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那个大师姐

    更新时间:2018-01-15 21:36:10本章字数:3235字

    舜华带着琬瑜做的核桃糕开开心心的回了悟玄妙峰,乖巧的泡了茶装好点心给怀卿献宝。

    舜华献宝的时候怀卿正在玄妙堂前的竹林里弹琴,练习的曲子皆是那日舜华从善明那借来的。这些琴谱很多是世间已经遗失不存的,怀卿确实不知道善明用了什么方法从哪里找来的。

    怀卿正看琴谱看得入神,舜华端着核桃糕和茶放在了石桌上,顺势也坐到了怀卿身旁。

    “师父,别看了,休息会儿吧。”舜华殷勤的给怀卿递了一杯热茶。

    怀卿抬眼瞥了一下舜华,舜华立刻笑得无比单纯甜美,十分殷勤的把茶递了过去。怀卿接过热茶喝了一口便放下,问道:“今天又去哪儿了?”

    舜华乖巧的答道:“今日琬瑜做了核桃糕,我吃核桃糕去了,您看,还给您带了一大包回来呢。”

    怀卿把琴谱放下,拿起一块核桃糕吃了一口,说:“琬瑜……想必年纪也大了吧?”

    “嗯,”舜华回道:“琬瑜现在八十多岁了呢。”

    怀卿慢慢把一块核桃糕吃完,对舜华说:“既然如此,你把功课做完,有时间就常去看看她吧。”

    舜华等的就是怀卿这句话,当即毫不犹豫的答应道:“好的师父!没问题师父!师父喝茶!来来来,再吃一块儿!”

    怀卿接过舜华递来的核桃糕,心里默默叹息了一声,从他看到舜华那“单纯甜美”的笑容开始,他就知道事情并不简单。

    舜华看怀卿接过核桃糕,很狗腿的站起来挪到了怀卿身后,很狗腿的给怀卿锤锤肩,很狗腿的跟怀卿说:“师父,我今天遇到一个可漂亮的美人了。”

    “哦,然后呢?”怀卿示意舜华捶得再用力些。

    “她可美了!背着琵琶,带着璎珞,特别像壁画里飞天的仙女。她是我们刚入门的新弟子。”舜华加大了一点力度。

    “嗯,再然后呢?”怀卿吃完核桃糕。

    “她会弹琵琶!我想跟她学学。”舜华给怀卿递了热茶。

    “你今日好像还没打坐呢?”怀卿喝完了茶,玩着手里的茶杯。

    “师父,我以后一定每天都早点回来。”舜华坚定的说。

    “哦,就这样啊……”怀卿犹豫。

    “以后每天打坐两个时辰!”舜华不甘心。

    “嗯,好吧。”怀卿终于答应。

    舜华总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陷阱,这个陷阱好像还是自己亲手挖的。

    “怎么,还在这发呆?”怀卿放下茶杯,又拿起琴谱。

    “我这就去打坐……”舜华离开前把怀卿剩的最后一块核桃糕顺手拿起来,边吃着边去了练功房。

    怀卿看着舜华的背影,陷入了沉思。百年前,自己到山外赴约,回来的路上路过某座山,看她可怜就把她捡了回来。本意只是想捡只灵兽当灵宠养着,没想到捡回来的这只小狐狸竟然就化了形,还变成了一个十六岁模样的少女。没办法,都捡回来了,总不能又扔了吧?无奈之下只能收了她当徒弟。这眼看快一百年过去了,这只小狐狸没学会多少灵墟宫的仙术,倒是沉迷吃喝玩乐,并且越来越不思进取了。怀卿有时候会想,自己把她捡回来,让她随着他修仙是不是错了?早知她的习性如此,兴许当时就应该把她送去哪里学着做一个厨子,或许她会大有一番做为。

    正在打坐的舜华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喷嚏,她抹了抹鼻子,从随身佩戴的海纳袋里拿出了一颗琉璃糖放进了嘴里,琉璃糖慢慢在她嘴里化开,她感受到了琉璃糖那略带凉意的甜味儿,满意的继续打坐。

    舜华乖乖的在玄妙堂练习了几天仙术,这几天她也没闲着,跟希言打听到新弟子入门法会就定在今日,于是便起了一大早,要到灵墟观里参加法会。其实,她更多的私心是想看看她刚认识的美人会入哪位主峰座下。

    舜华一出卧房的门,便看到怀卿在院子里给她种的花花草草浇水。怀卿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闲心养花花草草,这些花花草草,都是舜华一时觉得好看给挖回来的。可舜华也不是个认真养花的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把可怜的花花草草们折腾得奄奄一息。偏她挖回来的这些还都算是珍惜难寻的灵草,怀卿无奈,便开始亲自照顾起这些花草来。

    “师父。”舜华活力十足的给怀卿打招呼。

    怀卿看她这副样子便笑着应她:“今日这是又要去哪里?”

    “今日是新弟子正式入门的法会,我让希言师兄带着我一块儿去看看。”舜华答道。

    怀卿招招手,让舜华到身边去。舜华乖巧的跑过去,怀卿替舜华理了理头上的发髻,又替舜华把衣裙打理整齐,叮嘱道:“好歹也是灵墟宫的小仙师,去参加法会的时候,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

    “嗯!”舜华看怀卿今日也不拦着她,答应得更爽快了。

    怀卿看她今日乖巧,忍不住拍了拍她的头。左手伸出,眼睛看着手掌心一凝神,一把银白色的长剑便渐渐幻化出来。他握着剑交给舜华,柔声道:“玲珑八宝折扇还未寻回来,我看你用那仙音玲御风不是很稳,在折扇寻回之前,便用这把剑吧。”

    “留云剑!”舜华惊喜的接过,爱不释手的捧着剑细细摩挲。

    “好了好了,快去吧,法会重要,别迟了。”怀卿叮嘱道。

    舜华拿着剑,并不收到海纳袋中,仔细的把剑佩在腰间,在怀卿面前转了一圈,说:“这么好看的剑我可不要收起来。”怀卿又是无奈的摇摇头,却不去阻止她,看着她欢喜,他也觉得很好。舜华理了理衣裙,佩着留云剑,辞别了怀卿就去找希言了。

    希言在迎仙楼等着众人汇合,今日主峰之上云海苍茫,别是一番韵味。希言看得正有趣,忽见一道绿色的身影踏着云海而来。

    舜华远远望见希言站在栏杆边上看云海,便故意御风把本来平缓流动的云海搅动得汹涌翻腾,直到希言抬手对着她晃了晃手里一串金光灿灿的蜜桔。

    “希言师兄。”舜华轻轻一跳,盈盈落地,接过希言手里的蜜桔就不客气的开始吃起来。吃蜜桔的时候,还不忘给希言亮出她刚刚得的宝贝——留云剑。

    希言看到留云剑也是大吃一惊,他当然认得这把剑。其一是因为这把剑是灵墟宫十大法器之一,其二是因为这把剑是昔日他师父的佩剑,他师父把这把剑赠与了四师叔,现在是四师叔的佩剑。自四师叔得了这把剑,多年来都未曾看到这把剑离他身过。

    “留云剑可不比其它法器,你可要珍惜,不可让旁人拿去了。”希言看着留云剑,想着舜华昔日的做为,有些担忧的叮嘱道。

    “师兄放心,这可是我师父的佩剑,我才不会让别人碰呢。”舜华得意的说。

    舜华正吃着蜜桔吃得开心,只见云海之上一玄衣女子御风而来。女子身姿曼妙,着一身银色暗云纹的玄色道袍,束发于顶,系着相同纹样的玄色发带,手持一柄玄色银丝的拂尘,好一个干净利落,赫赫威仪。来人正是灵墟宫知方圆峰懿心方圆仙尊座下,灵墟宫大师姐书檀。

    书檀一到就看到舜华在吃橘子,从怀里拿出丝帕很自然的拉着舜华的手给她擦起来,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希言,对舜华说:“一大早的就吃橘子,把爪子弄得那么脏也不知道擦一下。”

    希言着实没想到书檀今日会来,有些汗颜给书檀行了一个礼,对她说:“书檀师姐。不知师姐今日怎会得空同我们一道去法会?”

    舜华此时默不作声,任由着书檀拉着她的手仔细的擦着,把剩下的橘子偷偷藏好,苦大仇深的与书檀打招呼:“书……书檀师姐……好……”

    书檀眼里闪过狡黠的光,不疾不徐的回答希言的问题:“我近日闲来无事,听闻这回新弟子还挺多的,就想着同你们一道去看看。”

    希言嘴角的笑有些抽搐,心里想着怕绝不是那么简单吧。在希言这一辈,最为年长、修为最高的就是大师姐书檀了。这位大师姐不喜欢管事,一心只爱修习剑术和道法,常年不是闭关就是云游,虽然是覆德师叔门下,性格却更像他的掌门师父。据说,当年书檀师姐入门修道的时候,因为性格与燕超然十分相像,还被师叔们都怀疑了一把她的出身来历,而恰好,书檀师姐真是被他的掌门师父带回灵墟观修道的。

    希言飞快的在心里过了一遍灵墟宫的八卦,脸上笑容满面的与书檀说道:“甚好甚好,灵墟观的弟子们也有好多未曾见过师姐,师姐得空,与我们一同去指点指点他们道法想必是极好的。”

    书檀对着希言随意的点了点头,对着舜华一挑眉,说:“小师妹啊,我看从这过去还挺远的,不如你现了本相,师姐抱你过去呀?”

    舜华浑身一抖,连忙把手抽出来跑到希言背后躲着,断然拒绝道:“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师姐,我可以御风了,我现在的御风术还是挺靠谱的。”

    希言也连忙帮腔道:“师姐,舜华现在御风术确实长进了许多,你看,咱们这一趟是去灵墟观参加法会的,若是舜华现了本相被你抱过去,那多少还是有些不太合时宜吧。”

    三人正说着话,其它的师弟师妹们也都纷纷到齐了,看到书檀无不一一震惊。希言看众人到齐,立刻便让大家动身御风往灵墟观的神殿飞去。纵人皆对舜华投以同情的目光,只有书檀一脸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