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初见蛇妖

    更新时间:2018-01-07 19:47:53本章字数:3178字

    晨曦初启,天地微明。沧澜山下的小村外,一个猎人装扮的少年正踮着脚尖向远处张望着。

    这少年名叫墨凡,父亲是沧澜山下有名的猎户,其母亲在墨凡幼年时便已辞世,是以多年来墨凡一直与父亲相依为命。

    俗话说“寒门出贵子”,墨凡虽才十多岁,但已相当独立,平日里父亲进山狩猎,墨凡便独自在家生活。

    三日前州府下令,沧澜山中有恶虎伤人,令村中猎户组队前往猎杀。墨凡的父亲便与同村的几位猎手,一起进山猎杀恶虎。

    墨凡算了算日子,不出意外今日便会归来,所以墨凡早早起床,站在村口等待着满载归来的父亲。

    日头从东至西,夕阳的余辉已洒遍整个沧澜山。墨凡在村外已等了整整一天,还是没有见到归来的父亲。

    “看来,父亲今天是不会回来了。”墨凡心中这样想着,转身向着村中走去。

    路过村中药房的时候,墨凡瞧见药房郎中云岚正站在房顶远远的眺望着什么。

    只见云岚一身白衣立于屋顶,山风轻轻一吹衣袂飘动,恍若那出世的仙人一般。

    少年多有好奇心,墨凡见云岚如此行径不禁发问道“云叔,您在看什么呢?”

    见墨凡发问,云岚语气有些凌厉的说道“沧澜山内,黑气升腾,恐有妖物作祟,你快些回家去吧!”

    墨凡“哦”了一声,正准备回家,但转念一想“沧澜山内有妖物作祟,那父亲……”

    一念及此,墨凡心中大乱,拔出腰刀向着沧澜山的方向冲去。

    云岚在房顶瞧见墨凡发疯般的朝沧澜山跑去,急忙大喊“墨凡,快回来,山里危险,你不要命了!”

    但是墨凡却没有丝毫的停顿,脚下生风奔跑的速度只快不慢。

    墨凡从小没有见过母亲,在他的世界中父亲便如这沧澜山一般伟岸和厚重。而他对父亲的情意也如这沧澜山一般绵延无尽。

    此刻听闻沧澜山中有妖物存在,而父亲又在山中狩猎,墨凡岂能对父亲弃之不顾,他便是要去山中将这消息告知父亲。

    墨凡从小在沧澜山下长大,又经常跟随父亲进山打猎,是故对山中的道路异常的熟悉,而老猎人每次进山都会在沿途留下特殊的记号,以作不时之需。

    墨凡进山后便一路循着父亲留下的记号寻找,一路上并未察觉到有什么异常。

    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按照以往的经验,进山的猎人天黑之后便会生火休息,从不会赶夜路。当墨凡登上一处断崖,四处瞭望之下,发现山中并无火光。

    此刻墨凡的心中不由的焦急起来,不禁自语道“难道说父亲他们已经出山了,还是……”墨凡不敢再往深处去想,因为他真的不敢也不愿去想那个结果。

    “不会的,父亲一定不会有事的。”墨凡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继续在山中寻找父亲的踪迹。

    夜色越来越深,月光惨淡的映照着大地。此刻的墨凡正盯着手中一支捡来的箭,这箭的样式墨凡无比熟悉,正是其父亲常用的箭。

    这箭是墨凡从一颗断树上拔下来的,在断树的四周有着明显的打斗痕迹。

    眼见如此,墨凡的心不由的一紧,“看来父亲他们定是遇到麻烦了。”墨凡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细细的打量着四周,想要找到父亲等人的去处。

    忽然墨凡瞥见不远处的树枝上挂着一缕布条,墨凡走上前去取下布条。仔细辨认之后,墨凡猛然握紧了手中的布条,朝着一个方向狠命的奔跑过去。

    那树枝上的布条正是墨凡父亲身上的衣物,由此可以看出墨凡的父亲定是在仓促之下应战,而后不敌逃走。也正是这缕布条为墨凡指明了方向。

    墨凡一路寻着痕迹寻找,当转过一道隘口的时候,墨凡嗅到了浓郁的血腥味,在前方不远处还有阵阵的打斗声传来。墨凡心中登时一紧,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直冲而去。

    待到近前,墨凡被眼前的景象吓的一惊,只见一条漆黑如墨的巨蛇盘在一棵壮硕的树干上,嘶嘶的吐着猩红的蛇信,而树下有数人正在与其对峙着,墨凡的父亲赫然也在其中。

    那巨蛇腹部鼓鼓的,看样子应该是吞了什么动物还未消化所致。也正因为如此,墨凡的父亲等人才能和巨蛇勉力对峙。

    墨凡瞧见心中牵挂的父亲,心中不免一喜,登时大喊一声“父亲”墨凡刚一出声,一位健壮的中年汉子应声回头,一瞥之下急忙大声喊道:“凡儿,你怎么来了?跑,快跑啊!”

    就在此时,那盘在树上与众人对峙的巨蛇,“腾”的一声从树上冲下,巨大的蛇尾一甩便将众人扫出数丈之远。

    不远处的墨凡眼见父亲等人遭受攻击,心中顿时一凛,反手拿出弓箭,但听“啾”的一声,一支利箭便从其手中发出。

    不过这箭并未如墨凡所想一般射入巨蛇的体内,那箭在触到巨蛇身体的那一刹那,便被蛇身外厚厚的鳞片抵挡住,再难进入分毫。

    墨凡这一箭虽没对巨蛇造成伤害,但却将巨蛇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这里,为其父等人争取了一点时间。

    那巨蛇转头怒视着墨凡,心中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弱小的人类少年,竟敢对自己出手。然而让它更加意外的是,这人类少年不光敢对它出手,此刻手中还握着一把明晃晃的腰刀,怒视着它。

    此时的墨凡眼中闪烁着无尽的杀意,只听那巨蛇嘶吼一声,巨大的蛇尾朝着墨凡横扫而去。

    只见墨凡麻溜儿的纵身一跃躲过蛇尾的扫荡之力,又在半空中发力,借助坠落之势,将手中的腰刀狠狠地劈在蛇身之上。

    一声金铁相击的声音传出,墨凡手中的腰刀虽然锋利,但是依旧破不开巨蛇身上厚厚的鳞片。

    那巨蛇再次蒙受墨凡一击,虽未曾受到伤害,但心中的屈辱已使它接近狂怒,巨大的蛇身上蹿下跳,将墨凡甩出数丈之远。

    经过墨凡这么一阻拦,其父亲等人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虽受到了攻击,但众人的体质亦非常人所能比,尽管不能战胜这巨蛇,但是逃走还是可以的。

    巨蛇盛怒之下的咆哮,虽将墨凡甩出,但墨凡身体灵巧,在空中及时调整身体的角度,亦未受到重创,只是气息略有不稳。

    狂怒之下的巨蛇,依然在继续发泄着它的怒火,四周数十丈内的树木都在其巨大身躯的横扫下化为齑粉。

    此时那巨蛇展开身躯,横亘在墨凡与其父亲等人的面前,猩红的蛇信快速的吞吐着,碧绿的双眼盯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双方再次僵持不下。

    墨凡的父亲死死的盯着巨蛇不断蠕动的腹部,作为山中的老猎手他知道此刻的巨蛇正在努力的消化着腹内的食物。

    同样的此时也是他们唯一逃走的机会,若等巨蛇将腹内的食物消化完,他们这一群人都没有生还的机会。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机,墨凡的父亲张弓搭箭,用尽全身力气朝着巨蛇不断吞吐的蛇信射去。

    一箭发出,正中那蛇信,巨蛇虽然全身都是鳞片,但这蛇信却是它的软肋。

    只听墨父一声大喊“你们快走,我来拖住这妖物。”话音刚落,那巨蛇巨大的身体顿时一阵抽搐,随之而来的是一声震彻苍穹的嘶吼。

    墨凡父亲提刀上前,独自一人与巨蛇斗在一起。“父亲!”墨凡一声大喊,便欲冲上前去,与墨凡父亲同行的几个猎户急忙将墨凡死死拉住。

    “走啊!快走啊!凡儿听话,快走!”墨父大声喝道。

    与墨父同行的数位猎手,拉起墨凡便往山外跑去,然而这巨蛇与众人缠斗至今,又怎能让他们轻松逃去。

    只见成千上万的蛇从四面八方匍匐而来,地上密密麻麻全是蛇群,甚至连树上都缠绕着各种各样的蛇。

    有几人避之不及,被一涌而上的蛇群生生缠绕成了一个人形蛇茧。不过片刻时间,蛇群掠过,那几人就成了一堆白骨。剩下的人被这炼狱一般的场景骇破了胆,急忙向后退去,然而蛇群也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众人推进。

    当众人再次回到巨蛇身旁的时候,墨父大为诧异:“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不待众人回答,四周绵延的蛇群已经紧随而来,墨父瞥见那令人头皮发麻的蛇群,心中已如死灰,知道今天无论如何是逃不出去了。

    就在墨父走神的这一刹那,那巨蛇躯体一震将墨父死死的缠绕住。墨凡眼见父亲受难,心中无比悲痛,大喊一声“我和你拼了!”挣脱众人的束缚,向着巨蛇冲去,剩下的数人惊骇之下,也抄起手中的家伙朝着巨蛇冲去。

    既然难逃一死,那就放手一搏。猎人的气质和气魄在这一刻彰显无疑,纵然身死也要与尔相搏,这正是他们的信仰。

    那巨蛇见众人发狠要以命相搏,身躯一松将墨父抛弃,身躯辗转之间竟是盘曲着飞向了半空,巨大的身躯宛如一块遮天的黑布将本就惨淡的月色完全遮盖。

    一阵阵黑雾从巨蛇口中喷出,片刻之间便将墨凡等人笼罩其中。身处黑雾之中,墨凡双眼一黑竟是丝毫不能视物,入眼处尽是漆黑一片,就连身边的人也是找寻不到。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看不见了!”有人惊恐的喊叫道。

    那人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嘶嘶的声音,而后便再也听不到任何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