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黑暗世界【发错位置了】

    更新时间:2018-01-07 19:54:15本章字数:3107字

    冰冷的寒意在每个人的心中升起,未知的恐惧颤栗着所有人的灵魂。在极度的恐惧之下,人的神经是极其脆弱的。

    有人经受不住这贯穿灵魂的恐惧,发出了惊恐的尖叫,然而这尖叫声在一半的时候便戛然而止,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嘶嘶之声,又一个人死在了蛇群的攻击之下。

    墨凡浓重的喘着气,极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此刻的众人既不敢发出声响又不敢挪动分毫。在这黑雾之中,哪怕一丁点的异动都会招来蛇群的攻击,所以此时等待便是最好的选择。

    时间飞速的流逝,已不知过了多久。墨凡的身心无比困顿,双腿早已麻木,而精神也在这恐惧中几近崩溃。

    在这期间已有数人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压力,或崩溃,或暴走,但最终的结果都葬身在了蛇群的攻击之下。

    墨凡估算了一下,在这黑雾之中,恐怕只有自己还活着。那蛇群只有在发出较大的动静时才能找到目标,也就是说只要自己不动不说话,蛇群是无法找到自己的。

    墨凡心中这样想着,但这黑雾却不知何时才会散去,但是就算这黑雾散去,面对铺天盖地的蛇群,墨凡同样是死路一条。

    就在墨凡临近崩溃的边缘时,这遮天蔽日的黑雾中突然透出了一丝光亮,而后整个天地都明亮了起来。

    半空中的黑蛇,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而后伴随着一声巨响,从空中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墨凡定睛看去,只见那巨蛇浑身上下燃烧着熊熊的烈火。而此时一个身着白衣的身影从空中缓缓落下,那白衣人左手中拿着一叠黄色的符咒,右手掐着诀,口中有节奏的念着咒语。

    墨凡在看到这身影后,心中紧绷的那根弦彻底的放松下来,身子一颤直接瘫软在地,嘴唇哆嗦的呢喃着“云叔,救我父亲!”而后便双眼一黑再无任何意识。

    漆黑一片,整个天地没有任何的色彩,墨凡独自走在这漆黑的世界中。冷!彻骨的寒冷浸透了墨凡的每一寸肌肤,在这茫茫黑暗中墨凡感到十分的孤独和极其的无助。

    就在这时,一股暖意在墨凡的心头滋生,就像躺在妈妈的怀抱中一般,墨凡抬眼望去只见一丝亮光在前方透出。

    在这漆黑的世界中,那一丝亮光就是所有的希望,墨凡快步的朝着那光亮奔跑着。然而无论墨凡如何奔跑,那光亮一直就在前方闪烁着,任墨凡如何努力也难以追上。

    筋疲力尽的墨凡瘫软下来,大口喘着气。突然墨凡的眼前一亮,抬头看去,只见原本遥不可及的光亮就在自己的面前。

    那道亮光竟是一道明晃晃的门,一丝丝暖意从门内传来。墨凡伸出手探进里面,竟然抓到了一个温软的手,这只手上传来的温度是那么的温暖,墨凡一抓之下再不愿松开。

    而此刻一个轻柔的声音,从门内轻飘飘的传来。那声音忽远忽近,时而在远方响起,时而在耳边回响。那声音呼唤的正是墨凡的名字。

    而此刻墨凡抓着的那只手,已经反抓着他,轻轻的将他往门里拉去。墨凡挣扎着起身,在那声音的呼唤下,在那只手的牵引下,朝着门内走去。

    当穿过那道门后,墨凡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朦胧的影子,墨凡极力的凝聚目力去看那影子。那影子的轮廓越来越清晰,直至最后一个少女的俏脸展现在了墨凡的眼中。

    那少女看墨凡睁开了眼,樱桃一般的小嘴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口中的牙齿白玉一般闪耀着墨凡的双眼。

    “凡哥哥!你醒了,肚子饿吗?我去给你熬粥喝好吗?”少女对墨凡连连发问。

    这少女是村中郎中云岚的女儿,名叫云琪,和墨凡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墨凡张了张嘴想要说一声“谢谢”,可是喉咙中干裂如火,只得点了点头。

    云琪见墨凡点头,顿时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熬粥!”话音刚落,便“呼”的站起身子。而后墨凡只听得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越走越远。

    而这时一个身着白衣的中年男人来到了墨凡的身边,这人正是当日救了墨凡的郎中云岚。

    墨凡瞥见云岚,嘴唇张开想要问一声“父亲可还活着?”可是墨凡却发不出声。

    云岚似是知他心中所想,脸色悲伤地对墨凡说道:“对不起,当我驱散黑雾的时候,只有你还活着。”说完云岚便转身离去了。

    墨凡呆呆的望着屋顶一动不动,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他不敢想象从小陪伴他长大的父亲就这样离他而去了。往事如烟,一点一滴的氤氲着墨凡的心灵,泪水如决堤的长河,打开了就再难收住。

    云琪此时拿着一个绣着小花的手帕,将墨凡的泪水一一擦干。“凡哥哥,别哭了,我喂你喝粥吧!”墨凡缓缓的点了点头。

    数日之后,墨凡的身体已恢复如初,只是那心中的伤痕却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平复。

    这一日墨凡跟随云岚来到了村外的一处缓坡上,这里孤零零的耸立着几个坟包,封土的颜色很新,显然是新立的。墨凡对着其中的一个坟包,“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泪水从墨凡的脸庞滑落,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这坟中埋葬的正是墨凡的父亲。

    十多年的陪伴和呵护,还有童年所有的记忆,全部都埋葬在了眼前的这个坟包里。

    云岚站在墨凡的身后,眼眶也在不觉中湿润了,“墨凡,逝者已去,生者当自强。你只有好好的活着,才能抚慰你父亲的在天之灵。”

    墨凡攥紧了拳头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说道:“父亲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

    云岚看着眼前的少年点了点头,墨凡心性和意志远超常人,否则也不会在那蛇妖的黑雾中坚持那么久。

    墨凡站起身子向云岚询问道:“云叔,那蛇妖……”

    不待墨凡细问,云岚便自顾自的说道:“那蛇妖修行日久,我不是它的对手,那日虽将其击伤,但全靠偷袭之功。它伤愈之后定会前来复仇。”

    墨凡闻听那蛇妖还活着,心中顿时一凛,急忙询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云岚微微一笑说道:“无妨,我已以符咒术知会我的师兄,他的修为极其高深,这小小蛇妖于他而言不过尔尔,待他到来定可除此妖孽。”

    听云岚这么一说,墨凡顿时放下了悬着的心。

    云岚少年时曾在修真门派里学过修仙之术,因资质太差历时数年也未在仙道一途上有所建树。

    其师尊在传授了他一些岐黄之术以及简单的符咒术后,便让其下山谋生。云岚便在这沧澜山下的小村中落脚,做了一个济世救人的郎中,也算不负一身所学。

    数十年来,云岚凭借一身绝伦的医术和简单的符咒术济世度人,也算是小有名气,被这里的村民尊称为“云仙”。

    是夜,墨凡独自一人坐在自家的屋顶上,仰望着繁星闪烁的夜空。此刻在墨凡的心中,对未来充满了迷茫和困惑,没有了父亲自己应该何去何从?

    “凡哥哥,你爬那么高干什么?”一个清脆的声音将墨凡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墨凡低头看去,只见云琪正仰着可爱的小脑袋看着自己,“没事,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说话间的功夫,云琪已从梯子上爬了上来,在墨凡的身边坐了下来,双手托着脑袋,嘴角扬起了谜一样的微笑说道:“凡哥哥,今晚的夜空好美啊!”

    “是挺美的。”墨凡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落寞和悲凉,是啊!夜空很美但是父亲却再也看不到了。

    云琪似是察觉到了墨凡的情绪,将头轻轻的靠在了墨凡的肩上说道:“凡哥哥,以后的岁月我陪你一起走过好吗?”

    墨凡听云琪这么一说,心情顿时大好,微微一笑说道:“傻丫头。”

    “我不傻,我是认真的!”听墨凡说自己是“傻丫头”,云琪心中大为不快,有些气鼓鼓的说道。

    墨凡看着面前愠怒的少女,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略带尴尬的挠了挠头,将视线转移到了繁星点点的夜空中。

    云琪见墨凡如此无赖的行径,“哼”了一声嘟着嘴不再说话。

    此刻在那沧澜山中,一团黑雾正悄悄的升起,朝着墨凡所在的这个小山村缓缓飞来。

    与此同时,在屋内打坐的云岚,猛然睁开了双眼,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呢喃道:“该来的终归是要来了!”

    月下的两个少年一语不发的坐着,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已经悄然来临。

    “墨凡,琪儿快下来,回到屋内去!”墨凡和云琪听得云岚的呼唤,赶忙从屋顶下来。

    “云叔,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墨凡见云岚一脸凝重的望着夜空,不禁发问道。

    “那蛇妖恐怕今夜便会来复仇,你们快进屋去。”

    “什么?蛇妖要来?”

    不待墨凡细问,云岚便催促道:“不要啰嗦!快进屋去。”云岚说完拿出了两张符纸,跃上了屋顶神情凝重的看着沧澜山的方向。

    见云岚如临大敌的模样,墨凡不再多话拉起云琪便躲进了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