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遥远

    更新时间:2018-01-22 13:58:51本章字数:6971字

    这是一个很平凡的日子,二零零四年的十月一日。

    一所很普通的中学的女生宿舍里只剩了小楠一个人,由于父母都出差,“十一”长假她没有回家。在洗了一大堆衣服并把它们俨然的挂了整整一阳台后,她很有成就感的躺到床上。过了一会儿,她觉得无聊,想找个人说说话,于是她拿起宿舍电话随便拔了个号——学校的电话内部通话是免费的,她拔的号码段差不多是她们班男生宿舍的。

    学校某个宿舍的电话响起。这只是件渺小的不能再渺小的事,然而它所衍生的后事却足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听筒里传来一个慵懒的男孩子的声音:“喂,哪位?”

    “唉,你好,我是小楠,你是高二(二)班的吗?”

    “你打错了,我是一班的。”

    “哦,不好意思啊……”小楠正准备挂掉。

    那边却又说:“你们班主任是马老师吧?”

    “是啊。”小楠回答说。

    “那你们班肯定没有谈恋爱的吧?”男孩问。

    这个问题对于小楠来说真的很唐突,她看着自己屋的天花板说:“是啊,老马管的很严,他很古板的。”

    “我觉得也是。”男孩这么说,“你宿舍也只你一个人吗?”

    “嗯,对呀。”小楠回答道,然后反问道,“你为什么也没有回家呢?”

    “家太远了,来回很麻烦的!”

    ……因为彼此都很孤独,两个人开始漫无目的的瞎聊,一个上午很快过去。

    最后男孩说:“我要吃饭去了,下午再聊!”

    小楠也突然觉得肚子饿了,就挂上了电话,对于这件小小的事没有抒发任何感想。

    下午时分,电话铃响了,小楠从被窝里伸出手,没有想它为什么会响。

    “喂,小楠吗?”似曾相识的男孩子的声音。

    “是的,你哪位?”小楠问。

    “不会吧,这么快就忘了!”

    “啊,是你呀!”小楠有种小小的奇迹感——他还会再打电话来,她又问道,“对了,怎么称呼你呢?”

    “哦,叫我小虎好了!”

    “小虎?你好,小虎!”

    他们新一轮的聊天开始了。小虎是很健谈的男孩子,而且声音很好听。小楠是女孩,聊天是与生俱来的强项,于是两个人天南海北,滔滔不绝。

    小虎的家乡在山区,小的时候和小伙伴们一起去山里探险,去小河里捕鱼,他一直都过着清贫但快乐的生活。小虎还博览群书,从很小的时候就读他哥哥的课本,所以现在的这些课程像历史、地理之类的他都学的很轻松。小楠是又羡慕又钦佩,她在心目中勾勒出了个淳朴而有涵养的小虎的形像。

    小楠也讲了她的生活。她父母自己在镇子上办了工厂,家境不错,他们却很少关心她,她也不喜欢他们,甚至她最讨厌的人可以说就是她父亲了。他在人前很有派头很体面,实则唯利是图、斤斤计较。他脾气还很差,对家里人都很少有笑脸。

    讲到这里小楠叹了口气,电话里的小虎似乎是在沉默,过了一小会儿他说:“在这种境况下你还能这么乐观向上,你还挺厉害的嘛!”

    小楠心里难过,但却有种释怀感。这些事情她不曾对任何人提过,对着电话中那个切近又遥远的小虎她说了出来。

    “但是”小虎说,“父母总是对你好的。你应该学着理解他们,他们肯定是爱你的。”

    “他们爱我?”小楠无奈的笑笑,她觉得自己今天说的话太多了。

    “十一”开学后,小楠的舍友发现她有了个新朋友。这个叫小虎的男孩总是打电话来。她们都问小楠是不是撞桃花运了,小楠连连摇头,他们只是一般的朋友——但却并不一般,只是很特殊的朋友而已。

    没多久之后是月度考试,全年级统考。小楠坐在第二十五号,这表示她上次统考是全年级第二十五名。“这次一定要考的更好!”小楠心里默念。

    老师开始分发试卷。然后由同学们由前到后一个个传过去,小楠的试卷被前边的男生“啪”的丢过来,她被吓了一跳,但又马上回过神来,扫一眼试卷。

    老师问:“试卷都拿到了吗?”

    小楠前边的男生大声说:“拿到了!”

    小楠一愣,好熟悉的声音。她直直的盯着前边的男孩,他头发短短的,穿一件很普通的深蓝色上衣。她盯着他的背影好久好久,直到将它完完全全的印入脑中。然后才开始奋笔疾书。

    当天晚上一回到宿舍,小楠就给小虎打电话。她劈头就问:“你是二十四号吗?我是二十五号呢,我前边的那个男生声音特像你!”

    “哦? 我不是二十四号呀!”小虎说。

    “是吗?”小楠舒了口气,不免有些失望,又问道,“那你到底长什么样呀?”

    “我嘛,一米八,很帅!”继而是他超级爽朗的笑。

    “这样啊……”小楠自语道。

    每天早晨都要跑操,小楠站在他们班的第一排,前面就是一班的男生,而且都是高个儿的男生。小虎一米八应该站在后边的。于是她把后几排的男生一个个瞅过去。或许一个人的样子和声音本来就应该是配套的,小虎的声音那么好听又有磁性,他的人应该是……小楠把那几个男生全盘否定了。

    第二天的考试中,小楠依旧盯着前边男孩的背影。那个男生今天安分了许多,传试卷的时候双手托着脑袋却一点不转,那姿势很别扭。

    晚上,小楠又打电话给小虎:“你撒谎,我看了你们班后排的所有男生,没有你,你是不是没有一米八呀?”

    “是吗?”小虎很诧异,“那我就是一米七九的样子。”口气很无辜。小楠颇无奈。

    之后的日子开始落叶。小楠每天都在秋风中步履匆匆。她开始寻找他。

    也许是直觉,也许是一种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能力,小楠竟在人群中认出了小虎。在学校熙熙攘攘的食堂里,小楠一眼就能看出那个似曾相识的背影,也只有那样单薄质朴的背影才配得上那样的声音。他衣着很普通,走路有点摇晃,一幅很自在、玩世不恭的样子。小楠已分辨不出他是不是那个二十四号,但她却认定了他就是小虎。

    从此以后,他们不断的相遇,但只是远远的,他留给她的,总是背影。她总见他一个人打水,买饭,上课,下课,似乎很孤单。她想和和打招呼,可始终没有勇气。他一个冬天只穿两件上衣——校服和一件运动衣,裤子却永远是那一条。他习惯做事慢慢腾腾的。他爱睡懒觉,永远懒懒的样子。

    “今天我见你打水去了,”小楠在电话里跟他说。

    “是吗?”他问。

    “嗯,然后我就去吃饭,等我吃完饭,才见你打水出来,你做事儿怎么那么磨蹭呀!我简直吓了一跳!”

    “哈哈,习惯了,又没什么事儿,干嘛那么着急呀。”

    “还有啊,你为什么总不换衣服呢?”

    “我怎么不换衣服呀,我每周都换的!”

    “那我怎么见你总穿那件蓝色运动衣呢?”

    “我还穿校服呢!”

    “那裤子总是那一条啊!”

    “我有两条那样的裤子。”

    “……”

    渐渐的,小虎成了小楠生活中很自然的一部分,似乎本来就该如此。他们有时一天打好几次电话,有时好几天才打一次,但似乎总有那么一种不可言喻的默契,他们都在电话的一端等着对方。小楠每个周末最惬意的事莫过于在做完所有杂事后趴在被窝里拥着电话与小虎聊天。对于懒懒的小虎,这可能也是他最快乐的事了。他们说着发生在他们身边的事,校园的活动,难解的习题讨人厌的考试,还有周围的老师和同学们……一瞬间小楠感觉他是那么的切近。

    之后的日子开始飘雪。纷纷扬扬的雪毫不留情的下着,直到这个北方小城负荷不起。只一夜,整个世界都银装素裹了。

    小楠很怕冷,所以裹了很厚的羽绒服。她独自穿行在由宿舍到教学楼的路上,由于起的早,人还很少,脚下的雪“嘎吱,嘎吱”地响。走着走着,她的脚步慢了下来,前面有人在扫雪,而且那个身影,依旧那么单薄,那么安静。他慢慢扫着雪,动作中不乏流露着慵懒,但衬着无际的雪,他像不属于这个尘世般的超然。小楠越走越慢,她想多看他一眼,但又怕他会回头。她轻轻的走着,和他擦身而过,他似乎在转头,她赶忙低下了头,飞快的迈着步子,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教学楼。她气喘吁吁,可很激动。

    冬天的早晨,寂静清爽。对于那些不谙世事的傻孩子,生活的一切都是这苍穹之下无尘无垢的无垠白雪。

    期末考试到了,一个学期马上要结束了,他们仍旧在平凡的生活中左冲右撞。小小的奇迹在大大的世界中显得微不足道,他们始终是没有相交的平行线,寂寞并且耐心地延续着。

    期末考试结束的那天晚上,小楠心情彻底放松了,她决定与小虎好好的聊一晚上。

    “怎么?你不上晚自习了?”小虎问。

    “都考完试了,还上什么晚自习呀?”

    “这可不行,”小虎口气好严肃,“你如果一次不上晚自习,还会有第二次的,不可以对自己放松要求的!”

    小楠心里有点不高兴:“那你呢?”

    “我当然要上了,你也快去教室吧!”

    “哦——!”恹恹的语气。

    于是小楠抱了一大摞书,上面一大叠试卷,出了宿舍楼,去往教室。可没走几步,书开始一本一本往下掉。吓得她不敢走了,定在原地,等能掉的书都掉完,才蹲下身来一本本地往起捡。这时从后面走来三个男生,只听其中一个“哈哈”大笑。小楠简直恼羞成怒,狠狠盯着那个暮色中的身影,只是那笑声极其爽朗,仿佛很欣慰的。小楠抱起书,接着走向教室。

    之后的日子开始轮回。冬的颜色淡褪,春的斑斓开始弥漫,日子在恍惚之中过的好快。岁月流中的孩子们已习惯了守候和期待,他们都执著的等着,无心去用人力去干涉缘分的进程。她见到的只是他远远的背影,他说他根本没有见过她。谁知道他们在人群中擦肩而过了多少次呢,只是那个可恨的不相识使亲近的人依然陌生,使咫尺的距离成了天涯。

    在数不清的日夜之后,她终于对他说:“小虎啊,我想见见你。”

    小虎沉默一下说:“你见过我的。”

    “真的?”

    “嗯,我其实就是那个二十四号。”

    “二十四号?”

    时间在飞速的倒退,那些过往缭乱的有些不真实。

    “是啊,那天你告诉我你是二十五号后,我吓的连头都不敢回。”

    “那你为什么说谎?”小楠有些生气。

    “我……我其实是一个很内向的人,现实中我远没在电话里能侃……我其实……”

    小楠的心开始翻腾,她迫不及待的问:“我想正式见你,可以吗?”

    许久许久他说:“行。”

    他们约了时间和地点。这时距他们第一次打电话已是整整一年。

    但是命运自有它的安排,它的固执堪比顽童。

    他们没能够见面。

    第二天小楠突然病倒了。她全身疼痛晕倒在地,她被送到了医院。之后的一段时间是小楠最难熬的时光,她得了一种连医生都无法断言的病。父母都在外地,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依靠他们,她独自一个人辗转各地寻医问药,当她重获健康时已是半年之后了。

    高三的前半年就这样被荒了过去,迫于升学的压力她不得不从她就读的重点高中转到了她们县城的普通高中。然后等待她的是暗无天日的备战高考。

    直到小楠的生活彻底稳定下来,她终于鼓起勇气到公共电话厅拨了那个极其熟悉的号码。

    时间已过去很久了,那本来就不真实的小虎变得更加模糊。她甚至怀疑他是否真的存在于这个世上。但她极其地想他,在生病的时间里她想的最多的就是他,她迫不及待地想听他的声音,想和他说话。

    电话里有人回答:“喂?哪位……”

    “我是小楠,我想找……”

    “小楠?我是小虎啊!你在哪里呢?”是小虎的声音,兴奋而急切。

    小楠高兴的想哭。

    在小虎看来她是突然消失了半年。

    “我听说你生病了,得了什么病呀?严不严重?好了吗?你怎么不回学校?”小虎一连串问题噼里啪啦的。

    小楠哽咽着说:“没事了,没事……”然后告诉他她转学了,她的病情只简单的描述了一下,“以后不能经常打电话给你了,因为现在打电话是收费的——而且不能躺在被窝里……”说完小楠不由的笑了,想到了曾经宿舍里的免费电话——那时多好啊!

    “没关系,我可以写信给你的。”小虎说。

    小虎的信果然很快地飞来。小楠满怀欣喜地打开他的信。这是她第一次见他的字,他的字大而潇洒,用的是草稿纸,信的背面有时还有他演算习题时的草稿。信写的很口语化,经常出现“昨天没写完今天接着写”、“现在是自习课,没事干就给你写写信。”这样的语句,是小虎的风格,朴素不乏幽默。

    时间夹杂在来来往往的信中,很快的过去。他们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高考。由于小楠缺了太多课,虽然后来学的很拼命,可最后考的还是不够理想,与她之前预期的相差很远,只上了本地的一所普通大学。而小虎考的还不错,去了很远的成都大学。

    如梦的岁月,青春的年华,一切都绚烂的像个童话。

    小楠充满希望的迈进大学校门,那一天阳光灿烂,她也快乐的像阳光般透亮,欢跳在大学的校园,仿佛没有任何过往。新的同学,新的朋友,热热闹闹的开了新的一局。小楠生活的很好,但潜意识中仍然在一直的想他。也许越切近就越容易发现缺点,现实中的人们总有那么或多或少的缺憾,唯有他,在她心海深处,根深蒂固地完美着。

    电波在四千多里的空间里穿梭。她在电话的一端充满渴望地听他的声音。

    “小虎,你还好吧?我是小楠。”

    “啊,小楠!我还好,就是来的路上有点麻烦,天下着雨,找不到路。在车站躲了一夜。”

    “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呀。多穿些衣服。你以前总穿的好少。”

    他们总是聊聊身边的一些人和事,大多的时候都在调侃。有时他们会捧着电话各自哈哈大笑,有时候还会聊到以前的事。

    小虎说:“那天你在楼道里碰上我,冲我瞪了两眼,匆匆的就跑走了。”

    小楠隐隐约约地记着有那么一回事。小虎讲了好多次他们的擦肩而过,都莽撞而可笑。

    小楠说:“你说你不认识我的,为什么说谎?”

    “我只觉得那个女孩是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认为。只记得那个女孩头发齐齐的,长长的,很安静的样子,具体你长什么样子,我根本就记不得。”

    “我也是,我根本就没见过你正面。那小虎,你什么样子?帅不帅?”

    “我吗?一点小帅啦!”小虎笑着说,“还有点憨。”

    小楠“噗”地笑了,一个说自己长的憨的人简直是可爱至极的。

    孩子们渐渐长大,终于明白有一种感情叫“爱情”。只是他们都太笨了,只知道他们一起说话很开心,他们互相依赖——完完全全的精神依赖。

    小楠在朋友面前不由的说起小虎:“小虎就像我的心一样。”他很恬淡、很睿智、很幽默,他具有一切美好的品质。

    终于有那么一天,她握着话筒平静却满心期待的说:“小虎啊……我……我喜欢你!”

    “哈哈”仍然是他爽朗的笑,“我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是……我没你想像的那么好。现实中的我很一般……”

    后来他在网上给她留言:“我只把你当作我一个特殊的朋友。我们正常相处吧。我们之间很不现实,太远了。而且,我是个极其平常的人,我有很多你不知道的缺点……”

    那天晚上小楠吃了好多东西,她觉得很空虚,世界突然间变的有些陌生。

    后来小楠遇上了他,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穿一成不变的衣服,短短的头发,独自一人来来去去,很有些小虎的影子。小楠定定地看着他,想叫他“小虎”。仿佛时空变幻,小虎的信息由天的另一端传来。她开始注意他,他总是抱着厚厚的书去往教室,他有着朴实的相貌,他安静而且流露着执著。

    在很多天的观察之后,小楠的同学帮她要到了他的电话。她称他为“大虎”。小楠忐忑地拨了他的电话。一切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他们在一个暮色渐沉的黄昏见面,他站在路灯依稀的灯光里等她。

    她慢慢走近他说了声“你好”。一切就从那一刻开始。

    “大虎”的初恋女友和他分手了,他仍没办法忘记她。而小楠只是因为他像小虎。两个人各自心怀鬼胎,却也不无温情的在一起了。

    小楠打电话给小虎,告诉他关于“大虎”的事:“他挺像你的,他对我也很好……”

    “不要说他像我!”小虎从来没有如此粗暴的说过话,似乎很不耐烦。

    小楠感觉自己说错话了,心里有些愧疚。

    现实中的“大虎”对小楠的关怀无微不至,这些都是小虎给不了的,然而却有种莫名的情绪在作祟——可能是人天生的不知足吧——小楠总觉得身边的“大虎”再怎么好也好不过远在天边的小虎。“大虎”是个很生活化、很现实的男生,她和他之间总会因一些琐碎的小事而发生口角,这时小楠会既生气又失望。

    “小虎啊,我还是觉得你好……”她给小虎打电话时竟有些想哭。

    另一边的小虎突然变得很沉默,他问:“他对你不好了?”

    “不是,他对我很好,只是……我也说不清,我和他在一起只是把他当成你。当我发现他和你不一样,我很沮丧,甚至有些厌恶他……”

    小虎听了,沉默了好久,最后默默的挂掉了电话。

    小楠开始在电话厅里哭,悔恨像潮水一样席卷着她,她闭上眼睛使劲的想,脑中的小虎全然一片模糊。她好后悔,为什么当她和他在一起时没有珍惜,当咫尺变成天涯,小虎真的遥不可及了。小楠恨不得将四千里的空间捏个粉碎,然后一步跨到小虎面前。

    “小虎……”她轻轻喊出他的名字,那一刻她感到她的爱那么空无渺茫。

    小虎在网上痛骂了“大虎”,让他对小楠好些,说的话有些不堪入耳。“大虎”生气极了,小楠也异常惊愕。小楠见到“大虎”时满心愧疚,却也从此对他好了很多。

    小虎渐渐的变了,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上大学、接触浮华社会都会改变。他给她讲他们如何整晚的泡网吧,他讲他光顾的那些色情网站,他还说他们那儿的女孩是如何的漂亮。

    有一天他甚至若无其事的跟她讲他搞了个漂亮的四川妞。

    小楠的心一阵儿酸、一阵儿苦、一阵儿又是涩。

    “小虎啊……”她张口结舌不知该说什么,她想起小虎以前的话“我是个极其平常的人,我有很多你不知道的缺点”。

    “小虎我对你很失望!”她斩钉截铁的说了这么一句连她自己都惊讶的话,她的确是很失望,可眼泪却不知为什么止不住的落。

    后来的几天小楠开始发烧,睡梦中全是小虎,关于他的一切纷繁纠缠。醒来却是大虎的守候,他为她付医药费,他在医院陪她打点滴,他给她买饭、买水果,他陪她逛街,买她喜欢的饰品和衣服。她终于明白遥远和切近的差别是天上地下。渺小的人在伟大的命运面前总是如此无奈。

    小楠成了“大虎”的女友,他开始策划他们的将来。直到有一天,小楠望着透明的近乎无情的蓝天,再也想不起小虎的模样。她只记得一个瘦削寂寞、渐渐走远的背影。

    “小虎……我有男朋友了,就是那个‘大虎’。”小楠对着话筒说。

    “那很好呀。”小虎的语气淡淡的,“祝你幸福。”

    小楠放下了电话,叹口气。她最后的希望也沉没了。她希望小虎会有一丝不舍,可她失望了,她对小虎彻底的失望了,失望的连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只是她不知道,四千里外的小虎在放下电话的同时也叹了口气,他默默的忍住泪水,他只要她幸福。

    “原谅我,小楠……”他的声音飘在无垠的苍穹,那里的阳光,一倾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