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道友救命

    更新时间:2018-01-07 19:54:45本章字数:3018字

    白幡林立,天地齐哀。沧澜山脚下的小村内人人戴孝,家家哀悼。云岚虽已身死,但其普救苍生的精神仍在。

    是以村中上至耄耋老叟下至黄口孺子,齐聚云岚灵前,为这位牺牲自身守护一方生灵的“云仙”送别。

    三日后云岚已被安葬,墨凡和云琪也将跟随那青衣道人前往道泉宗,村中乡民齐聚村外为两位少年送行。

    依依别离之际,墨凡看着无比熟悉的山村,心中暗下决心,若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学而有成,定要如云岚那般守护一方生灵。

    那青衣道人单手一甩,玄玉剑凭空而现,载着墨凡和云琪缓缓升空离去,而他自己则踏空而行跟随在玄玉剑之后。

    墨凡和云琪的命运就此改变,从此二人将踏上一条修仙问道之路,多年之后不知二人是否还会回忆起在这沧澜山下的点点滴滴。

    而此刻村中的高台之上,一处建筑正破土动工,不远处放着一块匾额,上书三个大字“云仙祠”。

    千里流云,万里江山。墨凡和云琪都是第一次在空中飞行,云琪胆小,看着白云在身边掠过,心中不免害怕,情不自禁的靠在了墨凡的身上。

    而墨凡此刻脸色通红,他虽胆子不小,但此刻身在万丈高空,脚下只有一柄飞剑支撑,也不敢乱动,只能任由云琪去了。

    紧随其后踏空而行的青衣道人,见两位少年依偎的情景,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这青衣道人名叫青玄,与云岚同出道泉宗,但天资却比云岚强上百倍,是以现在已是道泉宗内的一宫之主。

    道泉宗因其宗内有一眼天然灵泉而得名,相传千年之前人族第一高手道尊,便是在这一眼灵泉中参悟出无上道法,成就一身通天彻地的修为。

    数百年前道尊陨落之后,其弟子便以这灵泉为基开宗立派,广收弟子,又经过百年的发展,已成为人族赫赫有名的第一大宗。

    其下弟子无数,有大成就者更是层出不穷。这天下间有无数人梦想着,能够成为道泉宗的弟子。

    是以道泉宗门下设有专门的考核机构,以此来选拔资质杰出之辈收入宗门,而资质劣等之辈可选一门手艺以作日后谋生之用。

    云岚当初便是未能通过考核,才学习了一身医术,隐居沧澜山下,济世度人。

    墨凡和云琪虽有青玄作保,但亦不能直接晋级,所以两位少年便被青玄丢在了道泉宗下的一处名叫草堂的村子中。

    草堂村位于道泉宗所在的灵源山下,这里聚集了所有前来道泉宗拜师学艺的人。

    这里原本是一片荒芜之地,随着道泉宗的建立,越来越多的人前来拜师,而道泉宗每三年才会进行一次考核,所以慢慢的这里便形成了一个村镇。

    虽名为草堂村,但村中道路青石铺就,房屋均是青砖瓦房,俨然不输于任何一个中型的城镇。

    随着人口的增加,各行各业都在这里找到了自身生存的地方,更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其特殊性,众多的行商也将这里作为了交易的重点。

    青玄将墨凡和云琪安置在村中道泉宗的接待处之后便离去了,负责接待的是道泉宗的一位外门弟子,名叫卫源。

    卫源将两人的信息登记之后说道:“两位,此时距离宗门的考核试练还有一年的时间。”

    卫源说着话又拿出两本小册子交给墨凡和云琪,继续说道:“在这一年之间,你们要尽快的熟悉这本入门的功法,一年之后宗门便会根据你们的修炼程度进行考核。”

    “还有就是你们应该没有地方落脚吧?我在村中有一处宅院,可暂借给你们居住。”说完这些,卫源将一串钥匙交给了墨凡。

    墨凡接过钥匙,对着卫源抱拳说道:“多谢卫大哥。”

    卫源微微一笑说道:“不必道谢,你们既是青玄师叔带来的,资质自然不会差,想必定会通过考核,以后叫我师兄即可。”

    “那就多谢卫师兄了。”

    墨凡和云琪从接待处出来之后,看天色还早便在集市上逛了一圈。只见整个集市上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充耳的叫卖声和讨价还价的声音构成了一种特别的律动。

    二人自集市中走过,一路上映入眼帘的均是些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之物。直至街角墨凡瞥见了一个有些破败的门面,门前稀稀落落并无顾客上门。

    门内一位老者正靠在躺椅上悠闲的喝着茶水,墨凡不觉有些好奇,便拉着云琪走进了店中。

    只见店中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兽皮,单从品类来讲均是些普通的兽皮而已,并没有什么奇特。

    既然有卖那就肯定有买,卫源虽为二人提供了住宿之地,但这一日三餐还需自己解决。一路走来墨凡就是想找一个可以买卖兽皮之所,也算不负自己从小学习的狩猎本领。

    墨凡行至老者身旁俯身询问道:“老先生,请问您这里收兽皮吗?”

    那老者闻听生意上门,顿时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发出了一阵阴恻恻的笑声,“收,当然收了,怎么小友有兽皮出手吗?”

    云琪被那老者的笑声吓的后退了一步,墨凡虽说胆子大些却也被这老者阴森的笑声弄的心里发毛。

    “眼下并未有存货,我只是路过这里,故来询问一番。”墨凡心中一颤赶忙说道。

    一听墨凡手中没有货物,那老者的脸色顿时一变,“没货问什么问,滚出去!等你有货了再来。”

    这老者古怪的脾气,令墨凡和云琪均是一愣,当下不敢再搭话赶紧退了出去。当从那道门内出来之后,两人均是长舒了一口气,在那老者的面前真的是太压抑了!

    经此一事二人再无心继续闲逛,见天色已晚便找到卫源的宅院,收拾了两间房子,自行住了下来。

    是夜,月朗星稀,墨凡一个人独自坐在屋内,翻看着手中的小册子。

    这本薄薄的小册子名叫《导引术》,是一门最低级的炼气功法,其中讲述了如何在冥想的状态中,感知周遭天地间分散的灵气,并通过功法将灵气导引至体内完成大小周天。

    墨凡细细翻看之下,得知这功法共有三层。在书中还有备注:只有修炼至第三层,才能参加宗门的试炼考核。看来将这《导引术》修炼至第三层,便是道泉宗的第一道试炼了。

    合上书页,墨凡便按照书上教授的方法,盘膝打坐进入了对自身的观想状态。

    一夜无话,当墨凡再次睁开眼,天色已经大亮。墨凡站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打坐一夜并未让他有多少疲惫之感,反倒觉得精神上更加的饱满。

    墨凡推开房门,只见初生的朝阳将那耀眼的光辉洒满了整个院子。而此时云琪也从屋内走了出来。

    两人相视一笑,云琪开口说道:“凡哥哥,我饿了。”墨凡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禁笑了起来,可不是吗!两人已有一天未曾吃东西了。

    被云琪这么一说,墨凡也觉得饥饿难耐。“我们去村外看看吧!说不定可以打些猎物充饥。”

    云琪当然不会反对,两人行至村外,一路上人潮涌动,别说没有猎物,就算是有也被这往来的人群惊吓走了。

    两人干脆离开主路,朝着深山之中行去。一路上墨凡边走边在四周留下只有自己才能看懂的记号。

    忽然墨凡注视到了地上的一个脚印,从其大小和轮廓来看,应是一头成年野猪。

    就在这时,前方的林子中,传来了一阵“吭哧、吭哧”的喘息之声,从声音推断定是那野猪无疑了。

    墨凡转过头,对云琪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而后拿出弓箭放轻脚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

    待到近前,只见前方一头壮硕的野猪正在一棵树上蹭来蹭去。云琪不禁有些好奇,悄悄的向墨凡询问道:“凡哥哥,它在干什么呢?”

    墨凡正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头野猪,顾不上回头说道:“它在挠痒。”

    趁着说话的空档,墨凡引弓搭箭瞄向了那野猪。但听“啾”的一声,那箭不偏不倚正中野猪的下颚。

    一声吼叫,正在挠痒痒的野猪吃痛的暴跳起来,壮硕的身躯一撞之下竟将那碗口粗细的树拦腰撞断。

    云琪的脸色顿时一惊,而墨凡的嘴角则露出一丝微笑,张弓搭箭又是一箭射中了野猪的后腿。再受一箭,原本暴跳的野猪,此时已近狂怒。

    而就在此时一个白色身影从一旁的树上跳将下来,只见银光一闪一柄长枪在野猪的腹部钻出了一个血洞。

    屡遭袭击之下那野猪本就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倾洒,此刻得见这白衣人,便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一声怒吼便朝这白衣人撞去。

    那白衣人一看这野猪不仅没有死,反而朝着自己撞了过来,口中顿时大叫:“我的娘啊!这畜生也太能挨了吧!”说完转身就跑。

    边跑边叫:“道友救命啊!那位放箭的道友快救我啊!”