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入门法会

    更新时间:2018-01-16 09:00:00本章字数:3421字

    舜华跟着希言御风到灵墟观的中心神殿上空,灵墟观的修道弟子早已在神殿前列队站好,迎接仙师们。

    待众弟子们落到神殿上,沧临道人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看着为首的书檀硬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咱们灵墟宫还有一位大师姐。今日为首的这位玄衣仙人,怕就是那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大师姐了吧。自己在灵墟观修道也有六十多年了,今日竟然是第一次得见这个传闻中的大师姐。

    沧临道人率灵墟观弟子们给一众仙师行礼,仙师们皆回礼。

    行礼过后,书檀兴致缺缺的对希言说:“希言,今日你来主持祭礼吧。”说完,就站到了一边,真就撒手不管了。

    希言领命便立刻出来带着沧临道人及灵墟观修道弟子们祭天地神灵,感谢神灵护佑灵墟宫。

    祭礼完毕,便是法会的重头戏——新弟子入门礼。

    新弟子入门礼将决定新弟子们分属哪座主峰座下。此次通过试炼的一百二十一名弟子,皆在神殿高高的阶梯前列队站成两排。新弟子们此刻看着希言从虚空中祭出了试炼法会上的那颗五色琉璃球,琉璃球浮于希言身前,希言开口道:“这是我灵墟宫至宝华韵琉璃球。你们且一个个上来,伸手触摸球体,琉璃球会根据你们的情况将你们分至各主峰座下。”

    灵墟宫五大主峰,四大长老,各自对应一座道观,即:诛邪观、戒律观、博物观和灵法观。四大道观各有主事,主管四大道观事物的便是掌事。目前灵墟观的掌事是沧临道人,沧临道人为戒律观门下弟子。

    新弟子们依言而行,很快,华韵琉璃球便把第一个触碰到它的弟子分到了博物观。新弟子自是离队去了博物观弟子们列队之处。新弟子们行事爽利,很快队伍便减少了大半。

    眼看前一位弟子分到了诛邪观,公孙静娴忽而有些忐忑,不知道她这样的人,适合去哪里。公孙静娴走到琉璃球前,她看了看站在前方的希言,希言对着她微微一笑。站在希言身后的舜华不甘寂寞的朝她招招手,示意她别怕,快快摸琉璃球,看看会到哪座主峰座下。

    公孙静娴不再犹豫,伸出食指往琉璃球身上一点。琉璃球忽然光华大盛,五色光华皆从球体中飞出,绕着公孙静娴急速旋转。公孙静娴大惊,左手握拳不敢乱动。

    希言此刻也皱眉看着这些光华,却不出手收法器,倒是舜华跑过来拉了拉希言的袖子。希言看舜华有些着急,正要犹豫是不是要把华韵琉璃球收回,琉璃球的光华此刻竟然慢慢停止,五道光华一道一道的又重新飞回了琉璃球球体内。

    公孙静娴正要收回触碰琉璃球的手,忽而一道绿色的光华从琉璃球里飞出,绕着公孙静娴的手飞了一圈,复又飞回了琉璃球内,此时华韵琉璃球的光全都变成了绿色。公孙静娴竟然被华韵琉璃球分到了悟玄妙峰座下。

    希言放下心来,舜华大喜,一旁站着不说话的书檀深深的看了一眼走入灵法观队伍的公孙静娴。

    接下来的新弟子都未曾再出现特别的情况,很快一百二十一人通通都正式加入了灵墟观。虽然灵墟观的四大观地域都是一样的面积,但从各观的弟子数量来看,灵法观就显得有些单薄了。灵墟观四千多修道弟子,分属灵法观的竟然只有不到两百人。此次的一百二十一位新弟子中,加入灵法观的算上公孙静娴,也不过七人。

    书檀突然拉着身边观天地峰的师弟梦泽问道:“师弟,我问你,这回通过试炼的新弟子里有没有小妖啊?”

    梦泽欲哭无泪又不敢不答,回道:“有五人为化形的妖。”

    书檀继续问道:“那五人的本相都是什么?有没有兔子啊猫啊一类的。”

    梦泽泪流满面回道:“师姐,这回入门的五个妖,有一个是狼妖。两个是青鸟,青鸟是一对姐妹。再有一人是树妖,一人是花妖。”

    书檀听完,极其失望的叹了口气:“唉,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有兔子啊猫啊小鹿啊这些小妖入我灵墟宫呢。甚是无趣,我走了。”

    也不等梦泽挽留,书檀直接转身离开,绕过了神殿不见人影了。

    待新弟子都正式入了灵墟观,沧临道人再次让希言训话。希言勉励了众人一番,便让各观管事带着新弟子去好好安顿了。

    公孙静娴跟着灵法观的弟子们回了灵法观,灵法观主事是一位年近四十的中年道人,名唤林缨。林缨道人话不多,做事情很是细致。他告诉公孙静娴,因为灵法观占地很大,可弟子一直不多,所以灵法观这边较为冷清。各个弟子们几乎都是一人住一个院落,以便打理偌大的灵法观。

    林缨让新弟子们自己选喜欢的院落住下来,公孙静娴选了一处稍稍偏僻一些的小院。

    这处小院不大,只有两间厢房,院子里有一株长势繁盛的紫藤,繁盛到把花架都压垮了。整个小院因为太久无人打理居住,院子里处处积了厚厚的灰尘。

    公孙静娴把琵琶和包袱放在院门外,自己进了院子开始打扫。正在清理院子里肆意疯长的杂草时,舜华带着木苓进了她的小院,与她们一同来的,还有木韵和七八个灵法观的弟子。

    舜华一进院门便被灰尘呛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惹得众人一阵调笑。

    “静娴,我们来帮你收拾院子。”舜华捂着口鼻朝公孙静娴喊道。

    木苓很是机敏,来的时候便收拾了许多条布巾,她把布巾分发给众人,嘱咐大家围住口鼻。众人也不多话,与公孙静娴打了招呼,便开始帮忙处理院内的杂草,木苓则带了几个女孩子去帮着收拾了厢房。

    公孙静娴想要帮着继续收拾杂草,被木韵拦了下来,把她赶去清理厢房了。

    舜华在这些人当中最是“忙碌”,一会儿在院子里拔拔杂草,一会儿又拿着扫帚扫扫地,一会儿又跑厢房里擦擦灰尘,她倒是忙的不亦乐乎,结果倒是给众人帮了不少倒忙。幸好木苓足够机灵,拉着“忙里忙外”的舜华,一本正经的说:“舜华仙师,我看你不如去找琬瑜奶奶,让琬瑜奶奶给我们做些素斋填填肚子。你看,这院子这么乱,今天得收拾好久了。大家饿着肚子可没法干活。”

    舜华看公孙静娴也赞同,便果断的跑腿去了。舜华到了琬瑜的院子,把事情给琬瑜一说,琬瑜就开始了忙碌,让舜华帮着她准备斋饭。

    舜华走后,木苓对公孙静娴说:“静娴你别见怪,舜华仙师虽然是仙师,可心性一直很单纯,像小孩儿一样。她不常做这些事情,所以帮了好多倒忙啊。”

    公孙静娴心里感激他们的帮忙,对木苓说:“我要谢谢你们来帮我收拾院子呢。如果没有你们帮我,我看这院子我得收拾个好几天呢。”

    木苓让公孙静娴安心,灵法观闲置的院子很多,掌事平时也让其他三观的弟子们定期过来帮着整理修缮。灵法观既然来了新弟子,观里的弟子们自然也是很乐意来帮忙的。木苓刚说完,又来了十几个灵法观的弟子,送来了些斋饭和日常用品,看着忙碌的木韵等人,索性也留下来一起帮着公孙静娴收拾。

    即便是众人拾柴火焰高,这院子也让众人忙了一日。日落之前,总算是把院子收拾得可以住人了。木韵带着男弟子们把被压垮的花架重新修整,立了起来。花架立好,舜华也带着几个弟子把琬瑜做的三鲜素饺子带了回来。

    公孙静娴看着众弟子们聚在一块儿七嘴八舌的聊天,或聊着灵墟宫的八卦,或讨论着新学的剑术,或让舜华指点道法,就在这热热闹闹之中,热热闹闹的吃完了晚饭。

    公孙静娴一时间有些感慨。前半生的颠沛流离与此刻的安稳宁静,感觉像是过了好几百年似的,现在的日子美好得不像话。

    晚饭过后众弟子们便散了,只有木苓和舜华留了下来,还有不爱说话的木韵。

    舜华躺在新做的竹椅上拍着圆鼓鼓的小肚子,满足的对公孙静娴说:“琬瑜的厨艺真的太好了,做什么都好吃。”

    公孙静娴回道:“嗯。上次的核桃糕也很好吃。”

    木苓说:“我看近日天气晴好,过几天可以跟师姐他们去林子里采药了,到时候我去找找凝香草,让琬瑜奶奶再给我们做核桃糕吃。”

    公孙静娴问道:“凝香草?现在是冬季,也能寻到的吗?”

    木苓捂嘴笑道:“静娴,你现在可是在我们灵墟宫的地界上。我们灵墟宫虽然在人间,可是因为灵气充裕,大多的时候四季是不怎么明显的,珍惜的草药其实很多。”

    公孙静娴想想也是,现在是人间的冬季,但是自从进入灵墟宫之后,便一直是处在一种春风和煦的感受中,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气候很是适宜。公孙静娴好奇问道:“木苓,我可不可以跟你们一块儿去采药?我也想看看灵墟宫的周围的山林。”

    木苓一口答道:“没问题,去的时候我提前叫上你。”

    舜华听她们竟然要去林子里采药,玩心大起,立时拉着木苓道:“木苓,你什么时候去也要叫上我,我也要去玩。”

    木苓听到她说去玩,捂嘴笑道:“好好好,一定叫上您老人家。”

    舜华满意。

    木苓看着赖在竹椅上的舜华,好心提醒道:“舜华仙师,现在天色越来越晚了,你确定还要赖在竹椅上?”

    舜华“哎呀”一声赶忙跳起来,一拍脑袋对着木苓和公孙静娴说:“我得回去了,今天还没打坐呢。一会儿被师父抓到要被罚的。”舜华说完便同两人道了别,直接在院子里御风回了悟玄妙峰。

    看着风风火火离开的舜华,木苓也同公孙静娴道别,带着木韵离开了。

    公孙静娴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的竹椅上,看着渐渐升起的一轮明月,不由得想到了试炼那日的幻境,依然不知幻境里那个唤她“娘子”的男子到底是何模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