉明说起爹爹对抗胡人的事来眉飞色舞滔滔不绝,正说得起劲,好似触动了心中烦恼之事,不觉哀叹了一声。黄羡忙问有何忧心之事。

    赵婉明叹道:“我爹知道我失踪,必定焦急上火,他有伤在身,我怕她有什么闪失,我想我得抓紧赶回去,还望黄寨主应允。”

    黄羡道:“赵姑娘不必忧虑,你可先写一封信,我派个得力亲随给你爹送去,说你在我们铁栏山安然无恙;待我将山寨之事处理一下,我亲自送你回去,也好顺便拜访一下赵老英雄。目前,路上极不太平,即使侥幸躲过胡人,也难说不会遇上劫匪,你一个女孩家,怎么经受得起!”

    赵婉明听黄羡话里充满了对自己的关怀之情,一股暖流从心里流过,不禁脸色有些绯红,她不忍拒绝,只好听任他安排,自己便暂时安心在铁栏山住下来。

    次日,黄羡差人让赵姑娘写了封家信,便派人快马到赤龙堡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