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男鬼上门

    更新时间:2018-01-05 09:39:33本章字数:4613字

    “好惨啊,我死的好惨啊~”

    妈的,一大早的叫魂啊?!

    大清早的我还在睡梦中,结果就被门口一声巨响的哭丧给吵醒了。

    我还没睡醒,眯着眼穿上拖鞋,一晃一晃的跑到了门口,一打开门,一个上半身被碾压成了柿子饼的瘫痪鬼正躺在我家的门口的脚垫上。

    看着他伤口处露在外边的那一堆白花花的肠子、内脏中混着发黑的乌血,一大早的我差点就吐了。

    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孔荒,今年二十一岁,性别男,爱好女,职业是媒婆,只不过我不是给人做媒的,我是专门给鬼做媒牵线的。

    “我说……”我看到这车祸鬼,一阵头疼,蹲了下来,对着这男鬼数落着:“你已经连续骚扰我一个月了,之前不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你死状这么难看,哪家的姑娘能看得上你啊?”

    就在这个时候,邻居家更年期的大爷大妈刚好跳完广场舞回来,大妈看到我之后摇了摇头,然后开门进了房间。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脑子好像都出问题了。”

    “你小点声,小心隔壁小孔听到。”

    “听到又怎么了,穿着裤衩拖鞋,蹲在地上自言自语还算正常了?”

    我的嘴角抽了抽,然后把怒气一股脑的撒在了这个瘫痪鬼的身上。

    “你看看,都是因为你,我都被邻居当成傻子了。”我一巴掌打在了瘫痪鬼的屁股上,本来是想打他的脸的,但是他整个上半身都没了,所以我只能拿他屁股出气了。

    “大哥,你就帮帮我吧,我觉得前几天在街口刚被撞死的那个小丽就很不错啊,您就帮我去说个媒吧。”瘫痪鬼苦苦哀求着我。

    我从他鲜血淋漓的裤兜里面拿出一张照片,里面的女人应该可以打七分左右,要是胸在大点,屁股在翘一点,还可以再加零点五分,这个姑娘就是瘫痪鬼口中前几天出车祸被撞死的小丽。

    “啧啧,你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你看,人家小丽长得又漂亮,家里面又给她烧了那么多钱,这可是名副其实的白富美啊,不知道有多少鬼二代盯着呢,就你还想泡人家?不干不干!”我指着照片说。

    说完,不等瘫痪鬼开口,我就起身关上门,回到床上躺下,准备睡个回笼觉。

    其实吧,我从小到的心愿,就是能成为乔布斯那样的人物,以科技改变世界,同时还能有坐拥一大笔钱。

    之所以走上了阴间男媒婆这条不归路的,全都是因为我的神婆奶奶。

    在湘西沅河一带,我们家族从古至今,一直都挺神叨的。据说早年太爷是个巫师,爬刀山,下火海,手撕鬼子无所不能,在往上太爷的太爷是赶尸的。

    到了我奶奶这一辈,厉害了,更是集巫术于大成,成了一个神婆。可是她老人家却是连续生了九个儿子,就是没有女儿。

    而更加古怪的是,就连我这九个叔叔生下的孩子,包括我在内,也全都是清一色的男丁。后来奶奶跟我说了,如果屋里头没有人能去做这个阴间媒婆的话,她死后,我们家族的气数就会开始衰落,一天不如一天,家人也会开始遭遇不幸。

    这不嘛,我上个月就是因为偷了个懒,没有完成指定的牵线目标,我二叔家的大表哥就摔断了腿。

    没办法,最后是我被迫继承了这阴间媒婆这个职业,纵观古今,我恐怕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职业男媒婆……

    “大哥,你开开门啊!你要是能帮我和小丽牵上线的话,我就拿一个古董青花瓷来答谢你!你看成不?”瘫痪鬼从门外大喊道。

    什么?古董青花瓷?

    这次我连拖鞋都忘了穿,直接跑到门口打开门。

    “先说好了啊,我绝对不是冲着那个青花瓷来的,我只是突然觉得,作为一个新时代的三好青年,看你这只鬼实在是太可怜了,所以就决定帮帮你。”

    “谢谢大哥,你真是个好人。”瘫痪鬼连连感谢道。

    我揪住瘫痪鬼的衣服威胁道:“但那个古董花瓶你要是敢骗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的!话说……是那个年份的?”

    “清代!清代!”瘫痪鬼连忙说道,生怕我拒绝。

    “很好。”我估摸了一下,清的玩意,开价最起码在三到五万之间,能大赚一笔了!

    我立马回到房间,好好打扮一番,然后下楼坐上我的二手奥拓,准备去给瘫痪鬼说媒去。瘫痪鬼说的那个街道口离我家不远,开车的话几分钟就到了。

    感觉着车里头这闷热的空气,我是打算着拿到钱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这破车里头的坏空调给修好。

    到地后,我随手把车停在了路边,走到前几天小丽死的地方,地上还有一堆灰烬,全是这几天小丽她家人给烧的东西。

    我点了根烟,走到一旁的电线杆前,敲了敲。

    “喂,小丽啊,你在家吗?”我这么问了一句。

    过了一会,一个半透明的姑娘从电线杆里一点一点的抽离出来,出现在我面前,慢慢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才白了我一眼。

    “大白天的,我还没睡醒呢,你叫我干嘛?”

    “也没什么,就是来给你说个媒。”我面不改色,上下打量着小丽,内心忍不住一直赞叹。

    这姑娘真是极品女鬼啊,虽然是被车撞死的,但是除了脑门有点凹陷和挂着几条血痕外,其他部位竟没有丝毫缺陷。

    也难怪那瘫痪鬼看上她了,这姑娘现在女鬼里头,也算的上是个极品美女了啊!

    “说媒?给谁?长什么样?条件怎样?开得起什么嫁妆?”小丽一听我是来说媒的,立马一连串的问了我一大堆东西。

    “一个小伙子,上个月刚死的。”我嘬了口烟,来之前心里头就准备好了措辞,把刚才走之前问那瘫痪鬼要的照片给拿了出来,递给给小丽一看:“你看,这长得也还凑合吧?”

    “还不错。”小丽看完点了点头。

    “是吧,那肯定不错啊,我的眼光你放心。”我说完笑了笑,作为一个老媒婆,这帮小年轻女鬼喜欢什么样的男鬼,我都熟得很:“至于条件吗,也不差,他家里兄弟姐妹也挺多的,每天也能有个七八千亿的进账吧,前天他妈才给他烧了三十辆法拉利。”

    “哦?”我看见小丽听了这话后,态度明显有了变化。

    有搞头!

    我心中一喜,立马又添了一把火,说:“嫁妆你就更不用担心了,百八个纸人丫鬟是少不了的,等下去以后,铁定能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是吗?那好吧。”小丽一听,一下子笑了起来,花枝乱颤的。

    “你答应了?那我这就给你牵白线吧。”我见时机成熟,忙说了一句。

    “不,等会。”小丽拒绝了我的提议,说:“你先把那家伙叫过来让我看看,我不是个随便的女鬼,互相总得先联络一下感情吧,性格上万一不合适怎么办?”

    “哎呦喂,我的大小姐啊……”我脸色一苦,心里手心里头冷汗直冒,心想要是把那家伙叫过来了,你还能同意?

    怎么办?

    我脑子一转,马上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举起了手中那瘫痪鬼生前的照片,说:“你看这小伙,长得不错吧?条件也不错吧?更重要的是,嫁妆还这么丰厚!你还犹豫什么呢?你是不知道啊,我这手头上有多少女鬼哭着喊着要嫁给他的,他都没看上!现在看上你了,你还不赶紧抓住机会?晚一步他就和别的女鬼好上了怎么办?”

    “那……好吧。”小丽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那行!等着,我这就给你两牵白线。”我顿时松了口气,连忙从裤兜里掏出一小捆白线,心里偷偷的乐开了花。

    清代青花瓷啊,这一单要发大财啊……

    “媒婆!小丽同意了是吗?!”

    我听到了一个满怀喜悦的声音,心中希望顿时破灭,整个人差点一下子斯巴达了。

    卧了个槽!这货怎么现在就来了?!

    我尼玛这不按套路出牌啊,我真想一脚踹死这个白痴!

    回头一看,果然,我看见早上来求我的那个瘫痪鬼,正趴在地上,跟头疯狗一样的火速爬了过来。

    “你他妈现在跑来干什么?”我冲着他吼了一句,结果几个路过的人吓了一大跳,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呃……我再打电话。”我连忙掏出手机做掩饰,眼神却一直在怒视着地上的那个瘫痪鬼。

    “我看你掏白线了啊。”瘫痪鬼似乎很委屈。

    “你个白痴!”我懒得再搭理他,转过身想要先稳住小丽,我得保住我的名声啊!虽然我也不想在这一行继续干下去了,但是现在我得靠这一行吃饭啊,没声要是臭了,我还怎么做生意?

    结果一转身我就发现,小丽这时候面无表情的盯着我,眼神直勾勾的,看得我直起鸡皮疙瘩。

    “这是谁?”

    “啊?谁?哦……你说的是地上这货吗?啊哈哈,这货就是个路过的,我也不认识。”我随口打了个哈哈,一边用脚使劲踹着地上的瘫痪鬼,示意他赶紧滚蛋。哎呦,媒婆你踹我干嘛?我不是路过的啊,我就是照片上的那个啊。”可惜这个白痴瘫痪鬼一点都没明白我的意思,还跟小丽聊起天来:“小丽啊,你放心,你跟在一起后,我会一只对你好的……”

    啪!

    我一脚才在这货的身上,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因为小丽的脸色已经明显不对了。

    妈的!这货是真没脑子啊!我估计连脑浆都被爆干了吧!

    “小丽啊,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准备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眼前这尴尬的气氛。

    “闭嘴!”小丽突然冲我尖叫起来,声音就像是指甲划过玻璃时那般尖锐。

    完蛋了!这是要变身的节奏啊!

    在我眼里,本来还挺正常的小丽,现在脸色乌青,眼珠子都快要爆出来了。

    我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出乎了我的预料,正在一步步朝着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我从来都没忘记过,我是在给鬼做媒,这是一份很危险的工作,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精神失常,成了疯子、傻子,严重一点的直接当场嗝屁。

    我是一个很怕死的人,而且,我一直都对鬼魂保持着应有的恐惧感,只有这样,我才能活下来。

    曾经认识的几个同行,都因为无畏恐惧、看透生死,现在坟头草已经三尺多高了。

    我才不要成为那样子。

    所以在察觉到小丽的变化后,我第一时间做好了准备,然后劝解:“小丽啊,你别生气啊,女鬼生气了可就不好看了,是真不好看……你看你,现在眼珠子都爆出来了,至于吗?何必以自己漂亮的小脸蛋儿为代价来跟我较劲呢?”

    果然,漂亮的小脸蛋儿这几个字,不管对于女人还是女鬼来说,都是具有莫名强大的杀伤力。我这话一出,正在变身的小丽顿时停了下来。

    剧情的发展总是这么曲折,眼看我就要稳住小丽的时候,一旁沉默了半天的瘫痪鬼又轻飘飘的冒出一句话:“我觉着小丽这样也挺漂亮的啊,至少比我现在好看得多。”

    我眼睁睁的看着本来已经没了动作的小丽,在听完这句话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以比之前快了两倍的速度开始继续变身。

    “你给我闭嘴啊!”我终于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愤怒的冲着瘫痪鬼大吼一声,那一瞬间我的想要回家拿上我的桃木剑,把他砍成渣渣。

    好气啊,这就是所谓的猪一样的队友吧……不,用猪来形容他,都是侮辱了猪好吧!

    “媒婆!!”变身完毕的小丽眼神怨毒的盯着我,嘴巴没动,声音却直接灌进了我的耳朵。

    这就是怨灵。凡是横死的鬼魂都会有怨念,有的刚刚死后,就直接化成了怨灵,祸害别人,还有的就像小丽和瘫痪鬼这样,横死后没有成为怨灵,只是成了存粹的灵体而已,不会害人。

    但是一旦受到刺激以后,这类灵体内的怨念也会被激发出来,从而转化成怨灵。

    “现在只能先打了。”我撸下右手腕上的一串油光发亮的珠子,在手掌心中缠绕了三圈。

    小丽嘎嘎怪叫着瞬间逼近的我眼前,速度之快,一个眨眼就到了,别想要在一个怨念面前逃走,一旦被怨念缠上,就算跑到天涯海角她也能追上。

    而且面对怨念时,有一条铁律,一定不要背对着她!那相当于送死!

    所以不管此刻我心中有多害怕,我也只能正面还击。

    啪!

    在小丽不可思议的表情之下,我缠绕着珠子的右手一巴掌呼在了她的鬼脸上,顿时滋滋作响,一阵烟雾缭绕。

    “啊!”小丽一身惨叫从我眼前消失,下一秒就出现在离我十几米开外的地方。

    “开过光的老凤眼,痛不痛?”我微微一笑,得意洋洋的抖了抖手,摇的簌簌作响。

    “那人在干什么啊?”

    “神经病吧?”

    “我看这是在搞行为艺术。”

    就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在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被人围观了,路人们纷纷朝我投来奇怪的目光。

    “咳咳。”还好这种情况我也不是第一次碰见了,马上就做出了应对方法:“大家好!欢迎来到梧镇,我是一个有梦想的演员,待会为大家进行一场表演,你们看我演的逼不逼真!谢谢大家!”

    “好啊!好啊!”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充满了阳光啊!”

    “就是,小伙子,我看好你!”

    “好的,谢谢大家!”我微笑着向人群鞠了一躬,然后神情一变,一脸正色的看着小丽:“还打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