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另一个师父

    更新时间:2018-03-12 23:33:23本章字数:3276字

    怀卿十分满意舜华看到他时候的表现。听到舜华软糯甜美的声音此刻充满恐惧,他不知怎么的就感觉很享受,很……有趣。

    不错,竟然是“有趣”。在他这么多年无聊的生命里,他竟然开始感知到“有趣”了。

    “师父,您怎么出来了?”舜华抬头盯着他额头上那朱红色妖异的魔印,掌心紧张到不停的在冒汗。

    怀卿揽着舜华的腰,依旧没有放开的意思,听到舜华如此一问,想要作弄她的心思更重了,便回道:“因为师父想你了啊,所以就出来了。怎么,我的小狐狸竟然都不想我么?”说完,还故意把揽着舜华腰的手臂收得更紧。

    舜华想要推开,奈何怀卿的内力太过强大,以内力压制住她,让她根本无力反抗。舜华心里叫苦不迭,她到灵虚宫的日子,算上今年正好有一百年了。这一百年里,都是她跟怀卿两人住在悟玄妙峰上。掌门和其他的长老偶尔会过来看看,平时有事多是希言亲自跑来询问意见。怀卿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职务,甚至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其他门派发来的邀请,能推便推掉。不仅是别派的弟子,就算是灵虚宫的本门弟子,想要见怀卿一面都是很难。怀卿日复一日的这样安静生活着,若是没有舜华,怕是他会那样孤单的走到尽头吧。舜华抬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师父”,心里既害怕,又莫名的有一阵说不出来的难过。这个师父和另一个师父,他们其实都是同一个人,只是,这个有了魔印的师父是不能让世人知晓的。她们灵虚宫有很多的秘密,但是,倾月灵法仙尊的心里住了一个魔,这才是灵虚宫最大的秘密!这也是怀卿这么多年来这样孤单的生活在悟玄妙峰上的真正原因。

    “我……我特别特别的想念您!”舜华还在努力的推开他。

    “不错,有长进,多年不见,我的小狐狸都学会说谎了。”怀卿歪头,看着舜华的脖子。

    “绝对千真万确。师父,您能不能先放开我,咱们好好说话?”舜华看着他的视线,警觉。

    “不能。”怀卿拒绝。“我那么努力的出来,就是为了看我们小狐狸的,怎么能那么轻易就放手了呢。”

    舜华心里骂了他无数遍,然而脸上的表情还是无比恭敬的看着他说:“师父,您先放开我,我去给您沏茶好不好?”

    怀卿听到舜华的话,挑眉,反问她:“喝茶倒是不错。茶点都有些什么?”

    “啊?茶点?”舜华懵了,努力的回忆着自己房间里还藏着什么吃的。

    怀卿看着舜华的表情,了悟道:“看来茶点都被我们小狐狸吃光了啊。没关系啊,既然小狐狸吃了茶点,那我……就吃小狐狸好了。”说完,怀卿当真就把嘴唇凑到了舜华的脖子上,伸了舌头舔了舔她的脖子。

    舜华浑身一震,立时吓得半死,慌忙捂着脖子和胸口,跟怀卿带着哭音说道:“师父,我身上有封印啊,您不记得了吗?”

    怀卿稍运了一下内力,探知到舜华身上固若金汤的封印,看着几乎要哭了的舜华,竟然不自觉的就松开了揽着舜华的手臂。

    舜华本就提着十二分的警觉,感到腰间的力量有松动,便立刻从怀卿的怀里逃了出来,远远的躲到了刚刚怀卿站着的那棵桃花树下。

    怀卿并不在意舜华的举动,嘴里的话好似在问舜华,又好似是说给自己听的:“真没意思啊……他怎么把你身上的封印弄的这么稳固,真是个无趣的家伙。”

    舜华警觉的看着怀卿,在思考要怎么逃走。以沏茶为借口强行御风逃走?还是偷偷给师伯们或者希言师兄发个信号,让他们来救?嗯,舜华心里盘算着逃跑的成功率有几成,转念又开始担心。这个师父的存在是个十分隐秘的大秘密,就连在灵虚宫,也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万一她跑了,没人盯着师父,让他跑到山外暴露了身份,做出一些不得了的大事的话那该如何是好?舜华突然发现自己大约是道行提升了一个层次,除了害怕之外,竟然还开始担心天下苍生了。算了,要是跑不掉,就干脆潜伏在师父身边,万一他真的跑到山外暴露身份顺便危害天下苍生的话,她还可以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及时报信的,舜华这么想着,打定了主意。

    “小狐狸,你跑那么远干嘛,过来。”怀卿走到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翘着二郎腿,伸了个懒腰。

    “师父,您口渴吗?要不要我去沏茶?”舜华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怀卿身边。这个师父与那个师父不一样,当这个师父出现的时候,他要舜华称呼他为“师父”,而另一个他则称呼为“怀卿师父”。这两个称呼的区别在于,他认为前者比较亲密,后者比较疏离。而他,必须要比“怀卿师父”的地位要高才可以。

    “嗯,是有点口渴。有酒吗?”怀卿百无聊赖的坐在石凳上看着四周。

    舜华唯唯诺诺的走到他身边,小心翼翼的对他说:“师父,怀卿师父一向不饮酒的。”

    “所以我就说他是个无趣的仙嘛!若是我不出来,你岂不是无趣的很。”怀卿手托着腮,一本正经的说。

    舜华心里腹诽,你不出来我觉得有趣的很,你一出来我得吓死啊。

    “在心里骂我呢?”怀卿盯着舜华的表情,似笑非笑的说。

    舜华大惊,赶忙说着:“怎么会呢!既然没有酒,要不您老人家还是考虑一下喝茶如何?”舜华立刻变脸。

    “也好。你去给我沏壶茶吧。至于想要给谁报信的话,我肯定会知道。我知道了,那我就会不高兴。我不高兴的话,可能就会……吃了你哦。”怀卿挑眉盯着舜华。

    舜华咽了口口水,笑容干涩,脸色发白,委屈巴巴的说:“师父,您等着,我马上就沏好茶回来。绝对绝对不会跟谁通风报信的。”

    “我不信呢,发个誓给我听听。”怀卿继续一本正经的说。

    “那您要我发什么誓?”舜华继续委屈。

    “就发……如果你背着我通风报信的话,你就不是小狐狸了,你就是小狗。”怀卿略微思索之后给了舜华一个中肯的意见。

    舜华当时就想拔剑与这个师父大战三百回合!想她的狐生一直都是顺风顺水,大部分时间都是很有尊严的,怎可自降身份,把自己比作犬类呢!舜华不忿,但是她也知道,别说拔剑大战三百回合了,以她的修为,在这个师父面前,剑还没拔出来,她大概就会被师父的灵法劈成渣渣了。舜华更委屈了,看着坐在那怡然自得的怀卿,实在是不敢有任何忤逆,只好咬咬牙,放下了狐生的尊严,发了这么一个誓:“我以狐仙的名义起誓,若是我去沏茶的时候通风报信,那我就是小狗!”

    怀卿听过后十分满意,挥手让舜华沏茶去了。

    舜华不仅的沏好了茶,还去自己房里把珍藏的那几块玫瑰酥饼拿了出来,给怀卿当茶点。

    舜华把茶和茶点给怀卿端过来的时候,她看到他竟然坐在石凳上托着腮发呆。舜华不知如何是好,她也不敢打扰,只能安安静静的把茶和茶点放好,然后她坐在旁边的石凳上,保持着十二分的警觉,偷偷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师父。他脸上棱角分明,但不凌厉。托着腮的手指修长白皙,但不似桃源镇上的那些书生一般柔弱无力。额头上的魔印甚至有些像木苓跟她说的凡尘俗世里美人们都喜欢贴的花钿。如此一看,竟然快赶上公孙静娴一般美了。

    想想很多的时候,她的天性还是很接近单纯的狐狸的。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东西,很多概念。她转化为人身之时,从未经历过孩童时期。也可以说,她被怀卿保护与灵虚宫的各位长辈、师姐妹们、师兄弟们保护得太好了,好到她至今心性都单纯得如同小孩一般。她最远的时候,只是去过桃源镇而已。在桃源镇,她也看到了许多她不能理解的事情。师父会跟她解释她的疑问,希言也会跟她解释她的疑问,但她依旧懵懂。她尝试去问过善明师伯,出乎意料的,善明师伯从未跟她解释过她的疑问,善明师伯只是告诉她,她未曾真正的了悟。仙生长久,世事无常,需自己经历过,才能真正的解开心里的疑问。她与公孙静娴亲近,是因为公孙静娴让她突然理解到什么是真正的“美人”,公孙静娴的身上还有一种她不熟悉的气质,她羡慕,想要了解更多,所以不自觉的亲近。在遇见公孙静娴之前,她从未意识到,与自己朝夕相处的怀卿,竟然也是这么美得不像话。

    出乎意料的,怀卿没有再跟她讲话。这个师父的出现,从来都是风风火火的。他每次出来,总要把悟玄妙峰闹得鸡犬不宁的。今日,除了打趣她,竟然就这样坐在石凳上发呆,一坐,就这样到了子夜。她竟然,也这样陪着他,坐到了子夜。不敢开口叫他,提了好几个时辰的警觉慢慢放松下来,才感觉到了一丝困意。

    月色越来越浓,眼皮越来越重,舜华就这样慢慢滑到了石桌上,趴着睡着了。

    她没有看到的是,这个一直在坐着发呆的师父,早在她犯困的时候,就已经不再发呆,而是转头安安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眼皮越来越重,直到最后眼皮耷拉下来,额头差一点撞到了石桌上。舜华清醒了一下,怀卿把要伸出去扶她的手瞬时收了回来。怀卿挑眉,看着她又渐渐犯困,直到最后趴在石桌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